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一百章靈異任務發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靈異任務發布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在休息期的第10天,已經隱約感到詛咒即將發布新靈異任務通知的鄭璇就早早換了一套便於行動的衣服以及旅遊鞋,而果然不出他所料,上午9.00左右的時候,她的車票就莫名顫動了起來。

當然,不僅僅是她以及那些老隊員,自然而然的,昨天登車的那個三個新人們也紛紛收到了靈異任務的通知。

而在3號車廂的某個房間里,此時的劉方坤正一臉愁容的看著手裡的車票以及讓他感到恐懼那一行字

——靈異任務開始發布,請所有列車乘客前往1號車廂查詢任務詳情,30分鐘之內不去者則會被視為放棄任務,放棄任務者將會全身腐爛而死。

看到這一行字后,劉方坤面如死灰,因為這行字直接打破了了他不想去的希望,至於凡是不去的的人,如一旦在半小時內不前往1號車廂那麼就會直接被詛咒給殺死。

所以,在看完車票上的信息后,劉方坤便無奈的哭喪著臉同時也推開了房門,來到了走廊內。

不過就在他來到走廊后居然發現那個膽子比他大不多多少的張莉也剛剛推門出來,看到這裡,劉方坤便對她問道「咦?張莉,怎麼就你一個人,徐慧呢?」

聽到劉方坤的話后,臉色同樣很難看的張莉說道「知道,我剛剛看到徐姐跟著那幾個老隊員去1號車廂了。」

「哦,原來是這樣,那咱也趕緊去吧,如果30分鐘內不去的話可是會被詛咒殺死的。」

雖然劉方坤在得知徐慧的去向後並沒有多說什麼,但是他卻暗自咬了咬牙同時心裡還惡意的想著

當然,雖然這樣想,但他卻絕對不會說出來,畢竟人心隔肚皮,他既然能爬到市委書記的這個位置上,那自然不是傻瓜,昨晚他就一個人在自己的房間里想了很多,雖然靈異任務非去不可,不過在經歷過剛剛的事情后,他就暗暗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他也要活下去!

劉方坤的心態改變了!而且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能成為這個隊伍里的新的隊長,因為他知道他天生就是當領導的材料,而在他看來,既然是隊長,那麼就一定會有很多隊員所沒有的特權,只要當上了隊長,就可以給下面的隊員下命令,那麼自己就會安全很多。

人心,是這個史上最難以捉摸同時也是最複雜的東西,同時人心也是這個世上最黑暗的東西

半小時后,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了1號車廂內

鄭璇依舊是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上,至於第二排,這一次除了張虎、何飛與趙平三人外,這一次程櫻也一臉瑟的坐在了這裡。

第三排很自然的坐著的是徐慧與張莉二女,然而卻沒有在第三排看到劉方坤那是因為此刻的劉方坤正與第一排的鄭璇並排坐在一起

看到第一排坐在鄭璇左側並且一臉想當然模樣的劉方坤,第二排的所有老隊員都露出了有些吃驚的神色,雖說關於座位問題隊伍里就從來沒有過什麼規定,然而之所以大家都讓鄭璇坐在第一排而其餘人都主動坐後面的原因就是為了表示出對隊長的尊敬,畢竟那是隊長,是這個隊伍里的最高決策者。

鄭璇也一直對其他隊員關於座位排序的默認感到有些無語,其實在鄭璇個人看來誰做坐哪裡都無所謂,不過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來隊員們確實都很認可她這個隊長,否則絕不會用座位排序的方式表達出對她的尊敬,其他人既然堅持所以她也只能隨他們便了,所以在看到剛剛劉方坤坐在她旁邊后鄭璇自然沒有說一句話,此刻的她依舊是面容沉穩。

不過鄭璇不說話不代表其餘人不會說,在看到劉方坤竟然直接坐在第一排的隊長專屬座位上並且還坐在了鄭璇左側,望著自己眼前劉方坤的那個發亮的後腦勺,第二排的程櫻就忍不住對著他前方的劉方坤用帶有暗示性的口吻說道「喂喂,劉書記,你的位置貌似不在這裡吧?」

然而就當眾人以為劉方坤在聽到程櫻的話後會尷尬的羞愧難當之時,不料前方的劉方坤在轉過頭然後竟然露出了一副吃驚的表情對程櫻說道「怎麼?難道說這誰必須坐哪個座位在這裡還有規定?」

劉方坤此言一出,程櫻頓時語塞,當然包括其餘人也都紛紛瞬間無語因為直到此刻,他們才明白原來劉方坤是故意的,如果說他真的是無意中坐在那的,那麼當程櫻說出那句話后,劉方坤在看到現場各人所坐的位置后自然就會明白一切,然後識趣的去第三排坐下,可是沒想到劉方坤竟然說出這種嗆人的話來,原因可想而知

當劉方坤文完這句話后,程櫻雖然語塞,不過他身旁的鄭璇卻對劉方坤淡淡的說道「隊伍里確實沒有誰必須坐在哪的規定,劉書記你就放心的坐吧。」

聽到鄭璇的話后,劉方坤點了點頭,不過緊接著他又重新回過頭並露出了一副十分和藹的笑容,同時又用明顯是領導對下級說話的口吻對程櫻說道「我說年輕人啊,連隊長都說這些座位都是隨便坐的,你怎麼就非要給座位強行定規矩呢?你的個人作風可不好啊,這是個壞習慣,如果繼續這樣下去,那麼將來無論是對你個人或是對組織上都是沒有好處的,這做人就要實事求是,有這個規矩大家一起遵守,但沒有這個規矩為何非要捏造呢?所以以後你一定要改埃」

說完這句話后,劉方坤便重新回過了頭。

不過,第二排的其餘幾個人卻注意到此時的程櫻卻是憋得滿臉的通紅!

是的,沒想到一向牙尖利齒的程櫻竟然在劉方坤面前吃癟了!

突然間,張虎猛地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嘴,雖然沒發出聲音不過從他那一臉的表情來看,絕壁是笑岔了氣當然,張虎的這個表情與動作自然而然的也讓程櫻張看到了,程櫻先是狠狠地瞪了一眼張虎,隨後被憋得滿臉通紅的他便猛地站了起來!

不過下一刻,一隻手卻在程櫻剛剛站起來的同時一把就緊緊的攥住了程櫻的手,程櫻側頭一看,居然是身旁的何飛,隨後何飛就對抬起頭著他搖了遙

在何飛的半拉半示意下,程櫻最終重新坐了下去,不過此刻的何飛與趙平兩個人卻完全能理解為何一向牙尖利齒的程櫻會在劉方坤面前吃癟的原因。

如果說天朝的歷史文明有3000年,那麼官僚體系就幾乎與天朝的歷史時間保持著同步,歷朝歷代國家都離不開官員治理,那麼官僚體系的發展與體系就一直在發展與前進,官場有一套獨立的法則,而凡是能夠在官場混得開的那麼他的語言水準就必然不會低,不過光語言水準好還並不行,還要掌握用大義以及懂得佔據道德制高點的名分來說話,這是一項很深奧的學問,諷刺人不帶髒字在一些官場老油條看來這根本就是最低級的嘲諷方式,而真正做到在嘲諷別人的同時還要讓自己佔據天理與道德以及大義的三重製高點,這才是真正的官員。

常言道官字兩張口,怎麼說理都在他那邊,這也是為何古代武將幾乎沒有一個打內心深處喜歡文官的原因,因為吵又吵不過,打還不能打,實在憋屈,當然這個道理套用在現代社會一樣通用,程櫻雖說牙尖利齒,但畢竟與劉方坤這種在官場內混跡了20多年的老油條相差太遠,劉方坤僅僅一句話,就能讓程櫻啞口無言。

另外何飛與趙平二人同時還能能隱約猜到為何這次一向脾氣暴躁的張虎卻沒說一句話,那是因為張虎曾是軍人,而是軍隊里就會有政委,至於政委的那張嘴相信張虎曾經就絕對親身領教過,訓你的同時還給你做思想工作,並且政委所說的每一句話都佔據著天理與宇宙真理,更何況面前的這位還是一個混跡官場20年的市委書記,所以張虎有自知之明,而且從看到程櫻吃癟后張虎那開心的樣子就可以感受得到。

「喂,光頭」

突然間,自從被何飛拉著坐下后就一直面無表情的程櫻喊了張虎一聲。

而一旁正使勁捂著嘴不讓自己笑出聲的張虎在聽到程櫻叫他后,他先是微微一愣,隨後就忍住笑意對程櫻問道「幹嘛?」

「我好久沒有活動筋骨了,聽何飛說你很厲害,據說你一個人能夠徒手揍翻4名壯漢,所以找個機會咱倆切磋一下吧1

「好好啊我也很久沒活動筋骨了,來就來,到時候你別哭就行」

聽到程櫻的話后,張虎先是一愣,隨即他立即回答了程櫻,不過細心的何飛卻注意到張虎在回答程櫻那句話的時候他之前臉上的笑容早已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滿臉的愁容與額頭上流出的一滴冷汗

就在程櫻與張虎的對話剛剛說完,然而下一瞬間,整個一號車廂內那原本明亮的燈光卻忽然間全部熄滅了,車廂頓時陷入黑暗之中,不過僅僅過了幾秒,三排座位最前方的那個原本毫無動靜的黑色大屏幕卻突然閃了一閃,隨後就瞬間亮了起來。

看到這裡后,車廂內的所有人全部都不再說話了,車廂內陷入了寂靜之中,同時所有人無論是誰此刻也都紛紛將目光死死地盯向了屏幕。

是的,這就代表著新的靈異任務就要發布了!

未完待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