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八章鬼的殺人方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鬼的殺人方式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眾人被西屋傳出的驚悚尖叫聲嚇了一跳,接著何飛首先反應過來,立即猛地起身大步向西屋跑去。

其餘幾人都不由自主的將目光看向了鄭璇,感受到了眾人的目光,鄭璇咬了咬嘴唇,接著也不再猶豫的起身跟了過去,隨即剩餘的三人才緊隨其後的奔去。

首先趕到的何飛猛地推開了西屋的門,接著便看此時房內並沒有其他人或者說鬼,但是他卻發現被繩子捆在床上的張小三此時卻將臉死死的抵在枕頭上,而被繩子捆住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掙扎蠕動並且猛烈的抽搐著!

看到這幅詭異的場景,何飛頓時一愣,這時鄭璇等人也趕了過來,和先到的何飛一樣看到這幅詭異的畫面后也是紛紛愣祝

不過,在看到被枕頭堵住面部而無法呼吸的張小三的身體抽搐的越來越弱時,經驗豐富的鄭璇首先反應了過來大叫道「快把他拉起來,他快窒息而死了1

眾人隨即回過神來,張虎立即大步奔到床前,接著伸出雙手猛地將張小三的身體給拉了起來。

即將被活活憋死的張小三終於在瀕臨死亡的最後時刻呼吸到了空氣,此時他的表情極為駭人,由於長時間面臨窒息,此時的他從脖子以上到面部都憋得發紫,兩眼睜的老大,並且嘴巴大張著不停地呼吸著空氣

「咳咳!呼!呼!呼呼」

劇烈的喘息過後,慢慢回過神來並感覺自己還活著的張小三頓時又是一陣哀嚎「有鬼有鬼啊鬼在殺我啊1

被張小三叫的耳膜生疼的周斌最終受不了了,忽然猛地向前一把抓住張小三的衣領,然後甩了他一巴掌,隨後怒道「你他嗎的給老子閉嘴1

這一巴掌將張小三打醒了,此時的他才徹徹底底的回過神來,並注意到了床前的眾人,此前一直在觀察的何飛見張小三正在獃獃的看著他們,便抬腳也走到他的面前,接著對張小三問道「你說鬼在殺你?」

周斌此時也哼的一聲鬆開了張小三的衣領。

聽到何飛的問話,張小三立即猛烈的對其點著頭,並且緊張的回答道「是啊是啊多虧你們及時趕來,否則再晚一會,我就要被鬼給捂死了1

被鬼捂死?

眾人一驚,這時,聽到張小三話后的何飛略一沉思然後又問道「那麼你先在把鬼出現時和殺你時的場景回憶下然後告訴我們。」

張小三此時已經后怕到了極點,立即毫不猶豫的回答了起來

「在你們將我捆完並丟在床上離開沒多久,我就隱隱約約的聽到了一陣莫名其妙的女人唱戲的聲音,起初聲音並不大,但是幾分鐘后卻越來越響,隨後整個屋子都是清晰的唱戲的聲音,我當時非常害怕,於是開始轉頭四處打量想找到聲音的來源,然而當我無意中抬頭看向房梁時我赫然發現居然有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在我頭頂!而且這個女人的身體是橫在半空中漂浮著的,穿著一身深藍色的戲袍,透過那滿頭的頭髮里我又看到了一張白的和紙一樣的臉1

說完這些后的張小三不由得打了個哆嗦,接著又繼續說道「看到這一幕的我立即差點被活活嚇死,但是我卻並沒有死,反應過來的我立即打算跑,可是此時才猛地想起我的身體已經被繩子捆住了,我根本無法行動,所以我立即呼叫救命,希望堂屋的你們聽到后能來救我,不過我才剛喊幾句,那女鬼就一下子從上面飄落了下來,接著猛伸出手抓住了我的後腦勺的頭髮,然後將我臉朝下死死地按在了枕頭上她想把我活活憋死!如果你們哪怕再晚來那麼一小會我就絕對必死無疑了」

張小三說完他剛才恐怖經歷后便和剛才一樣,又后怕似得渾身打起了哆嗦

聽完張小三剛剛的敘述后,眾人幾乎全部不由自主的的了一個冷顫,而一直認真聽完這一切的何飛則陷入了沉思

然而何飛還未想完,旁邊的鄭璇則對著周斌用商量的語氣說道「你能否先在西屋這裡看著張小三,我和其他人去堂屋討論一些事情。」

之所以這一次說這句話時用商量的語氣而不是命令的語氣,那則是因為此時鬼已經開始動手了,並且首要目標就是張小三,如果脫離大隊和張小三呆在一起,說不準女鬼就會在次出現,會不會受到牽連則真不好說。

聽到鄭璇的話后,周斌頓時一陣沉默,他心裡也清楚有些話是不能讓劇情人物張小三聽到的,所以只能去堂屋商量,另外為了防止女鬼再來襲擊張小三,才要留下個人看住他,或許緊要之時可以救他,不過他也不是傻瓜,萬一女鬼在次攻擊張小三時在旁邊的他一旦受到牽連的話

正當周斌面露猶豫之色時,不料旁邊的張虎卻忽然嘴角一揚,然後嘲諷道「喲,平常那個整天自稱自己在現實是同古鎮扛把子的周老大怎麼不說話了?平常那一股子狠勁怎麼也不見了?哦我懂了,原來你以前說的那些都是假的啊?」

猶豫中的周斌在聽到張虎的這句嘲諷后頓時火大了起來,接著內心的害怕便立即被心裡的爭強好勝之心驅逐的一乾二淨,接著他臉猛地一抬,對著張虎罵道「去尼瑪的光頭,不就是看著個人嗎?老子會怕這點小事?」

接著周斌便立即毫不猶豫的轉頭對著鄭璇說道「這張張小三交給我來看著,你們放心的過去吧1

鄭璇點了點頭,這時張虎也撇了撇嘴沒有說話,然而鄭璇左側的何飛卻悄悄的轉動眼珠用眼角看了一眼身旁的鄭璇,接著在次轉動眼珠又瞄了一眼周斌,隨後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下來,他隱隱的明白了什麼

留下周斌在西屋看住張小三后,眾人在次來到了堂屋,剛一坐定,何飛便首先說到「已經可以確定女鬼是按照仇恨值的高低來進行殺人的順序了,不過有一點我或許大家都還不清楚。」

一直沉默寡言的趙海麗這次難得的說了句話,問道「等一下,張小三明明不是自殺嗎?你怎麼說是女鬼在殺他呢?他說的那些話你會信?」

何飛聽后苦笑了一笑,先是無奈的看了一眼旁邊的鄭璇,然後對趙海麗解釋道「張小三這種潑皮混混從一開始接觸他,通過觀察我就知道這個人不是什麼好人,並且他在滿嘴瞎話的同時我也能看出這個人非常欺軟怕硬,從他第一次打量張哥時表露出的眼神我就能看出來,而通常欺軟怕硬的人都非常怕死,而一個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自殺呢?」

趙海麗被何飛說得啞口無言,隨後鄭璇又接著說道「你剛才說的有一點不清楚的事應該是不確定女鬼殺人的方式吧。」

「不愧是隊長,果然夠敏銳。」

不由得稱讚了鄭璇一句后,接著何飛又對著其餘眾人點了點頭道「是的,我回憶了一下原劇情,原劇里的楚人美有兩種殺人方式,其中一個是靠給人施加以幻覺,讓被害人認為此時的自己正在被鬼掐著脖子,然而在攝像頭或者第三者的視角里,那個人則是在自己掐著自己的脖子直到把自己活活掐死為止」

而後何飛接著看了一眼鄭璇,鄭璇點了點頭,接著示意他繼續說。

於是何飛繼續說道「這第二種方式則是女鬼最常用的一種方式,那就是控制被害人,被控制者會喪失自己所有的精神和意識,要麼是自殺,要麼就是如同行屍走肉那樣被女鬼控制著殺完別的被害人後在自殺1

何飛的話說完后,一直在旁邊豎耳傾聽的張虎的臉不由的抽搐了一下,而趙海麗則是猛地打了個哆嗦

然而這時打完哆嗦的趙海麗似乎想到了什麼,接著又是不理解的對著何飛說道「如果要不是呢?要是另一種殺人方式呢?比如鬼是可是直接殺人的,只是我們看不見鬼而已,但是看不見鬼不是更好嗎?因為我記得原著里楚人美屍體沉入了村子附近的水潭裡,楚人美殺的也都是喝過那個潭水裡水的人啊,而我們又沒有喝過那潭水裡的水,說不定鬼不會找我們呢!並且」

然而趙海利話未說完,卻被身旁的鄭璇卻突然打斷,並且此刻的鄭璇皺著眉說道「海麗,夠了,這怎麼可能呢?不喝那潭水就不會被鬼追殺那僅僅只是電影里的劇情,而我們現在所處的則是詛咒發布的任務里,既然我們身處這個村子里哪怕不喝那潭水裡的水依然也會被鬼追殺,否則這個靈異任務豈不是什麼不做都能活下去嗎?另外雖然詛咒發布的靈異任務有些會和現實世界的某些恐怖電影有關係,但是你也要明白,詛咒發布的靈異任務里的鬼物和劇情絕對不要按照電影里的路數來走,原電影可以作為參考,但是絕對不要100%的參考,因為詛咒是會改變劇情的,一個分析不對,我們這些列車乘客就會死無葬身之地1

趙海麗被訓斥后,她低下頭委屈的點了點頭不再說話了。

其實剛才鄭璇在訓斥趙海麗的時候,細心的何飛已經從鄭璇的話里聽出了她的話外之音和意思,表面上是訓斥趙海麗,然而那些話又何嘗不是在說給他聽的呢不過,鄭璇的話也有一定道理,畢竟原電影僅僅只能作為參考,而詛咒的靈異任務里而很有可能改變劇情,比如改變鬼的殺人能力也是有可能的

想到這裡,此時何飛的心裡也有一絲心慌,接著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但是卻沒有說出來,不過卻隨即略有深意的對鄭璇問道「鄭璇姐,你剛才說的確實有道理,那麼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呢?還有既然已經確定女鬼是按照仇恨值來殺人的,那麼張小三是救還是不救?像之前那樣繼續救他的話,自然會拖延時間,按照推測我們存活的時間也會大大的延長,但是如果不救,那麼以鬼的殺人速度相信很快就會輪到我們,然而如果救,那麼又會不會因為這個觸怒鬼而受到牽連,鬼會不會轉過來攻擊我們?」

不過,鄭璇在聽到何飛這一連串的問題后,卻並說話,表情也沒有那麼緊張,也沒有轉頭看他,更是沒有回答他那一連串的問題,她撫媚的臉上依舊是沒有什麼表情,不過隨後鄭璇卻隨手抬起左手腕的手錶看了下時間,接著說道「都過去接近半小時了,西屋這麼久都沒動靜,我有些擔心,我們再進去看一下吧。」

說著,鄭璇從凳子上站起身向西屋走去,而張虎和趙海麗則也立即起身跟了過去,只剩下何飛坐在原地默默的看著鄭璇的背影。

隨後,何飛也立即起身,緊隨著前面三人的背影跟了過去

當鄭璇帶領眾人在一次推開西屋的門后,迎面一股子濃烈的血腥味撲面而來,接著眼前的場景頓時把眾人嚇得連連後退!

「啊1趙海麗首先驚叫了起來,接著猛地轉過頭對著腳下嘔吐了起來,而此時何飛也從後面走了進來,在聽到趙海麗的尖叫后猛地一驚,接著定睛一

只見此時的依然被綁著的張小三已經死透了,此刻他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兩眼充滿血絲的瞪得老大,已經突出了眼眶,嘴巴大張著舌頭伸的老長,且屍體脖子上有一道烏黑的手印,赫然是被人活活掐死的!整個床上散發一股子尿臊味顯然是張小三死前尿的

而床的另一旁則是周斌的屍體,周斌的屍體更是可怖,只見他的屍體斜靠在牆角,低著頭看不清表情,但是他的整個肚子卻破裂了開來,肚子里的腸子和內臟流了一地,屍體手裡卻緊緊地握著一把匕首,但是仔細觀查后眾人卻發現周斌的肚子上的切口非常平整,似乎是被利刃劃開的,便又不由的紛紛盯向了周斌手裡握著的那把匕首

這周斌居然是自己將自己的肚子剖開而死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