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一章惡夢的開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惡夢的開端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烈日當空,夏日的天氣豈止是光用一個熱字就可以形容的,窗外的知了玩命似的叫著,正午時分的驕陽活力四射的照耀著這座大學,且此時恰恰也是睡午覺的好時間

然而何飛卻極度不情願的從他的床上爬了起來,穿戴完畢后順便又洗了一把臉,接著一臉無奈的從宿舍里慢慢悠悠的走了出去,其實他真的很想立刻轉頭回去繼續睡他的午覺,但是他的另外兩個室友兼好哥們卻絕對不會答應的,因為他倆就站在宿舍門外虎視眈眈的看著他。

今天是六月一日,世界兒童節,然而讓何飛極度無語的是他的那倆好哥們陳曉東和徐海卻選擇了在今天決定和何飛三人一起去遊樂場玩——碰碰車!

「我說你倆沒事吧?都是大學生了,居然還去遊樂場玩碰碰車?而且還非要選在兒童節的今天?你倆難道不認為自己很幼稚嗎?」何飛不情願的走出宿舍來到了陳曉東和徐海的面前後,接著對二人極為無語的嘲諷著。

聽到何飛的話后,一身肥肉且留著平頭的徐海忽然撇了撇嘴,然後鄙視的說道「我說小飛子,你也別和我倆裝正經,咱三人大學里一個宿舍兩年了,期間每次出去玩都是你提議的,我倆哪次不是和你一起去的?而你妹的今天居然在我倆面前裝起來了,昨晚在宿舍咱三人可是商量好的,今天就去遊樂場玩,你昨晚也答應了,現在現在想打退堂鼓?門都沒有1

何飛頓時一臉欲哭無淚的無語表情。

看到何飛的苦碧表情,徐海旁邊的陳曉東則走到何飛面前伸出右手拍了拍何飛的肩膀,接著哈哈一笑,然後也說到「行了哥們,徐海說的也沒錯啊,昨晚可是咱們三個人一致同意的,這時候想不去的話,可不夠哥們義氣埃」

何飛聽后再一次徹底無語,罷了罷了,算我倒霉,攤上這麼兩個室友,算了,就陪這倆貨走一遭吧

三人不再廢話,接著走出了學校的大門,然後坐上了通往本市地鐵站的公交汽車,公交汽車行駛了約10分鐘后,終於到達了他們的下一個中轉站——地鐵站。

這個地鐵站何飛其實還是第一次來,因為雖說他和絕大部分大學生一樣,都是從外地千里迢迢的來到這個城市上的大學,不過由於他來的方向不同,所以並沒有坐過這裡的地鐵,至於同他一樣也是從別的城市過來上大學的陳曉東來沒來過就不知道了。

不過徐海可是本地人,這帶路的工作自然就當仁不讓的由他來擔當了,三人從公交汽車上的人群里擠下來后,接著徐海大手一揮,帶領著後面的二人向左邊的地鐵站走去,而然在行走的過程中,何飛卻忽然發現,原本炎熱的天氣卻在他們行走的過程中逐漸的變得越來越涼爽

何飛此時卻沒有在意,本來夏天的天氣就是說變就變的,說不準何時就颳風下雨什麼的,不過隨著他們三人的前行,四周溫度的逐漸下降卻居然越來越低起來,估計本來有33度的氣溫在逐漸前行的過程中已經降到了23度左右,此時,走在他前面的陳曉東和徐海也感覺到了不對勁。

徐海轉過了頭,接著看著他身後的何飛和陳曉東問道「怎麼回事?這溫度怎麼越來越低?」

陳曉飛穿著一件花襯衫,此時則是雙手不由自主的抱了下膀子,也是疑惑的說道「是啊,夏天的溫度不該這麼低的啊?之前剛下車時還熱的我們滿頭大汗呢,怎麼越往地鐵站走溫度卻越低呢?而且」

「而且什麼?」徐海撓了撓他的平頭疑惑的問道。

陳曉東接著咽了口唾沫,接著說道「而且而且我們四周的行人卻越來越少到現在為止,我們附近和四周已經一個行人也沒有了」

徐海和何飛聽后頓時同時轉頭看向了四周,果然如陳曉東所說,他們三個人的四周不僅溫度越來越低,並且周圍視線內的行人竟然一個都沒有了!四周也變得靜悄悄的,連個汽車的喇叭聲都聽不到了,安靜的十分詭異,不僅如此,在何飛還沒有來得及說話的同時,天空卻也忽然發生了變化,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越來越暗,最終從中午的晴空萬里變成了如今相當於傍晚的天空!

徐海此時已經被驚的說不出話來,他可是本地人,這條地鐵站他以前也算是經常來過的,這裡平日里雖不能說人山人海,但是這裡平日里來來人往人聲鼎沸的則是極為普遍的,然而今天的情況怎麼會變得這麼詭異且可怕?

在感受到了四周這無法解釋的詭異變化,溫度下降,行人消失以及此時的天空驟變,此時即將走到地鐵站站口的三人頓時也都被這場景嚇住了,恐懼感頓時佔據了三人的心頭。

此時何飛額頭上的冷汗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而旁邊的陳曉東也被嚇得瑟瑟發抖一句話說不出來,徐海同樣也好不到哪去,茫然的看著四周

何飛看到這裡,接著轉過身看了看他們前方50米處的地鐵站進站口,在黑暗的籠罩下,地鐵站的進站口則是黑不隆冬的,猶如一個長大著嘴的怪物一樣可怕,就好像隨時可能活過來然後一口將他們三人吞噬了一樣。

三人越看越害怕,感到不妙的何飛立即反應了過來,接著他便對身旁徐海和陳曉東二人說道「我們快走,地鐵站我們也別進了,這地方實在是太詭異了,我們趕緊離開這裡1

這時候,徐海和陳曉東而然才如夢初醒,接著二人對著何飛點了點頭,隨後便和何飛一起,三個人驚慌失措的抬起腳轉身向地鐵站的反方向跑去,在奔跑的的過程中,何飛又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距離他們越來越遠的地鐵站進站口,心裡逐漸的安心了一些,不料此時,忽然異變突起!

只見跑在他幾人最前面的徐海卻突然停住了腳步,他這一停不要緊,後面的二人也只能跟著猛地急剎車,距離徐海最近的陳曉東險些撞在他的背上。

見狀,何飛不由的焦急的對前面的徐海焦急的問道「怎麼了徐海,快跑啊?此地不宜久留啊1

然而此時前面的徐海卻雙腿不由自主的打起了擺子,並且兩眼直勾勾的看著前方,接著,他顫抖的伸出手指向了他們的前方,然後嘴巴好像不屬於自己的一樣也打起了顫,同時結結巴巴的說道「那那個是什麼!?」

身後的何飛和陳曉東在看到徐海恐懼的表情后,二人下意識的定睛向徐海手指的方向看去,不過四周畢竟已經很暗了,二人睜大眼睛仔細的看了一下,在二人定睛觀察了前方約5秒鐘后,接著陳曉東猛的瞪大了本就睜得很大的雙眼,隨即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也和徐海一樣結結巴巴的說道「那那不就是」

只見,他們三人前方30米的黑暗處,一名穿著白衣服留著長頭髮的女鬼正一動不動的杵在那裡,之所以說她是鬼,那是因為她的腳是完全漂浮著的,並且距離地面有著明顯的距離,她的頭髮散披在臉前看不見臉,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那東西絕對不是人!

然而就在三人被嚇得呆在當場的時候,忽然!那女鬼竟然動了,並且還是在已極快的速度想他們三人飄來!

「啊啊啊啊啊啊鬼啊!!1

此時再也不用任何人招呼,三人立即驚恐的轉身拔腿就跑,就在三人身後,那名女鬼卻不停的漂浮在他們後面尾隨著,而在他們奔跑的的過程中,三人都是下意識的不朝著地鐵站的方向跑,然而就好像一個獵人要將它的獵物趕到預定的陷阱里一樣,每當三人偏離方向後,那女鬼總會瞬間憑空出現在他們的前方,三人也只好被迫轉移方向逃跑,隨後驚恐萬分的的三人在走投無路之下,最終紛紛逃進了那黑暗的地鐵站進站口

在逃入地鐵站后,三人依舊瘋狂的繼續向裡面奔逃著,然而在跑過售票處的時候,他們卻沒有發現,三張散發著幽藍光芒的車票忽然從空無一人的售票窗口飛出,然後紛紛落入了他們三個人口袋裡,而在落入他們口袋的一剎那,那張車票上清晰的印著一個骷髏頭似乎猙獰的微笑了一下

何飛三人在瘋狂的往地鐵站深處跑了一段時間后,由於體力不支的原因逐漸停了下來,接著紛紛回頭看了看自己的身後,在發現女鬼並未追來后,三人終於徹底呼了一口氣,然後,汗流浹背的幾人紛紛或蹲下或手拄著膝蓋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在喘了半天的粗氣過後,回過神來的三人才發現他們的四周此時已經完全屬於了黑暗,幾乎就等於伸手不見五指,雖然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已經進入了地鐵站內部深處,然而四周的環境卻太黑看不清。

何飛忽然想到了什麼,一把將手放入上衣的口袋裡掏出了手機,接著打開了照明功能向四周照去,徐海也如夢初醒般的將自己的手機取了出來開啟了照明功能,通過手機微弱的光芒,他們才發現,他們三人居然一口氣跑到了地鐵站的等車大廳口。

在這個黑暗無比且四周陰氣森森空無一人的地方,三個人不由自主的聚在了一起,何飛通過手機照明在勉強看清了四周的環境后,接著按下手機撥打了110,然而卻根本撥打不過去忙音,再一次撥打依然如此,接著他又嘗試著使用了手機wlan,然而卻也沒有網路,何飛皺了鄒眉頭,轉頭對身旁的二人問道「我的手機沒有信號,連110都撥打不過去,一直是忙音,而且wlan也沒有網路,你們的呢?」

旁邊的陳曉東似乎已經被剛才的女鬼嚇傻了,在度過剛剛的驚慌后則目光獃滯的在那發獃,似乎根本沒有聽到何飛的話,不過徐海則還較為清醒,聽到何飛的話后也猛地反應了過來,立即開始撥打手機

110打不通119打不通張教授打不通陳哥打不通然而在看到徐海不停地撥打著各個號碼仍舊和他一樣無效后,何飛的心則逐漸越來越往下沉,在聯想到自從下了公交車后那些詭異的事件和那追他們的恐怖女鬼,一股濃烈的恐懼感不由自主的油然而生。

「怎麼辦?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徐海見電話撥不出去后,終於也開始語無倫次的煩躁了起來,何飛則勸慰道「徐海你不要著急,既然打電話求救這條路行不通,那麼如今我們就要想辦法自己逃出去。」

轟隆隆轟隆就在三人一籌莫展之時,忽然,地鐵遠處的方向傳來了一陣轟鳴聲,凡是坐過地鐵的人都知道,這代表著地鐵列車即將到來。

隨著距離的接近,轟鳴聲也逐漸大了起來,終於一道明亮的車燈在拐彎處顯露了出來,接著這輛地鐵列車在三人站著的站台前慢慢的停了下來,然後「呲啦」一聲,正對著他們三人的那道車門打開了。

三人獃獃的看著這個敞開的車門,接著,從門裡大步走出了一名光頭大漢,這名大漢年紀約摸30多歲,穿著一件黑色背心,渾身肌肉紮實,左胳膊上還紋著一條青龍,滿是鬍渣子的臉顯得極為猙獰。

在看到站台前茫然看著他發獃的何飛三人後,那名光頭大漢忽然嘴角露出了一絲略帶玩味的獰笑,接著他對著何飛三人說道「新人們,歡迎你們來乘坐這個永遠充滿死亡和絕望的地獄列車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