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三十章執念的價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執念的價值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我草!何飛尼他瑪的想死嗎!!!?」

張虎對著何飛的背影拚命的吼出這句話后,就趕忙跑到正在緩慢關閉的車廂門前使出全身的力氣開始發力打算暫緩門的關閉,不料卻發現他根本頂不動於是張虎立即面容兇狠的回過頭,然後對著車廂內的其餘三個人同吼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來幫忙!?」

而已經被何飛剛才的行為搞的目瞪口呆的另外三人,在被張虎這麼一吼之後,頓時才反應過來,於是其餘三人慌忙跑過來和張虎一起頂住了正在緩慢關閉的車門,此刻的張虎和其餘三人紛紛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在頂,不過下一刻他們才發現哪怕是他們四個男人合力,車廂的門依舊在關閉,他們的努力也僅僅只是略微延緩了那麼一絲車廂門關閉的速度而已。

然而這一刻的何飛,也已經用他最快的速度跑到了癱坐在地上的小慧面前,而到她面前後,何飛二話不說,直接伸出了手臂,然後用極大的力氣狠狠地一把將小慧猛地拉起,而後,在小慧的驚叫聲中,何飛拉著小慧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跑!

就在二人剛跑出原地僅僅幾秒之後,身後的海量鬼物們也紛紛嚎叫著跟了過來,而鬼物們的速度則是越接近列車速度越快!

沒人知道何飛此刻心裡到底想的什麼,也不清楚何飛到底為什麼會這麼想,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人的本性很難改變,一旦經歷某些事,會在那人的的心裡留下極為強烈的執念,這種感覺不會讓人輕鬆,而這種執念如果不解決,時間久了會讓人產生心病,有時候,對某些人來說,做出一種極為冒險甚至危及自己生命的舉動來解決一個執念,去掉一塊心病,對某些人來說確實是值得的。

話歸正題,此刻的情況對何飛來說可以說是比處在靈異任務里更加的兇險萬分,因為首先列車已經啟動,並快要接近人類奔跑的時速了,而車廂門雖說在張虎等四人合力的阻擋下雖說關閉速度略微減緩,但仍然已經快要關閉到了一半,但是更加兇險的還是正在何飛與小慧身後追趕的鬼潮,幾乎已經快靠近二人的背後了。

「啊啊啊啊啊!!1

接著,隨著何飛的一聲瘋狂大吼,已經趕到車廂旁的他猛地兩手抱住小慧的上半身,然後使出了驚人的力量將小慧猛地拋入了車中!

「呀藹—1

然後,伴隨著小慧的一聲尖,她被順著已經關閉了一半的車門拋入了車廂里,接著,何飛猛地抬頭看向了車門,發現車門已經關閉三分之二!

而張虎此刻也正臉紅脖子粗的拼了命的和其餘三人在用手掰著門!

隨後,何飛再也沒有猶豫,而是雙腿猛然發力的向即將完全關閉的車門躍去然而就在何飛剛剛躍起的同時,身後的一隻鬼爪也狠狠的抓在了何飛的背上!!!

何飛哪怕在晚跳那麼兩秒鐘他就會被身後的鬼物們抓住!!!

「呲啦1

就在何飛剛剛跳入車廂的那一剎那,張虎幾人則也終於承受不住車廂門傳來的巨力而猛地鬆了手,下一秒,車廂門就完全關閉了,而後列車的速度也終於變成了高速的行駛狀態,同一時刻,車窗外的景色在次回到了之前的那完全的黑色

轟隆轟隆

在一道漆黑無比的隧道上,一列沒有任何標誌的地鐵列車在向前行駛著,這趟地鐵沒有列車員,而且誰也不知道它最終將會駛向何方

「呼呼呼呼1

這時候,在這趟正在高速行駛的列車的4號車廂里,有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人面色蒼白的正坐在地上低著頭呼呼的大喘著氣,並且頭上和僧也在不停的流下。

這個人正是何飛。

不過,還沒等何飛休息完,卻忽然在他的視線前出現了一雙腿,接著上方便伸出了一雙有力大手,然後猛地抓住了他的領子,下一秒何飛便被提了起來!

張虎猛地抓住何飛的領子將他提起后,接著二人便面對面,而此刻的張虎滿臉憤怒的死死的盯著何飛的臉,並且額頭上的青筋已經顯露,接著便對其大吼道「你他嗎的不要命了嗎!?啊!?在詛咒空間里活夠想自殺也不用這樣搞吧!?」

張虎的吼叫聲很大,頓時將車廂內的其餘四個新人嚇了一跳,幾人紛紛或站或坐的呆在車廂里,沒有人敢說一句話。

而此刻的何飛,並沒有立即回答張虎那憤怒的質問,他則是先伸出手抹掉了臉上張虎噴出的唾沫星子,然後對著張虎露出了副一臉輕鬆的表情,隨後便說道「張哥,做完這件事,我感覺我如今輕鬆多了。」

張虎聽后,臉上便露出了一絲莫名其妙的表情,先是轉頭看了看因驚嚇過度而癱坐在地上發獃的小慧,接著又重新回過頭對何飛疑惑的問道「難道這個女的和你在現實中是親戚?」

何飛聽后搖了搖頭說道「不認識,非親非故。」

張虎聽后本來有些疑惑的臉頓時又充滿了憤怒,他又立即質問道「那你為什麼這麼拚命的救她!?你剛才的行為簡直就是玩命!玩命!你懂嗎!?」

不過這一次何飛並沒有立即回答張虎的這次質問,而是呼吸有些急促的喘了幾口氣,沉默了片刻后,接著緩緩的說了一句讓張虎很費解的話

「我救得並不是她,而是我心中的一個遺憾」

這一次張虎聽后隨即一愣表情陷入沉思,他似乎在回想著什麼,隨後,提著何飛衣領的雙手慢慢鬆了下來

何飛順勢又重新癱坐在了地上,而張虎則站在何飛面前發著呆

不過,車廂里的那名眼鏡男在這時卻通過他那雙戴眼鏡的雙眼發現了什麼,雖然何飛是背靠著車廂,一直在正面對著眾人,但是他卻注意到坐在地上的何飛身下居然有血液開始慢慢流出並濕潤了地面,然後他突然從座位上站起,然後指著坐在地上的何飛道「啊,你的身後有血1

話音剛落,車廂內的其餘幾人都紛紛神情緊張的看向了何飛,而張虎也猛地一驚,然後他趕忙彎腰將何飛扶起,並看向了何飛的背後

只見何飛的背上居然有一道長長的傷口!並且已經劃開了皮膚與肌肉,此刻鮮血則不停地從他的後背流出!!!

這正是之前何飛躍入車廂里的最後一刻,何飛後面追過來的鬼物給何飛的致命一擊!

張虎趕忙又回過頭望向了何飛的臉,只見此刻的何飛雙眼微睜,臉色也不僅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蒼白,頭上留下的汗也越來越多,然後他又用手觸碰了下何飛的皮膚髮現此刻的何飛已經開始渾身冰涼

何飛快要死了

「唉」

這時,一直在旁邊默默看著的田叔先是不由得嘆了一口氣,然後接著說道「受這麼重的傷,這個小夥子,他他快不行了可惜了,這麼好的一個捨己救人的小夥子」

「是啊是啊,這麼好的人可真少有,這種人真的很偉大1眼見如此,此刻依舊滿褲襠都是尿漬的那個外賣小夥子也趁機刷起了存在感,趕忙也補充了一句。

「都給老子閉嘴1

張虎猛然的一聲大喝頓時將車廂里的幾個新人震住了,紛紛閉上了嘴巴不敢再說話了。

接著,張虎將何飛背在了自己的背上,而後環顧了下周圍的這幾個人,而後嘴角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笑容並說道「嘿嘿,誰說他死定了的?用不了1分鐘,他就會毫髮無傷的出現在你們面前1

接著,張虎便背著何飛向5號車廂大步走去,留下四個新人在原地面面相覷,不過那名眼鏡男似乎很想知道張虎話里的意思,於是趕忙起身跟在張虎的身後一同走向了5號車廂。

很快,穿過連接通道並推開車廂中間的連接門后,張虎便背著何飛走進了5號車廂,然後,張虎將何飛側著身體放在了地上,隨後一言不發的站在那裡看著何飛,而這時眼鏡男也剛好走了進來,看到張虎站在那裡,於是他也不說話的站在張虎的背後神情疑惑的注視著地面上側著的何飛。

不過,僅僅10秒鐘過後,一件讓眼鏡男驚掉眼鏡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地上那名年輕人他後背那條幾乎深可見骨的致命傷口,居然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正逐漸癒合!!!

很快,傷口完全消失不見,並且連一道疤痕都沒有留下,下一刻,躺在地上的何飛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然後已經面色恢復正常的何飛便站了起來。

站起身來的何飛在看到張虎后,毫無表情的臉上在沉默了幾秒鐘后突然漏出了微笑,然後緊接著便對張虎說了一句話「張哥,有煙么?」

張虎聽後面容先是猛然一滯,然後他就立即哈哈大笑了起來,接著就走上前伸出手拍了拍何飛的肩膀說道「哈哈,小子,這就是我欣賞你的原因1

男人和女人不同,很多時候都不會因為之前的一些事而斤斤計較並一直記在心裡,有的時候一些事也不需要多費口舌的解釋或辯解,而兩個互相了解的男人則更為簡單,僅僅一次哈哈大笑就能完全解決,所以男人有時候就是這麼簡單!

隨後,張虎掏出煙先自己叼了一根在嘴裡,然後一邊抽出另一根遞給何飛又一邊對何飛問道「我記得之前我給過你一盒啊?你說你抽煙抽的不多,難道已經抽光了?」

何飛接過煙,先是拿出火機親自給張虎點著,然後又給自己點著,在深深吸了一口並成功的吐出一個煙圈后說道「沒辦法,在上一場靈異任務中不小心丟失了。

「哈哈,那好吧,我把我現在正抽的這盒在一次送你了。」

「嘿嘿,那我就在次謝謝張哥了。」

然而,旁邊一直被二人所忽略的眼鏡男此刻的內心則是波濤洶湧,自從上車后就一直在默默觀察的他發現這趟列車裡不光有很多事物讓人匪夷所思,似乎連這些列車上的人也不像他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