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三十五章惡毒的守夜順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章惡毒的守夜順序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深夜來臨,住宿在潘多拉旅店裡的旅客們絕大部分在飯後都回到了各自的房間,並開始休息,不過,至於到底誰還沒睡,那就不得而知了。

靈異任務第一天夜晚,潘多拉酒店,二樓,207室內

此刻,郭耀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翹著二郎腿並且嘴裡還叼著一根『九五至尊』,煙霧繚繞的在噴吐著。

「我說小郭,這煙貌似100塊錢一盒吧,你咋抽這種煙?」

坐在郭耀附近的田國華在看到郭耀嘴裡叼這的煙居然如此高檔,忍不住便問了一句,不過這一問之下就立即引來了郭耀的一陣嘲諷。

「田叔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列車房間里幾乎啥都能弄的到,不趁著還有命在趕緊享受下,一旦被鬼殺了,那多麼的不值?」

接著,郭耀的眼角又不經意間掃了一眼坐在沙發右側正眉頭緊鎖似乎在思索著什麼的趙平,然後意有所指的說道「別像某些人,整天被靈異任務嚇得惶惶不可終日,這人嘛,活就要活的瀟洒一點,就算整天愁眉苦臉的也不能阻止鬼殺你,根本就沒個J8用。」

郭耀的話說完后,田國華若有所思的微微點下頭沒有說話,而趙平依舊一個人坐在沙發右側在那思索著什麼毫無反應,甚至可能剛才郭耀所說的話他都沒聽到

再次感受到被無視的郭耀有些惱怒,最近他是越看這個趙平越不順眼了,當然,他同樣看張虎也不順眼,不過張虎那種人他可得罪不起,所以他就把登上地獄列車以來的不順心都歸過在了趙平身上,然而趙平對他的態度則一直是無視,所以讓他更加的惱火

正待郭耀打算找理由尋釁滋事的時候,趙平卻忽然抬起頭看向了牆上的時鐘,然後對沙發另一側的二人說道「已經快要22點了,你們難道不打算睡覺嗎?」

田國華和郭耀聽后也下意識的看了眼時鐘,果然發現此刻已經21.55分了,頓時也感到一陣倦意襲來,但是想到夢魔弗萊迪的殺人方式此刻無論是郭耀還是田國華,二人皆是內心一陣害怕,說實話,別看白天何飛對眾人的推測已經說的很明白了,不過分析的在正確,一旦事到臨頭,往往人還是很膽怯的。

想到這裡,田國華便猶豫的對趙平說道「雖說也該睡了,我也真有點困了,可是,我如今的心裡不知怎麼的卻有點慌氨

趙平聽后先是用手扶了扶眼鏡,然後繼續說道「那你今晚就不打算睡了嗎?但是你今晚不睡,明晚不睡,後天晚上也不睡?」

趙平的話頓時把田國華問的啞口無言,不料這時郭耀卻忽然想到了什麼,接著走到趙平面前嘿嘿一笑道「睡覺是自然要睡的,不過白天資深者們不是說了嗎,要輪流守夜睡覺,睡覺中的人如果發生異常,守夜的人要立即將其弄醒,所以我們只要按照這種方法來做不就行了嗎?」

趙平聽後點了點頭道「是的,白天在205客房內隊長就是這麼安排的,不過其餘的兩間房都是兩個人,兩個人輪流守上下半夜很好安排,而我們這個207客房則有三個人,又該如何安排?」

郭耀聽后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先側過頭透過室的門向室里看了一眼,接著將最後的一口煙吸完又按進了茶几上的煙灰缸里。

看到郭耀正在沉思,田國華則忍不住說道「小郭啊,這麼簡單的事你還要思考那麼久嗎?咱這是雙人客房,室的床能睡倆人,咱三個人分成三個班,倆人睡覺,一人守夜,三人輪流來不就結了嗎?」

然而田國華剛說完,郭耀卻立即否定道「不行,這樣還是不行啊1

「為什麼?」

田國華有些疑惑的問道,不過接下來郭耀卻一臉鄭重的說道「所謂多一人守夜就多一分安全,咱就算是三人,也要分為兩組睡覺。」

不待其餘二人在問,郭耀接著說道「要不這樣吧,我和田叔兩個守上半夜,張平你一個人守下半夜,如何?」

田國華聽後有些不解,正想說什麼,不過卻被郭耀用一個眼神制止了,接著郭耀便對張平客氣的說道「張平,你看如何啊?」

「可以,沒問題。」

本以為張平會提出質疑,甚至他郭耀連解釋理由都想好了不料張平在聽到郭耀的安排后居然沒有一絲意見的答應了下來。

郭耀一愣,但也僅僅一愣,然後就立即說道「既然如此,那就這麼辦吧,凌晨2.30分時進行交接。」

隨後,三人不再廢話,紛紛從沙發上起身並從客廳走進了室,趙平便毫不猶豫的脫下外套,然後一個人睡到了那張雙人床上,而郭耀和田國華二人則一人搬了個有靠背的椅子,然後坐在了室里進行守夜。

十幾分鐘后,床上的趙平便傳來了睡覺時才會發出的那種低沉的呼吸聲

感覺到床上的人已經陷入了熟睡中,郭耀之前那面無不表情的臉上忽然露出了一絲陰毒的神色

然後他對著坐在他附近田國華擺了擺手,示意他跟他來客廳。

田國華露出了不明所以的表情,但是在郭耀的一在手勢招呼下,最終還是起身尾隨郭耀走出了室重新來到了客廳。

悄悄的關上了室的門后,田國華立即小聲的對郭耀問道「小郭你這是搞的哪門子飛機?不在室里守夜,咱倆都出來幹啥?」

田國華的話音剛落,不料下一刻郭耀的回答則讓他大吃一驚!

郭耀先是對著田國華嘿嘿一笑,然後說道「田叔,這上半夜咱倆就在客廳里的沙發上輪流睡覺吧,一個睡覺一個守夜。」

「什麼1

田國華大吃一驚,接著這倆字脫口而出,而郭耀則趕緊捂住了田國華的嘴巴,並做了個噓的手勢,然後說道「這上半夜咱倆就在客廳里輪流睡覺守夜,誰在睡覺時有異常另一人趕緊叫醒他,而在2.30分前咱倆在重新回到室並做出一副守夜的樣子,然後下半夜咱倆在一起睡,讓那個叫趙平的沙比替咱倆守下半夜。」

郭耀的一番話讓徐國華大驚失色。

「你你這不是明顯的在坑人家嗎?」

田國華說完后,郭耀則立即露出了陰毒之色回答道「坑他又怎麼樣?這個叫趙平可不是個好東西啊,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如果一夜無事也就罷了,算他命大,但假如他一個人在室睡覺時在夢裡被弗萊迪攻擊了,到時候咱倆無論誰在客廳守夜聽到動靜都不要叫醒他,就讓他一個人在室里去死吧1

「他到底怎麼得罪你了啊你居然」

田國華似乎還要說什麼?但卻注意到郭耀此刻的臉卻變得有些猙獰

滿臉猙獰的郭耀將田國華嚇到了,接著郭耀又惡毒的說道「田叔啊,你還不明白么?在這個詛咒空間里這些資深者別看一個個道貌岸然的,其實都根本不在乎我們這些新人的死活,從那個光頭男對我們的惡劣態度就應該明白了,至於那個叫何飛的更是個偽善者,先是救了陳小慧,這是什麼原因你還看不明白嗎?估計如今的陳小慧早就被何飛給睡過了,接著陳小慧就被安排和隊長住一起了受到了隊長的保護,所以在這場靈異任務里她才被這群資深者庇護,而那個叫鄭璇的隊長對我們更是不在乎,對待我們這些新人也僅僅是例行公事般的對待,否則她為什麼安排他們這些資深者們住一起,而卻要讓我們這些新人們單獨住在一起?這不就是明顯的想讓我們這些新人自生自滅么!?」

郭耀的這一連串的話,說的田國華一迷茫和不可思議,他還從沒有往這方面想過,表面上看起來這些資深者並沒有郭耀嘴裡說的那麼壞啊?但是經過郭耀的分析后,好像郭耀說的也有那麼一絲道理

似乎這郭耀說的也並不是不對,這防人之心確實不可無

然而這害人之心也不應該有啊?

想到這裡的田國華接著又問道「那那這個叫趙平的,你這麼坑他又是為啥?他可是也和咱倆一樣都是屬於新人埃」

「和咱倆一樣?嘿嘿,可惜很快就不是了1

郭耀的這次回答又一次讓田國華有些不解,郭耀說道「白天的時候,這個叫趙平的不停地和那些資深者交流,似乎很想融入他們這個圈子裡,然後儘可能的在那個隊長面前表露自己的才華,希望資深者們能吸納他別看表面上大家都看不出來他的目的,但是我卻看出來了。」

「嘿嘿,何況這傢伙自從來到這個詛咒空間里就對我和你都不怎麼搭理,尤其是我可能還得罪過他,一旦他融入了資深者的圈裡,到時候他肯定會想法坑害我們,我這輩子最看不起這種人了,所以,與其到時候他坑我們,不如我們先拿他當咱的探路石吧1

郭耀的這一大篇滿嘴胡扯出來的『高論』居然成功的打動了田國華

接著,二人便撇開室內的趙平不理,然後兩個人就在客廳的沙發上輪流睡起覺來

這個深夜,是否會很平靜的過去?沒人知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