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三章列車上的乘客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列車上的乘客們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轟隆轟鹵

在一道漆黑無比的隧道上,一列沒有任何標誌的地鐵列車在向前行駛著,這趟地鐵沒有列車員,而且誰也不知道它最終將會駛向何方。

而此時的何飛卻兩眼無神的坐在車廂的地面上,顯然,現在的他還沒有從剛才的死亡危機與好友背叛的那件事上恢復過來。

「嘿嘿,小子,看不出來在最後一刻你居然能爆發出這麼大的一股子狠勁,我本以為你死定了呢。」光頭男人此時從車廂的另一頭走了過來,看到坐在地上失神的何飛后便不由的稱讚了何飛一句。

光頭男人的話將何飛驚醒,男人話音剛落,何飛猛地站了起來,接著,他警惕的開始打量起了這列車廂的四周

看到何飛的緊張反應,光頭男人不由聳了聳肩說道「別看了,這個列車以及內部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和普通的地鐵列車基本沒什麼區別,雖說有些地方確實讓人匪夷所思,不過總體上和一般列車是差不多的。」

何飛聽到光頭男人的話後點了點頭,沒有在東張西望,接著便隨便找了個車廂座位一屁股坐了下去,而此時光頭男人從褲兜里拿出了一盒煙,接著抽出了一根叼在嘴裡用火機點燃,在深吸了一口並吐出了一個眼圈后,也和何飛一樣一屁股坐在了車廂的座位上,無言的看著何飛

何飛聞到了二手煙的味道后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他猶豫了一下,接著對光頭男人說道「能否也給我一根?」

光頭男人聽后忽然咧開了嘴笑了笑說道「呦呵,看不出來你居然也會抽煙啊,看你長的挺陽光的,沒想到也是煙民啊?」接著光頭男人也不吝嗇,隨手又抽出了一根煙加上他的火機一同甩給了對面的何飛。

接住煙和火機的何飛苦笑了一下說道「其實我只是會抽,但是平常我幾乎都不抽的,我一般只是在壓力大或者心情不好的時候偶爾抽一根。」

說罷何飛點燃了煙,同樣深吸了一口后將火機又甩還給了光頭男人,不料光頭男人在接住后反而又將手裡的火機加他那盒煙都一起扔給了何飛,何飛的抬頭不解看了一眼光頭男人,而光頭男人卻轉頭看向窗外,濃密的鬍渣子在車燈的映照下顯得格外的具有野性的視覺衝擊,此時光頭男說到「這盒煙你留著吧,男人在空虛痛苦的時候確實是需要煙的。」

何飛聽后默默無語,接著何飛說道「別看你外表挺兇惡的,其實你是一個好人。」

光頭男人聽后哈哈一笑,轉過頭對何飛說道「你別和我說什麼好人,在這個充滿死亡的地獄列車上,好人是沒有的,因為你對別人再好,別人也不見得感激你,絕大部分反人而會在遭遇生命危險的時候坑你害你,讓你當他的替死鬼就好像之前你那名胖子同學氖亂謊。」

提到徐海,何飛默默無語,相處兩年的室友兼好友,然而誰也沒想在面臨生死危機的情況下徐海居然會對他做出那種事

但是何飛明顯不想談這些,接著他拋開了腦海中的種種回憶,然後對光頭男人說道「對了,忘了說了,我叫何飛,一名大學生,請問這位大哥是」

說光頭男人聽后便對著何飛答道「我叫張虎,你要喜歡的話隨意叫我光頭就可以了。」

何飛聽後點了點頭,接著他四周望了下,然後問道「張哥,難道這趟列車上就我們兩個人嗎?還有沒有其他人呢?」

光頭男人聽到何飛的問題后搖了搖頭解釋道「你是指這趟車上的乘客吧,不是的,這趟車裡並非只有你和我兩個人,還有其他乘客的,而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是4號車廂,平時都是用來接收新人登車的,而1號車廂是任務發布室,除非收到詛咒的通知,然後乘客們去1號車廂的大屏幕看任務,一般是沒人去那的,至於2號車廂則是會議室,乘客們平時討論或者商議事情的地方,至於3號車廂則是宿舍區。」

何飛接著又點了下頭,然而馬上又想到了什麼,最終忍不住問道「那麼5號車廂是做什麼用的?難道是餐廳?」

張虎聽後面容有些古怪,不過很快就恢復正常的對何飛說道「至於5號車廂,你如果有命在這裡呆久就知道了。」

說罷,張虎不等何飛在說什麼,接著對著何飛一招手道「跟我來,我帶你去見見這趟地獄列車上的其餘乘客。」

何飛聽後點了點頭,跟著張虎的後面向前面的3號車廂走去,不過在過程走何飛忍不住問道「我們這樣貿然過去,會不會打擾別的乘客休息吧?」

張虎聽后哈哈一笑一邊走一邊轉頭對何飛道「在這個被詛咒的空間里,根本就不區分黑夜和白天,任何時候都可以吃飯睡覺,別多問了跟我來吧。」

很快二人來到了3號車廂,不過與何飛想象中的滿車廂都是床鋪以及生活用品不同的是,整個3號車廂居然空無一人,整體感覺和4號車廂幾乎一樣,不同的是3號車廂沒有窗戶,而且車廂內部的兩旁有幾個封閉的金屬門。

似乎感受到了何飛的不解,張虎拍了拍何飛的胳膊,接著隨意指了指一道門,然後對何飛解釋道「其實這道門的裡面就是一個房間,一個不屬於現實世界的獨立空間,別看在外面僅僅就是一個門,但是門裡面確是另有乾坤的。」

說罷,不待何飛再說什麼,張虎便分別走到了幾個門旁輪流敲了敲門,接著,另何飛驚掉下巴的事發生了因為,在他眼裡那些明明是擺設的假門居然分別打開了,接著陸續從其中的三道門裡分別走出來三個人!

三個人出來后,何飛定睛一看,分別是兩女一男,其中一名女性約莫二十五六歲的年紀,上身穿著一件黑色的類似女性職業裝的上衣,下身則是一條黑色的短裙,且穿著黑色絲襪和高跟涼鞋,一身黑色的裝束讓其幾乎完美曲線的身材越發的扣人心弦,身高約1.70米左右,相貌非常漂亮,留著短披肩且臉上畫著淡妝,但是這樣依然無法掩蓋其柔美的容顏,總體上給人一種職場美女的感覺,而且十分撫媚。

另一名女性的年紀估計和何飛年紀差不多大,估計也曾經是個大學生,相貌總體來說也算漂亮,雖不及之前那名女性,不過也有清秀感,她穿著粉色卡通T恤衫和短牛仔褲,腳上是一雙白色運動鞋,身高在1.66左右,身材也算不錯,扎著一條長長的馬尾辮,接著用有些畏畏縮縮的眼神看著何飛。

然而出來的三人里的最後一名男性則給何飛的第一感覺或者說是印象則大為不同,因為這傢伙年紀雖說也就二十來歲,但是無論是從衣著打扮或者說是表現出來的氣質完全給絕大部分人的第一感覺就是——混混,此人染著一頭黃毛,穿的流里流氣,左耳上扎著耳釘,脖子上還帶著項鏈,腳上穿著拖鞋從門裡出來時哈氣連天顯然是正在睡覺,在看到何飛后,臉上立即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在看到眾人都出來后,張虎便對其三人說道「這位就是今天剛剛登上這趟列車的新人。」

張虎話音剛落,何飛便禮貌性的對另外三人打起了招呼「我叫何飛,是一名大學生,也和大家一樣不幸進入了這個列車中。」

聽到何飛的招呼后,其餘二女還沒說什麼,不料那名黃毛卻猛地串到了何飛的面前,接著忽然一腳向何飛的身上踹去!

然而就在這時,何飛身旁的張虎卻眼疾手快的猛地伸手將何飛向後一拉,恰好躲過了黃毛的這一腳,黃毛一腳踹空,身體不由得打了個咧咧,待站定后便用惡毒的眼神看了看張虎,接著說道「光頭,你特么什麼意思?就因為這小子的到來結果打擾了我睡覺,我踹他一腳解解氣有錯嗎?」

張虎聽後面色一凝,接著同樣用兇狠的眼神看著黃毛道「周斌,你別沒事找事,你特么剛來的時候都被車站的鬼嚇出尿了,僥倖活過了兩場靈異任務居然也開始裝起來了,信不信老子打得你滿地找牙?」

「草,來就來,我怕你啊!?」

說完周斌便擼起袖子大步向前便要和張虎動手,不過就在這時,那名身穿黑色職業裝的女性卻走了過來攔住了即將動手的周斌和張虎二人,接著說道「住手吧,說起來我們都是一群倒霉到極點的人,一起被迫捲入這個詛咒里無法脫身,不知什麼時候就會慘死在靈異任務里,不想著互相團結度過將來的靈異任務,反倒在這裡內訌,你們難道真的想那麼快就死在這個詛咒里嗎?」

黑色裝束的女性說完后,全場陷入了一片沉默,接著周斌便狠狠地瞪了張虎和何飛一眼,在冷哼一聲過後,然後頭也不回的轉過身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房間里。

周斌回去后,這時,那名黑色裝束的女性便對著何飛友好的點了點頭道「你叫何飛對吧,我叫鄭璇,很高興認識你,看我的年紀應該比你大,你叫我鄭璇姐就可以了。」

何飛同樣對她也點了點頭說道「鄭璇姐你好。」

和鄭璇打完招呼后,接著何飛便將頭轉向了那名相貌清秀似乎有些膽小的女生,在看到何飛的目光后,那名女生也不再猶豫,接著同樣也與何飛打起了招呼「你好,我叫趙海麗。」

「你好我叫何飛。」

在互相打完招呼后,這名叫趙海麗的女生便不再說話,表現的很沉默。

何飛與二人禮貌的打完招呼后,這時,張虎便拍了拍何飛的肩膀對其道「別理周斌那個傢伙,他就是個沙比,僥倖靠運氣活過了兩場靈異任務就自以為自己很牛壁了,我早就想狠狠揍他一頓了,不過仔細一想也沒那個必要,因為誰也不知道在下一個靈異任務里誰會活下來」

聽到這裡,何飛勉強笑了笑說道「沒事的張哥,世上人那麼多,自然什麼樣的人都有,我不會放在心裡的。」

這時,旁邊的鄭璇對著張虎問道「張虎,你將這輛地獄列車的事大體上已經對新人解釋過了吧?」

張虎點了點頭,接著鄭璇又對張虎說道「接待新人的事你忙活了這大半天,你也很累了,這樣吧,反正我剛剛也睡醒了一覺,張虎你回你的房間休息去吧,還有海麗你也回去吧,剩下的事由我來給新人解釋。」

趙海麗聽后嗯了一聲,沒有說什麼,接著便轉過頭重新回到了她的房間里,而張虎同樣也是轉身走到了其中的一個房間門口,剛要推門進去時,有突然想到了什麼,接著回頭對何飛提醒道「小子,你聽好了,鄭璇是我們這裡資歷最老的一個人,我們這些人在來到這裡之前都是她接的我們,她活過了很多的靈異任務,她對你說的任何話和忠告你都要牢記,這關乎你的性命!另外,她也是我們大家一致公認推舉出來的隊長。」

何飛聽后心裡大吃一驚,他萬萬沒想到這名相貌撫媚的女人居然是這裡資歷最老的的人,而且還在很多靈異任務存活了下來,並且還是這裡的隊長,這女人真的不簡單,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說罷,張虎不再多說,接著便推開自己房間的門走了進去,隨後門便關上了。

而此時,整個3號車廂只剩下了何飛和鄭璇二人,看到何飛不知所措的樣子,鄭璇便對其寬慰道「你不用這麼緊張,對了,你來我的房間吧。」

看到何飛驚訝的目光,鄭璇終於笑了一聲說道「你想哪裡去了,我是看你來到這這麼久一定很餓了,我想給你弄點吃的,順便再把我目前所知道的這趟詛咒列車事的詳細情況說給你聽。」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