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牧神記>第一千零六十章 黑暗將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六十章 黑暗將至

小說:牧神記| 作者:宅豬| 類別:都市言情

「阿丑?」

秦牧立刻緊張起來,急忙問道:「哪個阿丑?」

那神人不認得他,道:「這就不清楚了。這裡是邊境,人和半神混居,我們管不到這裡,半神也管不到這裡,沒有普查人口。」

秦牧臉色微變,急忙向煙兒道:「看好燈籠,萬萬不能讓燈籠滅了。」

煙兒不解,燈籠是魏隨風的寶物,魏隨風好歹也是雲羅大帝,他煉製的燈籠豈能輕易熄滅?

秦牧卻很緊張,走來走去,急忙向月天尊和凌天尊道:「立刻遷徙人口,把所有人族遷徙到內陸去,遠離此地。這裡,即將發生一件無比恐怖的事情1

月天尊怔然,急忙吩咐下去,命人遷徙這裡的人族到內陸。

「黑暗將至,黑暗將至,那一日的黑暗應該便是這附近的某個諸天中傳出來的,那些半神找錯了地方。」

秦牧抬頭看向天空,天空中掛著幾個諸天,有些強大的半神正在飛向那些諸天,在天空中留下神光的痕,像是流星劃破天際。

秦牧喃喃道:「阿丑其實是在附近的一個諸天世界中,不過黑暗降臨,勢必會波及到這裡……這燈籠根本擋不住!月姐姐,凌姐姐,我立刻離開此地,前往天庭,務必要在黑暗降臨之前趕到天庭,把我這次要做的事情做完1

月天尊和凌天尊都有些不舍,道:「你才剛來,便要離開?」

秦牧飛速跳上寶輦,向兩人道:「今後我們還有再見的機會,你們放心,將來我一定會回來見你們!煙兒,看好燈籠,丕,準備啟程1

他走入車廂,打開車窗,沉聲道:「你們也不要留在這裡,立刻離開1

月天尊和凌天尊見他面色凝重,也知事情只怕非同小可,凌天尊上前,把桃木發簪交到他的手上,道:「臨別之前,你把我的發簪還我。」

秦牧將那根桃木發簪收入自己的眉心,桃木發簪剛剛落入秦字大陸,凌天尊的髮鬢間便多出一根桃木發簪。

凌天尊露出笑容,低聲道:「有這一幕,我可以繼續堅持下去。」

六條天龍拉著寶輦騰空而起,駕馭風雲雷電疾馳,待寶輦駛過那大青鳥背負的宮殿前時,被綁在柱子上的那個男子滿臉血污,抬起頭來,盯著寶輦叫道:「我不能死!我死了,你們誰也逃不出去1

秦牧隔著車窗看著那個男子,面無表情,沒有說話。

宮中的那個女子又走了出來,遙遙與車中的秦牧對視,秦牧輕輕點頭,那女子微微還禮。

「我恩怨分明,將來定有回報。」秦牧的腦海中傳來那女子的神識波動。

天龍寶輦與那座宮殿錯身而過,飛向天河。

柱子上被大槍穿過胸口的那個男子笑道:「女辛,我感覺到可怕的力量在黑暗中涌動,土伯轉世了,你想趁機除掉他?」

「造物主的大敵,除了太帝和太初之外便是土伯。」

那女子淡然道:「太帝和太初要死,土伯也要死。這是一次絕佳的機會,除掉土伯,造物主一族便沒有了天敵!我可以生,生很多造物主,重新繁衍出女辛部落1

「我可以幫你。」

那男子柔聲道:「咱們畢竟是夫妻……」

他不提這事還好,一提這事那女子便氣不打一處來,轉身從宮中取來一個托盤,托盤上放著百十口銀針。

女子捏起銀針,輕輕一晃,變得有一尺長短,一根又一根刺入他的體內。

那男子痛得慘叫不已,凄厲無比。

就在此時,那女子突然心有所感,急忙向天空看去。被捆在柱子上的那男子也興奮起來,急促道:「你也感應到了?這股涌力量!這股力量,正是來自土伯啊!他們已經找到了土伯,咱們夫妻可以聯手除掉這個天敵……」

那女子聞言,恨從心生,揮起鞭子瘋狂抽打,打得他遍體鱗傷。

那柱子上的男子一邊慘叫,一邊大笑:「只要你在身邊,就算打得再狠十倍,我也歡喜1

那女子收起鞭子,抬頭看向黑暗波動的地方,冷笑道:「暗算土伯並不容易,須得你的真身前來。你的真身何在?為何到現在也不現身?」

那男子溫柔的看著她:「我的真身一直都在,就在默默的看著你,看著你的樣子。我看著你打我的樣子,哪怕是再看十萬年、百萬年,我也不會看膩……」

那女子又是一頓毒打:「給我滾出來1

這次黑暗的波動月天尊和凌天尊也感應到了,黑暗並非是來自附近,而是來自他們頭頂的諸天。

元界有諸天萬界,懸挂在天際,這些諸天世界從何而來,為何會出現在元界,對於後天種族來說就是一個謎。

他們只知道諸天萬界就掛在這裡。

雲天尊從外面遊歷歸來后,曾經透露過這些諸天可能是某個史前種族創造的世界,不過他並沒有細說。

突然,大地劇烈震蕩,無數黑暗魔氣從地底湧出,邊界的人們一片混亂,人們四散奔逃,如同天塌了一般。

凌天尊和月天尊心中一驚,抬頭看去,但見天空中的那個諸天像是一隻巨大的魔眼,魔眼四周溢出的魔氣像是無數揮舞的觸手。

而元界裂開的大地湧出的魔氣正在飛向那座諸天,不過兩人立刻感應到這些魔氣並非是來自地底,而是來自另一個時空。

幽都!

「幽都發生了劇變1兩人同時想道。

這時,黑暗魔氣越來越濃,月天尊急忙飛起,急促道:「快點遷走附近的人1

天空中一道道光芒劃破天際,紛紛飛向那座諸天,那是異常強大的半神!

天河上,秦牧不斷催促,天龍寶輦越飛越快,直奔天庭而去,就在此時,他看到了天空中的星辰突然明亮起來,遮住了太陽的光輝。

秦牧心中微動,那是古神在搬運他們的祖星,從遠處的時空飛來!

與此同時,他看到了幾艘樓船大艦拖著一個龐然大物從天河旁邊飛過,飛向元界的一個諸天。

現在他距離那個諸天已經很遠,遠遠看去,那個諸天像是一個黑色的線條。

而那幾艘樓船大艦拖動的龐然大物,是一座巨大的神台,兩道巨大的煞氣如同蛟龍相互纏繞,煞氣不斷捲動,直達天空的最高處!

「獻祭吧,我的子民1

天空中傳來沉悶的吼聲,那是古神的聲音:「獻祭吧,讓我們降臨1

又有一艘艘樓船駛來,出現在天龍寶輦的前方,一艘艘樓船相互拼接,竟然組合成一座巨大的祭壇。

諸多半神從船艙中押出不知多少生靈,各族生靈都有,押送他們來到祭壇上。

血祭開始,那些生靈頓時在血色中一身氣血不斷蒸發,張開大口仰天慘叫,肉身以可見的速度乾癟下來!

天空中,一道道血色光芒牽引著那些星辰越來越近,越來越低。

一尊尊古老的神祇模樣奇形怪狀,從天而降,順著血色光芒落在祭壇上,張開大口長長一吸,數不清的肢體手舞足蹈飛起,落入他們口中!

一尊尊千奇百怪的古神哈哈大笑,呼喝道:「走吧,去見那位阿丑1

天龍寶輦從旁邊駛過,龍麒麟回頭看向車中,試探道:「教主?」

「不必理會。」

秦牧漠然道:「黑暗將至,儘快趕路,不能浪費這次機會。我們只剩下五次機會回到過去。」

龍麒麟稱是,道:「不過,那些樓船封鎖了天河,只怕不好過去。」

「直接開過去。」秦牧道。

雄踞在祭壇上的古神立刻注意到這輛駛來的寶輦,一雙雙目光頓時落在寶輦上,諸多樓船上的半神也紛紛向寶輦看來,蠢蠢欲動。

「這輛寶輦有些眼熟……」一尊狼首人身的古神思索道,他是奎木狼星君。

一尊雞首人身的古神思索道:「好像天帝也有這樣一輛座駕……」

「天庭中,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有這樣的寶輦,不過天帝是十條天龍拉車,四帝是九條天龍拉車。」

一個頭生角木的蛟首古神腦袋像是大鱷,開口道:「諸侯是八龍拉車,太子是七龍拉車。六龍拉車的沒有聽說過。」

「角木蛟,六龍拉車,我倒是聽說過。十萬年前,那個凶神便是六條天龍拉車,當時五曜星君都……」

秦牧打開車窗,露出半張側臉,目視前方,沒有看向這二十八宿古神,淡然道:「就是我,你們不礙我的事,我也不會妨礙你們。二十八宿,讓開道路。」

那二十八尊古神目光落在他的側臉上,有些遲疑。

突然奎木狼大手一揮,喝道:「讓開河道1

一艘艘樓船向兩旁移動,六條天龍拉著寶輦向前駛去,兩旁古神的目光一直落在車內的秦牧身上。

突然,一尊古神嘿嘿笑道:「牧天尊當年天河一戰,震驚當世,不知道現在的戰力還行不行?後來你可是出手了數次,也敗過幾次。」

天龍寶輦行駛到艦隊的中央,秦牧閉目養神,沒有說話。

鬼金羊笑道:「你從七萬年前絕跡,聽聞你是與昊天尊一戰中落敗,從此心灰意冷。十萬年過去了,當年你的對手都已經成為了名動天下的強者,而你卻還與過去是一個樣子。有沒有長進啊?」

秦牧張開眼睛,淡淡道:「我已經從尊神境界,修鍊到天神境界。」

四周傳來鬨笑聲:「別人都已經是凌霄境界了,雲天尊更是修成帝座境界了!你卻還是天神1

秦牧又閉上眼睛:「我與他們不一樣。」

四周又傳來鬨笑聲。

天龍寶輦繼續前進。

突然,井木犴探手向寶輦抓去,笑道:「牧天尊,下來玩一玩1

秦牧依舊坐在車中,一動不動,井木犴的大手眼看要抓住寶輦的華蓋,突然一座門戶出現在他的手掌前方。

天地玄門。

井木犴的手掌從這座門戶中穿過去,到了門后,已經變成了白骨。

井木犴驚叫,想要抽出手掌,然而卻被門中的力量拉著唰的一聲穿入門中。

門后,他已然變成了一具白骨,晃了晃,跌入天河,被天河的水流沖刷而去。

四周一片寂靜。

「我的天神境界,與他們不同。」車中傳來秦牧淡然的聲音。

天龍寶輦向前駛去,駛出了樓船的包圍圈。

剩下的二十七宿驚恐的看著這輛寶輦越行越遠。

「比土伯還要可怕的神通……」有人聲音沙啞道。

寶輦上,煙兒目光閃動,低聲道:「公子,他們總是說你修為境界低,咱們能不能留在過去修鍊千百年?」

秦牧看著窗外,遙望天庭:「無根之木,無源之水,修鍊再長時間也是沒用。」

煙兒不解其意。

「沒有變法的土壤,就算在過去停留千年,萬年,十萬年,也只是修成普通的帝座。」

秦牧收回目光,悠悠道:「到那時,我便會泯然眾人,只配與昊天尊、火天尊這樣的人物爭雄,而無法技壓當世,無法戰勝十天尊。只有汲取延康變法的成果,才能超越他們。我的一切成就,都是來自延康變法,並非是過去。」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