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二十章最後的一小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最後的一小時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然而這一次,眾人的猜測似乎不那麼准了,整個夜裡,除了村內偶爾傳出一兩聲村民的慘叫外整整一夜,女鬼都沒有來襲擊躲在房內的一眾列車乘客們,似乎女鬼忙著殺剩餘的村民而把他們這些輪迴者給忽略了一樣

十分難熬的夜晚過去了,終於來到了早晨,四人簡單的吃了一點各自攜帶的食物后便又重新聚集在了一起

「還剩最後5個小時!我們就能離開這個靈異任務了1

首先發言的是張虎,他在看到其餘三人都沒什麼表情后,為了不冷場,所以首先發言為大家打氣。

然而在聽到這句話后,其餘三人卻依舊默不作聲張虎頓時一陣尷尬,不過接下來鄭璇看了他一眼,隨後面無表情地說道「你還記得上一場靈異劇情的最後兩小時的事么?」

聽到鄭璇的話后,旁邊的張虎以及趙海麗似乎回想起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忽然二人集體臉色一白

何飛看到這裡,感覺鄭璇似乎在隱隱的提醒大家,靈異任務里越是靠近最後的時間,越是危險,因為任務時間即將結束而得意忘形往往都會死得很慘

想到這裡,何飛看了眼鄭璇,發現此刻的鄭璇眉頭緊鎖的一直在看著堂屋牆上的那座鐘表,似乎她的不安已經完全表漏在臉上了

然而,讓眾人欣喜的是,整個上午,都沒有任何人遭到女鬼的襲擊!

時間仍然在繼續緩慢的流逝

「咚咚咚1

牆上的座鐘響了11下

已經到了上午11點整!

距離中午12點也就是說,距離這場靈異任務結束還剩最後的一小時!

這一刻,無論是喜形於色的張虎還是趙海麗甚至是何飛的臉上都表現出了些許期待的神色,因為最後的一小時,代表靈異任務就要結束了!

不過這時,鄭璇卻唐突的說了一句話「從早上5點開始到現在都沒有在聽到村子里的慘叫聲,整個黃山村的村民還活著村民的恐怕」

情緒有點激動的張虎正要說話繼續為大家打氣然而下一刻

「碰1

一聲猛然的巨響將屋內的四人嚇得紛紛渾身一激靈,接著四個人立即慌張的站了起來,然後幾人跑到窗前往外一赫然看到院子的大門已經被巨力猛地撞開!

而在門前則站著一個目光獃滯的村民!!!

而且這名村民也用他那目光獃滯的雙眼看到了窗戶內的4人!!!

「啊!是傀儡1

對傀儡的可怕印象最有親身體會的張虎首先嚇得叫了出來,而其餘的幾人在看到這名新出現的傀儡后也是被驚得連連後退

不過驚嚇過後的張虎隨即又想到了什麼,接著試探性的問道「傀儡的弱點是腦袋,要不咱把他的腦袋砍了吧?」

然而張虎話音剛落,不料卻發現站在他左右兩側的鄭璇和何飛二人正在用看白痴的眼神著他

「怎怎麼了?我說的沒錯啊?」

看到另一邊何飛不好意思張口,於是鄭璇便皺著眉頭則對張虎說道「昨晚何飛說的話那到底用腦子記了沒?是,傀儡的弱點是腦袋,但是之前何飛是靠著偷襲才殺死的之前那個傀儡,而之前那個傀儡只看到我鄭璇和你張虎兩個人而已,然而這次的傀儡明顯通過窗戶看到了我們四個人,也就是已經看到了我們所有人!你在偷襲一次給我看看?另外傀儡的神經反應和力量以及速度都是普通人類的數倍!還幾乎是不死之身,你攻擊他腦袋他會乖乖站著讓你砍?」

張虎被鄭璇的這段話反駁的啞口無言隨即尷尬的笑了笑

「快拿東西把屋門堵上!然後我們翻窗戶跑!快!快1

說完張虎后鄭璇立即又回到了當前的狀態,鄭璇不愧是隊長,然後迅速的作出了最正確的命令安排,但是,這也僅僅是絕望來臨前最後的掙扎而已

眾人立即慌忙的將室內的柜子等大件傢具合力推到了門口堵住了出口,接著紛紛慌張的通過室的窗戶跳了下去。

當四人紛紛跳到外面后,鄭璇立即的對其餘3人說道「堂屋的門是擋不住傀儡多長時間的,而傀儡的速度和力量你們也見識過了,所以集體跑一旦被追上我們所有人只有死路一條,所以大家立即分開跑,是生是死就靠各自的運氣了,只要在這一小時內不被抓住,到了12點,我們就會被瞬間傳送回列車。」

張虎與何飛聽后立即點頭表示贊同,然而這一刻趙海麗則面色蒼白的一把抓住了鄭璇的衣角哀求道「不不我不要單獨一個人我好害怕我要跟著鄭璇姐一起1

旁邊的何飛聽到趙海麗的話后,接著心裡猛地『咯』一下,隨後便在心裡罵出了那句話,然而在看到此刻的趙海麗已經開始害怕的哭了出來,出於他內心的善良於是何飛咬了咬牙對著趙海麗說道「趙海麗,如果你願意的話,你可以跟著我1

結果,聽到何飛的話后,趙海麗先是略一猶豫,然還是搖了搖頭答道「不我還是要跟著鄭璇姐1

何飛聽后無奈的嘆了口氣,隨即不再說話,路是自己選的,最後時刻沒有到來誰都不知道結果,接著四人便不在猶豫,4人分成了3組,分別向村裡三個不同的方向逃去

就在四人翻出窗戶四散而逃后,緊接著,堂屋內的門就在一次被門外的傀儡徹底撞開,頂在門裡面的柜子僅僅只堅持了兩分鐘

傀儡走進房內搜索了起來,發現一眾輪迴者們已經不見,接著他看到了室內那敞著的窗戶。

下一刻,這名傀儡也躍下窗戶,然後向村子的某個方向開始了搜索

張虎是向著村裡的北面跑得,他瘋狂的跑了半天,發現身後並沒有傀儡追趕后他先是躲在一個牆角喘了半天的氣,接著他感到躲在這裡似乎不那麼安全,於是在休息了兩分鐘后便又向著某戶人家那敞開的大門奔去。

進入到院子后,張虎根本也沒那時間細看,而是慌慌張張的插上了院子的大門,隨後急忙跑到堂屋門口一把推開了房門沖了進去,隨後立即又將房門關上然後也插上了門栓,緊接著他就背靠著房門坐在地上呼呼的大口的喘著氣

直到做完這一切,此刻的張虎的心裡才有了那麼一絲的安全感。

「你是誰?」

然而,本以為這是個無人空房的張虎卻被從西屋室傳出來的一個聲音嚇得哇哇大叫!

「呀啊啊啊!!1

此刻的張虎被嚇得不清,聽到聲音后他猛地站起身,然後用僅剩的那條完好的左手開始拉門栓,且一邊手忙腳亂的拉門栓還一邊還緊張的回頭張望,他要跑

不過,下一刻卻從西屋內走出了一個年輕的少女,剛剛拉開門栓的張虎頓時一愣,然後並沒有第一時間選擇逃跑,而是小心的打量起來前方的少女

只見這名少女年紀頂多十七八歲,面容有些緊張,兩眼雖說帶有疑惑但畢竟和傀儡的目光無神面容獃滯完全不同,看了一會後,張虎小心的問道「你你是活人?」

少女在看到張虎被嚇得面容蒼白的臉以及緊張的神色后居然撲哧一笑,然後說道「這位胳膊打著繃帶的毛鬍子臉叔叔,你腦子沒毛病吧?如果我是死人的話,我現在還會站在這裡和你說話?對了,你是誰啊?還有你有沒有看到我叔叔啊?」

「額?」

張虎聽到少女的話后一臉的不可思議,村裡人都幾乎死光了,這個少女居然還有心情笑?還問他有沒有看到他叔叔?這人怎麼回事?想到這裡,張虎又試探性的問道「這三天間這個村子發生的事你不知道???」

少女聽後面露疑惑道「村子里的事?什麼事啊?我之前在我叔叔家果園裡摘水果,不小心從樹上摔下來陷入了昏迷,剛剛醒過來的,你說這三天?難道我居然昏迷了三天!?還有毛鬍子叔叔你是誰阿?我叔叔程大虎在哪你知道嗎?」

張虎似乎懂了

但是還有幾十分鐘就能離開這個劇情的張虎卻不想告訴這名少女真相,並不是他不關心少女的死活,而是如今就算告訴少女真相也沒什麼用,因為女鬼殺人的事哪怕是你已經知道了又能如何?還不是照樣要死?

想到這裡,張虎先是勉強對著少女擠出一絲笑容,然後對其說道「咳咳,是這樣的,我叫張虎,我是你叔叔程大虎在鎮上的生意朋友,今天來你家果園打算看看果子,想和他談一談果子收購的事,但是我卻在村口因為一些口角和你們村的村長劉發發生了矛盾,不料劉發居然糾集了他的幾個手下打算群毆我!所以好漢不吃眼前虧,於是我拔腿就跑,最後才跑到你家躲了起來,剛才我那麼慌張,就是因為被因群人追才會那樣的。」

「原來是這樣,村長劉發這個人,我叔叔確實曾經對我說過這人心眼不正。」

少女若有所思的說完后,接著便對張虎說道「張叔叔,你快來坐,我剛醒還沒來得及燒水,這樣吧,我現在去廚房燒水,然後給你泡茶。」

張虎聽后急忙說不用,並說他頂多只在少女家等他叔叔幾十分鐘就走,如果幾十分鐘之後少女的叔叔程大虎再不回來他就離開,讓少女不用那麼麻煩。

不過這個年代農村的人的淳樸和熱情同樣表現在了這名少女的身上,張虎拗不過她,最終還是同意了少女的要求。

少女轉身推開門走了出去,張虎則坐在堂屋的凳子上呼了一口氣。

不過,有一個細節,張虎卻沒有注意,當然他也更是無法看到,因為在少女背對著張虎推開屋門走出去的時候少女那張清秀的臉卻開始慢慢變得一片慘白白的就像紙一樣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