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六十章新任務發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新任務發布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休息期第四天,早上8.30分,此刻在鄭璇的房間內

「什麼?這個叫程櫻的你曾經在現實世界里見過他?而且你早就知道他是個殺手?」

此刻坐在客廳沙發上的的何飛在聽到鄭璇的話后表情有些驚訝,為了確認他又趕忙追問了一句。

這時候的鄭璇穿著一身睡衣並且赤著腳有些慵懶的側在沙發上,在聽到何飛的話后,她先是點了點頭,隨後又說道「我雖然見過他,但是我並不認識他,而且當時還是在人很多的露天廣場里看到的。」

說到這裡,鄭璇看向何飛的雙眼頓時眯了起來,接著她就微微一笑的對何飛說道「那麼,你知道為什麼當時廣場上那麼多人而我卻唯獨對他的樣子有印象嗎?」

何飛聽后沉默了一下,隨後他似乎就猜到什麼似的,接著抬起頭看著鄭璇的眼睛回答道「既然他說他是殺手,難道你曾在現實世界見過他?」

何飛的推理能力果然不是蓋的,頓時就將鄭璇的話猜的八九不離十,鄭璇聽後點了下頭然後繼續說道「是的,那是在兩三年前吧,當時公司的司機開車送我去騰勛集團總部參合作會議的時候,我發現騰勛集團副董事長的車停在了市區的花園廣場上,並且四周還有一些躁動的人群,當時我有些奇怪,於是就讓司機將車開了過去打算一看究竟,不過靠近后透過車窗我才發現原來這竟然是一個兇案現場!騰勛集團的副董事長馬畫藤就那樣躺在了地上,胸口赫然多出了一個被槍打出的洞,並且血流如注,兩眼瞪得老大,馬畫藤那死不瞑目的樣子至今都讓我難以忘記,他的屍體橫躺在地上而四周圍滿了行人,當時現場十分混亂,圍觀群眾你推我擠,而馬畫藤的司機和隨車保鏢們則都個個面色慘白的呆站在那裡,不過就在我觀察的時候,我卻無意中發現在圍觀的人群里擠出來了一個相貌清秀的少年,當時的他將雙手插入口袋裡低著頭就那樣默默的走了,但是我卻記住了他的長相。」

說道這裡,鄭璇先是頓了頓,隨後看向了茶几上的牛奶,何飛知道此刻鄭璇想喝東西,但是側著的她拿不方便,於是便伸出手拿起了牛奶並遞給了鄭璇,鄭璇接過後對著何飛點了下頭,喝了一口又將牛奶遞還給了何飛。

當何飛將杯子放下后,鄭璇抿了下嘴唇后又繼續說道「當時那個少年我懷疑他的口袋裡肯定有一把手槍,而且絕對是安裝了肖音器的無聲手熗,所以才能趁著人多混亂的的時候成功擊殺馬畫藤,並且結合昨天我看他的樣子有些似曾相似,以及他說自己是職業殺手的話后,我才終於斷定他說的話都是真的,這個叫程櫻的就是當初殺死馬畫藤的殺手,而如今在我們這趟地獄列車上的也就是他本人。」

鄭璇的話說完后,何飛頓感驚訝萬分,驚的有兩方面,第一,他沒想到這個叫程櫻的傢伙居然真的是一名職業殺手,當時他還以為程櫻的話是開玩笑瞎說的,所以才會在今早特意來到鄭璇這裡與其商議這件事。

至於第二,那就是三年前騰勛集團副董事長馬畫藤在街頭廣場被暗殺的事,當時那事可謂在全國鬧得沸沸揚揚了好一陣,然而一個月後電視里的新聞就說謀殺的兇手已經被抓捕,並且對群眾解釋說殺死馬畫藤的兇手是一名小學生的父親,至於殺人原因則是其兒子痴迷藤勛旗下的某網游,然後偷光了家裡的錢全部去充值了遊戲幣買了道具,得知后的父親憤怒異常,他十幾年的積蓄就這樣進入了騰勛的腰包,報案后警察對此表示無法律上的依據無法索要,於是那名父親便親自前往騰勛集團總部大樓索要,然而最後不僅索要不成反還被騰勛的工作人員們暴打了一頓后扔了出去,最後那名父親在絕望之下頓生殺機,後來趁著騰勛副董事長的車路過廣場時前去攔車,車停下后就立即用在黑市裡購買的槍將馬畫藤開槍擊殺,隨後倉皇而逃,但最終卻在一個月後被警察在一座山洞裡找到並抓捕

回想起當初的新聞,如今知道一切真相的何飛立即苦笑了一聲,原來當初新聞里說的真兇已被抓捕的事完全就是為了安撫人心而故意編出來的,為了社會安定,看來證府真可謂是煞費苦心啊,現在何飛才知道,原來至今為止馬畫藤之死的案子也沒有破,但是他卻萬萬沒想到,當初那件轟動一時的兇殺案的真兇如今卻與何飛成了隊友

想到這裡,他則又繼續對鄭璇面露不解的問道「那麼既然當初你就見過程櫻而且還懷疑是他乾的,那時候你為何不聯繫警方提供線索呢?」

「啊哈」

當何飛說完后,鄭璇則是張開雙臂伸了個懶腰,然後用手擋住嘴打了個哈欠,隨後便從之前側的狀態中重新坐直了身體,並接著說道「程櫻既然是職業殺手,那麼他之所以殺馬畫藤則肯定是受人雇傭才那麼乾的,而雇傭程櫻的人據我估計應該也是其騰勛集團的商業對手,雖然我個人猜測很有可能是另一個姓馬的人雇傭程櫻乾的,但是也僅僅是我這個同處商業圈內的人的猜測而已,更何況人家既然肯雇殺手就說明那人絕對是一個不好惹的人,我如果向警方提供線索的話這天底下沒有不透風的牆,一旦泄漏,到時候連我自己都可能有危險,為了自身的安全,所以我完全沒必要那麼多此一舉。

隨後,鄭璇又繼續說道「另外雖說新聞里對馬畫藤案件的結案公告是證府編造的,但是現實中被騰勛遊戲害的家破人亡的家庭可真的確實有不少呢,像騰勛集團這種一心只顧坑錢完全把消費者當白痴耍的無良公司,其公司首腦你認為會是個好東西嗎?更何況我與他馬畫藤非親非故,我幹嘛要舉報當時的程櫻呢?」

鄭璇的話聽的何飛一陣連連點頭,同時也更加確認了程櫻身份的真實性,並且何飛也知道殺手與職業殺手的區別,別看只多了職業兩個字,但是區別極大,所謂職業殺手就是指專業從事各種刺殺或暗殺的特殊非法職業,能當上職業殺手的人幾乎全部都具備過硬的身手以及各種敏銳的洞察力與偵察和反偵查能力的人,難怪難怪連身為軍人的張虎都單挑不過程櫻,原來他真的是職業殺手,因為除了接受過特殊訓練的特種兵可以在單挑中抗衡精通各種殺人技巧的職業殺手外,其餘人根本都不是職業殺手的對手,雖然張虎是軍人但卻不是特種兵,但就算如此,張虎的實力他也是知道的,尋常普通人如果不拿武器的話,張虎徒手一打三甚至一打四都可以,現在看來之前張虎在單挑中敗給程櫻還真不冤枉。

想通了這一切后,何飛便站起身對鄭璇說道「好吧,程櫻的身份既然已經確定,那麼我就回去了。」

「嗯,那麼你」

然而鄭璇剛剛的回答還未說完,猛然間何飛就注意到鄭璇此刻的表情有些不對,只見此刻鄭璇將手放入了她睡衣的口袋,然後掏出了她的那張車票,而就在鄭璇剛剛將車票掏出的同時,何飛也猛地感到他自己兜里的車票也莫名的顫動了起來!

其實不僅僅是鄭璇與何飛二人,整個地獄列車內的所有輪迴者的車票幾乎都在同一時刻顫動了起來。

此刻,何飛也和鄭璇一樣趕忙將兜里的車票掏了出來,然後看向了車票背面,果然,在他的個人資料欄的上方發現了一條信息

靈異任務開始發布,請所有列車乘客前往1號車廂查詢任務詳情,30分鐘之內不去者則會被視為放棄任務,放棄任務者將會全身腐爛而死。

看完這一串簡短的通知信息后,何飛知道新的靈異任務發布了,不過這次卻有一點讓他有些疑惑,為何這次的靈異任務與上一場靈異任務的間隔期有些短呢?之前鄭璇貌似說過兩場靈異任務的間隔期會有至少一周甚至十天的休息期,可是為何這次卻

而何飛的表情鄭璇自然也看在眼裡,不過她這次也無法解釋了,因為這也是她第一次碰到這種事,但如今的情況也已經沒時間讓她細想了,於是鄭璇便對站在她前面的何飛吩咐道「先別想那麼多了,只有30分鐘的集合時間,我擔心那倆新人會出什麼差錯,所以你現在去那倆新人的房間叫一下他們,然後大家趕緊收拾並攜帶一些必備物品,接著就前往1號車廂等待這一次靈異任務的發布。」

「嗯,好的,我這就過去。」

何飛回答完后便立即來到門口推開門走了出去。

而此刻在王志強的房間內,王志強正用顫抖的雙手捧著他的那張地獄車票兩眼干瞪著,他有些發獃,是的,他沒想到剛進列車第二天就要去執行那名女隊長所說的什麼靈異任務,此刻他的內心深處很害怕,畢竟聯想到當初把他追到站台前的那個女鬼就幾乎把他嚇崩潰,而且又想到之前女隊長還對他說過靈異任務的鬼幾乎無法抗衡的話后,此刻的他真可謂是嚇得兩腳發軟。

「咚咚1

門外突然傳來的幾聲敲門聲頓時把房內的王志強嚇得心裡一咯,隨即他就猛地回過頭看向了房門然後緊張的問道「誰誰啊?」

「我是何飛,隊長擔心你們新人耽誤了任務發布時間,所以特意讓我來喊你一聲,對了,記得攜帶好必備物品。」

「哦,好好的!我正在換衣服,馬上就過去1

「嗯,那我過去叫程櫻了。」

門外的腳步聲逐漸消失后,王志強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接著就趕忙收拾起東西來

是的,新的靈異任務在輪迴者們處於休息期的第四天,在一次發布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