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地獄輪迴站>第四十九章凌遲的藝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凌遲的藝術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都市言情

何飛已經得知當初在醫院襲擊他的黑影是趙平,並且旅館老闆麥克斯以及醫院院長霍拉德也絕對是趙平殺的,但是他卻有些不理解趙平如今的行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更讓他疑惑的是,為何之前他明明注意過趙平,為何最後趙平卻反而被遺忘了呢?

這時何飛正躲在一樓餐廳的廁所里,此刻的他左手緊緊地捂著右肩斷臂處的傷口,以阻止鮮血的繼續流出,並且這時的他面色極為蒼白,額頭上的冷汗也因傷口處的疼痛不停的往下滴著汗水,雖然無比疼痛,但他卻依舊咬牙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因為哪怕在疼痛亦或是痛苦,他都必須要保持冷靜,這時候他的大腦這時候也正在高速運轉著,他也必須儘快想出解決這事的辦法。

何飛先是望向了遠處餐廳門口處的接待櫃檯,此刻的女接待員莎麗已經渾身是血的倒在了櫃檯旁的地面上,隨即他又看向餐廳裡面的廚房處,只見之前一直負責餐廳送餐的另一名女服務員以及那名廚師也同樣趴在廚房門口的地上,看樣子也早已被趙平殺死了。

「咚咚」

樓梯上傳來的腳步聲讓何飛立即放棄了觀察,然後趕忙縮回了廁所,這時肯定有人會問了,為什麼何飛不跑到旅店外面呢?其實不是何飛不跑,而是他不能跑,雖說逃到外面躲起來或許他何飛會安全了,然而在二樓昏睡的鄭璇與張虎在失去何飛幫助的情況下卻幾乎死定了,所以何飛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跑的。

因為,他何飛絕不是那種為了自己的安全而拋棄隊友的人!

很快,面容冰冷的趙平拿著消防斧走到了一樓,他先是用眼睛掃視了一下餐廳四周,然後又緩慢的圍著餐廳轉了一圈,在確定無人後,他就將頭望向了廚房那裡,隨後便朝著廚房走去。

何飛看到趙平走進廚房后,緊接著便站起身,然後躡手躡腳的重新登上了返回二樓的樓梯

田國華一路狂奔,直到跑的滿頭大汗才慢慢停了下來,然而在停下后他才赫然發現,他的正前方居然是這座小鎮醫院的大門口!

「我的個娘啊,我怎麼跑到這來了?」

田國華自言自語的說出這句話,此刻的他非常後悔,因為他哪怕再傻,此刻也明白像他這種單獨脫離資深者,並獨自跑到這裡的行為和找死沒有區別,然而奈何弗萊迪的可怕以及恐怖的造型對他造成的衝擊力太大了,所以當時的他才會在盲目之中不顧一切的逃跑。

想到這裡,他立即毫不猶豫的轉身就往來時的方向跑去,不過10分鐘后,一件讓田國華驚恐到極點的事情發生了

望著眼前醫院的三層樓,田國華顫顫悠悠的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

「為為什麼?為什麼我又重新跑到了醫院門口?我不是明明朝著醫院的反方向跑的嗎?這時候按理說應該早已回到隊長他們所呆的地方了呀,可是怎會怎麼會」

田國華絕望般的的自言自語並沒有讓他脫離困境,然而卻從岳慢的走出了一個人影,然後這道黑色的人影則一邊靠近田國華一邊向他說出了一句話

「田先生,你的疑惑由我來為您解答吧,雖然這是您的夢境,但卻是屬於我的世界1

畫面轉移至鄭璇與張虎二人所呆的馬路上

此刻的馬路正中央赫然出現了由磚頭組成的四面高高的圍牆,而四面牆則分別從四個方向連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牢籠的樣子,並且四道牆的高度全都在十米左右。

而這時候在圍牆的裡面,張虎的情緒有些焦躁,他先是狠狠的推了推眼前的牆壁,然後又抬頭望了望,隨即便又異常憤怒的說道「我草,這4面牆是真的,而且高度還那麼高,根本爬不出去1

張虎身後的鄭璇在看到張虎的情緒以及所說的話后,她先是抿了抿嘴,隨後呼了口氣便對張虎說道「張虎,你沒必要那麼激動,弗萊迪把我們困在這裡顯然是想先去解決田國華,然後在回來殺死我們,如今的情況切不可急躁,而是冷靜。」

不料鄭璇話音剛落,已經情緒萬分激動的張虎卻猛地回過了頭,然後對著鄭璇大聲叫道「就是因為弗萊迪不知何時就會回來,我們才要趕緊想辦法離開這裡,冷靜!?光冷靜有用嗎!?」

張虎在對著鄭璇吼出這句話后,鄭璇卻一句話沒說,僅僅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雙方面對面沉寂了約幾秒后,忽然,張虎卻猛地反應了過來似的,然後趕忙對著鄭璇一邊鞠躬一邊道歉道「對不起!對不起!我剛才太激動了,所以一時口不擇言,鄭璇你能原諒我嗎?」

看到張虎此刻面對她的慌張表情以及誇張的動作,鄭璇不由得噗呲一聲笑了出來,然後對張虎安慰道「好了,別再鞠躬了,我接受你的道歉,看你剛剛對我道歉時的慌張反應似乎比之前面對弗萊迪還要驚慌呢。」

張虎聽后隨即停止了鞠躬,不過卻只是表情尷尬的笑了笑,但並沒有說話。

當田國華正想起身,打算在次試試能否離開這裡的時候,遠處黑暗裡走出的這個人頓時又把他嚇得重新癱坐在了地上!

這人正是弗萊迪,此刻,只見一臉微笑的弗萊迪先是慢慢走到了癱坐在地上的田國華面前,然後低下頭對著田國華問道「哦!我親愛的田先生,你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了嗎?」

弗萊迪的這句話頓時把已經渾身發抖的田國華嚇得褲襠一片精濕,下一刻,田國華居然哭了了起來!

是的,一個40多歲的男人就這樣被嚇哭了,尤其是在聽到弗萊迪說出打算要殺他時,田國華立即猛地抱住了弗萊迪的雙腿,然後眼淚婆娑的哭嚎道「求求求你,不要殺我啊,我沒得罪過你啊,為什麼要殺我啊嗚嗚嗚嗚求你放過我吧1

田國華的這個反應頓時讓弗萊迪愣了一秒,不過接下來,他那滿是燒傷的臉上又重新掛滿了笑容,然後他伸出了他那沒有帶鐵爪的左手輕輕的撫摸著田國華的頭髮,接著說道「親愛的田先生,雖然你沒得罪過我,但是我仍然還是會送你去見上帝的,不過」

接著,弗萊迪的語氣卻變得越來越激動的說道「不過為了表達你向我求饒后我依然沒放過你的歉意,所以我打算給你準備一個最特殊的死法!!1

弗萊迪話音剛落,田國華抬起后便赫然看到此刻弗萊迪已經伸出了右手,然而右手那之前帶的鐵爪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白色托盤,而托盤裡則赫然放滿了各種類型的手術刀!

「啊啊啊啊不!!1

隱隱猜到了什麼的田國華立即站起身就打算逃跑,不過當他剛剛起身,就感到四周的環境竟然全部變成了一片黑暗,然而幾秒后卻又明亮了起來,不過田國華卻發現此刻的四周環境居然是一個醫院內的手術室!

而他,這時候的他居然渾身赤裸,並且四肢竟然也被很多條鐵鏈捆在了房間正中的手術台上!!!

緊接著,房門被推開了,弗萊迪舉著托盤並穿著一身白大褂走了進來,然後猙獰的對田國華說道「凌遲這種方式應該足夠我表達對田先生你的歉意了,那麼現在我們開始吧。」

說完后,弗萊迪便將托盤放在了一旁的柜子上,然後拿出其中的一把手術刀朝著被捆在床上的田國華走來

「救命!救命啊!啊啊啊啊!!!1

這一刻,田國華忽然感到自己的下體一陣抽搐,接著他的尿液和屎幾乎同時不受控制的噴射而出

看到田國華瘋了似得掙扎喊叫,弗萊迪先是嘖嘖一聲,然後說道「你好吵啊,既然已經開始了,那就先從舌頭開始割起吧。」

話音剛落,弗萊迪就將左手伸到田國華的嘴裡,然後狠狠地將他的舌頭拽了出來,接著在田國華驚恐到極點的眼神下,拿著手術刀的右手便使勁一割田國華的舌頭就這樣割掉了。

「嗚哈呀啊啊啊咕嚕」

鮮血頓時從田國華的嘴裡噴涌而,而出失去了舌頭的田國華此刻除了無規律的從嗓子里發出一些毫無意義的哀嚎外,已經再也無法說話了

接著,田國華的兩隻耳朵也被割掉了,然後他的鼻子也被割掉,隨後弗萊迪便又用一種超高的手法割掉了田國華的眼皮和嘴唇。

此時的田國華兩隻眼珠已經突出了眼眶幾乎兩厘米,失去了眼皮的眼珠已經不能在閉上了,所以布滿血絲的眼珠只能死死地看著弗萊迪,而沒有嘴唇的兩排牙齒暴漏在外面混合著失去雙耳與鼻子的恐怖樣子極為驚悚!

「嘿嘿我們繼續」

弗萊迪接下來便開始割起了田國華的左臂,很快,他左臂上的肉都被剔乾淨了,僅僅只剩下一條參雜著些許碎肉的骨骼在那裡,而弗萊迪則捧起了那隻手臂在田國華眼前晃了晃,接著又笑容滿面的開始割起了田國華的右臂。

右臂割完後接著是左腿然後是右腿

然後則是前胸隨後是腹部

期間伴隨手術刀上下飛舞的還有田國華那撕心裂肺的哀嚎。

兩小時后,弗萊迪將手術刀收回,然後滿臉笑容的看著手術台上的他的作品

而此刻手術台上的的場景,絕對夠將絕大部分正常人嚇得精神崩潰!

只見此刻手術台上的田國華除了那顆已經被割的面目全非的頭顱外,脖子以下的肌膚以及皮肉統統不見了,露出了最裡面的人體骨骼全貌,其人體內部的各個器官也都一目了然的展現在了外界,依然跳動的心臟、肝臟、腎、和依舊顫動並依然有呼吸功能的肺部等等器官都在而且其身體內部的各個器官也同樣依然完好無損的在最後的一層肉膜的保護下沒有脫離身體。

看到這裡,弗萊迪又從身後拿出了一面大鏡子,然後掛到了手術台的上方的燈架上讓田國華欣賞,這時弗萊迪又說道「田先生,這就是您向我求饒后而我依舊沒有放過你所表達的歉意,您是否滿意?」

說完這句話后,弗萊迪就重新拿起手術刀挖出了田國華的雙眼,同一時刻,田國華也停止了呼吸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