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八十五章自私與人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五章自私與人性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道具名稱光芒傳送捲軸

道具介紹消耗性道具,當輪迴者在兌換完此道具后,此道具便會自動融入輪迴者的身體中同時讓輪迴者擁有瞬移的能力,而在輪迴者感受到危險時可以通過自己腦海中的意念對自己的身體進行瞬間轉移,移動範圍未知,但是所傳送的區域必須是輪迴者有印象的地點,否則傳送無效,本道具為消耗性道具,可以使用兩次,兩次間隔無冷卻時間,而使用兩次過後輪迴者便會自動失去瞬移能力。

兌換價格4點生存值。

此刻在何飛的視線內之前消失的鄭璇現如今就這樣躺在客廳的地面上!

「這這是鄭璇姐1

看到這裡,何飛以及其餘人便瞬間露出了震驚的神色,緊接著何飛幾人二話不說便趕忙走到了此刻正躺在地上的鄭璇身前,隨後何飛就將鄭璇抱起,只見這時的鄭璇一臉的蒼白,身上雖說並無傷痕,不過透過她那蒼白的臉色就能大體猜到之前她消失的這一小段時間裡她絕對遭遇了非常可怕的危險。

至於蹲在何飛旁邊的程櫻卻先是伸出手試探了下鄭璇的鼻息,雖說呼吸較為微弱不過畢竟沒有死,這也讓四周的幾人紛紛露出了欣慰的神色,然後何飛便轉過了臉對程櫻問道「怎麼樣?有沒有生命危險?」

在聽到何飛的問題后,程櫻並沒有立即說話,而是繼續將手從鄭璇的鼻子下轉移到了她的脖子處,隨後摸了摸

幾秒種后,程櫻才抬起頭對著何飛以及其餘人說道「脖子上有明顯的烏黑,顯然脖頸處受到的傷害最為嚴重,不過幸虧頸骨沒有斷,骨頭只是受了點損傷,倒是沒有性命之憂,不過最近幾天就只能躺在床上了。」

程櫻在說完這句話后就是一陣猶豫,緊接著他就又一次說道「但我建議還是送往醫院比較好。」

然而程櫻的話音剛落,何飛以及張虎二人便同時搖了搖頭,開玩笑,如今鬼正在瘋狂的攻擊他們這些輪迴者,一旦送到了醫院,則肯定會有很多的麻煩,雖然對他們來說錢根本不是問題,但是在醫院裡以鄭璇的傷勢必定會被安排住院,到那個時候,他們這些人為了避免鄭璇落單則肯定也要住在醫院裡保護她,然而人來人往之下被襲擊的可能性也將會大幅增加,所以在何飛看來,既然沒有生命危險,只要在堅持幾天,等到了任務結束回到了列車裡,鄭璇的傷勢自然會在詛咒空間里被治癒。

看到何飛與張虎搖頭,程櫻聳了聳肩便不在說話了。

將昏迷中的鄭璇重新抱到客廳沙發上並將其橫在上面后,何飛先是給她餵了一些水,隨後就又從室里拿了一條毯子給鄭璇蓋上,然後何飛、程櫻、張虎、趙平以及王志強5人便重新聚集在客廳中商討了起來。

望著眉頭緊鎖的何飛,一旁的張虎先是將目光望向了現如今茶几上的那瓶余量只剩三分之一的驅魔之血,接著就神情疑惑的對其問道「何飛,你不是說驅魔之血能夠剋制鬼物嗎?可是為什麼2.00的時候鄭璇依舊會被鬼成功襲擊呢?另外為何她卻最終又成功的逃離了鬼的追殺?她之前不是消失了嗎?」

張虎的這一連串的問題雖說問的何飛有些頭大,不過在經過腦海里的分析與推測后,何飛先慢慢抬起頭看向了茶几上的那瓶驅魔之血,下一秒他就伸出手將其拿到面前並端詳了起來

將瓶蓋擰開后,何飛先是聞了聞,然後他就將目光掃向了附近的眾人,而後便對著眾人冷冷的說道「我懷疑這瓶血被人掉包了1

此言一出,不光是問問題的張虎,就連一旁的趙平與程櫻也是大吃一驚!至於一直沉默寡言的王志強在聽到何飛的話后,他的心臟則立即猛地一顫,然而緊接著他就又勉強露出了與其餘人一樣的驚訝表情。

聽到這裡,一旁的程櫻不解的問道「掉包?怎麼會我記得這瓶驅魔之血自從你拿出來后就一直放在茶几的上面,除了之前鄭璇姐用了一次外,其餘人應該都沒碰啊?怎麼會被掉包?」

程櫻的話說的頭頭是道,這也讓張虎深感贊同,因為他與程櫻一樣都絕不相信何飛會故意拿一瓶假的驅魔之血來坑鄭璇,更何況程櫻還是親眼見過驅魔之血的功效的,然而如果說是掉包的話,他似乎也與程櫻一樣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但接下來何飛的另一句話卻讓二人心中猛然一驚!

「不,期間是有真空期的,還記得早上我們去樓下餐廳吃飯的時候嗎?在我們下樓的時候,我們都忽略了一個重要的東西,並將其遺留在了房間內1

他的這句話說完后,其餘人才恍然間想起了這件事,聽何飛的意思是驅魔之血是在他們下樓吃飯的時候被掉包的,也就是說如今放在茶几上的這個瓶子里裝的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傑西卡的血,而是其他人的血是假的!

想通這一點后,下一刻張虎便猛然間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隨後他就用一副極為兇狠的表情掃視了一圈房內的眾人,接著惡狠狠的吼道「他嗎的!是誰!?是哪個王巴蛋乾的!?老子弄死他1

從張虎的這聲怒吼聲中可以聽出此刻的他可謂是極為憤怒,是的,就因為這個掉包驅魔之血的混蛋,甚至差一點害死他們的隊長鄭璇!

張虎的怒吼過後,其餘人卻紛紛沉默,雖然如今何飛的憤怒情緒絲毫不亞於張虎,但是他也知道捉賊要捉贓的道理,白白髮怒毫無意義,還有從早上就被掉包的東西到現在在查起來則必定難度不是一般的大,另外他堅信這掉包的人絕對不會是非輪迴者以外的人,因為非輪迴者的人根本就不知道這東西的價值,就算當初他們都不在房間有人進來偷東西,那也只會偷一些值錢的東西或是錢,而絕不會偷一瓶裝著紅色液體的瓶子!所以掉包之人100%是他們這些輪迴者中的其中一人!

想通了只一點后,何飛就將眼睛掃向了如今客廳內的所有的輪迴者

視線之內,張虎正一臉狠色的坐在沙發上喘著粗氣,程櫻則是眉頭緊鎖的似乎在思考著什麼,而趙平卻是面無表情的看著茶上的那瓶假的驅魔之血

隨後,當何飛的目光掃向王志強的那一剎那,王志強的後腦勺立即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冷汗,不過下一刻,他就強做鎮定的也流露出了一副思考的表情

掃視完一圈眾人後,何飛先是一陣沉默,隨後就呼了口氣的對其餘人說道「掉包的事,我會繼續調查,而拋開這件事不談,下面我們來談談關於鄭璇姐是如何逃離的問題。」

聽到何飛這麼一說,這也立即引起了其餘人的興趣來,是的,因為通過之前的事件他們都知道凡是被這隻鬼襲擊的人幾乎都是死路一條,尤其是被鬼搞的消失后那更是必死無疑,但是為什麼鄭璇卻能從鬼的襲擊中逃離並且破天荒的在被鬼弄得消失后又重新出現呢?

想到這裡,一眾人便帶著疑惑的神情重新看向了何飛,何飛既然敢談這個話題,那麼他的心中自然有了一定的答案,所以在感受到其餘人的目光后,何飛便對張虎等人說道「雖說我不知道這是什麼特殊的東西,但卻可以肯定,那就是鄭璇姐使用了她在詛咒空間里所兌換的道具,而且既然鄭璇姐能夠從消失中突然返回,那麼我據我猜測這或許是一個能夠掙脫束縛的特殊道具。」

就在何飛繼續猜測的時候,一旁的王志強卻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他的動作也立即引起了其餘人的注意,看到這裡,王志強先是伸出手撓了撓腦袋,隨後就對著眾人笑了笑說道「那個,中午水喝多了,我去趟廁所。」

「鄭璇姐說過,盡量不要一人單獨行動,雖說鬼在殺人前都會給發個信息,但是誰也不敢100%保證鬼不會突然襲擊落單者,還是找個人陪你一起去吧。」

當何飛對著王志強說完這句話后,王志強卻趕忙擺了擺手並同時說道「不用了,不用那麼麻煩,撒泡尿而已很快就出來了,所以就不用找人陪我了。」

不料就在王志強剛剛表示拒絕的同時,一旁的趙平也緊隨其後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他先是用手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隨後他就眯著眼對這王志強緩緩的說道「真巧,我也想去趟廁所,正好咱倆結伴同去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