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一百二十六章陷入困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六章陷入困局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話歸正題,當鏡子在次複員后,面色複雜的何飛似乎想起了什麼似的,隨後他便趕忙衝出了女僕的房間並向客廳跑去,而其餘人在看到何飛的動作后便也趕忙跟了過去。

當何飛一伙人重新跑回到客廳后,一臉蒼白之色的霍頓伯爵恰好剛打算從壁爐旁起身,但是下一刻,一件讓霍頓伯爵與其身後的老管家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第一個衝出來的何飛先是二話不說,然後隨手拿起了一把掛在牆壁上用來裝飾用的騎士狼牙棒,隨後就舉著狼牙棒對著靠在一旁牆壁的一張落地鏡狠狠地砸去!

「嘩啦啦!!1

果不其然,約有一人多高的落地鏡被砸碎了,但是卻在接下來的眨眼間,那個落地鏡竟然又完好無損的出現在了伯爵與一種輪迴者的視野之中!

「這這是怎麼會這樣!?」

伯爵被這一詭異到極點的一幕嚇得連退數步,要不是身旁的老管家及時扶住他,他甚至能一屁股坐到身後壁爐下那正在燃燒的火堆里。

望著眼前和女僕房間里一樣能夠自動瞬間復原的鏡子,何飛隨手丟掉了狼牙棒,然後慢慢走到伯爵的面前對其冷冷的說道「伯爵閣下,現在你看到了吧,你這莊園里不僅有鬼,而且還是一隻神通廣大的鬼,另外我猜測這隻鬼極有可能與鏡子有關,否則為何其他東西比如杯子都能打碎,但卻唯獨鏡子打不碎呢?」

何飛的話說的極為嚴肅,這也把伯爵嚇得不輕本就蒼白的臉色更是愈發的蒼白,所以隨後伯爵便神情恐懼的對何飛等人將說道「那這裡就拜託給你們了,我身體不太舒服,我想去休息一下。」

當老管家將伯爵扶上樓后,此時客廳里便只剩下了一眾輪迴者。

望著眼前的詭異鏡子,何飛咬了咬牙陷入了沉思當中,不過短短十幾秒后,何飛卻又嘆了口氣,隨後便重新回過頭對其餘人說道「走吧,我們也上樓休息去吧,養好精神,我隱隱感覺到這或許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第二天一早,當一眾人紛紛從三樓各自的房間里出來后,何飛先是揉了揉有些發紅的眼圈同時還打了個哈欠,是的,從昨夜開始一眾輪迴者們便進行了輪流守夜,一個房間住兩個人,鄭璇與徐慧一間,何飛與張虎一間,趙平與徐超一間,陳永明與劉海一間,至於程櫻則單獨一間。

由於睡覺時執行了守夜制度,那麼平均每個人只睡了半夜,所才會造成今天早上何飛依舊哈欠連天的原因。

何飛走到樓下后就看到偌大的一樓客廳里空蕩蕩的非常冷清,似乎昨晚發生的事也早已在莊園內被傳開了,所以今天似乎比昨天更加的冷清,那是自然,畢竟這裡可是在鬧鬼,而且已經死了接近一半的人數了,那麼活著的人自然是恐懼無比,跑還跑不掉,所以只能在莊園里找個看似安全形落躲起來祈禱鬼下一個選擇的不是他,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雖然伯爵說是消失的人是失蹤,但在何飛與其他輪迴者的眼裡,失蹤就等於死了。

想到這裡的何飛忍不住咬了咬牙,隨後他就來到大房子的外面並走到門旁的清水池那打算洗臉,當一股清澈冰涼的水接觸到何飛的面部后這也頓時讓何飛的精神恢復了過來,然而就在何飛打算繼續洗洗的時候,一旁卻忽然伸出了一個手將他給推一邊去了,同時身旁還傳來一個聲音

「去去去,洗個臉都這麼慢,真墨跡,讓我也來洗洗1

不錯,這個人正是程櫻,此刻看著一旁正在洗臉的程櫻,何飛先是沉默了半響,最終還是忍不住對其說道「一個人睡一間房實在太危險了,要不今晚你就來我與張哥的房間里睡吧?」

但是何飛的關心之語在傳進程櫻的耳里后,剛剛洗完臉的程櫻先是轉過了身,隨後便對著何飛搖了搖頭說道「哼,不必了,我可沒有和別人住一間房的習慣,更沒有和別人同擠在一張床的愛好,尤其是想到晚上要和那個光頭擠在一張床上想想就噁心,一個人住一間房聽好的,很清靜。」

聽到程櫻這麼說,何飛的表情陷入了猶豫之中,不過接下來何飛還是再次說道「那個不這樣吧,我與張哥二人打地鋪,把床讓給你睡,這樣總行了吧?」

何飛的這句話說完后,程櫻那本來平淡的表情卻頓時一滯,同時心裡一股暖流最終還是不受控制般的的襲上了他的心頭,他如何不明白何飛這是在擔心他的安全?甚至為了他的安全寧願把床讓給他,自己卻睡在冰冷的地板上。

雖然心裡明白何飛的意思,但是在沉默了幾秒后程櫻最終還是搖了搖頭說道「就算你願意,估計那個光頭也不願意,所以還是不必了。」

「你不用擔心,我能夠說服張哥。」

「算了,別提這件事了,剛剛女僕們將早飯做好送上來了,還是先去吃飯吧。」

程櫻在說完這句話后就重新返回了大房子里,然而望著程櫻的背影,此時的何飛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霍頓伯爵自從昨晚看到詭異的鏡子復原后,他或許真的被嚇住了,幾乎一整天都沒有在露面,只是和自己的妻子待在二樓的室里,同時還通過老管家向鄭璇等人傳話,希望公主以及他的僕人們能儘早解決這件可怕的事,如果事情能夠得到滿意的解決,他則會向他的哥哥索爾貝親王告訴他們的功績,並且還會連同他的家族一起向女王進言希望女王能下令停止英國繼續向清國輸送雅片的販賣貿易。

所以,當老管家離開鄭璇的房間后,早就和其他人一樣聚集在房內的張虎便忍不住嘲諷道「草他嗎的,這什麼狗屁伯爵,膽子這麼小明明是自己家裡鬧鬼卻還理所當然的把事情推給我們,臉皮真不是一般的厚啊1

張虎的話說完后,一直坐在鄭璇旁邊的徐慧卻猶豫著說道「或許這並不怪他吧,畢竟平常人看到如此詭異的一幕換成誰都會害怕,也可能是他擔心自己的妻兒,所以在看到真的有鬼后才打算寸步不離的保護他的家人吧?」

但是就在徐慧的話音剛落,旁邊的趙平卻微微一笑道「嘿嘿,徐慧你的想法太天真了,那老傢伙聰明著呢,他是算準了我們與他一樣也已經都被困在這座莊園里了,哪怕是為了自己活命也會盡全力的解決這件事,假如事情真的被我們解決,那麼解決的同時也等於救了他一家與所有僕人的命,另外他還知道目前絕大部分的中國人都對雅片恨之入骨,希望英國能停止往中國販賣雅片,如果我們解決了這次事件並救了他們一家的話,那甚至等於為我們自己的國家立了大功,這就是利誘,嘿嘿,不愧是能當上伯爵的人,好算計埃」

其餘人在對伯爵人品的爭論似乎並沒有打擾到鄭璇,所以當趙平的話說完后,坐在桌子首位,並且之前似乎一直在沉思的鄭璇則突然岔開話題道「就目前所知,這座莊園里隱藏著一隻鬼,並且很有可能是通過鏡子殺人,但是通過昨晚的實踐證明這座莊園里所有的鏡子似乎都無法打碎,那麼這就得出了一個推論。」

「什麼推論?」一旁的張虎急忙問道。

「那就是鬼應該就是通過鏡子這個媒介襲擊人類的,所以鬼才會通過特殊能力保護著鏡子不讓人對其進行損壞。」

當鄭璇的話說完后,旁邊的趙平卻在思索片刻後接著說道「假如正如你說所的那樣確定鬼就是通過鏡子來襲擊人的話,而鏡子卻打不破,那麼這樣一來豈不是個無解的局?我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隻鬼隨意的屠殺這座莊園里的人而毫無辦法嗎?更何況這被屠殺的人里同樣也包括我們這群輪迴者1

是的,趙平的這段話又一次將這個問題擺在了眾人的面前,如果實在找不出解決這件事的辦法,那麼就只能洗乾淨脖子等這隻鬼來殺你了。

所以下一刻房間內的眾人便又重新陷入了沉默當中。

不過之前一直都沒有說話的何飛卻在此時突然間搖了搖頭,然後自言自語似的說道「不會的,我不認為詛咒會發布完全無解的必死任務,那麼對於輪迴者來說根本就是虐殺,我更不認為詛咒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所以」

不料就在何飛的話還沒說完,一旁的鄭璇便接著說道「所以,我打算一會去找伯爵的女兒格蕾絲聊聊。」

就在鄭璇等資深者們聚集在同一個房間里討論事情的時候,此時同處三樓的另一個房間里似乎也在討論者什麼

沒錯,這個房間里有三個人,而這三個人正是自從進入這場靈異任務后便幾乎完全與資深者們脫離的徐超、陳永明以及劉海三人。

此刻這三個人也同樣圍坐在桌子旁似乎在討論著什麼

未完待續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