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九十五章生存與人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生存與人性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當一眾人在聊了一會天後便紛紛感到了疲倦,接下來眾人就各自返回了各自的房間休息去了,是的,總的來說在上一場靈異任務里或許身體上並沒有多少疲憊,但是其精神上的疲憊感可謂真的是壓力山大,畢竟上一場的那隻鬼的能力與殺戮方式太過於無解,要不是最後時刻何飛看出了倪端並且最終燒掉了那隻女鬼屍體的話,那麼現如今這趟地獄列車裡估計早已經變成了一輛空車。

程櫻在回到自己的房間后,首先就將自己身上穿的衣服給脫了下來並扔進了垃圾箱,接著又痛痛快快的洗了一個澡,而在洗完澡后,裹著一條浴巾的他便走到了鏡子旁獃獃的看著鏡子里的那張非常中性但卻又十分秀美的臉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程櫻失神般伸出手指摸了摸了鏡面,不過下一刻他慌忙收回了手,並且毫不猶豫的回過了身朝著廚房走去。

飯後,程櫻穿著一套嶄新的睡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發獃過了一會後,他的嘴角卻忽然動了動,不過卻並沒有發出聲音,但是如果鏡頭在次拉近,就會發現此刻他的眼神竟然充滿了殺意!

凌晨3點時分左右,正在自己室里睡覺的趙平卻忽然被客廳門外的一陣敲門聲給驚醒了,是的,趙平是一個很謹慎的人,哪怕是如今在這絕對安全的詛咒空間里他睡得依舊很警醒。

當聽到門外傳來的敲門聲后,趙平先是伸出手拿起了床頭柜上的眼鏡帶上並從床上爬了起來,然後他就穿上拖鞋慢慢的走到了客廳的門旁,此時門外的敲門聲雖說並不太響,但是卻依舊在持續著,聽到這裡,趙平的眉頭微微一皺,但卻並沒有說話。

然而就在他依舊站在門旁不打算開門也沒有說話的時候,突然間,一個聲音卻從門外傳入了趙平的耳朵里。

「開門,我有些事想和你談談。」

在聽到這個人的聲音后,下一刻,本來一直很謹慎的趙平卻反而變得毫無顧忌的隨手就拉開了門。

而門外站著的那個人是程櫻!

看到面前那一臉冰冷的程櫻,趙平的臉色卻依舊保持著平靜,接著趙平側了下身子程櫻同時也走了進去。

程櫻走進去后,趙平便咚的一聲關上了房門,然而就在他關上門剛剛轉過身的那一剎那

猛然間,程櫻的右手就突然掐在了趙平的咽喉上面!

雖說程櫻一剎那間就掐住了趙平的咽喉,不過卻並沒有使勁,而是一雙眼睛充滿殺意的看著趙平,接著便張口對其說道「你活不到明天了。」

感受道自己咽喉部位的那隻雖然白暫又纖細但卻可以隨時奪取他生命的手,趙平竟然一絲害怕的表情都沒有,他只是淡定的對程櫻說道「憑你的身手,整個列車裡的人沒有一個是你的對手,你想殺我確實是分分秒秒的事,不過在也請你殺我前給我個殺我的理由。」

沒想到即將就要死的的趙平在他的死亡威脅面前居然如此淡定,隨後程櫻皺了皺眉頭對其說道「在上一場靈異任務里王志強偷得血分給你了吧?而且」

說到這裡,程櫻先是頓了一頓,隨後便又對趙平說道「而且你這傢伙為了自己能活命居然連隊友都殺!告訴我,當時你手裡拿的那個牌子是什麼東西?」

程櫻說到這裡,之前一直神色淡定的趙平終於表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色,不過隨後他便對程櫻說道「原來被你發現了不過這事你應該還沒有告訴何飛吧?」

「是的,第二件事我沒有告訴何飛,不過驅魔之血的事何飛卻已經知道了,其實何飛早就猜到了你當時與王志強去廁所的原因了,不過他並沒有揭穿,因為他沒有確切的證據,所以一直在隱忍,雖然在我的追問下他最終把他的猜測告訴了我,但還是勸我不要衝動,當時我也聽了,不過」

不過自從在天堂陵園的那一晚我明明眼睜睜的看到你被女鬼給撕成了三段,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不過沒過一會你居然又詭異的復活了,而且還從懷裡掏出了一個牌子,雖然當時的我就已經猜到你可能使用了道具,但是回到詛咒空間之後卻得知王志強居然莫名其妙的死了,我以我才敢斷定是你通過那個詭異的道具將王志強殺死的。」

聽到程櫻的話后,趙平內心一驚,沒想到那晚他遇鬼以及被鬼殺死後使用道具復活的事程櫻竟全程都看到了。

而程櫻說完這句話后,緊接著掐住趙平咽喉的纖細手指就猛地一用力,下一刻趙平的臉上就瞬間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然後程櫻說道「這回你能死的明白了吧。」

然而趙平雖說一臉痛苦,但是接下來他說的話卻依舊是淡定如常「等一下,如果你殺了我,那麼對將來的這個隊伍則是極為不利的。」

「你什麼意思?」

趙平繼續說道「想聽我解釋的話那你先把手鬆開吧,以你的身手,想殺我也就一瞬間的事。」

最終,程櫻鬆開了掐住趙平咽喉的手,同時在手離開趙平咽喉的的那一刻,趙平便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接下來他就走到客廳的沙發前一屁股坐了下去,隨後又伸出手對程櫻做了個請的手勢。

程櫻看了他一眼,便也走到沙發前坐了下去。

看到這裡,趙平就對程櫻接著說道「其實,這不僅是我的感覺與猜測,或許何飛與鄭璇二人也早就有這種感覺,那就是對這個詛咒空間里人員的擔憂,嚴格點說就是對新成員的擔憂。」

看到對面的程櫻露出了不解的表情,趙平先是抬起手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然後繼續說道「在這個充滿著絕望的詛咒空間里,亦或是充滿死亡危機的靈異任務里,毫無疑問,輪迴者們最大的威脅就是鬼,但是和神通廣大的鬼比起來,輪迴者簡直就弱的像只螞蟻,然而一群輪迴者就等同於一群螞蟻,話說回來,就算是一群螞蟻面對鬼生還的可能性依舊很低,不過我剛剛的假設也僅僅只是建立在螞蟻們團結的情況下。」

說到這裡,在次看著程櫻已經若有所思的表情后,趙平則是微微一笑,接著又說道「鬼本身就很強大,面對鬼,本就弱的可憐的螞蟻們還要繼續窩裡斗,那麼下場則更是從之前的希望渺茫變成了必死無疑,據我猜測,這就是目前何飛最擔心的事,對了,你知道為什麼何飛明明知道是王志強偷的驅魔之血而且也有我的一份后,卻依舊忍耐不揭穿我與王志強嗎?」

程櫻不解的搖了搖頭

隨後趙平才對程櫻說道「他之所以隱忍並且還勸你隱忍的真正目的根本就不是什麼缺乏證據,而是他想至少維持住表面上的團結,就算大家心知肚明,但是如果都不捅破那層窗戶紙,那麼大家依舊是好隊友,面臨危險時依舊可以團結互助,畢竟誰都希望自己遇難的時候隊友會伸出援助之手,然而一旦撕破臉皮就不同了,人就是這樣的一種動物,一旦到了撕破臉皮的層度,如某人遇到危險另一個人不僅不會救助反而會落井下石,至於最後一點何飛擔心的則是魚死網破,因為他知道和王志強撕破臉皮后驅魔之血必定保不住,在則當時鄭璇昏迷,如果已經和他撕破臉皮,那麼你認為何飛還敢放心的讓他留下看護鄭璇嗎?」

「還有就是我,如果他何飛與我撕破臉皮,那麼整個隊伍所面臨的風險則更是龐大,何飛知道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的道具是個未知數,如果他一旦和我翻臉,我指不定會用什麼方法坑他或者其餘人,就算是不給我機會立即與我動手,他也不敢確定我又有沒有其他的殺招。」

說完這幾句話后,在程櫻的注視下,趙平從沙發上站起了身,接著走到了櫥櫃旁給自己倒了一杯水隨後一飲而盡,接著趙平在嘆了口氣又繼續說道「這人性啊,永遠都是那麼的難以捉摸,當然,不和我翻臉也是何飛的高明之處,他是個很聰明的人,他知道只要他不和我翻臉,那麼我依舊是一個十分可靠的好隊友1

然而當趙平說完這句話后,程櫻卻立即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對趙平諷刺道「好隊友?你回想下你之前干過的事,有一件是好隊友該做的事?」

趙平默默地的著搖了搖頭,接著就轉過身對程櫻說道「請聽我說完,其實何飛亦或是鄭璇,他倆如今都一直在擔心一個問題,那就是將來隊伍里新增加的新人們會出現是對隊伍不利並且居心叵測的人,而越是這種人就越在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問題,但是人類的貪生怕死與自私卻會讓這種人在最緊要關頭出賣隊友,最終導致隊伍的覆滅。」

程櫻此刻越聽越奇怪,隨後他就對著趙平冷冷的說道「你說的這種人,難道不就是你這種人嗎?」

趙平聽后立即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但隨後卻又搖了搖頭,然後他繼續說道「你說的既對也不對,我是一個想活著的人,在這個詛咒空間里,我真的很想繼續活下去,我真的不想死,我也承認我很怕死,所以為了能活下去我甚至可以不擇手段,但是你要明白,只有我這種心態才能代表著人類在面對各種死亡危機時的最真實的人性1

「那這和不讓我殺你有什麼關係?」

聽到程櫻的質疑,趙平緊接著又坐回了沙發,隨後神情嚴肅的對他說道「雖然我是那種人,但卻有部分不同,而這最大的不同點就是我對整個隊伍沒有一絲的惡意!我同樣希望我們這個隊伍越來越強大,大家的生存值越來越多道具也越來越多,我也是真心的希望大家最終都能湊齊生存值活著脫離這個詛咒空間,所以我在面臨生死危機的時候,雖說同樣會不擇手段,但是不到實在是毫無選擇的情況下,我絕對不會對我所認可的隊友下手,而只會對在我看來對團隊有隱患的成員下手1

趙平的這段話說得極為鄭重,這也讓程櫻瞬間呆了一呆,然而不待他說什麼,趙平又繼續說道「就比如那個叫王志強的,此人明明奇蠢如豬,卻非要自私自利的干一些威脅團隊安全的事來,這種人無疑就是團隊的隱患,留著他哪怕讓他繼續活下去,將來這種自私的人對團隊一直都是個威脅,所以我在面臨生死危急的時候,才會選擇拿他的命來當了我的替死鬼,一舉兩得。」

「何飛心腸很好,他就算有那個能力靠智慧除掉某人但也不忍心做那種黑暗的事,而之前我對你所說的如果你殺了我,那麼對將來的這個隊伍則是極為不利,這就是我為何會這麼對你說的原因。」

趙平的話說完后,程櫻則立即陷入了沉默當中

而看到程櫻的反應后,趙平最後又加了一句話

「打個比方,比如一個隊伍就好比是一個人,鬼是外在的敵人,然而是人都難免會生病,那麼我的存在則就是一把可以割除人身上所長出的毒瘤的匕首1

未完待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