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五十四章疲憊的回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章疲憊的回歸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啊哦啊啊啊!!1

此刻,弗萊迪就像個玩具一樣又一次被鄭璇一巴掌拍飛,然後狠狠地撞到了一棵樹上。

鄭璇面容陰冷的又一次走到了弗萊迪面前,而趴在地上的弗萊迪此刻則渾身是血,並且身體各處都是撞擊產生的傷口,不同的是這一次弗萊迪的傷口在也沒有復原!

發現鄭璇又一次走到他面前正在低著頭看著他時,趴在地上的弗萊迪先是狂吐一口鮮血,然後抬起頭看向了鄭璇,隨即便又咬牙切齒的問道「這怎麼可能?我明明將何飛從夢境里給弄走了的,你怎麼可能還會知道的?」

聽到弗萊迪的不解的問題,鄭璇則冷冷的說道「這種事如今對你來說還有意義嗎?我曾說過我會讓你死無全屍,現在我就要讓你體會一下這句話的含義1

然而鄭璇話音剛落,不料趴在地上渾身是傷的弗萊迪卻忽然狂笑了起來

「啊哈哈哈哈哈,就算你獲得夢境掌控權又怎麼樣?就算你在這裡殺了我,我也不會真的死的,實話告訴你吧,我的真身根本就不在這個夢境空間里1

聽到這裡,鄭璇瞬間一驚表情也剎那間一變,緊接著便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而看到鄭璇的表情后,弗萊迪卻更加得意的繼續說道「其實我和你們一樣,同樣在現實世界中擁有本體,嘿嘿,但是不同的是我在夢境世界的意識體被殺后,我的本體卻依舊可以存活,而且還可以做一些比如偽裝成某個人然後偷襲其餘人的事嘿嘿1

弗萊迪說完后,這一刻的鄭璇終於慌了,但是思索過後她卻又對弗萊迪面露疑惑的問道「我憑什麼相信你說的是真的,另外,你把這件事告訴我,你就不怕我現在立即從夢境里醒來,然後把這些事告訴我的同伴們?」

鄭璇的話音剛落,而弗萊迪則笑的更厲害了,接著他便在鄭璇疑惑的眼神下緩緩的從地上爬起,然後一瘸一拐的慢慢走到了鄭璇面前,下一刻二人就便成了近距離的面對面,隨後他那恐怖的臉上就露出了極為得意的猙獰笑容並死死盯著鄭璇的眼睛說道「嘿嘿嘿嘿告訴現實中的同伴們?你做的到嗎?」

弗萊迪的話讓鄭璇的心裡咯一下,接著她就閉上了眼用意念在腦海里下令讓自己從夢境空間里醒來,然而,讓她驚恐的是她如今依舊處於夢境空間里!

「怎麼會怎麼會」

這種事頓時讓鄭璇驚慌了起來,而弗萊迪則更加得意地一邊說話一邊走近鄭璇並打擊似的說道「雖然你獲得了夢境掌控權,在這個夢境空間里我已經不是你的對手了,但是!你別忘了當初可是我將你拉入夢境的!而離開夢境的許可權則依舊在我手裡!哈哈哈哈!!1

看到弗萊迪步步靠近並不停地用話語打擊她,這時鄭璇的額頭上不由自主的流出了冷汗並慢慢的後退,而弗萊迪卻又繼續說道「你知道嗎?多管閑事並給你們提供藥劑的旅店老闆和醫院院長都已經死了,是我殺的,嘿嘿,而那個一直和傑西卡在一起的叫萊拉的女孩,她其實在第一天夜裡就和她的男朋友一起在夢境里被我殺死了,而我的真身其實在那時候就偽裝成了萊拉的樣子和傑西卡呆在了一起,然後我則催眠了趙平1

「那麼陳小慧又是怎麼回事?她明明喝了夢境消除藥劑,為何還會被殺?」鄭璇此刻一臉蒼白的又繼續問道。

弗萊迪聽后立即拍了拍腦袋,然後興奮的說道「那這就這更簡單了,我弗萊迪大爺的能力可不是你們這些螻蟻們能想像得到的,雖然她喝了藥劑,睡覺時我確實不能把她拖入夢境,但是我只是在她清醒的時候稍稍給她施加了一點幻覺並讓她看到一些恐怖的畫面,然後便由被我催眠的趙平動的手將其殺死,其實那個女的就是在現實中被殺死的,嘿嘿1

弗萊迪說完這一切后,發現鄭璇此刻的臉色已經變得極為蒼白,這一刻,弗萊迪那種喜歡折磨打擊人的惡劣心理獲得了極大的滿足,眼看如此,弗萊迪又繼續更進一步的刺激似的說道「婊子,我之前早就說過,你們是鬥不過我弗萊迪大爺的,你知道嗎?很快被我催眠的趙平就會找到你的同伴們,然後攻擊他們,而在趙平攻擊的過程中,由我真身偽裝而成的萊拉就會在那一刻動手偷襲!到時候你的同伴都會全滅,至於你這婊子,當我殺光你的同伴后,而無法從睡眠中醒來的你的肉身則也會被我剁成肉醬1

聽到這裡的鄭璇終於慢慢的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此時的她的目光變得有些獃滯,而弗萊迪則頓時表露出了更加瘋狂的神色站在鄭璇的身前仰天狂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1

弗萊迪那肆無忌憚的狂笑聲在這個處於夜晚的夢境世界里飄然回蕩,久久不絕於耳,似乎在宣布這場遊戲的最後贏家依然是他一樣。

不過下一刻,一臉蒼白並低頭坐在地上的鄭璇其嘴角卻忽然一揚,然後張口平靜的說道「你就是因為我無法從夢境里醒來,做不到告訴其餘的同伴,所以才會放心的對我說出真相的吧?」

鄭璇此言一出,狂笑中的弗萊迪先是略微一愣,不過卻又得意地諷刺道「你認為你能靠自己從夢境里醒來嗎?這是絕不可能的。」

鄭璇聽後點了點頭答道「是的,我承認我確實做不到從夢境里醒來,你說得對。」

弗萊迪聽后剛剛露出笑容,然而鄭璇卻猛地抬起了頭看向了弗萊迪,隨後就平靜的說道「我記得人在夢境空間里受到傷害后,在現實世界里的肉體也會遭受一模一樣的傷害吧?」

鄭璇話音剛落,弗萊迪的笑容卻一瞬間凝固而幾秒后他的表情卻頓時轉換成了滿臉的憤怒!然後弗萊迪就猛地惡狠狠的向鄭璇撲去!!!

「你這狡猾的臭婊子,我要殺了你!!1

不過就在弗萊迪即將撲到鄭璇身上的那一刻,他的身體卻瞬間在半空中凝固,緊接著鄭璇就隨手一揮,弗萊迪就凌空被甩到了幾米之外,而此刻鄭璇的手裡則燃起了一團紫色的巨大的火球,隨後就向弗萊迪扔去!

「這團火球的溫度已被我設定為10000度,燒成焦炭吧混蛋1

「哇啊啊啊啊啊!!1

伴隨著弗萊迪那極為凄慘的哀嚎,被火球包裹住的弗萊迪在短短几秒鐘就被燒成了一地的黑碳物質。

然後,看也不看遠處那一地焦炭的鄭璇緊接著就站起了身,接著她的目光中便充滿了堅定之色,隨後她的右手裡就通過想象力多出了一把匕首,隨後她擼起胳膊上的了袖子,雪白的肌膚便露了出來,接著她咬了咬牙便將匕首的刀尖對準了自己的左臂狠狠地刻了起來!!!

而這時在潘多拉旅店3樓的某座客房內,何飛卻猛然發現一直昏睡中的鄭璇的左臂衣袖處竟然逐漸被血紅的鮮血染紅,何飛看到后頓時心裡一顫,鄭璇的左臂上竟然出現了傷口!?於是他趕忙幫鄭璇擼起了袖子,鮮血也很快血流如注的流淌了下來,似乎是利刃造成的

看到這裡何飛心裡一慌,隨即趕忙低頭去查看傷勢,但是慢慢的他卻發現鄭璇左臂的傷口連在一起后,似乎組成了三個漢字——

殺萊拉!

看到這裡,何飛便猛地從沙發上站起了身,然後用僅剩的左手迅速掏出了后腰的匕首,緊接著就向坐在傑西卡旁邊的萊拉迅速衝去!

然而之前一直保持沉默的萊拉在發現何飛一臉殺意的向他衝來后,她也立即迅速從沙發上彈了起來,接著便猛地向後一退先是躲過了何飛的這一刺,同時嘴裡則詭異的發出了一個男人的聲音並大喊道——

「動手1

「!!1

這時候,客房的門外就猛然傳來了撞門聲,然後一柄消防斧的的斧刃就瞬間穿透了大門,斧刃收回繼續劈砍著房門,直到這時,房內的其餘人才反應過來,傑西卡立即驚慌失措的先是看向了正在拚命搏鬥的萊拉與何飛二人,然後又驚恐的看向了逐漸被劈開的房門,而身受重傷失去行動能力張虎卻用疑惑的聲音在那干喊道「怎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此刻,正與弗萊迪搏鬥的何飛由於少了一隻右臂,所以在打鬥中逐漸佔了下風,而這時候弗萊迪也早已從之前萊拉形象恢復了真實的面目,他此刻正面容猙獰的一邊對何飛揮舞著鐵爪,一邊將何飛往房間的牆角處逼!

「哈哈哈!沒想到那個叫鄭璇的婊子居然能通過這種方法告訴你真相,這婊子了不起啊!但是那又怎麼樣,如今你們這些人還是要死1

弗萊迪一邊揮動著鐵爪一邊猙獰的狂笑著並說出那些話,何飛一時不慎左胸處赫然被颳了一爪,而這時,門外趙平的消防斧則也慢慢將門上的破口逐漸擴大!

碰的一聲后,何飛一時疏忽下被弗萊迪一腳踹倒在牆角,緊接著弗萊迪便抓住時機瞬間撲了上去,隨後便將何飛狠狠地壓在地上,而何飛則立即將左手的匕首朝著壓在他身上的弗萊迪的面部捅去!

「當1

在匕首被鐵爪迎面攔住併發出了金屬撞擊聲后,接著弗萊迪的鐵爪便握住匕首的刃鋒將匕首猛地從何飛的手裡奪了過去,隨即便扔向了身後,然後他就一把死死抓住了何飛的左臂將其按在了地上,而這時他的另一隻左手卻狠狠地掐住了地面上何飛的脖子!

「咳咳1

何飛由於右臂已斷,所以在左手被控制住后,被掐住脖子的他則頓時失去了反抗能力,而弗萊迪那滿是燒傷的臉上的獰笑卻越來越濃烈!

「何先生,遊戲結束了,你們輸了,所以我這就送你去見上帝,但是放心吧你死後,其餘人我也會一個個的送他們過去陪你的,你就安心的死吧!哈哈哈哈哈!!1

弗萊迪一邊加大掐住何飛脖子的手上的力度,一邊得意地狂笑著,然而這時已經被掐的面部開始發紫的何飛,他的面容卻猛然露出了一絲微笑接著他便透過肺部最後的一絲空氣說出了一句話——

「嘿在現實空間中的你應該不是不死之身吧?」

何飛話音剛落,弗萊迪那猙獰的臉便猛地一滯,然而不待他做什麼,下一秒!一把鋒利的匕首便狠狠的插進了弗萊迪的後腦勺里!!!

噗呲!

一剎那間,弗萊迪的表情就瞬間凝固了,接著他先費力的將頭轉了過去,然後他看到此刻他身後的傑西卡正一臉憎恨的看著他

下一秒,弗萊迪就一動不動的趴在了地上然後,他的屍體便逐漸的開始變得透明,最終消失不見。

當弗萊迪消失的一剎那,何飛的腦海里就忽然莫名出現了一段毫無感情且冷冰冰的聲音

「不死惡魔弗萊迪被擊殺一次,下次弗萊迪將會在365天後重新復活。」

而在弗萊迪消失后,剛剛將門劈開正想進門的趙平也猛地倒在了地上。

「咳咳咳」

何飛這時也費力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接著看了一眼傑西卡后便誠懇的說道「謝謝你傑西卡,你救了我們所有人1

傑西卡聽后先是用手擦拭了下額頭上的冷汗,隨後便回答道「不用謝我,如果我不殺他,你死後我同樣也活不了,對了,我們現在要不要報警?」

何飛聽后立即搖了搖頭,然後趕忙回答道「是可以報警但是傑西卡小姐能否過了中午以後在通知警察可以嗎?」

傑西卡不理解的疑惑了一下,但是最終卻點頭答應了,因為她發現這夥人一直都很神秘也很奇怪,所以她也沒有多問。

而這時何飛卻又想到了什麼似的對傑西卡問道「西卡小姐,請問你能否答應我一個請求?」

10分鐘后,客廳里的何飛便將一個瓶子放進了他的背包里,隨後他便將目光望向了窗外

此刻的窗外,早晨的朝陽剛剛升起,何飛神情極為憔悴的看著窗外,然後他便自言自語似的說道「天亮了惡夢結束了」

說完這句話后,何飛就虛脫似的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很快到了中午12.00分,這時候,整個隊伍里,如今唯一一個清醒著的人張虎的腦海里則忽然莫名出現一個毫無感情且冷冰冰的聲音——

「《絕望夢庵》任務時間到,傳送功能啟動1

下一秒,在傑西卡驚訝的目光中,整個房間內除了她以外,何飛那一伙人居然全部集體消失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