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五十二章鄭璇的怒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二章鄭璇的怒火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本來我想在弄死那個婊子后在陪你慢慢玩的,不過你這該死的蟲子一次次的打擾我,不讓我享受我應得的快樂,所以我還是先把你碾死後在和那個婊子繼續玩吧,那麼再見了蟲子1

說完這句話后,弗萊迪的鐵爪便對著張虎的後腦勺狠狠地刺了下去!

然而,就在弗萊迪那鋒利的鐵爪即將插入張虎的頭顱中時,一個讓弗萊迪似曾相似的畫面出現了,那就是地上的張虎卻在一剎那間變得半透明,下一秒就隨即消失了。

此刻,鐵爪插在地上的弗萊迪的面容則頓時變得極度扭曲,他額頭上的青筋高高鼓起,一股名為憤怒的東西則在他的心裡逐漸燃燒,幾秒后一個響徹天空的怒吼則充斥了整個夢境世界!

「雜碎,你死定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1

畫面轉移至現實世界的潘多拉酒店內

當餐廳中的趙平手持消防斧走進了廚房后,何飛便立即抓住機會躡手躡腳的重新反回了登往樓上的樓梯,一路上何飛無不小心謹慎的前行,生怕發出一絲動靜以免驚動趙平。

很快,何飛便重新來到了二樓,然後迅速走到了206客房的門口,但這次他卻沒有貿然走進,而是先將身體貼在門外的牆壁旁,接著就伸過了頭往敞開著的門裡望去,然而這一看不要緊,下一刻何飛的表情卻是驟然巨變,然後便猛地蹲到了地上隨後就對著地面狂吐不止!

是什麼場景能把一向鎮定的何飛搞成這樣?因為此刻206客房內的地面上有一顆滿臉是血並五官殘缺的頭顱,而通過觀察這顆殘缺的頭顱卻能隱約看到田國華的外貌,而更噁心恐怖的是,此刻在田國華頭顱的旁邊便是一具沾滿血肉的人體骨架,而骨架的四周則是滿滿一地的碎肉!!!

這時候,剛剛吐完的何飛咬牙先是忍住了繼續嘔吐的慾望,隨後便走進了房間內,緊接著便用緊張的目光望向了沙發上,不過在看到陷入昏睡中的鄭璇與張虎二人依舊平安無事後何飛那一直提著的心才放了下來,但是細心的何飛卻發現,此刻陷入昏睡中的張虎的右臉則腫的像個饅頭,而嘴角處則還滴答著絲絲鮮血,

何飛正要做什麼的時候,不料下一刻昏睡中的張虎與鄭璇二人的身體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詭異變化。

只見忽然之間,一直昏睡著的張虎先是猛地狂噴出一大口鮮血,幾秒后鄭璇的腹部則也詭異的憑空出現了四道血紅的傷口,隨即鮮血便從腹部內噴涌而出!再看鄭璇卻依舊閉著眼睛,但是她此刻的額頭上全是汗水面容也露出了痛苦之色,顯而易見,張虎和鄭璇二人在夢境里肯定正在被弗萊迪襲擊!

然而何飛剛猜測完,緊接著,張虎身體的恐怖變化更是把何飛驚得冷汗直流

當鄭璇的傷口出現后,緊接著在另一旁昏睡的張虎的表情就變得一陣痛苦扭曲,而他的手掌上赫然也憑空多出了數道被利器割傷才會造成的傷口,而後下一刻張虎就又是吐血不止,同時胸口處就伴隨著一陣骨骼碎裂聲而凹進去一大塊!

而最後則在何飛的視線中張虎的兩隻眼睛竟然詭異的從他的眼眶裡滑落了下來!!!

而再看此刻的張虎,他已經開始渾身抽搐並氣息遊離,同時面色也極為慘白,張虎快死了

「不!!1

看到這裡,何飛猛然反應了過來,接著便滿頭大汗的衝到張虎面前瘋狂的搖起了張虎,但卻完全無效,不過下一秒何飛卻猛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幾天前張虎曾偷偷在何飛耳旁對他說道——嘿嘿,別擔心,來之前我兌換了兩個,如今我身上還有一個!

想到這裡,何飛便趕忙將手伸向了張虎的懷裡,果然在他懷裡摸出了張虎的最後一張金光符,然後便毫不猶豫的『啪』的一聲貼在了張虎的額頭上!

「嘩啦1

金光符在貼在張虎額頭上的一剎那便金光閃爍,接著便燃燒殆盡,隨後何飛便站在張虎的旁邊緊張的的看著張虎,不過老半天過去了張虎卻依舊沒有動靜。

「張哥?張哥?」

見張虎半天沒有動靜,何飛忍不住呼喚了幾聲,然而讓何飛失望的是,全身是血的張虎卻依舊仰坐在沙發上毫無反應。

看到這裡,何飛的心先是『咯』一下,接著他就伸出了他那僅剩的一條左臂,然後然顫悠悠的將手往張虎的鼻下探去

「咳!咳咳!何飛是是你嗎?」

然而當何飛的手指正要放在張虎鼻下的那一刻,張虎卻忽然渾身顫動了一下,接著就一邊伸出雙手在四周胡亂摸索然後咳嗽著一邊用極度虛弱的聲音說出了這句話。

本以為張虎已經死了的何飛在這時候居然看到張虎動了而且還說了話,這一刻,何飛的眼眶竟不由自主的濕潤了起來,接著他也顧不得擦掉眼淚,而是趕忙將僅剩的左手放在了張虎的右手上,隨後兩隻手就緊緊的攥在了一起,而後何飛便激動的說道「張哥,我是何飛,是我1

聽到何飛的聲音后,張虎那滿是重傷的身體先是抖了一下,隨即他就揚起了他那張已經失去眼珠的臉,然後臉上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並斷斷續續的說道「嘿我就知道是你救得我,我咳咳!看來我之前用在你身上的那張金光符沒有白費!咳咳1

此刻張虎的樣子卻極為凄慘與恐怖,全身是血不說,胸口處還塌陷了一大塊,顯然是胸骨碎裂了,看到張虎不停地咳嗽還帶著血則肯定內臟也受了重傷,並且最凄慘的是此刻他的兩個眼眶已經完全失去了眼珠,兩個黑洞洞的眼眶不停地往下滴著血水顯得極為駭人!

然而就算如此,幾乎丟了大半條命並隨時會死的張虎,在醒來后的第一句話竟然也不忘與何飛開句玩笑,這時候,何飛抓著張虎的手忍不住又用力攥了攥,接著便忍不住對張虎說道「張哥,你真是條硬漢1

說完這句話后,何飛又想起了什麼似得趕忙繼續說道「對了,我現在立刻在房間里找東西為你包紮止血,你等一下。」

不料當何飛正欲起身時,仰靠在沙發上的張虎卻突然伸出手拽住了何飛,先是費力的搖了搖頭,緊接著便對何飛說道「別咳咳先別管我,趕趕快想辦法將鄭璇也弄醒,弗萊迪要殺她她現在很危險1

張虎此言一出,何飛才猛然想起了一旁同樣有生命危險的鄭璇,如果不儘快把她弄醒,那麼鄭璇同樣會死,想到這裡的他立即走到鄭璇的身旁,看著昏睡中的鄭璇,何飛先在心裡說了一句『鄭璇姐對不起了』后,便開始伸出左手在鄭璇的全身上下摸索了起來。

然而摸索了半天,何飛居然沒有從鄭璇的身上找到任何類似道具的東西!

這時候何飛沉默的站在原地,冷汗也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張虎雖然看不見,但在聽不到何飛的動靜后,張虎便忍不住問道「怎麼樣弄弄醒鄭璇了嗎?」

此刻,何飛獃獃的看著腹部受傷且依舊沉浸在昏睡中的鄭璇半天沒有說話,他此刻的內心一片冰涼,普通的方法根本弄不醒,而唯一的希望道具也沒有在鄭璇身上找到,這時候的他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張虎了

然而,這時候的夢境世界中

此刻,重新走到鄭璇身旁的弗萊迪其面容有些扭曲,剛剛張虎的消失讓他極為憤怒,這時候在他重新來到鄭璇面前後,直接二話不說就抬起他那鋒利的鐵爪就對著鄭璇的臉就猛地一揮!

「呲1

一聲利刃劃破皮肉的聲音響完后,只見此刻鄭璇那張漂亮的左臉處赫然多出了四道血紅的爪痕!然後鄭璇的臉就徹底的皮開肉綻,隨即大量的鮮血便從傷口處蜂擁而出。

不過,讓弗萊迪想不到的是,先是被捅了小腹如今左臉又被划爛的鄭璇此刻不僅沒有喊叫,反而表情卻比之前更加的陰冷,而那雙始終盯著他的眼睛里的殺意則也愈發的濃烈!

看到這裡,弗萊迪的表情則是更加的扭曲,內心則也愈發的憤怒,雖然他可以任意折磨這個女人,而這女人也無還手之力,但是!讓他無法容忍的是——

這個女人是第一個面對他弗萊迪時,重頭到尾都完全沒有露出一絲恐懼感的人!

想到這裡,弗萊迪那猙獰的臉上突然又表露出了一副陰毒的神色,緊接著他便對鄭璇說道「婊子,別看你是個女的,但是你卻比無數的男人都有種!好,很好,作為對你勇氣的嘉獎,所以我要一瞬間砍下你的腦袋,讓你毫無痛苦的去見上帝1

其實這句話根本不符合弗萊迪的作風,而他真正的想要儘快殺死鄭璇的真實目的則是由於張虎被人從夢境里救出,他擔心鄭璇或許也會被救出,所以才想儘快殺死鄭璇,否則已弗萊迪的變態心理,像鄭璇這種人他是絕對要折磨的她精神崩潰才會動手殺死的。

而弗萊迪在滿臉猙獰的對著無法移動鄭璇說完那句話后,接著,他的手裡就憑空出現了一把細長的鐮刀,然後弗萊迪便舉起了鐮刀瞄準了鄭璇的脖子獰笑道「去死吧婊子1

「之前張虎曾經說過你會死的無比凄慘對吧?」

然而就在弗萊迪即將揮出鐮刀斬掉鄭璇的頭顱時,一直被固定無法動彈的鄭璇卻突然從嘴裡說出了上面那句讓弗萊迪莫名其妙的話。

鄭璇此言一出,弗萊迪緊接著就微微一愣,然後下一秒弗萊迪看向的鄭璇的表情則變得極為驚訝!

因為之前明明被他固定住的鄭璇居然動了!

此刻,只見鄭璇忽然晃動了一下脖子,然後就將雙手抬到了眼前看了下,隨後那一直充滿殺意的雙眼睛又重新看向了弗萊迪,接著,鄭璇的兩眼就猛然間睜的老大!而面容也在一剎那間由之前的冷漠瞬間轉變成了滿臉的猙獰!再配上她左臉上的傷口更是顯得格外駭人!

像鄭璇這種本就美麗無比的臉,在突然間轉換成一臉猙獰並配上一臉鮮血時的樣子,反而愈發的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妖異恐怖感!

「弗萊迪你知道么,其實張虎說的並沒錯,你的下場絕對會無比凄慘。」

緊接著,一臉猙獰之色的鄭璇便動了,她慢慢的走向了雖然一直拿著鐮刀但表情卻有些發愣的弗萊迪,然後咬著牙一字一頓的對弗萊迪說道「我!要!讓!你!死!無!全!屍!!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