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盛世鴻途>第一千八十八章 大師的風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十八章 大師的風度

小說:盛世鴻途| 作者:鵝城知縣|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八十八章大師的風度

吳棟軍跟著那位丁總進了別墅區裡面,然後來到一棟別墅面前,別墅看上去壯觀輝煌,門口還有一輛大狼狗。

「吳總,今天你運氣不錯,來找大師的人不多,快跟我進去吧。」丁總看了一眼別墅門前,對吳棟軍說道。

吳棟軍的心情也很激動,因而便忙讓丁總陪他進去,車子里的錢直接抬進去,交給大師是了。

丁總點了點頭,便是敲開了門,裡面出來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女人,看上去是家裡的傭人,丁總與她打了招呼,這女人看上去認識他,便給他開了門。

進到別墅裡面之後,吳棟軍四處觀察著,然後便進了裡面的房間,進去以後,便看見一個年齡大約在五十多歲的白胖男人坐在那裡,留著一個很長的鬍子,穿著中式的服裝,讓人一看便感覺是他是個高人。

吳棟軍畢恭畢敬地走了進來,丁總上前一介紹,大師便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掃了一眼已經被放到地上的一個大箱子,裡面是五百萬的現金。

大師微微點了點頭,面露笑容,隨即便淡淡地道「坐吧。」

丁總招呼著吳下來,吳棟軍看了大師一眼,便道「大師,我有事情想求您幫忙。」

大師一擺手道「小丁都跟我講了,你的這個事情不是什麼大事情,可是我現在一看你,發現你印堂發黑,不出一月,你有血光之災埃」

「埃」吳棟軍給嚇了一跳,「大師,你說什麼我有血光之災」

大師高深莫測地點了點頭,道「我一般不給人看相,可是你來了,我一打眼瞧見,又忍不住不說,所以告知你一下,望你注意。」

吳棟軍心裡無比緊張,忙求道「大師,我這血光之災能不能破」

大師悠悠地看了看他,過了一會兒才說道「這個也要看緣分了,你是小丁的朋友,我們也算是有緣。」

吳棟軍欣喜道「大師,我是真心想過來找您的,一個是我省政協的常委要省政協給免了,求大師幫幫忙,和全國政協的領導說說話,再一個就是這個血光之災,求大師給我破解。」

吳棟軍提出了這兩個要求,大師閉上了眼睛,過了一會兒才睜開,看了看吳棟軍道「你來之前小丁只說了你一件事,現在是兩件事,我不好辦埃」

吳棟軍道「大師只要能幫我破了血光之災,花多少錢我都願意。」

「這不是錢的問題。」大師又莫測高深深地講了一句,「你省政協常委這事,我想法給你打個招呼,但是血光之災這個事,我現在不好給你破,要是給你破了,就是壞了規矩,我從來沒有給商人破過這種災禍,我不好破例。」

吳棟軍一聽到這話,感到更加緊張了,心想這是什麼規矩,只能給當官的看相,不能給商人看相,想了想忙道「大師,只要給我破了血光之災,我願意再拿五百萬出來給大師普度眾生,請大師幫我。」

大師的小眼睛里,微微露出一束精光,但是很快就消失了,丁總在旁邊聽了,也幫吳棟軍說話道「大師,吳總與我是多年的好朋友,他現在有難,您就幫他一把吧。」

大師聞言,過了好大一會兒才說道「那好吧,我就破個例,給你破一下。」

吳棟軍連忙表示感謝,大師就讓他先回去,他會在家裡給他破這個血光之災的,至於省政協常委的事情,他打個招呼就行。

一看到大師說的很痛快,吳絞欽葉粵巳耍連忙向大師告辭,出來后,吳棟軍問道「那五百萬,我轉帳還是要現金」

丁總想了一下道「大師從來不要轉帳,只收現金,他收現金的目的也不是為了賺錢,而是要用來施捨給下面的窮人,你還是取現金拿過來吧。」

吳棟軍聽了連連說好,與丁總一起下了山,到了山下后,吳棟國忙問是什麼情況,吳棟軍一時沒有說話,直到上了車之後,才對吳棟國道「大哥,我們找對人了,我再支付給他五百萬,他幫我辦成事。「

吳棟國一聽驚訝道「還要五百萬怎麼要這麼多」

吳棟軍道「我還有其他事情要讓他辦,再拿五百萬。」

吳棟國不解地問「你還有什麼事情要讓他辦」

吳棟軍道「大哥,這個事情就不要你管了,我來處理就是了。」

吳說出血光之災那個事,吳棟國會擔心,因此不願意告訴吳棟國,但是吳棟國卻是很好奇地道「什麼事情還瞞著我」

吳棟軍不願意告訴他,可是吳棟國老是追問,他只好把情況告訴了吳棟國,吳棟國一聽,便說道「這個什麼大師不會是故弄玄虛吧什麼血光之災,我看是騙人的。」

吳棟軍卻說道「我看不是,這兩天我右眼老是跳,就感覺不好,現在他一看見我,就說我印堂發黑,有血光之災,我看他看的很准。」

吳棟國仔細地瞅了瞅他,說道「沒發現你印堂有多黑啊,這大晚上的,是光線的原因吧」

吳棟軍卻道「不可能,既然他願意幫我,再花五百萬也沒什麼,以後認識他了,有事情就好找他辦了,省政協常委的事情,他說就是一句話的事,全國政協的領導他都認識,只要說一聲就可以了。」

「他有這麼神通廣大」吳棟國還是將信將疑。

吳棟軍道「你看他住的地方在軍事禁區的旁邊,如果是一般人,給讓他住嗎他肯定是有著神通的,丁總的公司知名的很,在他面前還是小丁小丁的叫著,丁總還一點也不生氣,換作別人,他能願意嗎」

聽了這話,吳棟國也不再懷疑了,花錢消災吧,兩人正在車上說著話,這個時候,吳棟軍的電話突然響了,一接通電話,便傳來一個緊張的聲音「吳總,不好了,拆遷打死人了,現在正送醫院搶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