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二十二章驚恐之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驚恐之地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距離任務結束還剩30分鐘

此刻,何飛正坐在村子南邊街道的一座草棚里

他看了下手錶,接著又謹慎的四周觀察了一下,四周依舊靜悄悄的,和來的時候一樣,也和之前並沒有什麼區別。

於是乎何飛緊接著站起了身,打算向村子西面前進,這是何飛的策略,如果他一直躲在某一個地點或者是方位,那麼無論是女鬼或是傀儡終究會找到他的,而一直不停地更換位置,則會儘可能的拖延鬼找到自己的時間,直到拖延至任務結束。

不過,當何飛小心謹慎的走過街角,正打算穿過某個衚衕拐彎的時候,忽然在轉彎處竟然有一張臉和他猛地來了個面對面!

「啊!!1

「呀啊啊啊啊啊1

雙方同時被嚇得大叫起來

何飛被這在拐角處突然碰到的人嚇得猛地大叫一聲,隨即匆忙後退,而對面的那個人反應比他更誇張,居然被何飛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後驚恐的嚎叫著

待何飛定睛一看,被嚇得坐在地上的人是一個老頭似乎還有些面熟

「你是」

聽到何飛的話后,坐在地上的老頭終於也反應了過來,他先是拍拍自己的心口回了一下神,然後抬起頭仔細看了看面前的這個年輕人,接著又大大的呼出了一口氣對何飛說道「呼!年輕人,你剛才猛地在拐角處出現差點沒把我這老頭子的魂嚇掉啊!這人嚇人會嚇死人的氨

何飛聽后苦笑道「我也被你嚇得不輕啊,對了您應該是陳伯吧?」

老頭一聽那年輕人居然認識他,接著他便站了起來,然後仔細打量了下何飛,緊接著一拍腦袋恍然大悟似的說道「啊,我記得你,你不就是三天前來村裡的那伙歸國華人中的一個嗎?」

「陳伯好記性1

何飛稱讚了陳伯一句,接著又面露疑惑的問道「您這是要去哪?」

聽到何飛的話后,陳伯的表情立即變得充滿了恐懼和絕望,接著他拚命壓低自己的聲音並悲痛的說道「鬼幾乎都把全村的人都殺光了,我來的這一路上到處都是死人的屍體那個慘啊我家的小孫子昨晚也被鬼不知用什麼方法給殺了,我當時絕望了,在家裡坐了一整夜等死,可是整整一夜我都沒事,於是我現在打算去村口看看,看看能不能出村逃離這裡。」

接著陳伯又問何飛道「年輕人,你又是怎麼回事?怎麼也只剩下你一個人了?你的姐姐妹妹和其他同伴呢?」

何飛沒打算實話實說,於是便扯謊回答道「這個村子里果真有鬼啊,而我今早則和他們失散了,這不我正打算去村子西那邊去找她們呢1

看到陳伯點了點頭,接著何飛又對陳伯提醒道「對了陳伯,你可千萬別去村口,凡是打算出村的人都會立刻遭到鬼的攻擊,全死了1

陳伯聽后大吃一驚,接著哆哆嗦嗦的說道「那這可如何是好啊?」

何飛看到陳伯怕成了這樣,只能勉強安慰道「我勸你現在還是別出村了,還是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吧。」

陳伯聽後點了點頭,接著他猛地一愣,然後趕忙對著何飛問道「啊!等一下,我突然想起來了一件事,年輕人,你之前說你要去村西去找你的同伴是吧?」

何飛聽后皺了下眉頭,但很快還是繼續答道「嗯,是埃」

陳伯接著指著後面的方向對何飛說道「我之前在村子里看到了你的那個叫趙海麗的妹妹了,當時我也是無意中看到的她,最後她一個人走進了附近的某座房子里了1

何飛趕忙問道「是真的嗎!?那陳伯你快帶我去1

陳伯肯定的點了點頭,接著便對何飛道「跟我來。」

隨後陳伯轉過身打算在在前面帶路。

然而下一刻

身後的何飛卻猛地掏出了他之前從周斌屍體手裡得到的那把匕首,然後猛地插進了了陳伯後背的脖子!

直沒入刀柄!隨後何飛又狠狠地拔出了匕首!

然而

想象中匕首拔出后鮮血四冒的場景沒有出現,而陳伯痛苦倒地的畫面同樣也沒有出現,陳伯此刻也依舊沒有倒下,甚至脖子上的那深深的傷口也沒有流出一滴血陳伯靜靜的站在那裡,然後慢慢的轉過身,蒼老的臉上卻忽然漏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隨後陳伯明明嘴巴沒有動,卻從他那裡發出了一個極為恐怖的類似迴音的聲音「你是如何發現的」

「我從來沒有對你說過我夥伴們任何一個人的名字,你又是怎麼知到她叫趙海麗的?另外趙海麗一直是在和鄭璇在一起,以她的膽子根本不可能一個人到處亂跑。」

接著何飛又繼續冷冷的說道「當然,陳伯絕對是不可能知道,不過要是鬼的話當然會知道的一清二楚1

何飛話音剛落,陳伯的身形在何飛的視線中忽然變得模糊了起來,然後逐漸轉化成了一個披頭散髮且身穿藍色戲袍的女鬼!

是楚人美!!!

何飛見后,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跑出了衚衕,然後瘋狂的的朝著村子西面逃去

當何飛跑出了較遠的一段距離后,便累的氣喘吁吁的半跪在馬路附近的牆下大口的呼呼喘著氣,他此刻感到自己的雙腿抖得厲害,渾身上下都在不停的出汗

然這這一切並是嚇得,而是累的!

突然,一股讓何飛汗毛直豎的猜測突然在他的腦海里冒了出來!

如果此刻以第三視角從上面俯視半跪在地上的何飛的話,就會發現何飛的後背正背著一個披頭散髮穿著一身藍色戲袍的女鬼!!!

而何飛的肩膀后則慢慢露出了一張慘白慘白的鬼臉,並且用那沒有瞳孔全是眼白的眼睛盯著眼前的何飛。

何飛從半跪在地上開始就一直低著頭,更是沒有回頭,此刻的何飛慢慢閉上了眼,然後右手緊緊地握著的匕首,接著猛地抬起手臂朝著他的肩膀後面刺去!

匕首刺了個空,不過刺空的同時,何飛卻忽然感到自己的身子一輕,之前的那種疲憊感減輕了很多,於是何飛不在猶豫,便又立即起身繼續向前方跑去。

一路謹慎的前行,何飛先是小心的繞過了村中的一處打穀場,然而就在快要到達村村子西處之後,他先是蹲在一棵樹后略一沉思,下一刻他卻猛地突然折轉方向的朝著村北方向跑去

在何飛突然折轉方向跑遠后,這時,在村西的某戶人家的牆裡面卻忽然伸出了一個披頭散髮的頭顱,接著這頭顱的白色眼睛死死盯著何飛逃走的方向

何飛為了節省體力,這一次的行進並沒有狂奔,而是一路小跑的前進,天空陰暗無比且一路上靜悄悄的,行進的過程中也是觸目驚心,四周到處都可以看到各種死相猙獰的村民屍體和到處的血跡不過何飛根本不在意這些事了。

因為如今的何飛的腦海里只關注一件事,那就是任務時間!

拖何飛在盡量拖延時間!

不過,當何飛轉過一條路正在穿越一條衚衕時,猛然間異變突起!

只見那條衚衕的地面下卻忽然伸出了無數慘白的人手,接著這些手便狠狠地抓住了何飛的兩條腿!

「啊啊啊啊啊啊!!1

饒是何飛的心理素質在好,這一刻也被嚇得亡魂大冒!然而更可怕的是在何飛完全動彈不得的同時在衚衕外的拐角處遠遠的聽到了一陣女人唱的粵劇戲曲聲。

「郎在歡心處,妾在腸斷時,委屈心情有月知,相逢不易分離易,棄婦如今悔恨遲,憶否當日鳳凰欣比趣,又記否續負恩情過別枝,又情否舊愛已無身宿處,又念否有娘無父一孤兒,猜君呀,你又可知否我久病成癆疾,不久會為你傷心死」

聲音由遠及近當戲曲唱完后,衚衕的拐角出慢慢漏出了那個披頭散髮穿著藍色戲袍的女鬼楚人美!

然而這一次,無法移動的何飛卻在也逃不掉了

「氨

看到女鬼用詭異的姿勢在向他緩慢移動著,每前進一小段距離,何飛的心就越往下沉一分,情急之下的何飛猛地揮動著手裡的匕首向身下抓著他雙腿的那些手臂刺去!

然而,這次卻讓何飛大吃一驚的是匕首居然直接穿過了那些抓著他雙腿的那些手臂!就好像那些手臂是空氣一樣!

但是為什麼那些抓著他雙腿的手臂們反而卻又如此的有實體感!?又為何他無法移動半分!?

女鬼楚人美終於來到了何飛的面前,接著遮蓋著面部的頭髮無風自動的從兩邊分開,露出了她那張慘白的鬼臉和無瞳孔的眼睛

「啊咯咯啊氨

此刻的楚人美面容痛苦扭曲,且低沉的痛苦哀叫彷彿在訴說著她死的是有多麼多冤枉是有多麼的痛苦她化身為厲鬼的目的就是要報復他丈夫報復殺死他的人報復整個黃山村的人報復所有的活人

她憎恨這個世間的人情冷暖!他憎恨這個讓她死於非命的世間!

所以,她要將所有她遇到的所有活人全部殘忍殺死!一個都不會放過!!!

何飛是第一次如此的近距離看清這張臉,這張臉簡直就像是人世間所有痛苦絕望的聚集體,何飛害怕了,他的冷汗不停的從全身各處冒出併流淌在地上,此刻的何飛內心只有一種想法

他很有可能堅持不到任務時間結束的那一刻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