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族長壓力大>第二百一十章 混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章 混亂

小說:族長壓力大| 作者:雁九| 類別:網遊動漫

按理說,梅家的事情,與桂家不相干,可來的是縣衙的人,梅安不免多想。梅平糊塗了,現成的罪名送上去,引來衙門中人,可是梅童生家這個衙門也主動管,就有些過了。

梅安既恨村民多嘴,也懷疑桂家在背後使壞,才會讓官差對梅家不善。

梅童生糊塗,兒媳婦被官差帶走了,還有幾分快意,梅安這個一族之長卻還清醒著。真要是兩個「忤逆」官司都落定了,那梅家還能有什麼好?

家裡有一個不肖兒孫是意外,再二再三的,世人只會覺得這個人家沒有好人了。

況且梅平那邊的「忤逆」狀子,追到縣上能說股梅平撤下來;杜氏這裡,卻是衙門直接上門抓人的,沒有原告。

原本梅家最後的倚仗是梅童生這一房,眼下梅童生油鹽不進的模樣,卻是不跟著添亂都不錯了。

梅安沒有法子,只能迎風冒雪往桂家去。

親眼看著官差上門調查梅青樹「不孝」實證,梅晨本還有些竊喜,可沒有想到竟是牽連到杜氏頭上,不由得嚇得慌了神。

到底是九歲的孩子,就算平素不喜杜氏勢利,也沒有要將族嬸害的入監獄的想法。更不要說杜氏再不好,也是梅晟的親嬸子,梅晨也怕梅晟曉得了怪罪。

原本,梅晨還想要將自己慫恿二爺爺的事告訴長輩,叫他們不要害怕官司,回頭撤訴就是了,如今牽連到杜氏也不敢說了。

事情鬧得這樣大,不是一頓板子能完結了的。

見祖父往桂家去,梅晨借口攙扶,也跟著梅安、梅青林去了。

*

桂家住在村子把頭,又是雪天,都貓在堂屋,因此還不曉得村裡來過官差。

等梅家祖孫三代過來,面帶急切、語帶祈求,桂重陽與梅氏還糊塗著。

直待梅安說了緣故,桂重陽不由驚訝不已,那梅平到底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不過那個老頭不是最聽梅安的,怎麼自作主張了?

待看到梅晨眼神閃爍,掩飾不住的心虛,桂重陽覺得明白點什麼。

只是梅家怎麼折騰都是梅家的事,到了今日也是自作自受罷了。

「這狀子是梅家遞的,來的是衙門的人,小子實不知能有什麼可幫忙的地方?」桂重陽皺眉道。

「可是知縣大人那邊……到底與重陽小哥認識……」梅安再也擺不出村老的架子,帶了懇求道。

桂重陽不解道:「這樣的大事,不是當找兩位秀才公出面嗎?」

梅家叔侄有秀才功名,見官不跪,雖不至於到與知縣平起平坐的地步,可往衙門裡打點對話也比尋常百姓要便宜。

知縣是朝廷命官,可知縣衙門吏員多是地方讀書人擔當,這關係也好找些。

梅安漲紅了臉,卻不好直接說緣故。能說他信不著梅青柏人品,怕梅家這個時候再鬧出「休妻」的事,徹底得罪了杜家,畢竟梅秀才有休了杜大姑的前例在;至於梅晟那裡,則是他自己的一點私心,不願意將梅晟這個最有前程的族侄牽扯進來,這官司善了還罷了,不善了露面的都要被牽連。

梅氏猜出梅安的私心,卻是惱了,直接道:「重陽與縣令也不過只是認識罷了,之前買地之事欠了銀子,如今還沒有補上,再去上門討人嫌就太不知趣了!」

銀子是沒有還,卻是直接用南京的莊子頂的,只是這些旁人不知,也沒有必要宣揚就是。

可是聽到梅安耳中,更是篤定桂重陽之父生前與縣令關係不俗。

這年頭,銀子豈是好借的?更不要說那是六頃地,幾千兩銀子?

不是說之前知縣太太娘家也要買杜家的地,結果等到杜家賣地,知縣沒有向著岳家,反而幫著桂重陽這個孤子買地,這得是多深的交情?

梅安只恨自己才想明白這個道理,要不然早早告誡侄子那房,也不會有今日禍事。

不說梅安還在桂家歪纏,就說梅童生那邊。

梅童生是快意了,小李氏真是要嚇死了。

這分家給薄厚與直接將杜氏送衙門可不是一回事,杜家老爺今天沒有露面,顯然是不在家,可總有回來的時候。

「老爺,二娘既不在,是不是將智哥兒與大姐兒先接過來?」小李氏不敢直接勸,就想起兩個孩子來。

等杜老爺與梅秀才回來鬧,看到兩個孩子面上,多少也有個緩衝。

梅童生卻是想起梅智之前的眼神,冷哼道:「都是混賬行子,哪裡還記得自己姓梅,被杜家接去了!」

小李氏沒有法子,也不敢再勸,倒是盼著梅秀才早回來了。就算不敬她這個繼母,可梅秀才顯然比梅童生更靠譜些。

杜家這邊,只剩下杜李氏一個,心裡也是火燒火燎。她本就因丈夫之前交代後事的情形提心弔膽,又趕上杜氏那邊跟著添亂,不免越發焦躁。

要不是杜二娘是杜家女,杜老爺不會不管,李氏才捨不得兒子出面折騰。

倒是杜六姐,之前在廂房那邊嫁妝,可李氏這進進出出的,到底驚動了,曉得了是梅家出事,不免也跟著擔心,湊到上房等消息。

對於梅家分家,杜六姐樂見其成;可攤上官司,就不是她所願了。

有個進過大牢的嬸子,連累了梅晟的前程怎麼辦?就是杜六姐,與杜二娘是姊妹,名聲也不好聽。

想到這些,杜六姐咬牙切齒道:「都是梅青樹家瞎折騰,引來了官差,真是好日子過不得了?」說到這裡,想起梅家官司的由來,又遷怒到桂家頭上:「桂家那小崽子也不是好東西,真是命硬,自打他回來,這一出一出弄出多少事來?」

桂家與梅家打官司還是其次,桂家「狗仗人勢」強買了杜家的地,使得杜里正威望掃地,才是杜六姐最恨的。

要不是杜里正折了威望,梅童生怎麼敢為了剛進門的填房就發作杜二娘這個杜家女?

現下,梅童生敢這個折騰杜氏這個兒媳婦,以後也就敢慢待杜六姐這個孫媳婦。

杜六姐幸災樂禍之餘,不免也擔心起以後,更擔心沒有梅家藉機悔婚沒了以後。

要是之前,有人罵桂家,李氏少不得跟著咒罵幾句,如今卻是沉默下來。

桂家已經不是之前的桂家,已經在木家村立足,不是誰都能欺負得了的。杜家還沒有算計上,就失了地;梅家倒是傻了出頭,就惹上一出又一出的官司。

李氏心裡十分酸楚,竟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滋味兒了。

說起前公婆,那真是挑不出毛病的公道人,否則就算是失了丁銀,在衙門裡遞單子的是桂里正那個裡正,直接將村民的名字寫上,要計較也是以後的事。結果桂家成丁死的精光,也沒有落下好,被欺負了十幾年。

當年李氏失了丈夫失了娘家兄弟,只覺得天塌一樣,真是咬著牙告訴自己做不得好人,好人沒有好報,還是個人顧個人。

誰能想到桂家還能再起來?

有桂五與桂重陽,誰還敢欺負到桂家頭上?

桂春、桂秋兄弟已經定親,以後成親生子,桂家就又是新氣象。

半夜輾轉反側時,李氏也問自己悔不悔?不過想想桂春、桂秋兩兄弟這十幾年的苦日子,如今看似體面,卻不過是幫堂弟、幫叔叔打理莊子與鋪子,跟管家管事差不多,就沒有什麼悔得了。

*

桂家老宅。

桂重陽不會出爾反爾,在這個時候為梅家說情。

縣衙那邊,一個老子告兒子的小案子,大雪天出動人手,肯定是因為那是梅家,所在是木家村。

桂重陽感激還來不及,怎麼會不知趣插一手?

就是梅氏那裡,既是已經支持桂重陽打官司,也不希望這個時候再生波折。

打官司不是兒戲,既到了多薄公堂的時候,總要辯出個對錯,不能說是親戚、同村就含糊過去,那樣的話就失了震懾的意思。落在其他村民眼中,豈不是只要肯放得下身段來央求,怎麼得罪桂家都能抹平?

梅安也曉得自己為難人,眼見懇求再三也不通融,只能帶了兒孫怏怏而去。

桂重陽與梅氏送到門口,梅青林想要說什麼沒有說,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梅晨則是魂不守舍,眼神有些空洞。

*

日暮時分,外頭雪勢不停,反而更大了。

木家村家家戶戶用起來晚飯,梅家的「忤逆」事就成了下飯菜。就是宋家這裡,也不能免俗。

「家和萬事興,家不和這日子就好不了,梅家要走下道了!」宋婆子一邊吃飯,一邊絮叨著。

宋大夫卻是有幾分見識的,搖頭道:「有梅晟在,以後總會起來的。」

宋婆子撇撇嘴道:「梅晟可是個有主意的,有那一樁親事在,現下忍著,總有忍不住時,那時候可有熱鬧瞧……」

話音未落,就聽到外頭大門「啪啪」響,有人高聲喊:「宋大夫在嗎?」

宋大夫聞言,連忙下了地。

這樣急著上門,肯定是病人,可不好耽擱。

大門外,卻是半大高的少年杜七,呼哧帶喘的抱著一個女童,旁邊跟著面焦急的梅智。

見宋大夫開門,不待宋大夫發問,杜七便道:「您快給瞧瞧,囡囡凍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