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六章黃山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黃山村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列車最終停了下來,何飛趕忙轉頭向車窗外望去,結果讓他大失所望的是車窗外面和之前一樣,依舊是濃的像墨一樣的黑暗。

後邊的張虎面無表情的說道「別白費工夫了,每當列車停車后,還有乘客剛下車的時候,列車外面所有的環境依舊全部都是黑暗,哪怕你帶著夜視鏡也一樣看不清,這是詛咒的規則。」

接著,「呲拉」一聲,列車門便打開了,隨即由鄭璇這個公認的隊長帶頭走下了列車,緊隨其後張虎、何飛、周斌以及趙海麗也紛紛走了下來。

全員下車后,眾人依舊處在漆黑的環境里,接著慢慢過了約1分鐘后,他們周圍的環境終於逐漸慢慢變得明亮了起來,最終變得完全的清晰。

視線清晰后,何飛沒有第一時間打量周圍的環境,而是轉頭看向了本該處在他們桑結果一眼望去身後以及四周哪還有什麼列車?四周全部是一片雜草荒地,而列車或者鐵軌什麼的則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又望向了眾人,見其他人都是一副習以為常的表情,何飛這次並沒有開口問什麼,於是他深呼了一口氣,接著定了定神,和其他人一樣看向了四周的環境。

映入眼帘的的是一片典型的野外荒地,且涼風嗖嗖,四周則是一片荒蕪,雜草叢生,眼睛掃過四周會偶爾有一些樹木,通過這個場景幾乎看不出這是屬於什麼年代,不過當何飛看到北面時,遠處的一座小村莊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當然其餘人也看到了遠處的村莊,自從視線清晰后就一直僅僅依偎在鄭璇身旁並且一直抓著她的手的趙海麗膽戰心驚的問道「鄭姐,我們去那個村子嗎?」

被趙海麗抓著手的鄭璇此時明顯感受到了趙海麗的手上幾乎布滿了汗水,她皺了皺眉頭,這個姑娘其實僅僅只比何飛多活過了一場靈異任務,而且這個姑娘的膽子很小,在上一次的靈異任務中她居然被突然出現的鬼物嚇呆了,根本不知道逃跑,如果當時不是在旁邊的她強行拉著趙海麗逃掉了,否則趙海麗早就死在了之前的靈異任務中了。

不過鄭璇馬上拋開了心中的雜念,接著定了定神對面前的趙海麗以及眾人說道「當然是要去的,任務要求就是讓我們在那個村子里存活三天,如果我們不去的話,相信詛咒會很樂意代替鬼物殺死我們的。」

鄭璇話音剛落,突然眾人的後方雜草處傳出了一陣響動,眾人頓時一陣慌亂,不過鄭璇卻出言安撫道「大家不要慌,根據我的經驗,一般靈異任務剛開始的時候,鬼物是不會立即襲擊我們這些乘客的。」

聽到鄭璇的話后,眾人紛紛點頭,而何飛的心裡也平復了一下,接著他便和眾人一起戒備的看向了身後傳來莫名聲響的茂密草叢,不過周斌卻顯然是個急性子,在聽到身後雖有響動然而等了半天卻依然沒有什麼東西出來時,周斌頓時惱怒了起來。

接著,在何飛差異的目光下,周斌猛地大步走向了草叢,隨後一頭扎進了裡面。

鄭璇旁邊的張虎在看到周斌的行為後則忍不住嘟囔道「這傢伙果真是個沙比,這種時候不知道草叢裡到底是人是鬼就他媽敢往裡扎不過還挺有種的」

然而,僅僅過去六七秒左右,草叢裡卻突然傳來一陣二人對話聽其中有一個人的聲音則很顯然是周斌的聲音,眾人趕忙紛紛豎起耳朵傾聽起來。

「啊!你你是誰!?」

「草泥馬的,老子在外面等你半天你不出來,非要讓老子進去找你是吧?結果老子進來了你他嗎居然蹲在這裡拉屎?」

「我吃壞肚子拉稀怎麼了?我這一個多時辰拉了4次了這是第五次還有你到底是誰啊?你怎麼頭髮那麼黃?你是洋人嗎?」

「我去尼瑪的1

「啊!別踹我,我還沒提褲子1

隨後草叢一陣猛烈的晃動,接著眾人看到周斌費力的從草叢裡拖出了一個人來。

被拖出來的那個人此時不安的蹲在地上,雙手緊緊地抓著自己用布做成的褲腰帶,接著用雙眼緊張且不安的打量著眾人。

眾人也仔細的打量起蹲在他們面前的這個人,發現此人年紀約30歲左右,身體瘦弱,一身布衣黑褲和布鞋,看其裝扮顯然不會是現代社會的人,果真和之前張虎在列車裡說的那樣,是20世紀初時香港社會中下層男人的普遍裝束,另外此人面容消瘦且猥瑣,尤其是那雙眼睛,雖說眼神里參雜著不安,但是卻不停的向著身旁的眾人偷掃著,尤其是鄭璇和趙海麗二女則被他用眼睛偷瞄的次數最多。

看到這裡,鄭璇和趙海麗二女皆雙雙是露鄙夷的眼神,張虎眼見如此,立即大步走到那人面前接著又是一腳將那人踹倒並說道「你看什麼看!?說,你叫什麼?你是什麼人?」

被踹到的那人再一次爬起來后先是哆嗦了一下,然後抬頭打量了下踹倒他的那人,只見踹他的這人留著光頭,一臉橫肉,且滿臉的胡咋子和胳膊上的紋身似乎在提醒著他這人是黑道的到這裡,那人頓時打了個哆嗦,接著用求饒的口氣對張虎哀嚎道「這位大哥,你和那位黃頭髮的洋人大哥別打我了,我說,我說!你剛才你問我是什麼人?這裡是我住的黃山村,我自然就是這村裡的人啊,哦對了,我叫張小三,家住村子的北面。」

張虎聽後點了點頭,接著下意識的用眼角瞟了一下身旁和他一起圍著張小三的周斌,然後嘴角露出了一絲不易被旁人察覺的笑意。

然而張虎的表情動作雖然隱秘,但是最終卻被周斌注意到了,直到此時他才反應過來,被對方稱為洋人,他雖說是個混混,文化也不高,但是他也知道在這個年代洋人在中國人的心裡可是仇恨的代名詞,所謂洋鬼子就是這個道理,於是他立即火大了起來,接著又是一腳將自稱張小三的男人踹倒並罵道「你特么才是洋鬼子,老子可是中國人1

「那你的頭髮怎麼是黃的?」

「我草」

在進行這一切的的時候,有兩個人卻沒有在意周斌和那張小三的吵鬧,這二人則一直在仔細的收集並觀察著從那人身上和嘴裡得到的信息,一個是低頭正在思考著什麼的鄭璇,另一個則是何飛。

忽然,何飛似乎想到了什麼的猛地反應了過來,接著抬頭看了一眼身旁的鄭璇,而從鄭璇的表情來看她也似乎想到了什麼,接著鄭璇也注意到了何飛的眼神,二人四目相對,雙方似乎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理解了對方的意思,接著鄭璇首先向何飛點了點頭,何飛似乎明白了。

「住手,別打了1

喊完這句話后的何飛緊接著向前大步走了過去,伸手抓住了周斌的右手腕,很自然的周斌打向張小三的拳頭也停了下來。

周斌定睛一看,來阻攔他的人居然是何飛,接著他立即漏出了兇惡的眼神看著他道「小子,你最好別惹我,老子在車上還沒來得及教訓你,你居然管起老子的閑事了,老子就打他了又怎麼樣?鬆手1

接著周斌的胳膊猛地一發力,想要將抓著他手腕的何飛甩開,不料這時周斌卻忽然的感到手腕一陣疼痛,他這一甩不僅沒有將何飛的手甩開,而抓著他手腕的手反而攥更緊了,緊到他的手腕都開始疼了起來,此時他才感覺到那個看似柔弱的大學生的身體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弱不禁風

此時何飛的眼睛已經略微出現了一絲血絲,並且死死的盯著周斌,他生氣了,這個混混看來必須要給他一次教訓了,雖說以前的他並不喜歡打架,也很少打架,然而一旦被逼急了的何飛一旦打起來.就像瘋子一樣把人往死里打當年他那股玩命打架瘋狂勁一直讓他以前的同學們記憶猶新

周斌看到何飛的瘋狂眼神后心裡猛然下意識的抽搐了一下,微微一愣,不過想到他居然被一個大學生震懾住后也立即反應了過來,他有些惱羞成怒,感到自己丟了面子,接著他也發起了狠,然後猛地抬起沒有被何飛攥住的左手舉拳要打!

「周斌!夠了,你還有沒有將我這個隊長放在眼裡?」

突然,看到情況不妙的鄭璇立即對著即將出手的周斌大喝了一聲,周斌聽后立即下意識的停住拳頭了,而此時何飛也鬆開了攥著周斌右手腕的手。

鄭璇有些生氣了,雖說她平時給眾人的印象都是一副好脾氣的大姐姐形象,不過她能在這個充滿死亡的詛咒中活那麼久自然也不會向表面上那樣和藹可親,她此時漂亮的的臉上也是一臉陰沉,接著狠狠地瞪了一眼周斌,而周斌的眼睛在看到鄭璇的目光后便不由自主的避開了,接著一句話不說的邁開腿遠離了何飛,接著走到張虎的附近,站在那裡手插褲兜里一言不發

周斌的心裡如今在想些什麼暫且不談,見周斌已經不再無理取鬧后,何飛呼了一口氣並重新整理了一下情緒,接著伸手將想要爬起的張小三扶起后問道「你確實叫張小三?」

被揍的鼻青臉腫的張小三聽後有些莫名其妙,不過隨後還是肯定的點了點頭回答道「是啊,我就叫張小三,整個黃山村叫張小三的就我一個。」

聽到肯定的答覆后,這時,何飛身後的鄭璇伸手指著張小三,並轉頭對張虎身旁的周斌吩咐道「周斌,你先看住這個人。」

這一次周斌點了點頭倒是沒有多說什麼,而剩餘的眾人則跟隨鄭璇走到了距離張小三和周斌遠一點的一棵樹的樹下。

來到樹下后,何飛終於張口對其餘人說道「不知道大家以前看《山村老屍》時有沒有印象,這個叫張小三的在原劇的回憶里是出現過的,而且還短暫的漏過臉1

何飛話音一落,旁邊的趙海麗和張虎立即陷入了沉思,接著,張虎率先想了起來並一拍他那光溜溜腦袋說道「對啊,我想起來了,在原電影李強那個人的回憶里確實出現過這個叫張小三的人,貌似這個人是楚人美丈夫的手下,是一個無業混混!對,就是楚人美他丈夫和這個叫張小三的兩人一起殺死的楚人美!最後這個叫張小三的也遭了冤鬼的報復,死的也很慘,他是被冤鬼控制的楚人美的丈夫拿菜刀活活砍死的1

李璇和身旁的張海麗二女聽后紛紛點了點頭,這時何飛又接著分析道「這麼說的話,詛咒將我們放入這個村子里要求我們在這村子里存活三天,那麼則證明楚人美如今已經死了,且如今100%已經變成了冤鬼準備報仇了,而劇情的回憶則說黃山村三天死了66口人,再結合詛咒存活三天的任務要求那麼這啟不是說我們如今所處的時間段恰好是楚人美三天內陸續殺光全村人時的第一天1

何飛分析完畢后,旁邊的鄭璇用讚許的眼神對他點了點頭,何飛頓時大受鼓舞,正準備再說些什麼,不料旁邊的張海麗卻莫名其妙的問道「那麼這個張小三對我們來說又有什麼作用呢?原劇里,他可是必死無疑的啊?」

何飛聽后認同的點了點頭,不過隨即又略有所思的沉默了起來,然而時間並不長,接著他重新抬起頭對著其餘三人說道「關於這點,我有一個猜測,這可能關乎到我們所有人能否活著存活到任務結束的關鍵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