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五十三章夢境規則修改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夢境規則修改權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其實做夢這種事說複雜會複雜到極點,但是說簡單卻簡單到了極點,僅僅只是絕大部分人對於夢境的理論並不了解,所以幾乎所有人都存在這一個致命誤區。」

「我曾經在網上有幸拜讀過英國的某位心理醫生的一篇文章,而這名心理醫生並非是什麼名人,所以他的這篇文章也僅僅在網路上發布過一次,閱讀量極低,但是我卻在無意中看過一次,文章里他對於人的夢境提出了一個雞蛋殼理論。」

「何為雞蛋殼理論呢?其實很好理解,文章里說人類與動物皆會做夢,而智商越高的動物做的夢就會越真實越詳細也會越長,這高智商動物分明指的就是人類,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而人在睡眠時所做的夢境則可以比喻成一個雞蛋殼,而在這個蛋殼的內部則是做夢人的記憶與意識的精神活動區域,這片活動區域可大可小並沒有固定的體積,另外,這種意識或是精神活動其實也就是這個做夢人在夢境空間的載體,簡單點說的話,在這個蛋殼的內部其實就是一個脫離現實的另一個獨立空間,而做夢的人的精神意識則會完全代表這個人並處在這個蛋殼內部的空間裡面,說白了就是夢境本身就是一個空間,而做夢的人則也會同時處於這個空間里,而這個蛋殼則會保護著這層空間,避免這個空間里的人受到外界的傷害,至於這個蛋殼內部空間的掌控權歸屬規則,則也必定由這個空間里能力最強的人來主宰掌控,而一般情況下,這個空間內最強的人自然就是製造這個空間的人,也就是做夢者本人,所以這個空間的最高掌控權則也屬於做夢的人本人。」

「通過對這篇文章的閱讀,結合之前弗萊迪的夢境攻擊方式,我最終得出結論是其實弗萊迪這個惡魔的能力就是能夠衝破別人夢境的保護膜,也就是說這個惡魔擁有打破雞蛋殼的能力,將自己的意識載體侵入到別人的夢境空間里,從而對這個獨立空間的主人進行傷害,但是一開始的他,在剛侵入這個空間時的能力並不比夢境空間的主人強,甚至有時還會弱於主人,也幾乎沒有傷害夢境空間主人的能力,說道這裡,那就不得不說他的第二個能力,而他的另一個能力就是藉助夢境空間無限可能的原理,然後將自己轉化成各種恐怖的形象對這個空間的主人進行各種恐嚇,讓這個空間的主人害怕,然後在通過吸收主人的恐懼感來增加他在夢境里的能力,從而越來越強,最終達到連這個空間的主人通過各種想象力都無法對抗的程度。」

「之前我說過,雖然是夢境,但那依然也是一個真實存在的另類空間,裡面的一切包括做夢的人的精神意識在這個空間里都是絕對真實的,更是代表著做夢的人的本體,二者其實都是一體的,所以一旦在裡面受到傷害,那麼在現實中睡覺的人則會同樣受到傷害,然後,弗萊迪通過吸收夢境空間主人的恐懼感不斷強大,從而最終在力量上超過主人,並按照夢境空間內強者為王的默認規則獲得了對這個夢境空間的絕對掌控權。」

「而一旦到了這個時候,夢境空間的主人就危險了,雖說主人依然可以通過想象力來做一些事,然而掌控權卻落在了弗萊迪的手裡,到了那個時候,力量與能力遠強於夢境空間主人的弗萊迪就可以對主人為所欲為了,如果做夢人的精神意識載體在那個夢境空間里被殺死了,那麼現實空間中的那個睡覺的人同樣也就死了。」

「但最恐怖的是,以上僅僅只是弗萊迪的基礎能力,這個惡魔通過這麼多年的殺戮,早已經擁有了以下在第一能力的基礎上的附加能力,首先,弗萊迪已經能夠做到同時襲擊多名做夢的人,他既然擁有打破雞蛋殼的能力,自然就擁有將多個被打破的雞蛋殼連在一起的能力,這就解釋了為何多個夢境空間里的主人會同時在一個夢境里碰到對方的原因所在,這就代表著弗萊迪可以在夢境里同時襲擊數人的原因。」

「一般情況下,被弗萊迪侵入夢境的人下場幾乎都是死,但是在極個別情況下,如果他想在現實中做一些事的話,那麼他就會對做夢者進行催眠,從而使得這個人明明在做夢,但是卻能夠做到在現實中自由活動並代替弗萊迪做一些他希望做到的事。」

「而之前到現在一直追殺我的趙平,顯然就是屬於已經被弗萊迪催眠的那一種,至於趙平被催眠的時間段,我個人猜測很可能在我們入駐這家旅店的第一天夜裡他就被催眠了1

此刻,潘多拉旅店三樓的某個房間里,則有4個人呆在裡面。

右肩膀斷臂處打著繃帶的何飛在平靜的說完這些話后,便將頭望向了對面沙發上正在聚精會神聽著的三個清醒的人,而這三個清醒著的人便是渾身纏滿繃帶並半靠在沙發上的張虎,以及一臉震驚的傑西卡和她那位死了男友的叫萊拉的女孩,至於最後那名腹部和臉上纏著繃帶卻一直在昏睡中的人則是鄭璇。

是的,當時在感到2樓不可久留的何飛沒有猶豫,先是立即跑到了3樓將依舊平安無事傑西卡和她的朋友萊拉叫了下來,隨後趕來的二女在看到206客房的噁心場景后頓時就蹲在地上大吐特吐起來,不過在何飛的緊急催促后,二人才勉強站了起來,隨後幾人便將無法移動的張虎與依舊陷入昏睡中的鄭璇弄到了傑西卡二女的房間里,接著何飛三人就一起藏在了傑西卡二女的客房裡,隨後何飛便與二女對張虎和鄭璇進行了簡單的緊急包紮,然後何飛又儘可能簡短的將之前發生的可怕之事告訴了傑西卡二女,不過接下來張虎似乎想起了什麼,忽然又向何飛問起了之前在夢境里何飛臨消失前對他們說的那兩個字的含義,何飛才會對幾人詳細解釋了他的看法,也就是上面所說的話。

何飛解釋完后,接著在看到傑西卡和萊拉的吃驚反應后,他先是大呼了一口氣,然後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潤了潤嗓子,接著便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並走到門旁悄悄的打開了門鎖,然後伸出頭向外面走廊左右打量了下,在確定無人後又重新悄悄的關上門並上了鎖,並又重新回到沙發旁坐了下來。

不過這時,一旁斜靠在沙發上的張虎卻在沉思片刻后猛然間恍然大悟似的說道「難怪咳咳難怪難怪第一天晚上趙平一個人單獨在一個房間里睡了一整夜竟然平安無事,原咳咳原來在那個時候他就被弗萊迪催眠了1

但在張虎說完這句話后,隨即他又一次氣喘吁吁並不解的問道「咳咳咳可是何飛你剛才僅僅只是說了弗萊迪的咳咳攻擊原理,但你卻並沒解釋那個『修改』兩個字的含義啊?」

而何飛聽后卻並沒有立即回答張虎,反而卻將目光看向了坐在他身旁一直昏睡中的鄭璇,此刻的他不由自主的伸出他唯一的完好的左手,然後便緊緊握住了鄭璇的手,在沉默片刻后,何飛便充滿信心的對張虎回答道「至於那兩個字的意思,等鄭璇在夢境里幹掉弗萊迪並醒來之後,由她來對你解釋更合適1

而此刻在夢境世界中

「怎麼可能?你怎麼會掙脫我的束縛!?」

看到鄭璇竟然在這個完全由他掌控的夢境空間里脫離了他的控制,並且還一臉殺意的向他走來,此刻的弗萊迪臉色頓時變得萬分難看!因為這是他在無數次獲得別人夢境掌控權后第一次發現掌控權失效的情況發生!

鄭璇的靠近自然也讓弗萊迪不由自主的開始了後退,而在聽到弗萊迪的問題后,鄭璇則面色陰冷的回答道——

「雖然你在這個夢境空間里的力量遠遠超過了我,也成功的獲得了我的這個夢境空間的最高掌控權,但是你卻忽略了我才是製造出這個夢境空間的人!那麼如果我講這個空間的規則修改成能力弱的一方才會獲得夢境最高掌控權呢?」

說完這句話后,鄭璇那滿臉的陰冷則愈發的可怕,然後她又繼續說道「當你在獲得我的夢境空間最高掌控權的時候,哪怕我是這個夢境空間的主人與製造者也依然也要遵守規則,所以之前的我也和曾經被你在夢裡殺死的人一樣任你宰割,但是!夢境主人卻擁有修改自己夢境規則的許可權,侵入者並無此許可權,而修改夢境規則對於夢境主人來說太簡單了,僅僅只需夢境主人的一念之間就能辦到!弗萊迪我實話告訴你吧,如今在這個夢境里我剛剛已經利用夢境主人的許可權將夢境最高掌控權修改成了弱的一方才可獲得,而如今,因吸收人類的恐懼感而足夠強大的你也已經因為我的規則修改反而失去了夢境掌控權,雖然你的力量依舊在我之上,但是此刻的你卻受到了我的夢境空間的規則限制,所以」

「所以如今的你只能在我的夢境空間內任我宰割!!1

弗萊迪在聽完鄭璇的話后,他的兩眼居然在一剎那露出了恐懼的神色,這也是這個殺了無數人的魔鬼頭一次在入侵別人的夢境后首次體會到了恐懼感!

「去死吧婊子!我了力量遠在你之上!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1

弗萊迪這時卻忽然發瘋似得猛地一聲大叫,接著就將手裡的鐮刀狠狠地朝著面前的鄭璇揮去!

不過下一刻,即將砍中鄭璇的鐮刀卻在一剎那間消失了,然後鄭璇嘴角一揚,接著冷哼一聲,隨即便抬起手對著弗萊迪輕輕一揮

下一秒,弗萊迪就像被一輛高速行駛中的汽車撞到一樣,在發出一聲慘叫過後接著就飛出十幾米,然後砰地一聲狠狠的一頭栽到了地上!

然後,一臉殺意的鄭璇又慢慢的朝著弗萊迪倒地的方向走去

「你這畜生,今日我要讓你也體驗一下!那些曾經被你虐殺的無辜人們當時的恐懼與絕望感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