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十二章謀財害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謀財害命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黃山村,此刻的時間已經是夜裡21點左右,絕大多數的村民們在吃完晚飯後都紛紛開始睡覺,而這時候,在村子東頭的一座瓦房內

「二位,你們慢慢吃,有什麼事在叫我。」

說話的是一位40歲左右的婦女,穿的衣服相比較這個村子里的其他村民來說要好很多,她把托盤裡的菜湯放在桌子上后,接著退到了門口,隨後便又滿臉笑容的說出以上那句話。

鄭璇和張虎二人此時正坐在桌子旁,見飯菜送來后,鄭璇首先對那名婦女點了點頭並說道「謝謝,沒什麼事了,你也回去休息吧」,然後伸手從包里掏出了一塊金豆子很隨意的扔向了那名婦女。

那名婦女慌忙接住了金豆子,然後拿到嘴邊用牙咬了咬,確認是真的后臉上的笑容更是燦爛無比,隨後那婦女慌忙一邊鞠躬道謝一邊退出了房間,關上了房門后便樂呵呵的回去了。

見那門外沒有了動靜,張虎先是起身走到窗戶旁往外看了看院子,在確定看到那婦女回到了院子對面的房裡后,便轉過身不由自主的對鄭璇豎起了大拇指贊道「不愧是隊長啊,想的果然周全,我們的錢雖說在這個時代花不出去,但沒想到你居然在包里準備了金子1

鄭璇聽后很隨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對張虎道「金子在任何時代都是永遠的鈔票這句話沒聽過么?我之前也經歷過一次任務地點和年代都不屬於現代的靈異任務,所以我在包裡帶點金子以備不測。」

接著她和張虎也不再多說,便開始吃起了飯

飯後,張虎抹了抹嘴,然後隨手從兜里掏出了煙,正打算用火機點火不過眼角無意中瞟到對面的鄭璇在看著他並皺著眉頭后張虎尷尬的笑了笑,然後又重新將火機和煙塞回了口袋,他雖說就是抽了煙鄭璇也不會說什麼,但是他並不想得罪鄭璇,畢竟,他之前活過的兩場靈異任務里鄭璇還是或多或少幫過他的。

張虎尷尬的笑完后便轉移話題似的對鄭璇問道「難道我們今晚真的要在村長劉發家過夜嗎?」

鄭璇聽后看了一看張虎,隨後說道「嗯,就在這裡過夜,天氣太冷了,我們沒有帶禦寒的衣服,如果不借宿在戶外過夜的話,我們會被凍得睡不著的,後面還有兩天的任務時間呢,精神不養足的話人的反應神經就會變慢,不過」

隨即鄭璇話鋒一轉又說道「不過借住在村民家裡也是有風險的,哪怕是如今在村長家裡也一樣有風險,還有就是,雖說女鬼是按照仇恨值高低來決定殺人順序,但是除了確定張小三和卜萬田二人外,至於楚人美還有沒有其餘仇人就不好說了」

她的這句話聽的張虎心裡有一些不安,不過想了想便說道「不會吧電影里的劇情里楚人美在黃山村的仇人似乎就只有張小三和卜萬田兩個人了吧。」

鄭璇聽后冷笑了一聲道「之前我在張小三家就對大夥說過,不要完全照搬原劇情的邏輯思維,否則會死得很慘,這裡可是隨時都會有喪命危險的靈異任務,所以,先不提楚人美的仇人都有誰或者是幾個,我現在問問你,如果楚人美按照仇恨值的高低將他的仇人都殺光了,那麼村子里其餘和楚人美無冤無仇的村民們,楚人美會怎麼殺?」

說完這句話后,鄭璇抬起頭用犀利的眼神盯著對面的張虎。

看到鄭璇的目光,張虎此時呼了一口氣也開始絞盡腦汁的思索起來,過了一會,一個不好的想法出現在了他的腦海里,他緩慢的抬起頭重新迎向了鄭璇的目光,接著嘴唇有些哆嗦的說道「難道是毫無規則的亂殺?」

「不錯1

鄭璇肯定的點了點頭,接著又說道「按照鬼物們的殘忍習性,這個村子的里人它是絕對不會放過一個的!統統都會殺死,在鬼物有規則殺人時,我們這些乘客還能利用規則躲避危險,然而一旦鬼開始無規則的亂殺,那麼那個時候才是我們最危險的時侯1

看到張虎的鬍渣子因為臉上的肌肉抽搐而隨著一起抖動,鄭璇皺了下眉頭又說道「到了那個時候,我們是死還是活幾乎可以說就全靠運氣了,運氣好,女鬼一直在殺其餘村民而沒有找我們,而我們只需堅持到第三天,等到任務時間結束被傳送回列車,到時候女鬼就算在找我們也太遲了,然而,如果運氣實在不夠好,說不定下一刻女鬼就會出現在我們面前,所以有時候運氣是可以決定人的生死的。」

張虎聽后深以為然,接著他又說道「對了,我們兩個與何飛那小子以及趙海麗他們二人失散了,我還真有點擔心他倆的安全。」

鄭璇聽后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不過緊接著便回答道「放心吧,進入任務后,那小子別看沒啥經驗,不過分析能力還算不錯,如果我能推測出之前那些,相信那小子應該也能夠推測的出來,這時候應該也和我們一樣,在村子的某個地方躲著呢。」

說完這些后,鄭璇接著抬起右手擋著嘴打了一個哈氣,然後從椅子上起身走到了床前脫了鞋,隨後也沒脫衣服便直接躺在了房間里的床上,在蓋上被子后又回過頭對張虎說道「靈異任務里危機四伏,我們的最大目標就是活著回歸列車,日常的飯後洗漱以及睡覺脫衣等事情,在不確定是自身否安全時能不做就不做,以免給鬼物以可趁之機,今晚我們輪流守夜睡覺,我睡上半夜,你睡下半夜。」

坐在桌子旁的的張虎對著鄭璇點了點頭,然後起身將快燒光的蠟燭又換了一根新的點上,隨即又重新坐回了桌子旁警惕的看著四周

此刻,在這座瓦房的另一個房間,也就是這座房子的主人的室內

那名之前給鄭璇和張虎二人送飯菜的女人,此時正穿著睡衣躺在床上,而她的旁邊則也躺著一個留著中分頭且手裡拿著旱煙桿的男人,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這黃山村裡地位最高的人村長劉發。

床上的女人此時在興高采烈的雙手捧著兩顆金豆子在看,然後轉頭對衫「我說當家的,這兩個人別看穿的挺奇怪的,不過還真是有錢啊!之前敲咱家門要求借宿,沒想到我剛說不答應,那女人立即拿給我一顆金豆子!還有剛才我給他倆送飯時,這不,又給了一顆1

女人在興高采烈的看著金豆子,而此時的劉發則是面無表情,他一句話沒說,接著抽了一口旱煙,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過了一會,劉發對著女人張口說道「翠紅,聽你這麼說,這兩個人還不是一般的有錢啊?」

叫翠紅的女人立即毫無猶豫地說道「對啊,我親眼看到那個女人從她的包里很隨意的拿出的金豆子!相信包裡面肯定還會更多1

劉發聽后他的眼神開始放光,然後又想到了什麼,又追問了翠紅一句「那一男一女敲咱家門要求借宿的時候,路邊沒有其他人看到吧?」

翠花答道「沒有啊,當時天已經黑了很久了,那時候正處於晚飯時間,路上一個村民都沒有啊,然後我就把他倆帶進了咱家院子,現在就在對面的房間里。」

劉發聽后先是面容一喜,不過隨後,他面容居然逐漸變成了一臉的陰狠!

翠紅看到劉發的陰狠表情后微微一愣,接著小心的問道「當家的你你想幹什麼?」

劉發的嘴角忽然露出了一絲獰笑,然後對著翠紅低聲說道「才兩顆金豆子你就滿足了嗎?把他們二人殺了,這包里的所有金子不就都是我們的了嗎?」

翠紅頓時一驚,接著猛地搖了搖頭,同時也低聲說道「謀財害命?你瘋了嗎?先不說那二人這麼有錢,肯定是有一定的來頭的人,我們惹不起的,更何況二人里雖說那個女的看起來很柔弱,不過那男的可不是你能對付的了的啊,那男的留著光頭相貌兇狠一身的蠻肉,一看就不是好招惹的。」

劉發聽后很隨意的說道「哼哼,來頭?管他什麼來頭,他倆之前進咱家時可是沒有一個人看到,也就是說誰都不知道他們今晚住咱們家裡,殺了他們后把屍體裝進麻袋,趁黑拖到後山的亂葬崗一埋這件事不就永遠沒人知道了嗎?」

而後,劉發隨即又是繼續一聲冷哼道「至於那個男的,你以為我會傻到和他硬拼么?上個月張小三托我在城裡給他搞的那一包迷魂香我可是一直留著呢,這孫子到現在也沒來取,既然如此那就正好留著我用,那包迷魂香到現在還藏在驢棚里呢,到時候從窗外把迷香吹進去,等她們一昏我就進去結果了他們1

翠紅一聽,臉上頓時露出了糾結的表情,然後對劉發哀求的說道「當家的,你你不要再幹缺德事了行嗎?之前在幕後設計並陷害和冤枉楚人美與人通姦的事就是你的注意,而建議卜萬田殺死楚人美也是你的注意,是你對卜萬田說只有殺死楚人美,你才能夠徹底恢復單身迎娶富家小姐你還和他約定事成之後卜萬田分你一千塊錢,當家的,如今你又要謀財害命了這麼做你不怕遭報應嗎?」

劉發聽后頓時大怒,接著抬手「啪1一聲甩了翠紅一個耳光,然後冷冷的說道「他嗎的臭娘們,老子做啥不用你指手畫腳,這麼些年你那躺在床上的病爹是誰給掏的錢給他抓的葯續的命?我幹缺德事賺的那些黑心錢你和你爹可都跟著花過了,這時候在我面前裝起善人了?我呸1

翠紅低著頭,捂著被打腫的臉沒有說話,看到翠紅老實了,劉發呼了一口氣,接著將煙袋掐滅放在了床邊的板凳上,然後起身下床開始穿鞋,並且回過頭對著翠紅壓低聲音喝道「你還愣著幹什麼!我都說過了,迷魂香我藏在驢棚牆角的瓷罐子里了,我現在先在屋裡準備著,你快去院子的驢棚那把迷魂香給我拿過來,對了!悄聲點,別弄出大動靜」

翠紅無奈的點了點頭,接著披上衣服穿上鞋,然後推開屋門悄悄的向驢棚走去

這時,室里的劉發一邊穿著衣服一邊自言自語的冷笑道「嘿嘿,別怪我,要怪就怪你們兩人不懂財不外漏的道理」

另一方面,翠紅悄悄的的來到了驢棚后,先是繞過了被拴在樁子旁的那頭驢,接著走到牆角,果然看到一個瓷罐子,她立即蹲下打算把罐子里的迷魂香取出來,不過棚里的那頭驢卻突然無故走到牆角蜷縮了起來,並還渾身打著顫,驢嘴裡同時還發出「呼呼」的顫抖鼻音,雖然聲響不大,不過翠紅卻感到莫名其妙

翠紅不解的轉過了身子看向驢,然而她並未發現此時在他的上方,一道藍色的殘影猛地從棚頂落了下來,然後下一瞬間便進入了翠紅的身體里!

被藍色殘影進入身體后的翠紅,此時低著頭站在驢棚里一動也不動,過了約1分鐘后,翠紅終於慢慢的抬起了頭,此刻的她臉色有些發白,同時也面無表情眼圈發黑,然後,她看到了身子右側地上的那把劈材斧子,便彎下腰拿在了手裡,然後她拿著斧子向她和劉發住的房緩緩的走了過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