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四十六章醫院裡的黑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醫院裡的黑影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何飛的話說完后,此刻的田國華卻直接懵了

而這時,何飛又轉身回到了沙發上坐下,然後接著對眾人說道「大家認為如今的我們還有的選擇嗎?」

最終,包括何飛在內,所有的人在當晚都服用了夢境消除藥劑,並且紛紛回到了各自的房間。

鄭璇並沒有在回205客房,而是在樓下值夜班的服務員那裡拿到了203客房的鑰匙,然後搬到了203客房。

其餘人走光后,整個205號客房只剩下了何飛與張虎兩人,張虎待人走光后便立即面向何飛並迫不及待的問道「之前你和鄭璇所說的那件事,到底有幾成把握啊?」

何飛聽后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沉默了一會,接著便張嘴回答道「九成1

不過,當張虎臉上的笑容才剛露出時,何飛卻又補充了一句話

「但是仍然還要確認一下。」

一夜過去后,一件讓所有輪迴者高興異常的事情發生了,那就是當第二天的太陽升起后,所有人都平安的活著走出了室,並且他們紛紛發現,服用了藥劑后的他們在夜晚果然一夜無夢!

「呼啊1

剛剛起床的田國華在打了個哈欠后,接著就神采奕奕的走出房門打算下樓去一樓餐廳吃點早餐,不過卻又想起什麼似得,他接著又停下腳步並回過頭對著從早上起床后就一直沉默寡言的趙平說道「我說小趙,你要不要和我一起下樓吃點早餐啊?」

坐在客廳沙發上的趙平在聽到田國華的話后,先是抬頭看了看,然後搖了搖頭說道「你先去吧,我一會在吃。」

趙平的回答讓田國華感到瞭然無趣,於是田國華便忍不住說道「怪事,你怎麼還是一副心事重重不開心的樣子呢?藥劑都喝了,而且很有效果,昨晚我一整夜都沒有做夢,這說明這場靈異任務我們都安全了!你難道不高興嗎?」

趙平回答以沉默

看到趙平的這幅樣子田國華很無語,然後他就沒有在說什麼,便走下了樓。

來到一樓餐廳后,田國華便看到鄭璇、何飛以及張虎三人正在圍著一張餐桌吃著早點,於是田國華立即面露笑容的走了過去然後打招呼道「呵呵,大家都起的挺早啊,昨晚睡的可好?」

然而換來的確是何飛與鄭璇二人的沉默,田國華頓覺得有些尷尬,不過正在大口吃義大利面的張虎在將嘴裡的食物咽下去后,接著用眼角瞥了一眼田國華,隨後用嘲諷的口吻說道「喲,你還沒死啊?昨晚還激動的埋怨說資深者都是騙子的人怎麼平安無事了呢?」

張虎的回答頓時讓田國華滿臉通紅,不過好歹他也是活了40多歲的人了,社會經驗很豐富,於是立即道歉道「張兄弟說的哪裡話,我昨晚也只是太害怕了,所以才口不擇言,一晚上過去后我才知道,原來隊長與何兄弟做的這些事都是對的1

田國華說完后,張虎正要繼續說些什麼,不過一旁的鄭璇卻發現了樓上走下來了兩個女孩,然後她便伸出手向那兩個女孩打招呼道「嘿,傑西卡,早上好1

「啊,鄭璇小姐早上好,各位也早上好1

傑西卡看到鄭璇與其餘幾人後,也趕忙打起了招呼,然後在鄭璇的邀請下,傑西卡與她的那個朋友便坐在了鄭璇的旁邊一同吃起了早餐。

而何飛與張虎則與傑西卡二女打過招呼后便起身離開了座位,隨後向旁邊走去,閑來無事的張虎則對一直站在旁邊有些尷尬的田國華說道「行了老田,沒人拿你昨晚的的話當真,不過我總感覺沒吃飽,要不,你在單獨請我一個人吃一頓?」

田國華一聽,立即露出了笑容,然後點頭道「張兄弟說哪裡話,只要你們別生我的氣就行,至於請吃飯小意思,咱這種人還會差錢么?」

說完后,田國華又看了看正向旅館大門處走何飛,接著又對張虎問道「對了,何兄弟他要去哪啊?」

張虎聽后很隨意的說道「哦,他來時忘了帶煙了,打算出去逛逛,順便買包煙。」

而這時的何飛在即將走出旅館大門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鄭璇,而正與傑西卡聊天的鄭璇在注意到何飛的目光后則微微點了一下頭,隨後何飛便重新回過了頭然後走出了旅店。

出了旅店並在走了一段距離之後,何飛便來到了一座院內停放著一輛自行車的房子旁,敲開了門后便向開門的一個女人要求買下院內自行車,女人本不想賣,不過當何飛開出200美元的價位后,那名女人頓時滿臉笑容的同意了出售。

騎了十分的自行車,何飛便來到了旅店老闆麥克斯的家門外,然後,下了自行車的何飛發現麥克斯的小汽車依舊停在房子外面,接著何飛便走到了緊閉的房門前按下了門鈴。

門鈴連續多次的按下,但是屋內卻毫無反應,何飛皺了下眉頭,然後推了下門,但卻推不動,顯然是在裡面反鎖了,於是他又將耳朵貼在了門上傾聽了一會,但也毫無動靜,窗戶也是從裡面拉著窗帘,裡面什麼也看不見。

然而這時何飛的面容卻異常凝重,接著他似乎決定了什麼,然後轉過頭先用眼睛掃視了一下四周以及旁邊的馬路,在確定附近無人或車輛經過後,何飛迅速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接著繞到了房子的側面,隨即便狠狠地對著窗戶的玻璃砸去!

「嘩啦1

何飛砸破了玻璃之後也不再猶豫,接著便小心的從窗戶處爬進了麥克斯的家裡

雖然外面是白天,但是屋內卻很暗,何飛首先進入的就是客廳,他先小心翼翼的觀察者四周,發現四周並沒有人,然後他便向室走去。

推了推室的門,發現室的門並沒有鎖,於是何飛先是握住了門把手,然後就猛地的推開了門。

映入眼帘的場景頓時讓何飛迅速抬手的捏住了自己的鼻子,然後皺著眉頭看著室內的血腥的一幕

此刻的麥克斯平躺在床上,兩眼瞪的老大,不過已經死的不能在死了,而他之所以能在只看一眼的情況下就斷定麥克斯已死,那是因為此刻麥克斯的頭上赫然插著一把巨大的消防斧!

從室里所散發的屍臭味來判斷,估計麥克斯死了應該也在24小時以上了,何飛先是捏著鼻子觀察了下麥克斯的屍體,然後走出了室又悄悄的翻出了窗戶來到了房子外面,接著又重新騎上了自行車並迅速的離開。

但他卻並沒有立即朝著返回旅店方向行駛,而是在路上拐彎朝著小鎮醫院的方向駛去

回憶著那晚鄭璇告訴他的路線,何飛終於在十幾分鐘後來到了小鎮醫院,通過觀察這家醫院並不算大,僅僅只有三層樓,看到這裡何飛迅速的走進了醫院的一樓大廳,不過卻發現偌大的一樓大廳里除了有兩名保安坐在一旁的連椅上閑聊外,透過急診室的玻璃就只看到有一名穿著白大褂的男醫生在裡面用電腦玩著撲克。

整個醫院的一樓大廳居然只有3個人?

看到有人進來,正在閑聊的兩名保安便停止了聊天,然後紛紛站了起來走到了何飛面前問道「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問話的保安是一名留著小鬍子的白人中年人,在看到何飛的面孔以及膚色后,頓時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並同時問出了以上那句話。

何飛聽后則是面露不解的回答道「保安先生,為何醫院裡人這麼少?醫生和病人呢?今天應該不是周末吧?」

而兩名保安里的另一名體形較瘦的保安則回答道「抱歉,其實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只是昨天我們院長宣布醫院開始放假,醫生放假而病人都被強制性轉院了,而具體放幾天也沒說。」

何飛面色凝重的思索了一會,不過那名保安緊接著又說道「如果你是來看病的話,那麼我只能說聲抱歉了。」

何飛聽后忙說道「不是的,我是想去三樓,我有事要來找院長霍拉德先生的。」

「但是院長昨天就已經離開了醫院,此刻3樓院長的辦公室里已經鎖上了裡面並沒有人。」

兩名保安本以為何飛在聽到這句話后便會離開,不料何飛卻在思索了一會後,卻又說道「那麼能否請讓我去3樓院長的辦公室去敲門看看?我想確認一下。」

何飛的回答頓時讓這兩名保安很不高興,其中那名留著小鬍子的保安也頓時冷下了臉,接著便對何飛質問道「你什麼意思?難道你認為我們二人都是瞎子嗎?連院長離開醫院都會看錯嗎?」

感受到對方情緒的變化,何飛聽后並沒有為自己辯解,反而臉上頓時露出了微笑,接著他就從兜里掏出了幾百塊美元,然後悄悄的塞在了那名小鬍子保安的手裡並說道「保安先生,我確實是有急事找院長,上去看看的目的也僅僅是確認一下,並非是對你們的不信任,所以請行個方便,如果3樓院長辦公室的門我敲不開,那我自然就會立即離開醫院。」

小鬍子在聽完何飛的話后,先是低頭看了看手裡美元的數量,然後又偷偷地回過頭看了看附近急診室內的那名醫生,在確認醫生依舊在玩著電腦並沒有注意到大廳里的事後,轉過頭的他便立即將錢塞進了褲子兜里,然後拉著那名較瘦的保安一言不發的走到了幾米外的連椅上坐下,並重新開始了聊天,就似乎當何飛不存在一樣。

見此情景,何飛則忍不住在內心感慨這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果然不假,其實也對,如今社會裡忙忙碌碌的人們所做的一切還不都是為了錢么?錢是好東西誰不喜歡?天朝人如此,美國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只可惜錢對如今的何飛來說反而成了無關緊要的東西了。

感慨過後的何飛並沒有忘記此行的目的,於是他先定了定神,接著便向樓上走去,在來到二樓后,他發現整個二樓靜都很暗並且悄悄的毫無一人,看來今天除他之外整個醫院似乎就真的只有一樓大廳的那三個人了,想到這裡,何飛也沒有仔細打量二樓,而是抬起頭看向了通往三樓的樓梯,接著便向三樓走去。

但是,正走在2樓通往3樓樓梯中的何飛沒有注意到的是此刻在2樓走廊的某個房間的門卻慢慢的打開了,然後一個黑色的人影便從裡面走了出來,雖然光線很暗看不清這人的樣子,但是透過細微的光線則會發現,這個人的手裡赫然提著一把消防斧!

然後,這個拿著消防斧的人便也慢慢的向通往3樓的樓梯處走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