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七章延長存活時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延長存活時間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然而何飛話音剛落,鄭璇卻忽然想到了什麼,接著抬起手腕看了下手錶說道「先等一下,我們在村外已經耽擱了幾乎10分鐘了,如果在不進村子,任務很可能會出現對我們不利的未知變化,所以我們先進村子,有什麼話進了村子再說。」

眾人經鄭璇提醒,這才紛紛注意到了這一點,接著張虎向看守張小三的周斌打了個手勢,隨後在鄭璇的帶領下,一行5人押著張小三便向村口走去。

很快來到村子門口,入目望去,這個村子並不大,幾乎一眼就能從村口望到村子的村尾,且由於此時是中午,絕大部分村裡人似乎都在家裡吃飯,街道上並沒有幾個村民,只有一個在曬太陽的老頭以及幾個在樹下玩耍的孩童,而且村莊的房子幾乎清一色都是茅草屋,不過唯獨卻有兩家房子卻是瓦房,其中一座瓦房在村東頭,另一座則在村北頭。

看到一身打扮的和他們明顯不同的眾人,村子里正在玩耍的幾個孩童似乎感到很新奇,但卻不敢靠近,紛紛停下了玩耍獃獃的看著他們。

而這時候,這名曬太陽的老人也發現村口來了一群陌生人,在看到他們后這名老頭便走了過來。

有了老頭帶頭,其餘的幾名孩童似乎也不怕了,紛紛也跟了過來。

待老頭來到眾人面前後,首先打量了下何飛幾人,他渾濁的眼珠分別從眾人身上以及臉上掃過,結果他發現這夥人的衣裝非常光鮮摩登,隨後他便在眾人中發現了張小三,而此時的張小三被張虎和周斌一左一右的夾在了中間,而在張小三的背後,一把從張虎右臂伸過去的一把匕首卻死死地頂在張小三的后腰上

老頭在觀察眾人的同時,眾人自然也在觀察著老頭,這是個年紀約60多歲的老人,滿臉的皺紋似乎在證明著他的上半生似乎過得很辛苦。

終於,老頭首先打破了平靜,不過卻是對人群里的張小三說的,老頭問道「張小三?你怎麼鼻青臉腫的?還有和你在一起的這幾位是」

張小三此時也是進退兩難,他很想說他根本不認識這幾個人,是被他們挾持來的,不過感受到身後那把冷冰冰的匕首和將他夾在中間的周斌以及張虎二人那兇狠的目光后最終張小三那張瘦臉上勉強對著老頭擠出了一絲笑容,然後說道「陳伯,沒啥啊,我今早去城裡被一輛黃包車撞了,摔得我那個痛啊,不過最終車上的老闆看我可憐就給了我三塊大洋,總之我這也算是因禍得福啊至於這幾位這幾位是我在城裡的幾個朋友。」

「朋友?」

老頭很疑惑,張小三可是村裡有名的混混,整天不務正業的到處騙吃騙喝,甚至前段時間李寡婦的門半夜頻頻被敲據說也是他乾的,不過苦於沒有抓住現形,所以村裡人也沒辦法治他,總之這人在村裡口碑很差,然而再看和他一起的那幾個人,個個衣著摩登,他這輩子還沒見過這種裝束的人,尤其是那兩個女娃,都漂亮的不行,皮膚白不說,那些他沒見過的奇怪女士衣服穿在那倆女娃身上簡直那叫一個漂亮,根據他60多年的經驗看,這夥人絕對不是從其他村子過來的,甚至不是城裡人,畢竟城裡他也是去過的,這些人很可能是從國外回來的華人,然而以這夥人的身份怎麼會是張小三這種人的朋友?」

看到老頭眼裡的疑惑,何飛趕忙向前走了幾步到老人面前微笑著說道「陳伯對吧,您好,是這樣的」接著他手指了指身後的鄭璇和趙海麗等人又對老頭說道「這是我姐姐和我妹妹,我姐姐是剛剛從美國坐船回來的華人企業家,那兩位男士則是我姐姐的保鏢,我姐姐喜歡收藏古董,我們在街上買古董的時候差點被騙子騙了,恰好張小三路過,並認出了那人騙子的身份,這才讓我們挽回了一大筆錢的損失,並且張小三還說他家有祖傳的古董,所以我們這些人特意跟他來他家看看,如果給的價錢合理就賣給我們。」

陳伯聽後面露狐疑,張小三這小子家裡有祖傳古董?他怎麼沒聽說過?如果有祖傳古董的話他早就賣了,豈會淪落成如今這樣?

然而等陳伯思考完,待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眾人已經和張小三走遠了

很快,眾人跟著張小三來到了他的家,一個破爛的院子用籬笆勉強圍了起來,房子同樣是個茅草屋,房屋分為左中右三間,附近還一間柴房,進入屋裡后,一股子霉味撲面而來,眾人不由得皺了皺鼻子,接著眾人便找了幾個凳子圍著桌子坐了下來,然後張虎在鄭璇的示意下,開始在張小三家的柜子里翻了起來,果然從裡面翻出來一捆繩子。

張虎此時一邊右手拿著繩子,一邊抬起左手摸了摸他下巴上那濃密的鬍渣子,接著轉頭對被周斌按蹲在地上的張小三嘲諷道「你他嗎果然不是個好鳥,連綁人的繩子就準備得這麼齊全,看來平常你乾的缺德壞事還真不少埃」

張小三聽后立即面色突變,接著馬上辯解道「冤枉啊,我可是好人啊,我從沒幹過壞事啊1

聽到張小三的那蒼白無力的辯解,坐在板凳上休息的鄭璇厭惡的看了一眼張小三,這種人壞事做盡,且謊話連篇,為了點錢連人命都敢殺,就是他和卜萬田二人合夥殺死的楚人美,致使楚人美變成了冤鬼來索命,66條人,命無故被殺,如今連他們這些輪迴乘客也跟要著倒霉,發自內心的說,她真恨不得立刻讓周斌或是張虎殺了這個人,但是何飛說此人對他們似乎還有用,所以鄭璇壓住了心裡的情緒,接著便對張虎和周斌二人吩咐道「沒必要和這種人廢話了,捆嚴實丟西屋裡。」

此時何飛卻趕忙說道「等一下,我在問他一件事。」

張虎點了點頭。

接著何飛看著被周斌牢牢按住的張小三,然後問他道「村東頭和村北頭的這兩座瓦房都是誰的?」

「村東頭的瓦房是村長劉發的,而村北頭的則是我當老師的大哥卜萬田的。」

何飛聽后,若有所思的點了下頭,見何飛不再問什麼了,於是張虎便來到周斌那一把將蹲著的張小三拽了起來,然後和周斌倆人將其推進了西屋,隨後二人便又在西屋一起用張虎手裡的繩子把張小三捆了個嚴實,完事後二人出來又將門關上了,出來后的張虎對客廳的眾人說道「人已經捆得嚴嚴實實,保證他跑不了。」

鄭璇看著張虎和周斌點了點頭,接著回過頭對著坐在桌子對面的何飛問道「你之前在村外說過,張小三關係到了你的一個猜測,而這個猜測這可能關乎到我們所有人能否存活到任務結束的關鍵,你現在說出來,讓大家聽聽。」

何飛「嗯」了一聲,接著便將他對這件事的推測說了出來

「原電影的回憶里提到過,楚人美是冤死,而且當初動手殺死楚人美的一共有兩個人,一個是楚人美的老公,另一個就是這個叫張小三的,而我也剛剛問過了張小三了,這個村子里確實有個叫卜萬田的,村北頭的那個瓦房就是卜萬田住的地方,這個人名在原電影里出現過,大家應該也有印象,沒錯,這個叫卜萬田的就是楚人美的老公。」

接著何飛又想了一下補充道「至於張小三其實就是卜萬田的手下,卜萬田則是這座黃山村的一名教師,然而實質上他卻是個衣冠禽獸,為了迎娶富家千金,他設局害死了他的妻子楚人美,楚人美死後則在當時還是個小孩的李強口中得知了真相,怨氣難以平復,所以在三天內害死村中66條人命。」

旁邊的李璇說道「你的意思是」

何飛聽后先用眼神掃視了一圈坐在桌子四周的眾人,接著用不確定的口吻道「原電影的回憶片段里楚人美化為冤鬼殺人時,殺得第一個人貌似就是這個張小三,因為當初就是他拿著一塊大石頭給了楚人美斃命一擊的,我的意思是,雖說可以肯定鬼絕對會殺光全村的人,而我們身處村中自然也難以倖免,不過就算是濫殺,鬼也很有可能先從他最恨的人開始下手而從原電影里來看,楚人美殺人都是一個一個殺的」

何飛話音一落,一直看著他的鄭璇微微點了點頭,接著說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鬼很有可能不把一個首殺目標殺死的話就不絕不會殺第二個目標,也就是說,只有殺死了第一個目標才會回頭殺第二個,依次類推,所以就算我們依然會被鬼追殺但是只要能保證那幾個鬼的首要必殺人員的安全或者說盡量拖延鬼殺那些人的時間,這樣鬼選定我們為目標的時間也會大大推遲,直到推遲到我們的任務時間結束,這樣我們就有可能活下來。」

鄭璇說完后,何飛一拍巴掌,接著說「不錯,我也是這個意思。」

不過接著何飛又道「但是畢竟這只是我的一個推測,就怕鬼會不和原著里一樣,反而變成無差別隨意殺人,這樣的話,我之前的這些推測將變得毫無意義。」

何飛說完后,不料旁邊一直站著的張虎卻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接著誇獎道「行啊小子,看不出來你倒是挺能推測的嘛,說的還挺有道理的,要不是我親自接你上的列車,否則我還真看不出來你是一個新人。」

何飛晃了晃肩膀,尷尬的掙脫了張虎的大手,接著苦笑一聲道「我只是以前愛好看一些偵探和推理小說而已,但是這畢竟只是紙上談兵,並沒什麼實際的作用。」

鄭璇聽后則並沒有和張虎一樣說出鼓勵的話,何飛說第二段話時她則在沉思,此時鄭璇對其餘人也說出了她的擔憂「如果推測的方向對的話,那麼何飛所說的方法確實可以大大推遲鬼來找我們的時間,不過也是有風險的,一旦推測有一些誤差的話比如鬼確實有按預料的那樣按照仇恨值來選擇殺人順序,但是如果我們從中干擾會不會吸引鬼的仇恨值從而波及到我們?」

鄭璇此言一出,眾人才猛地發現,想象是美好的,現實則是殘酷的,那可是鬼,鬼的殺戮規則又怎麼可能那麼輕易的被人類看破呢?一旦冒險失敗,本來不會被鬼作為優先殺戮目標的他們很可能會遭到鬼的提前攻擊與其那樣還不如什麼都不做,找個角落好好躲著呢。

「啊!救命啊啊啊啊!!1

然而就在眾人進退兩難之際,突然,從西屋的房間里猛地傳出一聲驚悚的尖叫,而傳出這驚悚聲音的主人自然是之前被捆在西屋的張小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