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神農>第五百七十七章 趁火打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七十七章 趁火打劫

小說:妙手神農| 作者:夜猛| 類別:都市言情

柿園村的規模和太莪村差不多,大家都是靠山吃山,不過太莪村因為有了余飛,村民們的生活水平已經快速超越了柿園村。

這會剛好到了做晌午飯的時候,村民們各個家中都冒著炊煙,一股股飯香四散開來,一些勤快的小媳婦,已經做好了飯菜,站在院子里呼喊著男人和孩子的名字,喊著回家吃飯。

南秀亮蓬頭垢面的衝下了山,從來都沒進過山的他,就算是早有準備,也在山裡受了不少的罪,

衝下山走進柿園村的時候,看到南秀亮這個模樣的村民,全都好奇的圍了上來,不過柿園村沒有人認識南秀亮,所以南秀亮便說自己是驢友,進山迷了路,好不容易才走了出來。

立馬有好心的村民邀請南秀亮去他家吃飯,不過南秀亮急著逃走,怎麼可能留下來,打聽到柿園村村支書白永宇家裡有一台摩托車,急忙找了過去。

白永宇正在吃飯,看到彷彿乞丐一樣的南秀亮走進了自家大門,立馬嫌棄的皺起了眉頭,順手從桌子上抓起一個饅頭給扔了過去。

「拿出去吃1

白永宇只當南秀亮只一個要飯的人,看到南秀亮四肢權健竟然做這樣的事情,更加的厭惡了,所以語氣非常不友好。

南秀亮看到咕嚕嚕滾到腳下的饅頭,還沾了不少泥土,臉皮抽搐了幾下。

「白支書,我不是要飯的人!我是驢友,在山裡迷了路,和隊友走散了,剛剛才走出來。」

南秀亮急忙解釋,眼睛四處亂瞅,看到了牆角的摩托車,眼前一亮,這可是不錯的交通工具,尤其是柿園村這樣落後的山村,擁有摩托車的都是有錢人家。

太莪村之前最貴重的機械便是王大牛家的拖拉機,還是余飛起家之後,很多人有了錢,才買了摩托車,可是南秀亮不敢去借,恐怕會立馬被村民,押送到余飛的一幫兄弟面前,柿園村據說就只有這個村支書家裡有摩托車,南秀亮對這輛摩托車勢在必得。

「驢友?是什麼東西,驢販子?」

白永宇一愣,他才是小學文化水平,能當上村支書也是靠自己在城裡當官的親戚,所以對於這麼高大上的詞兒,壓根沒聽過。

「#%……」

南秀亮此刻內心有一萬匹草泥馬狂奔而過,要是有其他的辦法,他絕逼立馬跳起來,將白永宇大罵一頓,然後揚長而去。

「就是徒步進山旅遊的人!白支書,我想借你的……」

南秀亮忍者脾氣,還陪著笑說道。

「不借1

白永宇還不等南秀亮說完要借什麼,立馬開口拒絕,他才不管什麼驢友豬友,反正沒油水的事情,他從來都不幹。

南秀亮此刻恨不得跳起來罵娘,一個破村支書,架子比縣上都要大,和他說了半天話,都沒正眼瞧過南秀亮一次,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南秀亮現在恨不得找個飛機飛走,再生氣也得忍者。

南秀亮可見識過刀疤的身手,他都不敢想象自己萬一被抓住,會是什麼下常

「我買!白支書,我想買你的摩托1

南秀亮這次學聰明了,反正自己只要逃出去,拿到的錢買這麼幾百兩摩托車綽綽有餘,所以他直接談錢。

「買我的摩托?你買得起嗎?」

聽到和錢有關,白永宇立馬來了興趣,放下手裡的筷子,轉過頭上下打量著南秀亮,慢悠悠的問道。

「一輛摩托我當然買得起!白支書,你開個價1

南秀亮覺得多耽誤一秒鐘,自己小命不保的危險就多一分,頓時急了,大聲說道。

白永宇的家人從頭至尾都沒說話,全都在低頭認真吃飯,似乎白永宇在家裡擁有著絕對的權威,這個時候坐在白永宇對面的妻子,抬起頭看了一眼南秀亮,眼中露出一絲幸災樂禍的笑容,又繼續低頭吃飯去了。

南秀亮被這個笑容搞的菊花一緊,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輛摩托,我也騎了一段時間了,算是有了感情了,都說情義無價,我看你這個年輕人是真的需要,那我就割愛了,給我三萬塊你騎走吧1

白永宇可謂老奸巨猾,根本不信南秀亮的鬼話,要是真的進山旅遊走散了,這個時候要做的事情應該是報警求助,回去救自己的隊友,怎麼可能急著離開,所以他心裡猜測,南秀亮一定是做了虧心事,怕被人追上,急著離開,所以立馬獅子大張開,還給自己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南秀亮聽完差點罵娘,一口老血都要噴出來了,臉都憋紅了,這輛破摩托車,買回來一輛新的頂天五千塊就夠了,這個老東西竟然開口就要三萬,還他娘的美其名曰有感情,情義無價!

「白支書,這也太貴了吧?要不您給我便宜點?」

南秀亮深吸一口氣,將憋在嗓子眼的那口老血咽了下去。

「唉!年輕人,你沒看出來嗎?其實我根本捨不得賣啊!三萬塊真的不多,算是安慰我受傷的心靈1

白永宇嘆了一口氣,無恥的說到,連他的家裡人都聽不下去了,吃進嘴裡的飯又噴到了碗里。

南秀亮看出來了,白永宇這是吃定了自己,看出來自己別無選擇,打算坑自己一把,再多說也沒有作用了。

「行!我買1

南秀亮再次深吸一口氣,他今天只能認栽了,伸手在褲兜里摸索了一會,拿出來了一疊錢,但是明顯不夠。

「我就只有這些現金,剩餘的給你轉賬1

南秀亮搜了半天,連一萬塊都沒湊夠,不過他自己你還有點積蓄。

白永宇急忙拿著銀行卡走了上來,這老傢伙雖然老,可是村裡的錢都是經過他的手,他經常想給自己搞一些過來,所以轉賬他還是能看出來是真是假,不怕被騙。

南秀亮現金加轉賬,終於湊夠了三萬塊,拿到現金,在看到到賬簡訊的白永宇,樂的嘴巴都合不攏了,什麼和摩托有感情,什麼安慰受傷的心靈,都去見了鬼,錢才是他的祖宗。

南秀亮快速走到摩托前,可是發現摩托車裡面只有一點點的油了!

「白支書,你看這摩托沒有油了?」

南秀亮轉頭問道,這點油恐怕剛騎出村就得熄火。

「正好,我家有點油,可那是我託人從外面買回來的,你也知道,現在這油價啊天天漲,而且送到咱們這小鄉村……」

白永宇又開始天上地下的忽悠,從他的嘴裡說出來,這油堪比黃金一樣珍貴了。

「一千1

南秀亮知道今天挨宰是跑不了了,還不如乾脆一點,節省一點時間,直接打斷了白永宇那滔滔不絕的嘴。

「好1

白永宇聽完立馬決定成交,轉身從屋內提著一壺油走了出來,順手將銀行卡又遞了上去。

南秀亮快速給摩托車加滿油,然後在白永宇直勾勾的眼神監視下,給他轉過去一千元,終於可以離開了。

南秀亮此刻的臉色就像鍋底一樣黑,這輛摩托的製造者,恐怕都想象不到,他造出來的摩托車能賣出這樣的價格來。

白永宇開心的看著收款簡訊,還笑呵呵的將南秀亮給送出了門。

「老東西,祝你早日去死1

南秀亮推著摩托走出門,將摩托發動之後,轉身對著白永宇丟下一句話,一腳油便躥了出去,他知道在小山村,村支書就是土皇帝,罵完不跑那就走不掉了。

沒想到白永宇還在笑,根本不生氣,他知道就算南秀亮嘴上不罵,心裡肯定將自己八輩兒祖宗都罵翻天了。

摩托車雖然只有兩個輪子,但是體積小重量輕風阻也笑,跑起來的速度也不慢,南秀亮為了趕緊離開,瘋狂的一邊按喇叭一邊踩油門,從柿園村中間橫穿而過,一路上搞的雞飛狗跳,村民們對著他的背影怒罵不已。

眼看著馬上就要衝出村了,南秀亮開懷大笑了起來,只要上了大路,那自己就徹底的安全了。

「哈哈哈……嘔……」

可是他的笑聲忽然停了下來,因為大笑中的話,忽然感覺有什麼東西從嘴裡飛了進來,還卡在了嘴裡。

南秀亮急忙停下摩托,蹲在路邊吐了起來。

「我……」

吐出來之後,南秀亮才看清楚,竟然是一截被太陽曬的發白的干狗屎,要是說著狗屎自己飛起來,南秀亮打死都不信,急忙向四周看去。

「南經理,你這是急著去哪裡啊?」

整整一天都不見蹤影的麻老道,竟然從路邊背著手走了出來,嘴角掛著笑,笑里藏著刀。

「你這個老東西,趕緊給我滾開1

南秀亮臉色大變,急忙站起來,向摩托車走去,其實他心裡已經慌了。

「呵呵呵,年輕人不要急,你看天馬上就要黑了,夜路可不好走1

麻老道並不生氣,而是指了指漸漸變成深藍的天空,很快就會一片漆黑,緊接著無數明亮的星星將會掛上天空。

「你趕緊給我滾開,信不信我撞死你?」

南秀亮已經走到摩托的邊上,可是麻老道擋在摩托車前面,南秀亮面目猙獰的吼道。

「果然是人心不古,為了錢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1

麻老道嘆了一口氣,搖搖頭失望的說到。

「磨磨唧唧什麼!既然你不想活了,那就去死1

南秀亮急了,發動了摩托,也不管麻老道擋在面前,一腳油就向前衝去。

砰!

麻老道站在原定,巍然不動,可是就在摩托即將撞在他身上的瞬間,一個身影急速飛奔而來,一腳踢在了摩托車上。

摩托立馬向一邊倒去,擦著麻老道的手臂傾斜著飛了出去,而南秀亮也被甩了下來,在地上滾了好幾圈,原本就像個叫花子一般了,此刻更加神似了。

「姓南的你長本事了啊1

南秀亮急忙爬起來,看到刀疤站在麻老道的身邊,眯眼看著他,那股濃郁的殺氣,讓南秀亮彷彿瞬間掉進了冰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