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三十八章困惑的疑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困惑的疑點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天早上,一道非常響亮的男性尖叫聲便從潘多拉旅店的二樓某個房間內傳了出來

此刻的206客房內,正在洗臉的何飛,以及剛剛守完下半夜正在打著哈欠的張虎同時被這道聲音驚的一愣,接著何飛與張虎便立即對視了一眼,因為這道聲音在他們的耳里非常的清晰赫然就從是隔壁的207室內傳出的!

二人心裡同時想到出事了!

接著,何飛與張虎不再猶豫,趕忙推開了門向隔壁的207客房趕去,不過顯然這道驚叫聲不光驚動了他倆,自然還有其餘住在這家旅店的客人,此刻的207客房門外已經圍了不少人,樓下以及附近似乎還有客人打算過來,不過幸虧這家旅店住宿的客人本來就不多,所以並不會造成那種圍觀者眾多的場面來。

何飛與張虎趕忙穿過門口的幾個房客走入了客廳,只見房內分別站著一臉驚恐的田國華以及滿臉蒼白之色的趙平,至於郭耀則赫然躺在客廳的沙發上,且已經死了!

何飛剛剛看到這裡,只見門外又擠進來兩個人,正是鄭璇與陳小慧二人,鄭璇進入后也是先觀察了下四周,接著也看到了郭耀那死相凄慘的屍體,鄭璇隨後又和何飛對視了一眼,雙方都從對方的眼裡看出了疑惑。

這種疑惑是可以解釋的,因為按理說這207室里有三個人,輪流守夜的話無論如何情況也比其餘兩組每個房間只有兩個人的情況要好很多,同樣也安全很多,這也是當時鄭璇認為他們都是新人,出於能更好的保護他們才安排他們三人住一起的原因,可是為何先出事的反而是207客房呢?

陳小慧在看到郭耀的屍體后立即兩眼瞪大的驚呼了一聲,然後在鄭璇的示意下,幾人便一起觀察起了郭耀的屍體

只見此刻郭耀的屍體平躺在沙發上,滿身的血液已經凝固乾枯,沙發和地面上散發著一股強烈的血腥氣,此刻郭耀雙目雖然緊閉,但臉上已經凝固的表情卻顯露出了一種極度驚恐扭曲的表情,這看的幾人紛紛心裡發毛,然而最可怕的就是郭耀屍體的前胸口處則赫然有一個拳頭大小的貫穿性大洞,這就是直接造成郭耀死亡斃命一擊。

然而不待眾人觀察完,這時一名肥胖的中年男人帶著兩名警察走了進來,這名胖男人應該就是這家旅店的老闆,隨後警察先是驅散了圍觀的客人,接著便開始了例行公事的先檢查了一下現場,然後便將何飛這一夥死者的同伴叫出來進行了調查詢問。

何飛他們當然不會實話實說,因為你說有鬼根本不會有人信,反而還會被當成神經病,所以趕來的兩名警察並沒有得到什麼有價值的信息,隨後又檢查了何飛幾人的護照,在發現並無問題后,便又重新打算進入房間搜索可能有價值的線索,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猛然間,又是一聲女人驚悚的尖叫聲從頭頂的三樓方向傳來!

兩名警察中的那名年紀較大的警察在聽到聲音后趕忙回身向外跑去,而另一名年輕的警察以及其餘輪迴者也毫不猶豫的趕忙跟上,此刻無論是何飛亦或是鄭璇腦海里只有一個信息那就是

果然,受攻擊者不僅僅是他們這些輪迴者!

來到這棟旅店的最高一層3樓后,接著一眾人便順著聲音傳出的位置來到了3樓309客房的門口,只見此刻的房門早已打開,眾人進入客廳后便看到有兩名約20歲左右的年輕女孩正蹲在室與客廳連接的位置,其中一名棕色頭髮的女孩正滿臉驚恐的痛哭流涕,而和她蹲在一起的另一名紅頭髮女孩雖然沒有哭但同樣也是面色難看,不過這名紅髮女孩卻在安慰著棕發女孩。

看到警察趕來,紅髮女孩趕忙站了起來,並將棕發女孩拉離了室門口,隨後那名年長警察便帶頭衝進了室

在兩名警察率先衝進去后,何飛是第三個跟進去的,不過進入后的何飛以及其餘幾名輪迴者第一眼都看到那最先進去的兩名警察面色有些難看,尤其是兩名警察里的那名年輕些的警察,似乎都有種嘔吐的衝動了,當然直接嘔吐的人倒是沒有出現,但當場嚇得又是尖叫一聲的人則出現了,陳小慧在看到床上的那具背靠著牆,但是卻沒有頭的男屍后便猛地發出一聲尖叫來

只見這具男屍下半個身子在床上,還蓋著被子,上半身則背靠著牆壁,脖子以上的頭顱則消失不見,脖腔里噴出的大量鮮血噴了幾乎整面牆都是,讓這雪白的牆壁和深紅的血液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幅極為詭異恐怖的血腥畫面。

整整一個上午,整個潘多拉旅店都不太平靜,因為一早上連續發生兩起殺人案件,讓這兩名從小鎮警局趕來的警察忙的不可開交,因為,這個小鎮的警察局裡,算上警長,一共才4個人,派出兩人出動已經是這個小警局的極限了,在經過一系列的現場勘測,以及對死者同伴和其他房客們的詢問后,經過初步調查后便將這兩起死亡事件合在一起定性為謀殺案,並且兇手很可能是同一個人,而且這個兇手的殺人手法非常殘忍。

被害人為兩人,一名為外籍遊客,叫郭耀,另一名則為開普敦大學的學生,叫傑姆菲爾德。

隨後,小鎮醫院的車便將兩具屍體拉走了,而何飛這伙輪迴者以及那兩名年輕女孩作為兩名死者的同伴,則被告知他們暫時不得離開潘多拉旅店,以方便隨後警察可能會到來的詢問以及調查,接著,兩名警察便也紛紛上了警車離開了。

下午時分,這座本就沒住多少客人的潘多拉旅店則又陷入了一股房客的退房風潮,這是自然的,連續發生兩起房客被殺案件,且警方也沒有抓到兇手,還說兇手很有可能要麼就住在這座旅店裡,要麼就是這座鎮里的人,所以感受到恐慌的房客們便主動退房,並紛紛離開了這座小鎮,這是很明顯的,畢竟凡是住在這座小鎮的唯一的旅店裡的基本上都是外地人,而小鎮的本土居民會住自己鎮子上的旅店么?

很快,整座潘多拉旅店的房客就幾乎走了個乾淨,偌大的一樓餐廳顯得格外的寂靜,當然也並非是所有的房客都走光了,就比如被警方告知的何飛這一夥輪迴者以及另一名死者的夥伴,也就是那兩名年輕女孩,則都繼續留在了這裡。

此刻是下午13.50分,一樓餐廳,餐廳大門內的櫃檯前,那名之前接待何飛一伙人的金髮女接待員正無聊的坐在那裡,而距離櫃檯不遠處的一張餐桌前,那名肥胖的旅店老闆則正一個人愁眉苦臉的正在喝著酒。

當然,此刻餐廳內自然也還有吃飯的客人,不過相比昨天卻少了很多很多,僅僅就只有兩桌這可能也是正在一個人喝悶酒的胖老闆心情不好的原因吧,畢竟,哪一家旅店老闆在攤上這種房客死在自家旅店的事都不會開心。

而這兩桌吃飯的客人里,其中以鄭璇為首的6名輪迴者紛紛圍坐在一個餐桌前正在吃午飯,而中間隔了三張桌子的對面餐桌前,坐的正是那兩名女孩。

張虎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會幹擾他的食慾,只見他先是將自己盤內的牛盤吃光后便又又叉子插向了中間盤子里的那塊雞腿,然後大咬了一口嚼了起來,不過這種時候其餘的幾個人卻很少有人動餐具,絕大部分人的臉色都有點不好看,其中尤其是幾名新人,幾乎個個面色蒼白的呆坐在座位前,基本都沒吃什麼。

看到這裡,也是剛剛咽下一口牛排的何飛先是看了一眼對面的鄭璇,然後他也很自然的將目光掃向了田國華與趙平二人,果然,一直低頭不語的田國華在偷偷抬起頭后便立即發現在資深者里,除了那個張虎外,鄭璇與那個叫何飛的二人果然都在看著他

田國華立即結結巴巴的回答道「你們別這麼看著我我也不知道這郭耀到底是怎麼死的啊,你們不會是懷疑是我殺得他吧?」

「沒人說是你殺得郭耀,因為這說出來連鬼都不信,我們只是想知道,昨天晚上你們睡覺的時候到是怎麼安排守夜的以及期間所發生的事都說出來。」

鄭璇此刻面無表情的的對田國華說完這些話后,田國華自然不敢隱瞞的將昨晚的事都統統說了出來,其中也包含了郭耀坑害趙平以及對他說的那些高論

這聽的一眾人暗暗心驚,沒想到這個郭耀的內心居然是如此的心胸狹窄!

而田國華話音剛落,旁邊的趙平也開口說道「那麼接下來我也把我所知道的事說一遍吧。」

接著,趙平便將昨晚在207客房內他清醒時所發生的一切也告訴了其餘人。

鄭璇聽后若有所思的問道「趙平,聽你這麼說,你早就猜出了郭耀昨晚想坑你了?那你還敢單獨一個人在室里睡?」

「是的,但是我卻不在乎,雖說夢魔肯定會襲擊我們,但是我卻在賭夢魔不見得第一個襲擊的就是我,所以我才沒有直接揭穿郭耀的把戲,就這麼一個人在室里睡了。」

趙平的回答讓其餘人微微驚訝了一把,這人簡直在賭博啊,萬一鬼第一個襲擊的是你,而恰巧沒有其餘人替你守夜看著你,你豈不是完了?

看到其餘幾人的表情,趙平又立即苦澀的反問道「那麼就算我在室里睡覺時旁邊有人守夜,那你們認為當我受到夢魔攻擊時,早就看我不順眼的郭耀會叫醒我嗎?」

鄭璇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接著何飛便又對著田國華問道「那麼你呢?你不是和郭耀輪流守夜的么?怎麼郭耀出事的時候他應該會有一些異常啊,你應該能發現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