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八十一章危機四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章危機四伏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最終程櫻還是沒有殺掉阿明,但這卻並不是程櫻大發善心,而是在何飛的勸阻下才放棄的,隨後二人便紛紛懷著不安的心情回到了他們這伙輪迴者所住宿的酒店。

當二人趕到酒店的時候天已經開始蒙蒙亮了,在乘電梯回到他們所住的那間總統套房門口時,何飛並沒有猶豫便直接推門而入,在進入房間后就如同他想的那樣,其餘的四個人果然都沒有睡,且此刻都集中在客廳里。

站在門口望著沙發前坐著的鄭璇、張虎、趙平以及王志強四個人,何飛不知怎麼的,一股『我愧對大家』的心理悠然而生,是的,如果當時他能救下田蘭蘭的話,那麼如今鬼也不會開始轉為以他們這些輪迴者為襲擊目標了

何飛的表情自然沒能逃過此刻正平靜的坐在沙發上的鄭璇的眼睛,不待門旁的何飛與程櫻說什麼,鄭璇便首先對何飛說道「看出來你現在心裡很不舒服,不過沒關係,這並不是你和程櫻的錯,因為我知道你已經儘力了。」

聽到鄭璇的話后,何飛卻是搖了搖頭並同時說道「可是你要明白,就是因為我沒能保護住最後一名被保護人的性命,所以才會造成如今鬼轉為攻擊我們的事實。」

在他的話說完后,一旁的張虎則立即起身,然後走到何飛的身旁接著伸出手拍了下他的肩膀道「嘿!兄弟你這說的是啥話,你保護失敗,那我與鄭璇這組以及趙平與王志強那組就保護成功了?不還是一樣失敗了?所以如果你要是內疚的話,那我們豈不是要陪著你一起哭了?」

張虎的這句話說的很到位,同時也讓鄭璇以及一旁的趙平深表贊同,畢竟他們兩組也都失敗了,所以如今這種情況下誰都沒有資格埋怨誰,因為他們都儘力了。

不過眾人卻沒有注意到的是此刻坐在沙發角落的王志強卻面色有些蒼白,他害怕了,因為他曾親自看到過孟慶隆被鬼莫名其妙殺死的全部詭異過程,尤其是幾小時前他收到詛咒傳來的鬼已經開始轉為襲擊輪迴者的消息后,他的心便頓時沉入了谷底,他不想死,所以他才愈發的面色蒼白,因為誰也不知道那個可怕的鬼會在何時找上他!而就因為何飛與程櫻二人的保護不周才會導致最後一個被保護人的死亡,如果被保護人沒有死光,那鬼是絕不會攻擊輪迴者的,而他自然也會一直安全,所以此刻的王志強雖然一句話都沒說,但看向何飛二人的眼神卻帶有一絲讓別人不易察覺的怨毒

話歸正題,剛剛張虎所說的這句話無疑是在寬慰何飛,而且效果也很好,最終何飛對著張虎點了點頭,隨後便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至於一旁的張虎以及程櫻二人則是先是惡狠狠的互相瞪了一眼,隨後也是走到沙發旁坐了下來。

10分鐘后

「以上就是我與程櫻在被保護人家裡所經歷的事,如果有什麼漏掉的地方程櫻你可以補充。」

程櫻搖了搖頭,示意沒有什麼可補充的。

當何飛將他與程櫻二人在昨夜及凌晨所經歷的事情全都告訴眾人後,其餘人才發現原來昨晚凌晨竟然發生了如此恐怖與詭異的事情,尤其是深切經歷過弗萊迪那場靈異任務的鄭璇與張虎二人更是驚訝的發現何飛居然搞到了傑西卡的血,也就是此刻眼前的這瓶驅魔之血!

望著何飛剛剛放到茶几上的小瓶子,也就是裝有驅魔之血的小瓶子,眾人紛紛露出吃驚之色,鄭璇則伸出手將瓶子拿到了眼前看了看,只見這個裝有紅色血液的瓶子比綠茶瓶子小一點,裡面的液體還剩下約三分之二的容量,隨後就看向何飛問道「抹在身上完全能剋制鬼並能免疫鬼的攻擊,不過卻只有30分鐘的有效時間對吧?」

何飛點了點說道「恩,是的,不過可惜這也是在田蘭蘭被鬼殺死之後我才分析得出的結論,如果我要是早知道的話,或許田蘭蘭就不會死得這麼快了。」

他的話說完后,鄭璇先將瓶子重新放回桌子上,隨後又說道「不用自責,畢竟這東西並不屬於詛咒空間里的道具,擁有詳細的介紹,而是你在靈異任務里搞到的特殊物品,所以自然也就沒有介紹什麼的。」

說到這裡,坐在一旁一直很沉默的趙平卻忍不住說道「其實這時候我認為我們是該談一談接下來該怎麼辦了,因為通過凌晨時詛咒傳達的信息,不知何時那個恐怖的鬼就會來襲擊我們這些人了,我認為我們至少要拿出個應對措施才行。」

趙平的話完全說出了此時此刻其餘人心中最大的擔憂,那就是鬼已經開始轉為襲擊輪迴者,而且還是不知何時就會襲擊,有可能明天,甚至說不定幾分鐘后就會來襲擊!

想到這裡,一眾人絕大部分都露出了緊張與恐慌的神色,不過鄭璇在略一沉思后便抬起頭望向眾人說道「其實這件事我從半夜收到詛咒通知的那一刻就開始想了,對於鬼的襲擊,我們完全沒有任何辦法阻止,只能在平時小心堤防為最好,還剩5天的時間,我建議剩下的幾天我們這些人都要集中在一起,碰到危險也好有個照應,如果非要因為某些事不得不去做的話,那也要與另外一個人一起去,盡量避免落單,而且」

說到這裡,鄭璇先是一頓,隨後又繼續說道「而且在鬼襲擊我們的時候,我們或許還能發現亦或是分析出解決這場靈異事件的線索1

是的,鄭璇的話說的很明顯,那就是既然根本逃無可逃,那就只能被動防禦,盡量保證不落單,值得一提的是這場任務的最終要求是解決事件而不是單一的存活,那麼他們這群人所面臨的困難的壓力更是驟然不輕鬆,所以鄭璇在思前想後才做出了這種決定。

這種應對措施也是現如今既能最大可能保證眾人的生命安全的同時,又能存在解決靈異事件可能的唯一方法,之所以說是唯一,那是因為其餘人也想不出別的更好的方法了,如果和之前一樣按組分開,那無疑等於找死。

鄭璇的話說完后,其餘人先是互相看了看,最終紛紛點頭表示沒有異議。

趙平雖然對這個有些消極的方法有些疑慮,不過奈何他思前想後根本想不出更好的辦法,最終他呼了口氣說道「既然這樣,那就按照隊長的安排來辦吧。」

不過就在這時,一旁的程櫻卻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摸了一下肚子,隨後便對著其餘人張嘴嚷嚷道「好了好了,既然這個會開完了,那麼接下來我認為該去吃飯了吧?天吶,從昨晚到現在我除了吃了一個冰激凌外,我可以一口東西都沒吃啊,這會子肚子好餓哦1

張虎在聽到程櫻的話后便立即瞪了他一眼,緊接著就對其諷刺道「哼,一群人都沒說餓,就你餓了?還有你也就知道吃了,小心吃成肥豬!到時候」

「咕嚕」

不過張虎的嘲諷並未說完,緊接著一聲從某人肚子發出的咕嚕聲就讓張虎立即停止了發言,隨後他就面色有些尷尬的用眼角瞅了瞅坐在他右側的某人

至於一旁的何飛此刻有些面色卻有些發紅,那是因為這聲音的源頭就是從他肚子里發出的

見此情景的程櫻則是嘿嘿一笑,隨即就對張虎做了個鬼臉,這也把張虎氣的夠嗆,不過說句實話,提到吃飯,現今其餘人也頓時感受到了此刻腹中的些許飢餓感,是的,何飛一直與程櫻在一起,程櫻沒吃他自然也沒吃,至於其餘人在是只是在昨晚吃了晚飯,並且都擔驚受怕了大半夜,所以此刻當程櫻提到吃飯時,其餘人也紛紛默不作聲的點了點頭。

「要不還和之前一樣,打客房電話讓樓下的服務員送上來?」

「不,這個酒店真坑!送餐到房間的話竟然不允許客人點製作複雜並且耗時的食物,而我想吃的『荷花集錦燉』在上一次他們就在電話里說不能送,所以這次我想下樓去餐廳吃。」

程櫻的話聽得其餘人有些無語,因為往嚴重點說現如今他們這夥人幾乎都快死到臨頭了,而他居然還有心情在吃的方面挑挑揀揀?這傢伙到底怕不怕死啊

看到沒有人回應他,程櫻先是忍不住的撇了撇嘴,隨後便說道「既然你們都不去,那我就一個人下去吃1

說罷,他居然真的推開門走出去,而看到這裡,何飛則是忍不住的先是嘆了口氣,隨後他就轉過頭對其餘人說道「他一個人單獨下去還真有點不放心,要不咱就一起下去吃算了,順便也都點一些自己喜歡吃的食物?」

最後看在何飛的面子上,一眾人便也決定一起下去吃,畢竟反正都是所有人聚在一起,在房間里亦或是在餐廳里都區別不大。

「喂,程櫻,別走那麼快我們也下去吃1

看到走廊里程櫻的背影后,剛剛與其餘人一起走出房門的何飛就立即對著其背影喊了一聲,緊接著就追了過去

不過,就在一眾人走出房門之時,一個落在隊伍最後的某人卻在無人察覺的情況下轉過頭,隨後便露出了貪婪的眼神並死死地看著此刻正放在客廳茶几上的那瓶驅魔之血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