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五十八章新人程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章新人程櫻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姓名張虎,曾為中國某邊境部隊的一名排長,少尉軍銜,部隊期間在執行任務時曾立過三等功,退役后便做起了運輸生意,後面的幾年因發生了一些事從而消失蹤跡

這一次無論何飛無論怎麼說,張虎都好像下了決心似得打死都不同意何飛跟他一起前往4號車廂,無奈下何飛只能苦笑著聳了聳肩膀。

第二天中午,張虎吃過飯後就一邊叼著煙一邊哼著小曲磨磨唧唧的從房間里走了出來,然後朝著4號車廂走去。

今天是新人登車的日子,張虎昨天就收到了鄭璇的通知,所以一直以來負責新人登車接待的他自然會做好他的工作,不過有些不同的是,這一次新人登車的時間段有些提前,然而他張虎卻不是那種想不通卻非要硬想的人,不在其位不謀其職,這種分析推測的事還是交給隊長鄭璇與何飛兩人去費心吧。

想著想著,他就走到了4號車廂,接著他就一屁股坐在了四周的座位上,然後看了下手錶上的時間

12.41分

張虎一邊胡思亂想著,但是時間卻過得卻不慢,很快,張虎就通過腳下車廂的顫動感覺到這趟列車的行進速度正在逐漸變慢

列車即將在某個站台前停車了!

10分鐘后

「呲啦1

伴隨著這趟地獄列車的停止,緊接著4號車廂的車門便緩緩打開了,同一時刻,車窗外和門外也從之前的完全黑暗轉換成了能勉強看到外界的陰暗色,透過打開的車門往外望去,四周除了站台前的附近那片區域被列車燈光的照耀比較明亮外,而站台的四周和以前一樣都是黑暗。

看到這裡,張虎不再猶豫,於是便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接著就走到了列車車門的門口,接著往外面的站台定睛一看,果然看到有兩個人正站在站台前看著這趟地獄列車以及從列車裡走出來的張虎。

這二人距離張虎雖說不算近,但是通過穿著打扮來看應該都是男子,其中站在左側的那個男的看樣子約30餘歲,頭上帶著個印有『安全生產』幾個字的黃色帽子,一身的工作服上也沾有很多灰塵,似乎是個剛從建築工地出來的工人,此刻這名男子在看到唐突出現的列車以及從車裡莫名出現的張虎后,其臉上便顯露出了緊張的神色。

而另一人通過衣著觀察來看應該也是個男子,不過其相貌比較清秀,看年紀約20歲左右,身材略有些清弱,其身高約1.70左右,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休閑裝,下身是一條牛仔褲,而腳上則是一雙白色的運動鞋,自從看到列車以及剛剛出現的張虎后,就一直面無表情的看著張虎。

而看到這次的兩個新人後,張虎果然又和以前一樣,那布滿鬍渣子的臉上先是習慣性的露出了一絲獰笑,然後張開嘴對著不遠處站台上的兩個人說道「嘿嘿怎麼?還站在那發什麼呆?不想死的話就趕快在15分鐘內上車,否則後果自負1

張虎那兇狠的表情配合著他那充滿恐嚇力的話語說完后,二人中的那名黃帽男子果然面容變的開始有些驚慌失措,隨後他就忍不住對著車門口的張虎用顫抖的聲音問道「這這位老大,我們為什麼要上車呀?對了,我們倆剛剛被一個長發白衣女鬼追到這的,你能不能救救我們啊!?」

張虎在聽到那名黃帽男子的話后,其臉上的獰笑也越來越濃烈,隨後便用諷刺似的口吻回答道「救你們?我實話告訴你們吧,我剛才喊你們趕快登車就是在救你們!如果你們在墨跡不上車的話,到時后在你們身後追你們的可不單單是只有一個女鬼那麼簡單了,哼哼1

黃帽男子聽到張虎的話后便露出了一臉茫然的表情,然而不料這時,之前一直呆在黃帽男子旁邊的另一名相貌清秀的青年卻在此刻說話了,只見這名青年先是往前走了幾步,隨後便一臉笑容的嘿嘿一笑,接著便對張虎用嘲諷似的口吻說道「喂喂喂!我說你這個禿驢說的就好像真的把你自己當成我們的救世主似的,還有你的廢話真他嗎多啊,想讓我們上車就直說,幹嘛非要擺出一副沙比似的樣子逗我笑啊?」

那名青年的話出口后,一時間就把他身旁的那名黃帽男子給嚇了一大跳!黃帽男子甚至此刻都懷疑這青年是不是瘋了?情況不明不說就敢出言挑釁對方,看看光頭男那魁梧的體形,又看看青年那瘦弱的體形,雙方明顯不在一個量級上居然還敢出言挑釁,這青年不是瘋了又是什麼?

當然,與黃帽男子同時被嚇了一跳的還有張虎,不過張虎的嚇了一跳則更多的則是吃驚

因為就在如今那詭異氣氛的襯托下,再加上張虎那兇狠的造型,平常人在先被鬼追了一路,緊接著又碰到列車和張虎后早就被嚇得心驚膽顫了,甚至都有被嚇得大小便失禁連話都說不出來的事張虎都見過,然而這次這個年輕人不僅沒有表露出半點害怕的樣子,居然還敢淡定自若的罵他!?

「你你他嗎居然罵我!?」

想到這裡,張虎的表情頓時變得又有些惱怒,以前登車的新人里也不乏愣頭青和不聽勸的刺頭,不過這些人幾乎都是在被嚇得神情緊張下的硬著頭皮似的嘴硬而已,所以張虎也不在乎,不過這一次卻不同,這人不僅神色淡定,還居然用如此嘲諷似的口吻罵他!

然而在聽到張虎的話后,那名青年卻依舊面帶嘲諷似的說道「草!刺頭是吧?罵你又怎麼了?說你是沙比你還不服啊?咋滴?不服就來打我啊?」

「呲」

對方言語中那赤裸裸的挑釁意味極度明顯,這時「呲」一聲輕微聲音出現了也是某人的理智神經斷裂的聲音。

此刻,腦門上青筋畢露的張虎先是抬手看了看時間,在確定還剩11分鐘后,張虎那惱怒的表情卻瞬間轉換成了兇狠的表情,隨後便一臉獰笑的將雙拳放在一起握了握併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音,接著就他就從車門旁大步走到了站台前的地面上,然後張虎就對那名青年獰笑道「嘿嘿,時間還算充足,那麼接下來我就要利用這有限的時間徒手把你打得你媽都認不出來你1

在看到張虎從車門旁走到了他的面前並說出要打他后,不料這名青年的表情依舊不變,反而對著面前的張虎冷笑道「想打架?嘿嘿,我奉陪,不過當你被我打的連你媽都認不出來你的時候你可不要怪我?另外,其實我一般情況下是不喜歡徒手格鬥的,不過既然你已經說要徒手打我了,所以為了公平起見,那我也徒手和你打好了。」

「少他媽廢話,看老子廢了你1

憤怒的張虎在大吼出這句話后,緊接著便快速朝著那名青年男子衝去

一直呆在自己房間內的何飛在吃完中午飯後,接著就抬頭看了下牆上的時鐘,上面顯示的時間為13.18分,看到這裡,何飛立即想到了今天下午13.00會有兩名新人登車的事。

想到這裡,何飛連碗也來不及收拾了,牙也不刷便急匆匆的推開了房門走了出去。

在來到房間外面的車廂后,通過從腳下車廂傳來的震感來看,列車果然又重新啟動了,何飛便不再猶豫,於是便立即從3號車廂往4號車廂走去

然而當何飛推開車廂的連接門進入4號車廂后,眼前的場景卻頓時讓何飛猛然一愣!

4號車廂里果然多出了兩副新面孔,這應該就是這次登車的新人了,兩個新人里的其中一名男子看樣子年紀約30餘歲,且頭上還帶著個印有『安全生產』幾個字的黃色帽子,此刻他正神情有些緊張的坐在車廂左側的座位上低著頭不說話,在看到何飛出現后立即用驚慌的眼神望向了他。

然而坐在黃帽男子旁邊不遠處的另一名新人則相貌比較清秀,在看到何飛后卻是露出了一臉無所謂似的淡定表情,不過讓何飛狐疑的是,此刻這人的左眼窩似乎有些烏黑髮青,頭髮也有些凌亂的同時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破損,並且嘴角還殘留著一絲血跡

接著,何飛便又將目光看向了正坐在車廂右側座位上吸著煙的張虎,不過這一看之下何飛更是直接露出了是大吃一驚的表情!因為此刻張虎的樣子似乎比那名青年還要慘

這時的張虎正坐在座位上一臉陰沉的在抽著煙,不過何飛卻發現此刻張虎的兩個眼窩都有些烏黑髮青,並且右臉也腫了起來,其嘴角殘留著血跡的同時他那光滑發亮的頭皮上也赫然多出了一道口子,並且裸露得的手臂與肩膀處似乎也有些瘀傷

在發現何飛正表情怪異並一言不發的看著他后,張虎頓時有些惱怒的將煙仍到了地上然後說道「我草,兄弟你不能別用這種眼神看我啊?有啥話就說唄。」

張虎的話說完后,何飛這時也對心中剛剛的猜測估計個八九不離十了,不過心裡更多的則是震驚!因為他之前通過試探已經隱隱能猜出張虎曾經很有可能是一名軍人,而在看那名相貌清秀但身形卻並不健壯的青年,反觀二人的傷勢,他居然能在和張虎的對打中佔據上風!

想到這裡,於是何飛反而露出了笑容對張虎打了個哈哈似得說道「哈哈,張哥把新人接上車了啊,看來這次的迎接工作做得很好啊,這次應該連鬼潮都沒出現新人就提前上車了吧?」

何飛對張虎的傷勢隻字不提,讓張虎保留了一絲面子,畢竟他張虎曾是一名接受過訓練的軍人,而且還比對方魁梧很多,結果卻與一個身形比自己小的年輕人干架時落下風在聽到何飛的話后他便回答道「額這次的新人確實是在鬼潮出現之前就上車了,不過」

張虎尷尬的對何飛回答完這句話后,現場就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不過接下來張虎便猛然想到了什麼似得迅速的站起了身,先是看向了左側坐著的那名一臉淡定的年輕人,然後伸出右手指著他並惡狠狠的問道「說!你到底是什麼人!?還有你特么的在現實世界里是做什麼的!?」

那名相貌清秀的年輕人發現張虎的動作以及問話后,先是一臉無奈的聳了一下肩膀,接著就站了起來並走到了張虎與何飛二人的面前,隨後他就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對著二人伸出了右手道「我叫程櫻,是一名職業殺手,很高興認識二位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