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七十九章可怕的女鬼現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可怕的女鬼現身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沒錯,這一小瓶血就是當初在何飛在他的第二場靈異任務中從傑西卡那獲得的,當初在潘多拉旅店裡聽傑西卡訴說弗萊迪在夢境里沾到她的血會非常痛苦后,何飛就對這件事產生了興趣並一直惦記在心裡,所以在任務即將結束的時候何飛終於向傑西卡提出了索要血液的請求,聽到這個請求,傑西卡雖說很疑惑,但考慮到她畢竟也算與何飛那伙人同生共死過,所以還是同意了,於是何飛便得到了這一小瓶驅魔之血。

然而此刻,能否保得住這最後一個被保護人田蘭蘭的性命就全靠傑西卡的血了,望著牆上時鐘所顯示的時間,這時候無論是何飛還是程櫻全都繃緊了神經死死地看著被捆在沙發上的田蘭蘭!

下一刻,時鐘的時針指到了數字2!也就是說凌晨2.00到了!

就在時間剛剛到達2.00的同時,突然之間,何飛與程櫻就猛然感覺到客廳的氣溫頓時下降了很多,接著房內的燈光竟然開始詭異的忽明忽滅起來,同時一種從未有過的壓迫感瞬間就讓二人流出了冷汗!

「啊啊氨

緊接著就在何飛與程櫻看到燈光一陣閃動開始心神不安的同時,一聲極為滲人的哀嚎聲開始逐漸在這個客廳里響起,聽起來這個聲音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傳出的方位,那是因為聽在耳里就像是從四面八方同時傳來那樣!

就算如今的何飛與程櫻還勉強保持著鎮定,但不代表此刻被捆住手腳丟在沙發上的田蘭蘭也會同樣鎮靜,當她注意到房內的溫度驟降並且房間開始一會黑一會亮的時候,她就因為恐懼而開始尖叫起來,最後當那聲明顯不是人類能發出的毛骨悚然的哀嚎聲回蕩在整個客廳的時后,田蘭蘭那本已驚恐的尖叫聲更是愈發的凄厲,不過就在她漫無目的的尖叫之時,下一秒,她卻猛地停止的尖叫來並且嘴巴大張雙眼睜著如銅鈴般的看著天花板的上方方

獃滯了有一秒后,接著「有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1

看到頭頂的東西后,下一秒的田蘭蘭就一瞬間爆發出一聲恐懼到極限的凄厲叫聲,因為田蘭蘭原本的體位就是被捆住橫在沙發上的,所以她的視線才能輕易的注意到上方的天花板,另一方面,也就在田蘭蘭剛剛發出那聲極為凄厲尖叫的同一刻,一旁的何飛二人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的反應,隨即何飛與程櫻也猛地仰起了頭看向了位於田蘭蘭正上方的天花板

這一看之下不要緊,當天花板上的東西完全顯現在他的視線中后,何飛就的心臟就猛地抽搐了一下,隨後他就感到兩腿不由自主的有些發軟同時又不受控制般的連著後退數步!

因為視線之內天花板上赫然是一個披頭散髮並且倒立漂浮在半空中的女鬼!並且這鬼的面容更是恐怖到了極點,它的左半張臉完全的爛掉了,露出了裡面的臉骨以及牙齒,同時黑洞洞的嘴巴也大大張著並達到了一種甚至能裝下大半個人頭的誇張程度,而且這鬼竟然沒有眼皮,兩隻血紅的雙眼幾乎有一大半都突出在眼眶之外,此刻的它就這樣一邊發出毛骨悚然的哀嚎,一邊用它那雙眼睛死死地盯著下方沙發上的田蘭蘭!!!

下一秒,天花板上的女鬼就猛地對著下方伸出了他那雙鬼爪,並向著田蘭蘭的頭顱抓去!!!

看到這幅畫面的田蘭蘭此刻其精神在也承受不住驚嚇,接著就兩眼一翻昏了過去。

也就在同時,房間內一直在不停閃爍的燈也在一瞬間徹底熄滅了,一時之間整個房間內頓時就陷入了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之中!

何飛立即毫不猶豫的掏出了早已備好的貓眼手電筒,不過當他正欲打開手電筒開關之時,突然間一聲極為慘烈並讓人頭皮發麻的鬼嚎聲便充斥了整個房間!

那是因為就在房間完全陷入黑暗的一剎那,鬼的爪子也同時碰到了已經昏過去的田蘭蘭的臉,而碰到臉的同時自然也觸碰到了她臉上所塗抹的血液,就在鬼手剛剛觸碰到田蘭蘭臉上所塗抹的血液后,下一瞬間這隻鬼就猶如被電擊一樣發出了一聲極為凄厲響亮的慘嚎聲,接著它的爪子就瞬間從田蘭蘭的臉上猛地收了回來。

「啪1

何飛終於用最快的速度打開了貓眼手電筒並立即照向了田蘭蘭,這時在手電筒光源的照耀下,田蘭蘭依舊和之前一樣昏睡在沙發上,然而在將手電筒照向天花板時,何飛發現此刻那女鬼已經不見了!

就在女鬼消失後過了約一分鐘,電燈終於亮了起來,隨即整個客廳又重新恢復了之前的光明。

此刻,何飛正坐在沙發上正一臉后怕的用手抹著額頭上的冷汗,至於他身後則躺著一個人正是已經昏過去的田蘭蘭的,心悸過後,他便又伸出了手指試探了下田蘭蘭的鼻息,在確認她依然在呼吸而且還活著后,何飛才終於可以確認驅魔之血真的可以剋制鬼物!

一旁的程櫻這時候也走了過來,他先是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接著面容有些緊張對何飛說道「我的天吶,剛才的那副場景真的太嚇人,原來靈異任務里的鬼都是這麼恐怖嚇人的嗎?」

聽到程櫻的話后,何飛先是無奈的白了他一眼,隨後其心裡又忍不住的想道你這不是廢話么?不過程櫻這傢伙的心理素質還真不是一般的強啊我第一次看到靈異任務里的鬼幾乎都被嚇呆了,而這傢伙第一次見到靈異任務里的鬼居然僅僅只是被嚇到了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見慣了恐怖與血腥場景的職業殺手嗎?

雖然心裡是這樣想,不過何飛卻並沒有說出來,接下來他就長長的深吸了一口氣並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說道「田蘭蘭的命終於保住了,我們這下也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不過當何飛用一副劫後餘生的表情說完這句話后,一旁的程櫻卻並沒有像何飛那樣也露出輕鬆的神色,卻反而依舊和之前那樣神色嚴肅的看著何飛。

「怎怎麼了?」

注意到程櫻的神色后,何飛則有些二丈摸不著頭腦,於是便忍不住對其問出了上面那句話。

聽到何飛的疑問后,程櫻並沒有立即回答他,而是轉過身漫步般的走到了客廳的窗戶邊,站在窗前的程櫻先是抱起了雙臂,隨後抬起右手捏了下自己的下巴,望著窗外的那漆黑的夜色,此時背對著何飛的程櫻卻忽然說出了一句話

「你真的認為鬼就只會襲擊被保護人一次?如果還有第二次甚至第三次直至鬼最終殺死被保護人為止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