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六十四章合理存在的理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合理存在的理由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咚咚碰1

房門被張虎踹開后,一眾輪迴者便立即衝進了漆黑的房間,在打開電燈后,眾人也終於在廁所里看到了張永剛那恐怖的屍體。

是的,輪迴者們最終還是來遲了一步,張永剛已經死了。

此刻的張永剛渾身上下分成了三段散落在廁所的地面上,他那滿臉驚恐的頭顱已經與身體分離,而身體則也從腰部以下斷成了兩節,大量的鮮血與內臟幾乎布滿了這本就不大的廁所空間,整個房間里都充滿了濃烈的血型味道,這也讓一眾人紛紛忍不住捂住了口鼻,至於新人王志強更是直接被這副噁心的場景嚇得連退數步,接著猛地跑到角落處蹲在地上嘔吐起來。

看到廁所里的這幅場景,何飛牙關緊咬,似乎有些憤恨,不過卻留意到死者的手裡握著的那部手機,然而這時程櫻卻在其餘人驚訝的目光中走到了屍體的旁邊接著蹲了下去,隨後伸出手指觸摸了下屍體,在沉默幾秒后便有重新站起來轉身走到鄭璇與何飛的面前說道「預計具體死亡時間為兩分鐘前,另外通過傷口觀察,他那脫離身體的頭顱,以及兩半斷裂的身體應該是被巨大的力量扯掉的。」

程櫻不愧是職業殺手,在這種時刻居然能代替驗屍的法醫對屍體進行初步判斷,這可比以前何飛他們這些業餘人士準確的多,然而當聽到死者視乎是被某巨大的力量活活扯掉了頭顱並扯斷了身體后,一群人無不感到內心發顫!

這說明什麼!?

程櫻在說完后,鄭璇先是點了點頭,隨後掏出地圖看了一下,發現這個之前一直變色的光點此刻已經消失了,望著前方那死狀凄慘的屍體鄭璇自然知道這代表著什麼意思。

這時候,之前被鄭璇吩咐進入室的趙平也從裡面走了出來,接著他就將手裡的一張身份證交給了鄭璇並同時說道「沒錯,這就是任務里提及的必須盡量保護的那四個人里的其中一人,叫張永剛。」

鄭璇先是接過身份證看了眼,隨後便猶豫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對其餘人說道「四個保護人員如今已經死掉了一個,情況有些不妙埃」

她的話說完后,其餘人皆是一陣沉默,且個個面色都有些難看。

是的,這由不得他們面色不難看,因為之前任務已經說明,這四個人是他們這群輪迴者的保護對象,並且在這四個人死光之前他們這群輪迴者是100%不會遭到鬼的攻擊的,而且任務結束后每多存活一個保護人物,就會多獲得一點生存值,但是一旦10天內如果四個人被殺光,那麼這群輪迴者就要立即面臨鬼物的攻擊,至於被鬼襲擊的下場有多慘,看看眼前的這具死無全屍的屍體就知道了

雖然絕大部分人情緒略有些低落,不過何飛卻不這麼想,就在鄭璇的話說完后,何飛則看向鄭璇說道「已經死了一個了,還剩三個,不過通過這件事卻證明了我之前的一個一直不敢確定的想法1

何飛的話說完后,鄭璇則面露沉思的問道「你的意思是」

鄭璇的話說完后,然而何飛卻並未立即說出他的猜測,此刻他則是先看了看四周,隨後又對一眾人說道「這裡說話不方便,雖說這棟居民樓里住的人不多,但剛才死者的尖叫應該已經驚動了附近的鄰居,警察不知道何時就會來,所以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我看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回到市區找一個住宿的地方在說吧。」

「嗯,不錯,我也是這麼想的,樓下的計程車我已經吩咐過讓他們在樓下等我們,現在我們趕緊離開這。」

鄭璇說完后,一眾人便匆匆的離開了死者的房間並向樓下走去,不過最後一個走出房門的何飛在猶豫在三之下,最終將死者的手機拿在了手裡然後便也匆匆的走下了樓。

來到樓下后,那兩輛計程車果然還在樓下等著,於是眾人又一次紛紛登上了計程車,然而在進入車裡后,之前的那名司機則是面露狐疑的對著何飛問道「幾位之前樓里傳出的尖叫聲是怎麼回事?」

然而這一次一直在沉思什麼的何飛卻並未回答,而是直接回過頭給坐在後排的張虎使了個眼色,不過張虎看到后卻並沒有立即體會到那眼神里的意思,就在他尷尬間,一旁的程櫻卻立即面露微笑的對著司機說道「這位大叔,有些事你還是少知道的好,你聽沒聽說過與自己無關的事知道的越多對自己越不好這句話嗎?」

程櫻當了多年的職業殺手,他的身上早已充斥著一股子普通人所沒有的肅殺之氣,當他的這句滿含殺意的話說出口后,頓時聽的這名司機猛地打了個寒顫,果然,之後的他便一直在保持沉默

很快,計程車重新將何飛等人帶回到之前他們上車的地方,何飛等人便下了車,正待司機面露恐慌的想要發動汽車離開的時候,何飛卻趕忙說道「喂,師傅,這回來的錢還沒給你呢?」

不料此刻那名司機卻在車裡面色恐慌的同時卻又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並回答道「不不用了,之前後面的那位女士已經給過了,而且還不少。」

司機的話說完后,何飛身後程櫻卻走到車窗前,他先是掏出了2000塊錢通過車窗甩到了車內,然後面無表情的對其說道「這錢是你和後面那位司機的,另外我可以很輕鬆的通過你們計程車公司這條線調查並得知你和另一位司機兩家的住址,然後得知你倆全家所有人的一切信息,今晚的這件事根本就沒發生過,懂我的意思了嗎?」

「懂懂了」

司機一邊擦著汗一邊點頭的回答道,在看到程櫻點頭后,他才趕忙發動汽車與另一輛計程車一起離開了。

兩輛計程車走遠后,何飛與鄭璇幾人就用充滿了驚訝的目光看著程櫻,而被眾人眼光包圍的程櫻此刻不僅沒有一絲不自在反而還極為自豪的嘿嘿笑道「切,這種恐嚇人的手段連街頭小混混都會,我稍微恐嚇一下效果果然很顯著埃」

「可是當初我給張虎的眼色的本意則是讓他找個理由搪塞過去,可是你竟然直接恐嚇了對方你就不怕對方報警?」

何飛無語的對著程櫻說完這句話后,程櫻卻用看笨蛋的眼神看向了何飛,這也讓何飛有些二張摸不著頭腦,不過這時程櫻卻用極為認真的表情與口吻對他說道「就當時的那種情況,那聲凄厲的慘叫任誰聽了都不會往好的地方想,你面對著司機無論說什麼謊言解釋,人類的懷疑心理都不會消失,這種事也只會越描越黑,我敢斷定,哪怕你敷衍的再好,事後我們下車后,司機要麼會折返在回到那棟居民樓查看,然後報警,要麼就是直接把我們當可疑人物然後報警,所以還不如直接向司機暗示出我們不是什麼好人,並且告訴他我們是一個團伙,可以很輕易的得知他與家人的一切信息,這樣就能讓他在報警前先掂量掂量,因為我們是團伙,一旦警察抓捕時漏掉幾個,那麼他就要面臨我們的報復1

程櫻的話說完后,何飛便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然而這時,程櫻卻又轉換成了之前那幅笑眯眯的表情對何飛問道「嘿嘿,看你的年紀你以前在現實世界里應該還是名沒接觸過社會的大學生吧?」

何飛聽后一瞬間他的臉色就有些發紅,而一旁的張虎看到后,先是狠狠地瞪了一眼程櫻,然後對其反駁道「那又怎麼樣?何飛雖然是個大學生,但是他的智慧可是和隊長一樣很強的,而且推理與分析能力都很不錯1

張虎毫不猶豫的替何飛出頭讓程櫻有些驚訝,不過聽后他也是點頭說道「是,他很聰明我也承認,不過聰明不代表社會經驗也豐富啊,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哦。」

就在張虎正欲繼續辯解時,一旁的鄭璇則及時出面說道「好了好了,這種事情到此為止,我們還是先找個住宿的地方再說。」

由於這裡是市區,想在附近找個酒店或是旅館則十分方便,而這一眾人什麼都缺可就是不缺錢,所以在走了幾分鐘后便選中了一家五星級酒店並紛紛走了進去,由於這是大城裡所以有五星級酒店也很正常,而大酒店則是24小時營業,所以哪怕是如今半夜三更的情況下,一眾人依舊可以輕鬆的登記註冊。

在前台辦理完住宿手續后,幾個人便認為既然這裡的檔次那麼高,所以這一次幾人乾脆直接開了一間總統套房,接著紛紛坐電梯上了樓,隨後進入到了總統套房裡。

進入到房間后,總統套房內的室內環境與裝修果然都是既豪華且空間也大,各種高級裝飾以及房間都很高檔,套房內居然有好幾間室,住他們6個人綽綽有餘,而這群輪迴者里至少有一半的人在現實世界都不是什麼有錢人,所以猛地來到這裡自然有些驚訝,然而就在其中三人紛紛驚嘆總統套房的豪華時,另外的三個人卻既沒有露出一絲驚訝的神色也沒有四處打量,那就是鄭璇、程櫻與趙平。

鄭璇在現實世界中本身就是一名商業公司的CEO,這種豪華套房在她眼裡早已麻木,而趙平則也是一名在公司里握有一定權利的管理經理,想必這種套房也不止住過一次了,至於程櫻則是當了這麼多年的職業殺手,多年來行跡遍布國內外,各種大場面見的多了,所以這種場景也自然不被他放在眼裡。

「咳咳1

當趙平又一次的咳嗽聲讓其餘三人回過神來后,其餘三人都有些臉紅不過很快,幾分鐘后,6名輪迴者全都安靜的圍坐在了客廳中央的豪華沙發上。

此刻的時間為凌晨3.13分,坐在中間鄭璇便對何飛說道「話歸正題,之前你在張永剛家裡說的那件事引起了你的一個猜測是什麼意思?」

鄭璇話音一落,其餘人便紛紛的將目光望向了何飛,而在看到其餘人的目光后,何飛則先是定了定神,隨後對眾人說道「其實到現在為止,我們都忽略了一件事」

一旁的趙平在聽后便面露疑惑的問道「你是指哪方面?」

然而何飛卻沒有立即回答,反而將手伸入了褲兜將地圖車票掏了出來,接著放在了茶几上,隨後便面色鄭重的對其餘人說道「我是指這場靈異任務里詛咒要求需要我們保護的這幾個人,也就是說這幾個人所存在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