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十四章死亡之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死亡之村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第二天一早,鄭璇和張虎二人便早早的從各自的被窩裡爬起,隨後迅速離開了劉發家。

早上的黃山村一片安靜,路上行人並不多,但是在剛走出劉發家的張虎眼裡則是格外的有種恐怖感,他轉頭看了看鄭璇,鄭璇則定了定神對其說道「走,我們去村子的邊緣1

張虎急忙問道「哪個邊緣?

鄭璇毫不猶豫的說道「去村口1

另一方面,何飛與張海麗二人也在張小三家平安的度過了一整夜,早上天剛亮,何飛就立即醒了過來,由於西屋有張小三和周斌的屍體,所以他和趙海麗昨晚在東屋睡了一夜,當然趙海麗睡的是床,而何飛則打的地鋪。

何飛起床后,緊接著看向床上的趙海麗,見她還在呼呼大睡,何飛無奈的搖了搖頭,於是走到床邊使勁將趙海麗搖醒,然後對其說道「天亮了,繼續呆在這裡可就不像昨夜那麼安全了,不想死的就趕快跟我走!

趙海麗慌慌張張的從床上爬起來后,便也跟著何飛一起走出了張小三家,出了門口后,張海麗看了看外面的安靜的村莊便忍不住問道「何飛,我們要去哪啊?」

何飛略一沉思,而後馬上說道「去村子的邊緣1

趙海麗一時沒有明白何飛的話,於是惱了下腦袋問道「去村子的哪個邊緣啊?」

此刻,何飛突然感覺到四周的氣氛有些莫名詭異,心裡頓時感到一陣緊張,所以立即拉著趙海麗的手開始向後方奔跑,一邊跑一邊說道「去我們昨日去過的那個村子後面的小樹林1

何飛和趙海麗二人向村后樹林的方向跑去沒過多久,此刻,在距離張小三家最近的一戶人家裡

「小豆子,一大早上的你又死哪裡瘋去了?1

在一戶人家裡,一個男人在起床后,便接著來到院子里對著外面喊著他兒子的名字,不過才剛喊完一句,他便注意到他兒子此刻正蹲在家裡的圍欄那背對著他,不知道在幹什麼

男人看到后立即大步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吼道「小豆子,蹲在那幹啥呢?還不趕緊過來吃飯1

接著男人走到小男孩的背後伸手拍了下他的頭,不過下一秒男孩的頭在經他一拍之下居然直接從脖子上掉了下來!

隨後,大量的鮮血從脖腔里噴涌而出!

男人先是愣了愣接著兩眼猛然瞪得老大且不由自主的後退一步在次看向他兒子的屍體他看到他兒子躺在地上的屍體的手上還拿著一把菜刀

「啊啊啊啊啊小豆子!!1

猛地一瞬間!男人發瘋似的嘶吼了起來,然後瘋了似的轉身向屋裡跑去,不過剛跑進屋裡,就看到他老婆在屋裡正在案板上拿著菜刀剁著什麼東西「咚咚咚」的聲音不絕於耳,似乎對他在外面的吼叫根本沒聽到

男人頓時一呆,接著便猛地跑到他老婆背後一把拽住他老婆的胳膊,強行將其拉轉過了身體,吼道「你還在幹什麼!咱家小斜

接著男人後面的話卻頓時戛然而止,因為他看到回過頭來的老婆根本就是一個面目猙獰且臉白的和紙一樣的鬼!

而在看案板上正在剁的東西分明就是小豆子的半顆人頭!!!

「啊啊啊啊啊!!1

男人頓時被嚇的慌慌後退!然而後退時卻猛地感覺踩到了什麼圓滾滾的東西,隨即男人重心不穩摔倒在地,定睛一看!將他絆倒的居然是他老婆的人頭!

然而此時在男人摔倒的下一刻,無數濃密烏黑的頭髮卻從房樑上猛地伸了下來,隨後將男人的脖子纏繞了起來,接著逐漸將男人吊起,男人很快雙腳離地並開始痛苦的掙扎了起來,不過很快男人由掙扎逐漸變成了渾身抽搐最終幾分鐘后他的身體停止了抽搐

然而一陣涼風吹過,房間內哪還有什麼女鬼以及死人頭顱和頭髮什麼的,此時屋內的畫面僅僅只有一根麻繩繩系在房樑上,麻繩下面則吊著一個已經死透了的男人,而男人懸空的腳下還有一個踢倒的圓凳子

而在室內,男人的老婆則早就躺在了床上,但卻已經死了,屍體的樣子則是雙手握著一把剪刀插在自己的喉嚨上

村子的大路旁

一個簡單的草棚下,兩名老頭正在下象棋,後面還有幾個閑漢在圍觀

「將軍!哈哈,老張,沒想到這大早上的第一盤棋你就輸了1

一個滿頭白髮的老頭說完這句話后頓時臉上露出了笑意,並且還得意的看著對面坐著的老張,而對面坐著的老張卻不屑的說道「老蔣,你還有臉說,我讓了你一炮一車,你才贏得1

身後觀棋的幾個閑漢發出了一陣鬨笑

不料,這個被稱為老蔣的老頭不僅沒有面露羞愧,反而厚著臉皮抬起頭望著天說道「那又怎麼樣?就算你讓棋了,輸了一樣要承認。」

不過老蔣話說完后,卻老久沒有得到棋桌對面老張的回應,他感到很奇怪,於是他低下頭又看向了對面的老張,不過他卻發現此刻坐在對面的老張正很安靜的低著頭並且一點動靜都沒有

觀棋的幾個閑漢和老蔣都很奇怪,於是老蔣忍不住將上半身探出,並伸出手拍了老張的肩膀說道「老張?老張?」

忽然!這一刻異變突起!被拍了肩膀的老張卻猛地抬起了頭,只見他的臉此刻已經變得極為蒼白並眼圈烏黑!

接著,在四周眾人還在看著他發愣的時候,一把年紀的老張卻猛然舉起了他屁股下坐著的石凳!隨後狠狠地向老張的頭上砸去!

「啪哧1

一聲類似西瓜爆裂的聲音過後,後面的閑漢在一老蔣此時已經直挺挺的趴在了棋桌上不動了,而他的腦袋已經完全被砸掉了一大半!頭裡的腦漿混合著鮮血頓時噴涌而出!早就噴了幾個閑漢一身!

「殺殺人啦!!1

這幾個圍觀的閑漢在看到這恐怖的一幕後,回過神來的他們頓時紛紛被嚇得屎尿齊出!嚎叫間,那幾個閑漢猛地拔腿就跑,還一邊嚎叫一邊大喊然而,有一個閑漢可能因為驚嚇過度居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別別殺我」

這閑漢褲襠一片濕潤的坐在地上,此刻的他一邊抖動著因害怕過度而不受控制的雙腿一邊靠雙手撐地面艱難的往後退著而地上則留下了一片長長的尿漬

但是,剛剛砸死老蔣的老張此刻面容獃滯的他居然在一次舉起了他這個年齡根本不可能舉起的石凳,並向著這名閑漢走來

「不不不要氨

「啊啊啊啊啊啊!!1

「啪哧1

類似西瓜爆裂的聲音在一次響起

又一次將一個人的腦袋砸爛后,此刻,老張舉著石凳的臉忽然露出了一絲詭異的微笑,然後他在一次的將雙手端著的石凳舉過了頭頂,然而這一次他卻對著自己的頭頂狠狠地砸下!

「啪哧1

而這時候,幾個閑漢一邊逃跑一邊喊叫的聲音終於引起了村子里其餘村民的注意,很快,住在村子各處的村民們或多或少的都會出來幾個人前來

村西面

「徐大志,你要幹什麼去!?」一名矮胖的婦女在看到自家男人打算往外跑后,立即大喊出了以上那句話。

而已經跑到門口的那名叫徐大志的男人,在聽到老婆的大喝后,先是不情願的的停住了腳步,接著有些懇求的說道「小麗,我剛才去茅廁,忽然聽到院外有人跑過,還一邊跑一邊喊什麼喊殺人了,所以我打算出去看看。」

被稱為小麗的矮胖老婆聽后,面容立即轉換成了不屑,接著吐了一口吐沫道「我呸!愛誰死誰死,村裡死個人有啥大驚小怪的,我告訴你徐大志,咱家的田今天還沒挑水澆灌呢!你今天不把田澆灌完,我就回娘家去1

「好好好我去挑水」

徐大志也不去了,接著愁眉苦臉的來到井邊打了兩桶水,然後用扁擔挑著向門外走去,小麗則滿意的點頭看著徐大志,然而當徐大志推開大門,剛想走出去時徐大志的下一個動作卻讓小麗魂不附體

只見剛挑著水的徐大志在推開大門后,接著神情獃滯的挑著扁擔站在門口發了一下呆,而後他慢慢的放下了扁擔和挑著的兩桶水,接著徐大豬竟然猛地蹲下,然後將整個頭一下子插入了其中的一桶裝滿水的水桶里!

「啊!大志你在幹什麼?1

在看到徐大志自己將自己的頭插入水桶里后,身體卻在詭異的抽搐並掙扎,小麗看到這一切后猛地打了個哆嗦,接著一邊大喊一邊跑到徐大志身旁抓著他後背的衣服打算將他的頭從水桶里拉出來,不過就在她費力的拉著時候,卻忽然聽到背後有人喊她的名字而這聲音卻非常熟悉!

「小麗1

聽到這唐突並熟悉的聲音后,小麗猛地轉過了身赫然看到如今站在她身後的人居然是他老公徐大志!

小麗又重新回過頭看向大門口那將頭扎進水桶的徐大志,不過在一次回頭后,大門口空空如也,哪裡還有什麼水桶自殺的徐大志?

小麗腦子不夠用了,於是她便開始自我安慰著自己,剛才的景象似乎是最近忙得太累,所以眼花了,於是,她重新轉過頭看向了剛才喊他的那個徐大志並說道「大志,你剛才嚇死我了!我剛才居然在門口看到你把頭插進水桶里想自殺1

此刻,站在她對面的徐大志忽然露出了詭異的微笑,然後安慰似的說道「怎麼會呢?一定是你眼花了。」

說完后,徐大志抬起了手伸向小麗,似乎想拍她的肩膀安慰她,然而下一刻!他的手卻猛地狠狠地掐在了小麗的脖子上!

「啊咳咳1

被猛地掐住喉嚨的小麗頓時感到脖子一陣窒息和疼痛,此刻的小麗一句話說不出來,她睜大著雙眼,並且雙手使勁的扣著徐大志的手,想要將他的手掰開並掙脫出來,然而她越使勁掙扎徐大志的手卻掐的越來越緊!根本就像是一個鐵鉗子套在她脖子上在逐漸收緊

「咳啊嘶」

幾分鐘后,小麗的身體停止了抽搐,然後兩眼瞪得老大的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過了一小會,徐大志和小麗的鄰居一名打了40年光棍的張海前來借鹽巴,張海低著頭抱著鹽罐子剛走到他們家的大門口,然而等他抬起頭正打算進門時

「啪啦1

張海手猛地一哆嗦,然後鹽罐子便不由自主的掉在地上摔碎了,但他此時根本不在意這些,因為此時站在門外的他看到

大門旁,徐大志跪在地上,然而更詭異的是跪在地上的徐大志他的頭卻深深的插進了裝滿水的水桶里此時的徐大志已經沒有了聲息

而在徐大志身後的幾米處的院子內,徐大志的老婆小麗卻直挺挺的仰躺在地上,兩眼瞪得老大,嘴裡的舌頭也伸的老長最詭異的是她的雙手卻死死地地掐著自己的脖子也早已經沒了聲息

「啊啊啊徐大志兩口子自自殺了!!1

張海在猛地爆發出一聲慘叫后,接著便慌張的向遠方跑去但是他卻不知道,發生在黃山村內這場針對所有活人的詭異殺戮盛宴才剛剛開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