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一百三十三章線索初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三章線索初現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當何飛、張虎以及趙平三人跟隨霍頓伯爵來到二樓最角落的某個房門口時,何飛三人也已經猜測的**不離十了,這應該就是老伯爵生前的房間。

「這就是我父親在世時的所住的房間,自從他去世后,我便將這個房間給鎖了起來。」

隨後霍頓伯爵掏出了鑰匙,伴隨著一陣喀拉聲,已經封閉了兩年的房間最終顯示在了一眾人的視線里。

果然,幾人走進房間后首先看到的就是幾乎多到放滿牆壁的鏡子,這也和何飛的猜測相同,不過卻有一點讓何飛幾人有些詫異的是雖說房間的四面牆壁上都或多或少的掛著鏡子,可是唯獨在南面的牆壁上鏡子的數量卻很少,不也不能這麼說,應該說在南面的那面牆壁上也立著一面唯一的鏡子,只不過卻是一面很大的落地鏡子,高度甚至已經接近兩米,同時也是至今為止何飛那伙輪迴者在莊園內看到的最大的一面鏡子。

由於房內兩年沒有人來過,所以房間內無論是地面亦或是傢具上面都布滿了一層浮灰,並且整個房間由於長期空氣不流通,空氣中也隱隱散發著一股霉味,不過這些都不是問題,問題是何飛三人用眼睛幾乎將房間從上到下掃視了一整圈都沒有看到老伯爵的畫像。

「伯爵閣下,你說這裡是老伯爵的房間,可是為什麼沒有看到他的畫像呢?」

何飛的問題很自然傳到了霍頓伯爵的耳里,不過伯爵卻並沒有回答,而是在下一刻徑直走到了房間左側的一面牆壁旁,也就是南面的那面最大的鏡子旁,隨後他就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將那面鏡子推到了一旁,子被推開后,一副約有一人高的人物油畫則赫然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沒想到老伯爵的畫像竟然藏在鏡子的後面!

霍頓伯爵將那面大鏡子推到了一旁后,接著就伸手指著那副油畫對何飛三人說道「各位,畫里的這位這就是我的父親艾爾澤,林頓,也是這座奧利威亞莊園的首位主人,這幅畫是他當年剛剛離開軍隊時請英格蘭最有名的畫師畫的。」

聽到伯爵的介紹與證實,果然這幅畫就是伯爵的父親,於是何飛幾人則毫不猶豫的向那幅畫走近了幾步並開始觀察起來。

這是一幅典型的歐洲風格的人物半身油畫,也是充滿了寫實主義的油畫,所以油畫里的內容則也一目了然,畫面里是一名穿著標準的英格蘭軍官服飾的男人,男人軍裝胸前掛滿了大小不一的勳章,而這個男人的長相則也與他們身旁的霍頓伯爵有些相似,而且也是留著分叉胡,不同的是從模樣上看其年紀要比霍頓伯爵大了很多,並且鬍子也已經有些花白。

大體看上去這是一幅很普通的貴族軍官像,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以至於何飛身旁的張虎與趙平兩人都在認真看過後表示沒有什麼不同,可是何飛卻依舊不耐煩的一遍又一遍的打量著這幅油畫。

所以這也讓一旁的霍頓伯爵感到有些奇怪,這個叫何飛清國人到底在看什麼?

「喂,我看這幅畫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兄弟你怎麼還看個不停了?」

然而張虎的話顯然沒有讓何飛做出任何停止觀察的意思,於是張虎便又將目光看向了趙平,至於趙平在看了眼張虎后卻是直接走到伯爵的面前面帶歉意的說道「伯爵閣下,能否讓我們先呆在這裡,我的同伴似乎並沒有觀察完這幅畫,您如果有事情可以先去忙。」

聽到趙平的話后,伯爵雖然有些不解,不過人家畢竟被他邀請來救莊園的,所以略一思索之下,霍頓伯爵微微點了點頭道「好吧,那我回去了,如果有什麼需要你們可以直接告訴我的管家阿爾法或是直接來我房間找我都可以。」

「好的伯爵閣下。」

當伯爵徹底離開了房間后,趙平隨即就回過身並將目光重新看向了何飛,然而讓他有些差異的是,當再次看向何飛時,何飛已經停止了觀察油畫,而是正坐在房間的桌子旁似乎在思考著什麼,至於張虎則對趙平攤了攤手,表示並不了解。

趙平走到了何飛的面前坐了下來,不過正當他的屁股即將坐在凳子上的那一刻,一旁的何飛卻忽然張口說出了兩個字

——「逃離。」

「什麼?你說什麼?」

「我是說逃離。」

何飛看著趙平以及張虎二人再一次將那兩個字重複了一遍后,對面的趙平則是有些納悶的問道「什麼意思?如果你是指我們要離開這個莊園的話那是不可能的,莊園之外已經被大霧封閉,而進入大霧后最終也只會重新返回莊園里,任何人都無法離開這裡。」

不過何飛卻是搖了搖頭,隨後伸出手指向了對面的那幅油畫說道「你們看一下油畫畫框左下角。」

聽到何飛這麼說,趙平與張虎二人便趕忙重新走到了油畫的面前,然後眼睛紛紛看向了按照何飛所說的那個地方。

經過仔細的觀察,果然!二人在油畫畫框的左下角發現了一行非常小的英文詞句,畫框是用楊樹製作的,整體顏色偏暗,而那一小串詞句由於是用黑色的鋼筆寫上去的,所以如果不是非常仔細看的話那則根本看不出什麼來,至於那兩個英文單詞拼起來也正好是逃離兩個字!

沒想到竟然真的有線索,而且趙平還詫異的猜測到雖說不知道是誰在這幅畫里留下了如此隱秘的詞句,但是留下詞句的這個人卻非常高明的利用了人思維性的漏洞,因為是平常人想在一幅畫里找到什麼線索,那麼按照人類的慣性思維,觀察視角肯定都集中在油畫的的畫面本身,而誰又會去觀察一幅畫的的畫框呢?

所以當看到單詞后,張虎便立即一拍腦袋並且情不自禁的誇讚道「我干!哪個人才寫的,真他媽聰明會玩啊!高,高明啊1

同時也證明何飛則是一個更加常細心之人。

話歸正題,當張虎與趙平也看到了位於畫框最角落處的那一小行極不起眼的詞句后,趙平將腦袋重新看向何飛問道「那麼這個逃離的真正含義又是什麼呢?」

何飛皺著眉頭搖了搖頭,不過他卻隱隱的感覺到,這幅畫或許真的對這場靈異任務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此刻程櫻正光著個上半身躺在某個房間的床上,他的腰部纏著一圈白色的繃帶,床前的地面下有一盆紅色的血水,床邊的柜子上也放滿了這個時代幾乎算是最好的藥物,畢竟這裡是伯爵家,不可能會有假藥亦或是次葯。

然而他的床邊則坐著一個人,正是這個人幫他清洗的傷口並上了葯,同時也是這個人為他纏的繃帶。

這人正是鄭璇,不過此刻坐在程櫻床前的鄭璇則是一臉微笑的看著靠在床上的程櫻,而程櫻卻反而是滿臉通紅的低著頭

望著刻意用被子擋住胸口部位的程櫻,下一刻,鄭璇就伸出手摸了摸程櫻的臉笑道「丫頭,沒想到你竟然騙了我們這麼久埃」

聽到鄭璇的話后,程櫻那本來就有些泛紅的臉則變得更紅了,接著她就抬起頭對鄭璇說道「鄭璇姐你好討厭,不要在笑話我了1

聽到程櫻這麼說,鄭璇點了點頭,不過隨即她又將手指指向了床上的那段布條說道「束胸帶子用時間長了會對你的胸部發育有影響的,我看你的胸部並不小,整天綁著這玩意可不好埃」

「可是鄭璇姐,你要知道,我是一個殺手,以你的聰明你應該能猜到我為什麼要終日扮成男人的原因吧,我也是沒辦法。」

是的,鄭璇當然猜測到了原因,殺手的暗殺是一門很有高技術含量的工作,以女性的身份當殺手雖說可以能更好的利用女性的身體優勢迷惑男人從而達成暗殺的效果,但是前提是有時候卻必須要出賣一些色相,但是以程櫻的性格來說他是絕對寧死都不會那麼做的,並且由於他的不是她的容貌很漂亮,如果穿著女裝潛入某個舞會亦或是人員較多的場合去暗殺某人,那麼身著女裝又很漂亮的她則極容易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所以程櫻最終選擇把自己扮成了男人,再加上他那中性的容貌,綁上束胸帶穿上男裝怎麼看的都是一個剛成年不久的年輕人,久而久之程櫻也就習慣了,也習慣了以男人的身份活下去了,所以這才是程櫻為何始終扮成男人的原因。

想到這裡,鄭璇又是點了點頭,但是接下來,床上程櫻卻又對鄭璇說道「對了,你可以為我保密碼?」

鄭璇聽后微微一愣,隨後問道「難道你依舊想繼續這樣下去嗎?」

程櫻點了點頭回答道「是的,我並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我的真實性別,我與何飛以及張虎幾人相處的都挺不錯的,我不希望因為性別的原因與他們之間產生隔閡,更不希望」

然而說到這裡,程櫻的表情卻變得有些失落,後面的話她也沒說,不過沉默了片刻后旁邊一直看著她的鄭璇卻接著說道「更不希望因為得知了你是女生而使得他們那些人從此以後要處處讓著你吧?」

「嗯,那樣的話就沒意思了,我一直拿他們當哥們的,不希望因為我是女生而與他們產生鴻溝。」

程櫻的這番話換來了鄭璇的又一個微笑,鄭璇對著程櫻認真的點了點頭道「好的,我答應你1

雖然讓鄭璇替她保密的理由程櫻已經說了,鄭璇也答應了,但是鄭璇卻隱隱感覺到程櫻似乎還隱瞞了一個或許並不想告訴任何人的理由。

「天已經黑了,你好好休息,我先去把水倒了,過一會我會來陪你,另外何飛他們已經開始對老伯爵的事情進行調查了,相信以何飛的智慧肯定能解決這件事的,我們現在只需要保護好自己就可以了。」

然而就在鄭璇打算端著水離開的時候,躺在床上的程櫻卻在下一瞬間猛地從床上跳了起來!然後竟然不顧傷口疼痛的一把抓住了鄭璇的胳膊,伴隨著砰咚一聲水盆落在了地上並且裡面的血水也灑滿了地面!

就在鄭璇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時候,下一刻,剛剛抓住鄭璇胳膊的程櫻卻緊接著用最快的速度拉著鄭璇向門外跑去!!!

赤著腳的程櫻一口氣拽著鄭璇跑到了三樓的樓梯口才小心的停了下來,隨後程櫻才轉過頭看向了眼遠處那之前二人跑出的房門,在確定沒有什麼異常后,程櫻才深深的呼了口氣。

當然,以鄭璇的智慧自然知道剛剛是因為什麼,所以當她把臉看想程櫻的時候,程櫻則點了點頭說道「就在剛剛你蹲下身端盆的時候,我注意到你身後牆上的鏡子里逐漸出現了一個骷髏外形的虛影,而且那個虛影也正逐漸由模糊從清晰轉化1

原來剛剛骷髏鬼竟然想襲擊她們!!!

如果不是程櫻的眼神敏銳並且在骷髏鬼還沒有從鏡子里出來前就強行拽著她逃離了房間,一旦骷髏鬼從鏡子里出來那麼他兩人則必死無疑!

雖說一陣后怕,不過下一秒鄭璇就將眼睛盯向了此刻的程櫻

由於之前程櫻是躺在床上的,所以身上除了一件短褲外,其餘什麼都沒穿而在感受到鄭璇的目光后,目前處於坦胸露乳狀態的程櫻此時才赫然發現自己的現狀!

「啊1

下一刻,程櫻的臉就剎那間變得通紅通紅!並且趕忙伸出雙臂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不過程櫻畢竟不是那種矯情的女聲,而且幸虧目前三樓走廊里除了她和鄭璇二人外一個人都沒有,否則她走光的情景絕對會是一個大新聞,然而也幸虧沒有人看到,因為如果有男人看到以程櫻的性格,估計輕則被挖掉眼珠子,重則性命不保!

接下來鄭璇便慌忙脫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程櫻的身上,然後拉著她朝自己的房間跑去。

未完待續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