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族長壓力大>第二百一十三章 子不類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三章 子不類父

小說:族長壓力大| 作者:雁九| 類別:網遊動漫

自古休妻有「七出三不去」之說,「七出」又稱「七去」,既不順父母、去;無子、去;淫、去;妒、去;有惡疾、去;口多言、去;盜竊、去。

梅杜氏忤逆翁姑,都引起民憤了,倒是占定了「不順父母」這一條。梅秀纔此時出妻,看似也說的過去。

只是除了「七出」之外,還有「三不去」之說,既有所取無所歸、與更三年喪、先貧賤后富貴,不過「淫」與「有惡疾」者不在三不去中。

「三不去」中,梅杜氏曾為婆婆服孝,倒是佔了「與更三年喪」這一條,按理來說不當出妻,不過梅秀才知曉律法,自不會忘了這個紕漏。

那休書上有一條就是梅杜氏不慈,凌扭幼侄,致婆婆氣亡,有了這一條,別說「出妻」,就是直接「義絕」也夠了,梅杜氏的「與更三年喪」就算不得什麼了。

鄭師爺說梅秀才心狠,也是因為他做的太絕,半分不留餘地。梅杜氏背負「不孝不慈」的名聲被休,她的一雙兒女以後的日子能好過?

*

縣衙外,戶科。

鍾書吏看了休書,道:「杜氏既不是梅家婦,那就傳話杜家來接人吧!」

只是這人不是白接的,少不得打點一二,否則這種忤逆公婆的不孝媳婦,在官員教化之下,本當在集日上了枷板在縣衙門口示眾的。

梅秀纔此時倒是假惺惺道:「到底的夫妻一場,本當學生出面,只是到底名不正、言不順,學生這就回去傳話杜家!」

要是梅秀才口袋裡有錢,也想要做的漂亮,省的杜家發狠不接人,到時少不得節外生枝,實是他口袋裡比臉都乾淨,就只能說幾句漂亮話。

不想,梅秀才話音剛落,就聽有人道:「賢婿要傳什麼話?」

梅秀才一驚,連忙回頭。

門口站著一團和氣的胖子,不是杜里正是哪個?身後站著兩個面帶不善的少年,正是杜七與梅智。

這舅甥兩個在縣上尋梅秀才,走了幾個賭場沒找到人,卻是遇到了從京里回來的杜里正。

杜里正聽聞了梅杜氏之事,自是顧不得先回村裡,直接來縣衙交贖金,卻是正聽到的鐘書吏與梅秀才的對話。

梅秀才覺得額頭汗都要出來了,神色訕訕。

兩人打了十幾年交道,梅秀才自是曉得杜里正的手段,少不得陪著小心道:「您回來了就好,晚輩正有事與您商量!」

這是連「小婿」都不稱了。

杜里正定定的看著梅秀才,一時沒有應答。

杜七忍了怒氣,瞪著梅秀才道:「有什麼事這麼急,不是當先接了二姐出來么?」

這樣的梅家,跟虎狼窩不差什麼,杜七巴不得兩家就算斷絕往來,可是不能是梅家「休妻」,有個被休的娘梅智兄妹以後還能抬起頭來么?就算是夫妻情絕,也只能是「和離」。

杜七心有顧忌,還能忍了怒氣,梅智卻是忍不住了,直接冷哼道:「我娘不是梅家婦,我就不做梅家子,狗屁的梅家,誰稀罕不成?」

梅秀才聞言大怒,跟前泰山、前小舅子說話有顧忌,跟自己的兒子有什麼的顧忌的,立時怒道:「小畜生說的甚?你竟要忘了根本不成?是誰挑唆你如此忤逆不遜?」最後一句,卻是沖著杜七說的。

杜七皺眉,呵斥梅智道:「曉得你這兩天嚇到了,腦子不靈光,可也別胡說八道,就算你年歲小,也不當如此,都說子不教父之過,你爹雖忙些,你也不當缺了教導?!」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這自古以來只有父母訓斥兒子的,沒有兒子不認父母的,這樣不孝的名聲可不能背。

杜里正臉色耷拉下來,剛才看梅秀才還心虛,這一轉眼就咬起老七,這是膽肥了?

梅秀才說完,就覺得身上發冷,看到杜里正神色不由惴惴,只能惡狠狠地瞪著梅智。

梅智挺著脖子,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對著梅秀才的目光也是不避不閃,裡面是毫不掩飾的怨恨。

梅秀才見狀,不由一愣,隨即也惱了。

這是誰家的規矩?竟然還生恨了?資質愚鈍的蠢貨,連杜家那個肥豬都能糊弄他,自己沒有嫌棄他,他還還挑老子的刺兒?

梅秀才這一嫌棄,眼睛眨了眨,不免生出個念頭來。

就算出妻,這一雙兒女卻是梅家血脈,沒有隨著杜氏大歸的道理,那樣的話梅智就佔了長子的名頭,梁家心疼女兒的話,這也是一道坎兒。

血脈親緣斬不斷,有杜家這個外家在,還能短了梅智吃喝?連兒子都嫌棄了,更不要說素來不親近的女兒,少不得也當成了拖油瓶。

梅秀才心中有了定奪,面帶嫌棄道:「嫌棄梅家就滾,梅家也沒有你這等不認祖宗的不孝兒孫!」

梅智臉色血色褪盡,到底是十來歲的少年,不免又羞又惱,挺著脖子咬牙道:「滾就滾!」不待說完,扭頭就跑。

杜七哪裡放心他一個人,立時追了出去。

杜里正看著梅秀才,心中猶豫不定。

男人嗎,喜新厭舊之事常用,可這連兒子都想要棄了的卻是少有,更不要說梅秀才年過而立,只有梅智一個兒子。

這中間有什麼緣故?

梅秀才既開始嫌棄一雙兒女,就曉得這「休書」怕是出不得了。

這有「出妻」的,沒有連帶著兒女一道出的規矩,少不得要改「出妻」為「和離」。到時候杜氏捨不得一雙兒女,願意帶在身邊教養,也說的過去。梅家能點頭,倒是顯得梅家仁至義盡。

同樣是長子,這養在家裡與養在外頭的自是不一樣,左右梅家眼下也沒有什麼能分的,就此分出去一支也不算什麼。

梅秀才還不曉得自己這一房已經被梅童生「分家」,倒是也起了「分家」的念頭,為了以後續娶做準備,到底是親生爺倆,這父子兩個的自私自利如出一轍。

眼見杜里正眼中都是審視,梅秀才小聲道:「萬事好商量,此處說話不便,您看?」

杜里正心中納罕不已,也想梅秀才到底在算計什麼,便點點頭隨梅秀才出來。

至於杜二娘,自然不能這樣不明不白的由娘家接出來,那樣的話不是默認了梅秀才「出妻」,只能稍後再說此事。

眼見兩人走了,鍾書吏搖搖頭。

這梅秀才心狠,這個杜忠也不厚道。

換做個疼女兒的,眼見女婿休妻,哪裡還有商量的餘地,打斷他的狗腿都是輕的。所謂「商量」,肯定是私下裡講條件了,瞧著杜忠的模樣,怕是還真是有得商量。

桂五叔侄出來,聽鍾書吏說了一嘴,都也不算意外。

梅杜兩家可不是一門親事,梅秀才能與杜里正商量的,多半是梅晟的親事了。

梅晟前程大好,為了那邊的親事穩妥些,杜里正退一步也保不齊。

「梅家的事,讓他們自己折騰去,桂家還是避開為好。」桂五想了想,對桂重陽道:「反倒是讀書這裡,耽擱不得。我叫人收拾那邊院子,等年後你們還是到鎮上來也便宜些。」

桂重陽點點頭,也贊成如此。

世人都有憐貧惜弱之心,桂家再追究下去,倒顯得不依不饒欺負人了。

杜里正待別人家陰毒不留餘地,為什麼遇到梅家再三退讓,還不是因梅家有兩個秀才前程大好。

等桂家叔侄兩人得了功名,桂家才真正有了根基。

之前在鎮上買宅子時,桂家就買了相鄰的兩個院子,如今桂五夫婦住著一處,另外一處還空著,之前已經收拾過一次,可到底是舊宅,想要常住還是要重新拾掇一回。

桂重陽沒有拿銀子出來,有事情賬不能算的那麼清楚。如今他缺銀子,桂五卻是不差錢的,再將銀子拿出來說就有些太外道了。

杜七拉著梅智回來,倒是正好與桂家叔侄遇到的正著。

杜七抿著嘴,沒有說話;梅智氣鼓鼓的,沖著桂重陽磨牙。

官差為什麼來木家村?是因為梅平老漢告兒子「忤逆」。

梅平為什麼告兒子「忤逆」,是因為桂家告梅青樹夫婦「盜竊」、「傷人」。

梅智記得清楚,自也將桂家與桂重陽恨在裡頭,眼見桂五叔侄在這裡,也懷疑他們過來「落井下石」。

桂五看著杜七若有所思,桂重陽也望過去。

同剛回村裡里相比,杜七瘦了不少,如今看著依舊是富態,卻不是痴肥了。

杜七被兩人看得不自在,低著頭拉著梅智進了衙門。

桂五與桂重陽叔侄對視一眼,都看出對方的異樣。

「這杜七,重陽你怎麼看?」桂五沉思了一下,道。

「性子純良,子不類父!」桂重陽毫不猶豫,直接道。

桂五皺眉,似有不解。

桂重陽疑惑道:「都說杜七足月所出,當年杜家得子曾大辦酒宴,當不會錯認了血脈吧?」

要不是親自從梅氏口中曉得杜家當年辦了滿月宴,桂重陽也有此懷疑。可是日子對不上,難道杜家還能騙過全村人不成?

桂五皺眉道:「之前倒是沒發現,可這杜七眉眼之間,確實有幾分你大伯的模樣。」

桂重陽聞言,不由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