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三十九章傑西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傑西卡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這個,我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啊,我都40多歲的人了,我怎麼可能連守幾個小時夜都辦不到呢,但是卻很奇怪,我記得在0點之前,我精神頭還可以,然而等過了0點后我卻不由自主的越來越困,我本來在咬牙堅持,可是不知怎麼的我居然坐在沙發上睡著了1

田國華的回答讓其餘人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不過何飛卻根據田國華剛才所說的話,在腦海里想到了一個猜測

想到這裡的何飛忽然間感到後背莫名的出現一陣寒意,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如果你怕弗萊迪在夢中殺你,你或許可以強迫自己不睡覺,但是一旦你先被弗萊迪催眠,然後你進入夢鄉到那個時候,夢中的你可就是任由弗萊迪擺布了。

但是這種想法他卻不打算立即對著其餘人說出來,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不過當何飛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對面不遠的另一個餐桌旁坐著的那名紅髮女孩卻向他們這桌走了過來

來到眾人面前後,在看到一桌人都在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她,那名紅髮女孩並沒有露出膽怯的表情,反而大大方方的對眾人說道「你們好,請問我可以坐下嗎?」

桌上其餘人紛紛將目光望向了鄭璇,鄭璇則是先看了那名紅髮女孩一眼,接著對那名女孩微微點了一下頭,然後說道「可以,請坐吧。」

鄭璇雖說請坐,但是下一刻她卻尷尬的發現他們這桌居然沒有空餘的座位了,人都坐滿瞭然而凡事無絕對,鄭璇話音剛落,一旁的何飛便立即主動站了起來,然後他就對那名紅髮女孩說道「太巧了,我剛好打算去趟洗手間,你先坐這裡吧。」

說完何飛就起身向餐廳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嗯,謝謝。」

對何飛道完謝后,接著紅髮女孩便坐在了之前何飛的位置上,面對著桌前其餘人那疑惑的目光,紅髮女孩先是沉默了下,隨後表情似乎顯得有些糾結不過最終她還是對眾人張口說道「早上你們的同伴和我的那位朋友,他們二人的死亡,我懷疑不是人類乾的1

紅髮女孩此言一出,在座的所有人都是內心大吃一驚!沒想到這個劇情人物居然

鄭璇隨即說道「這位小姐,請問怎麼稱呼?」

紅髮女孩聽後面容一陣尷尬,隨後便說道「抱歉,因為這件事太緊張都忘了自我介紹了,你們好,我叫傑西卡,是來自開普敦大學的一名學生,我和我的兩名朋友凱莉以及她的男友傑姆三個人來這裡遊玩,不過凱莉的男友卻被」

猛然間,鄭璇以及其餘人都想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名,任務里所提及的這個名字就叫做傑西卡,也是這場任務里的支線劇情角色,保護這名叫做傑西卡的不死,輪迴者們便可額外獲得2點生存值,而傑西卡原來就是眼前的這個紅頭髮的女孩!

「你好,我叫鄭璇,我們這些人都是來自中國的遊客,那名叫郭耀的死者也是我們的同伴。」

雙方互相介紹完后,鄭璇又立即回歸正題的問道「對了,你剛才所說的殺人者不是人類乾的是什麼意思?」

傑西卡聽后直接抬起頭看向了鄭璇的眼睛,然後面露嚴肅的說道「接下來我說的話,你們可能不相信,但是我還是要說,因為這可能關係到我和我的朋友以及你們這些人的性命1

鄭璇隱隱感覺傑西卡下面的話會很重要,所以她立即同樣看著傑西卡的雙眼回答道「放心吧傑西卡,我們中國是道教玄學的發源地,道學神話也很悠久,所謂神鬼之說,至少在我眼裡,還是抱著寧可信其有的態度來看的。」

鄭璇的話很明顯是在直接暗示傑西卡,他們這群中國人並不是無神論者!

鄭璇的話無疑給了傑西卡很大的鼓勵,於是傑西卡便說道「在榆樹街小鎮隱藏著一個惡魔,這個惡魔的名字叫弗萊迪」

之後,傑西卡便將這個小鎮里關於弗萊迪的傳說,以及他的由來和殺人方式都告訴了一眾輪迴者,並且肯定的猜測到,他的朋友傑姆和郭耀應該都是在昨晚睡覺時在夢中被弗萊迪殺死的。

傑西卡說完后,在座一眾人紛紛暗自心驚,而田國華更是情情一陣激動,正要張口說話的時候,不料卻被旁邊的張虎踩了一下腳,剛想說話的田國華則硬是閉上了嘴巴。

傑西卡說的其實100%正確,但鄭璇聽后卻並沒有立即贊同她的話,而是神情冷靜的反問道「既然是在夢中被殺,那麼你又是怎麼知道弗萊迪這個魔鬼,以及弗萊迪的傳說的呢?」

聽到鄭璇的話后,傑西卡本來很平淡的表情卻忽然變得一陣陰沉,接著用眼睛掃視了一下四周的眾人,然後說道「首先關於榆樹街的傳說很多人都知道,我也曾聽別人說過,但是之前的我也和其他人一樣僅僅把這事是當成個傳說來聽,而之所以如今我肯定的相信了,那是因為我昨晚也被弗萊迪攻擊了1

傑西卡此話一出,猶如一個炸雷一樣在眾人心中炸開,這一刻,無論是鄭璇還是其餘人,都一臉震驚的看向了傑西卡,因為他們的震驚不是沒有理由的,因為被弗萊迪在夢中襲擊他們並不驚訝,但是被弗萊迪在夢中襲擊卻沒有死這如何不讓人吃驚!?

「看你們的表情似乎很吃驚?難道你們也早就知道弗萊迪的事?」

鄭璇趕忙搖頭並解釋道「不,我們也僅僅只是聽說過關於榆樹街的這個傳說而已,但是聽你這麼一說,這個傳說竟然是真的,所以我們我們才很吃驚。」

看到傑西卡點了點頭,鄭璇又隨即又將他以及在座的所有人內心最想知道的問題也問了出來「那麼,既然你說弗萊迪昨晚也襲擊過你,那麼為何我們的同伴郭耀死了,你的朋友傑姆也死了,但你卻安然無恙呢?」

鄭璇話音一落,其餘人也紛紛將期待的目光看向了傑西卡,不過這時候的傑西卡卻微微搖了搖頭,然後迷茫的說道「其實我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本來在夢裡的我已經被弗萊迪逼到了一個死角,然後弗萊迪的鐵爪便刺向了我,我只是本能的舉起手臂阻擋,然後我的手臂就受傷了接著我就看到沾到了我鮮血的弗萊迪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痛苦的表情,然後他就消失了,隨後我就醒了」

這時傑西卡說完后,在座的絕大部分輪迴者紛紛內心一喜!同時這也是他們這些人的第一想法。

但是鄭璇卻並沒有將表情顯露出來,而是面露疑惑的問道「那麼你之所以告訴我們這麼多的理由又是什麼?」

聽到鄭璇的疑問后,傑西卡先是從餐桌前站起了身,然後又對鄭璇等人解釋道「因為夢裡弗萊迪曾對我說過,他說他這次復甦後會殺很多人,其中就包括我們這三人以及你們這群東方人,所以我才特意過來告訴你們,希望你們加倍小心,而我也並無任何意思,僅僅只是不希望看到那麼多的無辜者被弗萊迪這個惡魔殺死而已。」

說完后,傑西卡便離開了鄭璇這一桌,然後又回到了她之前的餐桌,隨後便和她的那位死了男友的朋友凱莉一起返回了三樓。

「這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女孩1

傑西卡走後,張虎第一個打破了餐桌前眾人的平靜首先說出了這句話。

然而張虎說完后卻並沒有得到任何一個人的贊同或是回應,因為這一刻,其他人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傑西卡的善良,而是紛紛重點探討起了血液的問題

陳小慧說道「難道說血液可以剋制弗萊迪?」

田國華立即接話道「嗯,我看應該是,否則剛才那紅頭髮女孩又是怎麼從弗萊迪的襲擊中存活下來的?」

陳小慧聽後面容一喜又繼續說道「啊,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終於不用擔心在夢裡會被弗萊迪殺死了,如果弗萊迪靠近我,我就咬牙割破自己的皮膚,然後把血噴在他身上1

而鄭璇卻自從傑西卡離開后便一個人陷入了思考中。

至於趙平更是從頭到尾沒有說過一句話

當何飛從洗手間出來后,正想重新回到餐廳原本的餐桌前,然而在經過旅店老闆的那桌時,旅店老闆的一句細微的嘟囔聲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可能是一直一個人在喝悶酒的胖老闆或許是有點醉了,警覺性有些降低,在加上餐廳里的人很少,只見此刻的他先是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隨後又一口灌了下去,接著便從嘴裡自言自語似得小聲的嘟囔出來一句話——

「沉寂了這麼久又要開始了嗎?看來今天晚上又該去醫院一趟把那東西取出來了」

嘟囔出這句話后的胖老闆先是嘆了一口氣,接著就起身走向了櫃檯,和那名女性金髮接待員說了幾句話后便大步走出了旅店的大門,隨後就鑽進了門外停著的一輛科沃茲汽車,發動汽車后隨即便開走了。

何飛在看到老闆離開后,他先是一個人沉思了片刻,接著便向餐廳的櫃檯走去。

依舊還是那名昨天給他們登記的那位金髮女接待員,在看到何飛走來后,先是一個禮貌性的點頭,然後說道「對於今早先生的那位同伴所遭到的不幸,我表示很遺憾。」

不得不說,這歐美人在公共場合的禮貌性確實不錯,知道這件事後,看到何飛走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出言安慰,不管你和你死的那個同伴關係是否好壞,但是這句話說出來總會給人以寬慰的感覺。

於是何飛也立即也以禮貌性的點頭做為回應,然後這名接待員就進入正題的問道「請問先生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何飛聽后先是搖了搖頭,然後露出微笑並說道「小姐怎麼稱呼?」

女接待員聽后回答道「赫克斯.林莎,很高興認識你。」

何飛答道「我叫何飛,也很高興認識你,那麼,我可以向你打聽一些事嗎?」

「可以,您請問。」

得到對方許可后,何飛也不再繼續客套,而是直接問道「剛才的那個走出去的胖子就是你們旅店的老闆吧?」

林莎聽后肯定得點了點頭,不過隨後何飛卻又將聲音壓低了一些,然後又繼續問道「那麼,能否將你所知道的關於這個胖老闆的事全都告訴我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