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二十六章幸運的張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幸運的張虎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經過了一夜的休息與睡眠,無論是何飛還是鄭璇亦或是張虎,三人終於基本從之前的靈異任務里恢復了精神上的疲勞。

何飛昨晚洗完澡后便直接上床進入了睡眠,他很累,更很乏,所以昨晚並沒有多想任何事,這一覺他睡的很安穩,一夜無夢,第二天早上醒來精神抖擻。

吃過早飯並洗簌完畢后,何飛又在衣櫃里按照自己的想象拿出來了一件白襯衫和黑褲子穿上了,然後何飛又將褲兜里的車票掏了出來

乘客名何飛,任務完成次數1,生存值2,擁有道具鎮魂鐲

看到這裡,何飛忽然一陣吃驚!

這一次何飛的個人記錄里居然居然多出一個道具欄!而且他還有一個道具鎮魂鐲!?

然而疑惑中何飛卻猛然間回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在上一部的靈異任務劇情里在何飛破解了女鬼幻覺后,女鬼消失的時候貌似他曾撿到過一個古樸造型的鐲子

想到這裡,何飛趕忙跑到了垃圾箱旁將之前他扔在裡面的爛褲子又翻了出來,接著便焦急的將手插入褲兜果然摸到了一個圓圈型的東西!

何飛將手鐲拿出后先是仔細的打量了半天,發現這個鐲子通體烏黑,雖說上邊刻有一些看不懂的類似文字的符號外,但也沒什麼特別的,然後他又仔細的摸了摸,居然摸不出這是用何種物質打造的

想不通的何飛並沒有鑽牛角尖,而是重新將手鐲放入了褲兜,昨晚鄭璇說今早大家要去2號車廂開會,所以他打算到時候把鐲子拿出來問問鄭璇有關於道具這方面的事。

然後何飛看了下房間里的時鐘,發現時間差不多快8點了,於是何飛便推開了自己房間門走了出去,來到外間的3號車廂后,何飛發現之前周斌與趙海麗住過的房門已經由之前的白色轉變成了如今的灰色,就好像何飛第一次選擇自己的房間之前,那個門也是灰色的。

何飛嘆了口氣,接著便也不在多想,而是大步向前面的2號車廂走去。

當推開車廂的連接門走進2號車廂后,何飛首先看到車廂的正中央有一個較大的圓形的會議桌,桌子的周圍則規則的放置著10把椅子,不過其中的兩張椅子上已經坐了人,這自然就是坐在會議桌首位的鄭璇以及坐在右側的張虎。

此刻的張虎依舊身穿著那件黑色背心這和他在靈異任務里的所穿的那件一模一樣,唯一的區別就是他現在穿的這件是新的!!!

而此刻的張虎坐在會議桌旁的椅子上,正唾沫橫飛的正在對著鄭璇似乎在說著什麼

看到何飛來了,講話講得神情有些激動的張虎趕忙對著何飛擺手道「何飛來了啊,快來坐下,我和隊長都有提前到場的習慣,所以你不用感覺自己遲到了,正好過一會我就要說一件事,你快坐下來埃」

張虎說完后,首位的鄭璇隨即對著何飛點了點頭,何飛不在猶豫,於是他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待全員到齊后,會議正式開始,今日的鄭璇又恢復了平時那撫媚美女的著裝,今天她化了一點淡妝,衣著打扮也是煥然一新,一身淡灰色的連衣裙,腿上也穿上了絲襪,腳上也穿著高跟鞋,這和在靈異任務中她的穿著完全不同,靈異任務中的鄭璇所穿的是休閑裝,腳穿的也是運動鞋

會議正式開始,不過身為隊長的鄭璇卻並沒有說什麼開場白,而是很隨意的就進入了正題。

鄭璇首先發言說道「上一場的靈異任務用九死一生概括都不過分,我建議大家先將當時跳窗分散逃跑后的各自遭遇說出來,這樣對其他人也是一個參考,畢竟將來誰也不知道會不會發生類似的事,有了這些可以借鑒。」

鄭璇所說的正符合在場的所有人的心思,畢竟,自己是怎麼活下來的自己當然清楚,而別人受到鬼物的攻擊又是靠什麼活下來的呢?大家互相交流參考吸取經驗,這是一件對所有人都有好處的事情。

鄭璇說完后,接著又立即說道「既然是我項提議的,那麼就從我開始說吧。」

接下來,鄭璇便將當初他們4人分散逃跑后,以及接下來她和趙海麗二人便被傀儡追殺,然後二人又重新分散逃跑傀儡選擇追殺她而卻最終被她利用地窖將傀儡殺死的一系列的事全部說了出來,鄭璇說完后略微一頓,然後她又說出了她在殺死傀儡后,在村裡又冒險救了何飛的事,當然後邊這段主要是講給張虎聽的。

當鄭璇說完她的遭遇后,何飛有些驚訝,他真的沒想到鄭璇居然靠著自己的智慧,用計謀幹掉了一個幾乎等於半個超人的傀儡!

而張虎聽后表現出的驚訝程度可比何飛高的多,張虎做夢都沒有想到,鄭璇身為一個體格明顯不如男人的一位柔弱的女人,居然獨自一個幹掉了一個超級強的傀儡!雖說是靠智慧和計謀,但是結果卻是一樣,而在回想起他當時和傀儡單挑失敗后的慘狀,要不是何飛在最後關頭救了他,那時的他早已橫屍街頭了想到這裡,張虎對鄭璇的佩服頓時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接下來,輪到何飛發言,何飛又開始講訴起了他和眾人分開后的個人遭遇他在村中遇到鬼偽裝的陳伯被他識破,然後女鬼楚人美現身追殺他,一路上他和女鬼不停的在鬥智斗勇,卻最終被鬼抓住並陷入了100%真實的幻覺,隨後又說了在女鬼折磨完他打算將他徹底殺死時,他最終把如何破解了100%真是幻覺的方法說了出來,而後又講訴了趙海麗被女鬼附身之後的事,當然,後面這一段也是主要說給張虎聽的

鄭璇聽后她的表情和何飛當初聽完她的遭遇后的表情幾乎一樣,都是滿臉的驚訝,雖說在整場靈異任務里,她鄭璇幾乎沒有遭受過幻覺攻擊,或許不大明白身中幻覺的可怕,但是村民們被幻覺攻擊后的凄慘下場她可是歷歷在目的,而何飛居然僅僅靠著自己的分析和推理就破解了女鬼的幻覺殺人,這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何飛說完后,張虎的嘴巴已經長的老大然後兩眼獃獃的看了半天何飛,接著咕嘟一聲咽了口唾沫,他已經驚呆了此刻張虎對何飛的佩服就猶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其實在上一場的靈異任務中所活下來的3個人里,若說的最慘的或許輪不到他張虎,因為從之前二人的遭遇來看,似乎誰都比張虎慘,尤其是何飛更甚,不過是說上一場的靈異任務中所活下來的3個人里最倒霉的人的話那100%是他張虎。

聽到二人的的自述后,張虎發現了一個問題,何飛從一開始,基本上所遭受的攻擊幾乎都是女鬼的幻覺攻擊,而鄭璇前後受到的攻擊則是傀儡的物理攻擊,然而他張虎先後遭到傀儡的物理攻擊和女鬼的幻覺攻擊的輪番吊打更草淡的是都把他折磨的死去活來。

然而張虎在想完這些后,回過神來的他卻猛然發現此刻的會議室內有些安靜,接著他便看到兩旁坐著的鄭璇與何飛二人正用疑惑的眼神盯著他!

張虎卻通過觀察二人看向他的目光似乎察覺到了什麼,雖說二人都沒有說話,但是二人的眼神里似乎在對問他

那麼你又是怎麼活下來的?

在兩雙眼睛的注視下,張虎猛然間反應了過來,他知道這次輪到他說了,於是張虎咳嗽了一聲並清了清嗓子,然後就要打算說,不過剛張口張虎就忍不住得意的笑著說道「嘿嘿你倆做夢都不會想到,我張虎其實也是從女鬼的100%真實的幻覺里活下來的1

張虎剛說完,這回輪到鄭璇和何飛二人共同吃驚了

看到二人有些驚訝的表情,張虎繼續說道「當時我逃到了村北面的一座人家裡,不料卻被女鬼所幻化的小姑娘騙了,然後我便被女鬼堵在了院子里無路可逃,接下來,我便中了女鬼的100%真實幻覺,隨後女鬼便用一隻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女鬼想掐死我1

張虎說到這裡后,緊接著臉上又露出了些許疑惑,然後又回想了下幾分鐘前何飛所講述的破解女鬼真實幻覺的方法以及對真實幻覺的解釋然後張虎又猛地一拍他那光溜溜的腦袋自言自語地說道「難怪當時在幻覺里的女鬼只用一隻手掐我,原來是因為當時的我廢了一隻胳膊,只有一隻胳膊可以用。」

「然後呢?然後你又是如何活下來的?」

旁邊的何飛趕忙開口追問道,因為他也很想知道這個如此『機智聰明』的張虎到底是如何從那個幾乎中者必死的100%真實幻覺里脫困的

「然後?」

張虎接著又說道「然後我就感覺女鬼的手比老虎鉗子還要堅硬有力,我根本掰不開,在我即將快被掐死的最後時刻,我心想寧願自殺也不願意死女鬼手裡,所以我最後使出了所有的力氣推著女鬼一起跳井了!我寧願讓水井裡的水把我淹死,也不願意被女鬼掐死1

「然後呢?」

這時后不光是何飛追問了,連鄭璇此刻都忍不住張口追問了起來,二人幾乎同時問出了這幾個字,似乎張虎的遭遇很吸引人。

「然後?」

張虎聽后臉上則忽然露出了笑容,接著說道「然後就是當我拼了命推著女鬼一起跳進水井裡后,我才他嗎居然發現這院子里的水井居然是個枯井!裡面特么的竟然一滴水都沒有!井下全是黃土,接著我就掉了下去屁股先著得地,腦袋也在下落的過程中撞到了井壁突起的岩石,落到井底后我就感到我的頭一陣眩暈然後昏了過去.,然而等我醒來的時候卻發現,我他嗎的居然已經在列車裡了1

「我沒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1

張虎訴說完自己的遭遇后,便又忍不住得意的大笑了出來

然而在聽完張虎的敘述后,何飛和鄭璇二人則同時在腦海里得出了一個新的結論!一個之前他們二人在那場靈異任務里都沒有想到的最簡單的結論,那就是——

女鬼的幻覺攻擊對陷入深度昏迷的人無效!!!

然後,在張虎的笑聲中,分別坐在會議桌兩邊的何飛和鄭璇雙雙對視了一眼,而後二人都從自己的眼裡看到了如今對方的表情

何飛和鄭璇二人同時露出了一臉懵壁的表情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