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七十八章驅魔之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驅魔之血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當何飛咬著牙點開了圖片后,首先映入他與程櫻眼帘的是一名女孩的半身照,照片里的人是個極為為漂亮的大美女,看長相也就20歲左右,尤其是那雙大眼睛更是充滿了可愛的青春氣息..

看到這裡,何飛與程櫻二人便立即紛紛皺了皺眉頭,那是因為不管他倆如何打量,這個女孩在以前都絕對沒有見過,並且也看不出這幅照片有什麼特別的。

不過,就在二人神情不解的時候,下一刻屏幕里的照片竟然產生了變化!

只見照片里的那名大美女竟然開始逐漸的老化!是的!先是臉上的皮膚慢慢變得鬆弛然後眼角的魚尾紋出現,接著美女的肌膚居然也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快速乾癟,而頭髮也慢慢的從烏黑逐漸轉換成了參雜著些許白髮,最終完全變成了白色,接下來老化的速度更快,如今已經完全變成一副老太太摸樣的女人依舊持續老化,這時候照片里人的那滿頭的白髮依然繼續脫落,本就布滿皺紋的乾癟的臉也仍舊繼續乾癟隨後牙齒開始脫落,然後眼珠也開始乾癟並迅速脫落..

最後照片里的美女就這樣逐漸變成了這副極為恐怖駭人的半骷髏的樣子!

何飛與程櫻二人幾乎都是流著冷汗看完的,因為他們萬萬沒想到這幅照片居然還是個動態圖!

「這圖片居然會動!?難道是GIF動態圖?」

程櫻神情疑惑的看著何飛並說出這句話后,何飛卻僅僅只是搖了搖頭卻沒有說什麼,因為現在的他正在努力的思考著一個問題。

然而就在何飛沉著思考的同時,也就在下一秒猛然之間卻突然從手機里傳出了一聲女人極為響亮的惡毒嚎叫聲!

——你逃不掉的!凌晨2.00,我會來取你的命!!!

「呀啊啊啊我草!!1

由於何飛一直在集中精神思考,所以觸不及防之下頓時就被這聲凄厲的怒嚎聲給嚇得心臟猛地一顫!隨後身體便不由自主一抖,手機也沒拿住掉在了地上

「呼呼呼」

「哈哈哈!你看把你嚇的,這可是我頭一次看到你這樣啊,真有意思1

看著坐在沙發上正在大口喘著粗氣的何飛,同樣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嚇了一跳的程櫻先是拍了拍胸口,隨後就對著何飛哈哈大笑了起來並同時說出了上面那句話。

雖然這麼想,但何飛卻有些臉紅,是的,怎麼說如今的何飛也算勉強經歷過風浪的人了,而此刻竟然被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嚇成這樣,不過目前的何飛可不想在這種小事上浪費時間,所以他先是對著程櫻翻了個白眼,緊接著就對其問道「剛剛手機里傳出的聲音是不是說凌晨2.00的時候鬼會來殺人?」

聽到何飛的問題后,程櫻也立即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是的,剛剛雖然我也被嚇了一跳,但是聲音的內容我卻是聽得很清楚,就是在凌晨2.00的時候鬼會來殺田蘭蘭。」

從程櫻的口中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何飛默默地點了點頭而後看了下時間

還剩下不到4個小時

想到這裡,何飛便將目光望向了室的門上

幾秒種后,何飛將目光從門上收了回來,隨後伸出手從兜里掏出了上次張虎送給他的那盒香煙與火機,抽出一根叼在嘴上后便啪的一聲點燃了香煙,接著就深吸了一口開始噴雲吐霧起來,另外他在抽煙的同時也眉頭緊鎖並且一言不發,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這也是程櫻第一次看到何飛抽煙,雖說他並不抽煙也比較討厭聞二手煙,但是此刻他卻沒有一絲打擾何飛的意思,僅僅只是在何飛的身旁安靜的看著他。

時間在慢慢過去,期間並沒有發生什麼事,至於之前掉在地上的手機也沒有在次傳出任何聲音,最終時間來到了凌晨1.50分

望著茶几煙灰缸里的四個煙頭,何飛先是呼了口氣,然後他便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並同時對程櫻說道「麻煩你能你將阿明與田蘭蘭二人喊出來嗎。」

看著何飛平靜的表情以及語氣,此刻的程櫻的心裡卻突然有些莫名的感覺,他點了點頭,隨後便走到了室門口並推開了門

如他所料,此時室內的兩人果然沒睡,穿著衣服靠在的床上阿明與田蘭蘭正雙雙頂著個黑眼圈在用阿明的手機看電影,見到程櫻進來后,阿明的精神頓時一震,隨即就趕忙從床上走了下來並對程櫻問道「怎麼樣了程警官,罪犯來了嗎?」

阿明的問題同樣也是田蘭蘭所關心的,不過程櫻卻顯然不想回答他,僅僅只是對二人張口說道「何隊長讓我叫你們去客廳。」

二人跟著程櫻來到客廳后,田蘭蘭就首先注意到站在沙發前的何飛正神情凝重的看著她,不待她說什麼,何飛就首先對她說道「我下面的話你倆要聽好,並且要完全按照我的吩咐來做!這關乎田蘭蘭你的性命!沒問題嗎?」

何飛的這句話說的蹬地有聲,並且說話的同時神情也極為鄭重,看到這裡,這也讓阿明田蘭蘭兩個人心裡打起了鼓

「好好的,一切聽你的。」

雖然有些無法理解,不過最終,阿明與田蘭蘭在何飛的壓力下還是雙雙點頭表示了同意。

看到二人點頭后,何飛便對阿明吩咐道「你現在找個繩子,然後把你老婆的雙手雙腳給捆上。」

「什麼!?」

此言一出,田蘭蘭頓時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而一直拉著天藍藍手的阿明卻是以為自己聽錯了,隨即又面帶不解的問道「何隊長你說什麼?讓我把蘭蘭捆上?你確定你沒有說錯?」

何飛仍舊神色如常的回答道「我沒有說錯,就是讓你找東西把你老婆捆上1

再一次聽到這句話后,阿明便頓時拚命搖頭並且神情開始激動的問道「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你們不是來保護蘭蘭的嗎?為什麼要把他捆上?還有你們到底是不是警察!?」

看到這裡,何飛嘆了口氣,知道無論說再多也很難勸得動這個男人了,於是他便給一旁的程櫻使了個眼色

當了那麼多年殺手的程櫻自然知道何飛這個眼神里包含的意思,所以在下一刻,他便以極快的速度在短短的一秒鐘內就閃身到了阿明的身後!而直到程櫻到了他的身後,阿明才剛注意到程櫻的動作並且想回過頭!但是已經太遲了,就在阿明剛剛來得及轉動身體的那一刻,程櫻就迅速的抬起左手並持為手刀狀,接著就啪的一聲砍在了阿明的后脖頸上!

下一秒,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的阿明就癱倒在了地上昏了過去。

「阿明1

看到老公被對方擊暈,一旁的田蘭蘭頓時就神色大變的撲在阿明的身上對其搖晃了起來,一旁的何飛也則機看了下時間

1.57分

看到這裡,何飛的心裡立即變得一陣緊張,然後就面露焦急的對程櫻說道「快!程櫻,時間不多了,趕快找東西把她捆上1

程櫻迅速的點了點頭並立即沖向了室,雖然並沒有找到麻繩,但是靈機一動的他卻用最快的速度將放在電腦桌下的那一捆沒有用的電腦網線給拿了出來,隨後在田蘭蘭的掙扎與哭喊下強行把她的手腳都給捆了起來並丟在了沙發上!

「嗚嗚嗚嗚你們不是警察,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

這時被捆著手腳的田蘭蘭非常害怕,神情也驚懼至極,並且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對著何飛二人一邊哭一邊問著,然而何飛卻顯然不想回答她那麼多為什麼,此時的他只是迅速將手伸到了自己的懷中,下一刻就從懷裡掏出了一個裝著紅色液體的玻璃瓶子。

瓶子比普通的綠茶瓶子要小上一點,隨即何飛擰開了瓶蓋,一股淡淡的味道便從瓶口傳了出來,憑藉著程櫻多年當殺手的經驗來看,這瓶子里裝的絕對是血!而將瓶蓋擰開后的何飛又謹慎的將瓶里的一部分血緩緩的倒在了他自己的手上,最後就在程櫻不解以及詫異的目光下將血塗抹在了田蘭蘭的臉上以及身上!

看到這裡,站在一旁的程櫻終於有些無法理解了,於是他便面露疑惑並且兩眼瞪得老大的對其問道「何飛你你這是在做啥?」

然而何飛卻根本沒有立即回答他的問題,仍舊是神色專註的在田蘭蘭不解與害怕的哭嚎聲中繼續將手裡的血塗抹在她的身體與四肢上,最終在消耗約了半瓶血后,何飛才終於停止了塗抹,隨後站起身重新擰上了瓶蓋並將瓶子收回了懷裡。

何飛在做完這一切后就趕忙抬起頭看了看牆上鐘錶的時間1.59分,接著他就將身體轉了過來並面向程櫻說道「我剛剛我往她身上塗抹的是血你應該也看出來了吧?」

「恩,看出來了,不過我想知道的是那這血是誰的?還有你此刻這麼做又有何意義呢?」

聽到程櫻的疑問,何飛的嘴角則是微微一揚,隨後就對其解釋道「這是你的第一場靈異任務,所以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在我所經歷的上一場的靈異任務中,我在那場靈異任務所處的世界里結識了一個朋友,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她還曾經救過我的命!且經過調查與分析她的血擁有克制鬼怪的效果,所以在上一場靈異任務結束之前我就厚著臉皮向她索要了一小瓶血,不過至於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效哪怕是現在我也不敢100%確定,但在如今的情況下也只能姑且試一試了。」

程櫻聽后神情隨即一變,緊接著就又露出好奇寶寶般的表情在一次問道「能剋制鬼怪的血?那那名女孩的血是什麼血啊?」

何飛聽后先是搖了搖頭,不過轉念一想就又想起了他曾經看過的一些西方傳說典故,於是便對程櫻回答道「至於這種能剋制鬼怪的血液,在西方的傳說里曾有人稱這種血為驅魔之血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