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十九章女鬼的可怕能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女鬼的可怕能力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何飛,居然是你小子1

此刻,倒在地上的張虎吃驚的看著眼前那沾滿傀儡鮮血的何飛,表情顯得十分的驚訝,原因有兩個,第一,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沒有死,另一個則是何飛居然把他費勁全力還搭上一條胳膊都殺不死的傀儡殺死了!

這時,站在張虎身前的何飛呼了口氣,然後說道「我也是剛趕來沒多久,當時恰好看到你用匕首捅進了傀儡的心臟的畫面,然而傀儡卻沒死,結合之前我的推測,傀儡是屬於精神意識完全被鬼控制,所以我認為當時攻擊身體哪怕是心臟都會無效,當時的我本來打算在觀察一會等找到傀儡的弱點再出手的,然而當發現傀儡要致你於死地時,情急之下我才不得不出手的。」

接著何飛抬起手抹了一把臉上沾的血說道「幸運的是我的猜測是正確的,傀儡的弱點就是腦袋,人的神經中樞是腦袋,精神意識也都在腦袋,腦袋掉了,傀儡自然就不在受鬼控制了,所以死了。」

張虎聽到何飛的話後面容瞬間一滯,接著苦笑了一笑道「哈哈,不愧是你小子,謀而後動,我喜歡!我也明白你的意思,當時如果你在不知道傀儡的弱點時就貿然出來幫我,結局則會是不僅救不了我連你自己也會搭進去。」

然後張虎看了看自己的右臂又是一聲苦笑道「可惜搭進去一條胳膊,早知道當時我就捅他腦袋了,呵呵。」

看到張虎如此豁達,並在在生死關頭居然能捨命救隊友,如今何飛對張虎的看法由之前的『欣賞』已經升級為『佩服』,因為何飛也在想,如果把他和當時的張虎進行一次換位,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出張虎的這種舉動。

接著,何飛扶起了張虎,然後回頭對著遠處的一個方向喊道「你也出來吧,已經沒事了。」

何飛喊完后,接著,從一個草垛後面慢慢露出了一個腦袋,這個人正是之前一直在和何飛在一起的趙海麗。

趙海麗怯生生的先是抬頭觀察了下,在看到傀儡已經身首異處的死的不能在死以後,就放心的走了出來,然後看到了受傷的張虎和張虎幾米外跪坐在地上的鄭璇。

「鄭璇姐!你沒事吧?」

喊完這句話的趙海麗接著立即跑到鄭璇身邊,然後也把鄭璇扶了起來。

被趙海麗扶起后,面對著身旁趙海麗的噓寒問暖,鄭璇先是勉強微笑著敷衍了下對方,然後便向前面的張虎走去。

來到張虎和何飛二人的面前後,鄭璇看了看因疼痛過度而面色蒼白的張虎,接著誠懇的對張虎道「張虎,謝謝你救了我。」

張虎聽后,蒼白的臉上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然後回答道「哈哈,不用客氣,這沒什麼,之前的靈異任務和那晚在劉發家你都幫過我好幾次了,我這回幫你不是很正常嗎?隊友間互相幫助很平常埃」

此時,自從鄭璇走過來后就一直保持沉默的何飛卻心裡想道

然而,讓何飛始料未及的是,鄭璇則並沒有回答任何一個字,而是將她背著的背包拿了出來,然後取出了一團繃帶,接著鄭璇轉頭對趙海麗說道「海麗,你能找一塊小臂長的小木板么?」

趙海麗點了點頭后,隨後開始去附近翻找了起來。

這時,鄭璇無意中發現何飛一直在看著他,於是鄭璇便對其說道「張虎的手臂幸虧沒有斷掉,而只是骨折,先用木板和繃帶給他固定住,並減輕他的疼痛,以免影響他接下來的行動。」

何飛點了點頭,很快,趙海麗找到了木板,然後鄭璇在張虎疼痛的唏噓聲中用繃帶和木板將張虎的右臂固定住了。

時間過得不算快,但眾人也終於熬到了這場靈異任務第二天的夜晚,五名隊員下車執行靈異任務,現在已經死了一個周斌,且距離任務結束還剩13小時,明天的中午12點,就是任務結束的時候,然而剩下的四個人能否全部活著返回列車,則不好說了。

此時,在這場靈異任務的最後一個夜晚,眾人紛紛都不敢睡了,因為根據推測如今黃山村剩餘活著的村民已經不多了,這就代表著活人越少,輪迴者們受到鬼攻擊的頻率就越大,今夜能否活下去都不好說,誰還敢睡覺?

這個時候,眾人則躲在了最靠近村子邊緣的一座無人的房子里,根據鄭璇的說法是這座房子的主人已經死在村口了。

在房子的堂屋,眾人點著蠟燭圍坐在一起,紛紛交流起了四人之前分開后所各自經歷的事情。

「什麼!女鬼攻擊了你,而你卻依靠你自己擺脫了女鬼的幻覺?」

當何飛說出了自己在樹林被女鬼用幻覺攻擊,並打算讓他自殺的事說出來后,張虎表現的很驚訝,因為這件事說出來輕鬆,但是在整個村子里,凡是中了幻覺的人都自殺死了,沒有一個能倖免的,何飛居然擺脫了幻覺,這怎能讓他不驚訝?

張虎的驚訝並沒有讓何飛立即解釋,而何飛則是先用目光掃視了下眾人,隨後問道「其實,這麼久了我們應該都注意到了吧?關於女鬼的攻擊問題」

何飛話音一落,趙海麗以及張虎似乎都明白了些什麼,但是二人都不敢確定,所以都將眼神看向了旁邊的鄭璇。

鄭璇也已經從之前的事情上恢復了過來,此刻的她又恢復了往日的鎮定,看到其餘二人看向她,鄭璇毫不猶豫的對著何飛說道「你的意思是這個女鬼,是不是已經可以確定100%無法直接對活人進行物理攻擊!?」

「不錯1

何飛肯定的贊同了鄭璇的話,拋開鄭璇的人品問題,其實鄭璇的推測和分析能力根本絲毫不弱於他何飛,甚至加上她那不為人知的心理性格,在充滿死亡的靈異任務里的生存能力甚至在他之上,因為在危機關頭,那種毫不猶豫的讓隊友當替死鬼或是當探路棋子的事何飛自問他目前還是不敢向鄭璇學習的。

得到何飛和鄭璇二人的肯定答案后,張虎和趙海麗二人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喜色,不過過接下來,鄭璇的話卻又讓二人的表情變得極為難

鄭璇先是瞅了一眼二人,接著潑冷水似的道「其實我寧願希望這是個能夠進行物理攻擊的鬼,想想之前在村口被幻覺弄死的那幾十個村民的死狀,在想想之前差點殺死我和張虎二人的傀儡。」

聽到鄭璇的話,張虎和趙海麗頓時臉色一變,尤其是張虎,他的體會更加深刻,鬼確實不能直接用物理攻擊的方式殺死你,但是僅僅控制一個幾乎殺不死的傀儡就差點讓他和鄭璇二人橫屍街頭,還有那種被鬼用幻覺操控的自殺尤其是這種莫名其妙的死法,比看得到的物理攻擊更加的詭異可怕以及難以防範,想到這裡,張虎不由得對著何飛問道「那個傀儡的話,聽何飛你說攻擊頭部能夠殺死傀儡那起不是說傀儡我們不用在怕了?」

聽到張虎的問題,何飛則立即搖頭苦笑了下,然後說道「張哥你說錯了,傀儡的弱點就算是頭部也不是像你之前看到的那樣那麼輕易的就會被殺掉的,因為我之前之所以能殺死那個傀儡靠的是偷襲才僥倖成功,通過觀察,被鬼控制的傀儡其神經反應非常迅速,還有其力量和移動速度都是普通人類的數倍以上!我之所以能偷襲成功也是因為之前傀儡已經認定了他附近只有你和鄭璇姐兩人,鄭璇姐受傷虛弱無法對傀儡造成威脅,所以傀儡才會集中精力殺張哥你,然而我的出現則是在傀儡的意料之外,所以在大意之下,我才能險險的偷襲得手,如果傀儡已經得知除了你和鄭璇姐之外附近還有第三個人的話,我根本無法偷襲得手,以傀儡那超越普通人類的神經反應速度,躲開我致命的那一刀非常輕鬆,到那時候,我們所有人都會被傀儡輕易殺死!

聽到何飛的解釋后,張虎此刻才算徹底理解到何飛當時為了救他,居然冒著連他自己都有可能被殺死的風險去救得他,想到這裡,張虎不由得一陣感動,於是對何飛鄭重的點頭說道「原來是這樣,何飛,真實太謝謝你了。」

何飛笑了笑接著擺了下手道「張哥不用客氣,隊友之間互相幫助是理所應當的事,我這次救你說不定下次就輪到你救我了,只有團隊成員之間互相信任互相幫助,我們才能夠齊心協力度過靈異任務啊1

何飛說完這句話后隨即又用眼角偷偷瞟了一眼鄭璇,他剛才話里蘊含的意思可謂真的是一語雙關,而旁邊的鄭璇在聽到這句話后則若有所思的沉默不語

張虎聽后哈哈一笑,然後拍了拍何飛的肩膀道「好,說得好!下次你要是遇到危險,你張哥我絕對會不顧一切得救你1

不過,說完這句話的張虎接著表情又立即一變,然後又繼續問道「那麼這個幻覺」

何飛也不隱瞞,接著把自己的推測和看法毫無保留的對所有人說了出來「我被攻擊的那次就屬於女鬼兩種殺人手法中的幻覺攻擊,但我個人的理解是所謂幻覺,也是分為兩種的,分別是單一視覺幻覺與100%真實幻覺兩類。」

看到其餘幾人不解的目光,何飛又繼續解釋道「而之前女鬼在樹林攻擊我的幻覺就屬於第一種視覺幻覺,這種幻覺是僅僅蒙蔽了你的視覺神經,讓你誤以為你看到的是真實的,從而掉進鬼的陷阱,而這種僅僅是視覺幻覺的攻擊還不算最強攻擊,之前女鬼可能對我小看了,所以想隨便用一個視覺攻擊解決我,所以我才倖免,而這第二種100%幻覺則是在蒙蔽你的視覺神經的同時,更進一步的連你的感知神經也一起蒙蔽!讓你的大腦產生了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實的,無論是看到的還是身體感受到的都是真實的,從而造成了自己殺死自己的所謂的自殺結果!而這些自殺的村民絕大部分都是被100%真實的幻覺殺死的。」

何飛詳細的說完后,張虎和趙海麗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但是鄭璇則略有所思的接著問道「你所說的這兩幻覺攻擊,尤其是那種100%真實的幻覺,有沒有破解的方法?」

何飛聽後繼續說道「我是結合和之前的推測,以及之前樹林里死的那個人的現場案例才勉強擺脫的的視覺幻覺不過根據我的推測,這種單一的視覺幻覺攻擊是有破解的方法的,只要你的大腦潛意識裡堅信你看到的是幻覺,那麼這種單一的視覺幻覺就可以破解。」

隨後何飛又無奈的聳了聳肩膀道「至於另一種100%真實的幻覺我雖說在村裡的一路上看到好幾次村民自殺的情景,然而我暫時卻並沒有破解的方法」

何飛的話說完后,眾人情緒頓時一陣低落,這才是女鬼最恐怖的地方,讓你自己殺死自己,甚至哪怕你明知道這是幻覺,但是身體卻實打實的被攻擊著,你會疼,你會痛苦,你會死而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就在眾人沉默時,忽然村內的一聲凄厲的慘叫透過堂屋的窗戶將眾人從沉思中拉了回來,鄭璇回過神后才發現此刻居然已經很晚了,先是看了下時間,然後說道「快到零點了,大家不要胡思亂想,打起精神注意提防,有誰發現有詭異的事情發生立即通知其餘人。」

其餘三人紛紛點了點頭

但是此刻何飛卻總感覺針對女鬼殺人手法以及攻擊方式的分析似乎遺漏了什麼

「咚咚咚1

堂屋的座鐘響了12下,距離這場靈異任務結束的時間還剩下最後的12個小時,而此刻的眾人卻沒有為時間接近任務結束而欣慰,反而更加感到越發的不安,他們隱隱感覺這一夜或許不會是一個平靜之夜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