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一百六十三章上杉娜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三章上杉娜美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當一個人懷著極為巨大的怨氣而死的時候,那麼其死後便會化為厲鬼,不過有些極為特殊的情況下,滔天怨念在死前混合著滔天的憤怒則會組成一個從未有過新狀態,這種狀態已經完全脫離了厲鬼的範疇,這是一個完全解不開的詛咒,這同時也是活人絕對不能觸碰的禁區。

「咒怨」指的是含怨而死的人所下的詛咒,人因為枉死後由內心的憤怒產生的一股強烈怨氣,會在死者身前居住的地方經久不散,形成一種邪惡的帶有詛咒的黑暗力量,在死者生前的居所積聚衝天怨氣,凡觸碰者必死,併產生新「咒怨」,將恐怖死亡不斷蔓延,而「咒怨」就永遠死守凶宅,詛咒每一個來客

接觸咒怨者必死無疑,絕無一絲生路!!!

「喂喂,娜美你別走那麼快啊,等等我啊1

在某個行人匆匆街道上,一名背著書包正在行走的少女突然被身後所傳來的聲音叫住了。

於是少女轉過了頭,而身後叫住她的人卻是一名扎著馬尾辮的少女。

「是惠子啊,有什麼事嗎?」

書包少女娜美在看到身後的竟然是她的同班同學兼好友惠子,所以隨即面露疑惑的問出了上面那句話。

而那名被稱之為惠子的馬尾辮少女先是微微一笑,不過下一刻卻又故作神秘的對娜美說道「娜美,要不要一起去玩呢?」

「納尼?」

「你可別誤會哦,我可並不是要喊你去酒吧迪廳那種你所想的地方,我是指去探險哦。」

惠子所謂的探險,就這是她們這所高中的學生們近期流行的一種遊戲亦或是娛樂活動,比如幾個人結伴去某個傳聞鬧鬼荒廢的村子亦或是傳聞鬧鬼的無人宅子,然後拍上照片等等,總之這種在年紀大老人看來都比較忌諱事情在這群學生眼裡卻反而是件很刺激的事情。

聽著面前惠子的話,娜美隨後就不由得轉過頭看向四周,目前街道上行人與車輛已經比半個小時前明顯少了很多,在看看天色似乎也比之前暗了一些,所以隨後娜美便對惠子回答道「可是天色已經不早了,如果現在就去的話天會黑的。」

得到娜美猶豫的回答后,惠子卻是無所謂的說道「這又有什麼呢?你還記得毛利川穀嗎?」

「八班的毛利川穀?」

「對啊,上個星期六放假的時候毛利川穀帶領著他們班的四個男生,也就是在晚上去了一趟位於橫濱縣的大包村1

「大包村!?那個村子不是在好幾年前就荒廢了嗎,傳聞那裡還鬧鬼呢。」

「對啊,可是那些人還是去了,等到周一上課的時候他們還刻意在班級里拿出當時夜裡在村子所拍的照片呢。」

聽到惠子那帶有佩服與羨慕口吻的話語后,娜美也是不由的有些佩服的說道「那他們好厲害哦,那群男生真的很膽大。」

「當然了,據說咱班級的內田早紀似乎最近似乎就和毛利川穀很談得來,我懷疑他倆似乎在談戀愛哦1

惠子的話說到這裡,先是頓了一頓,隨後撓了撓腦袋又繼續說道「其實這個探險活動也不是我提出來的,而是早紀提出來的,她說她不想讓川穀認為女生以今天中午在學校餐廳吃飯的時候她對我說要不要咱們女生也搞一次探險並也拍一些照片回去,我答應了,不過早紀卻說兩個人有些少讓我在找一個,這不,我就來找你了。」

惠子說完后,娜美則是沉吟了半響,是的,此刻的她有些意動,所以在考慮了一會過後便對惠子說道「可是探險,去哪裡啊?如果太遠的話我可不去。」

聽到娜美的回答,惠子則是很坦然的說道「怎麼會,你以為我們會像那群男生一樣那麼瘋狂在夜晚坐車去別的縣探險?」

「那是去?」

看著身前的娜美,惠子故作神秘的說道「我之前和早紀二人商量過了,咱們這個橫濱縣似乎沒有較多的傳聞鬧鬼的地方,不過早紀卻想到了一個地方1

娜美伸出手撫了一下自己額頭上的劉海問道「是哪裡?」

娜美問完后,下一刻惠子的表情卻瞬間變了,變得既神秘又有那麼一絲的詭異,隨後惠子就看著娜美的眼睛並故意壓低聲音說道「位於東區千葉街的一棟無人的荒宅1

惠子此言一出,娜美心裡先是一驚,其眉頭也在這一刻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然後面帶緊張的說道「那棟宅子我倒是聽說過,傳說那棟二層宅子里死過人據說那裡一直在鬧鬼,並且我還聽人說千葉街那裡平常人很少的,哪怕是白天也沒有多少人路過那裡。」

「嘿嘿,就因為謠傳有鬼我們才會那裡探險的,其實大家都知道鬼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我們僅僅只是為了尋求刺激,怎麼樣?等到晚飯過後我、早紀還有你拿上手電筒去那棟荒宅探險,要不要去?」

「額」

娜美有些猶豫,不過望著一旁惠子那期待的目光,不忍心拒絕朋友的娜美最終還是回答道「好吧,那我就陪你們倆一起去吧。」

得到娜美肯定的答覆后,惠子高興的點了點頭。

不過接下來娜美卻又面露難色的說道「可是晚上我怎麼出來啊?我怎麼和家人說?」

「哈,這還不簡單,你就說來我家不就結了,我父母恰好最近出差都不在家,所以到時候你的家人要是不信可以往我那裡打電話嘛,反正就我一個人在家,不會被識破的。」

「恩,好吧,那麼在哪裡集合呢?」

「飯後20.00我們三個在高橋雜貨鋪門口集合怎麼樣?」

「好的,另外天色也已經不早了,我要先回去了。」

「ok,記得晚上20.00高橋雜貨鋪門口集合。」

當二人分開后,天色已經愈發的黑暗,道路兩旁的行人與車輛也是逐漸稀少,之前那些下班的上班族與放學的學生們也已經紛紛回到了家,所以背著書包的娜美也匆匆的朝家的方向走去。

娜美的家位於新宿區的南面,屬於幾年前新開發的民宿區,雖然新宿區與千葉區隔著幾條街區,白天去那裡確是有些慢,畢竟要穿過好幾條街區與數條人車橫流的交通公路,光等紅燈就有些讓人不耐煩,不過人少寂靜的夜晚就不同了。

話歸正題,此刻娜美也已經回到自己的家。

將鞋子脫掉並放置在門口的玄關處,隨即娜美說道「我回來了。」

當娜美洗完手走進燈光明亮的正廳后,一個正盤腿坐在地板上正看電視的中年男人則轉過頭對著娜美問道「咦?今天放學怎麼回來的有些晚啊?我和你母親剛剛都有些擔心。」

沒錯,這個中年男人正是上杉娜美的父親上杉熊木,在看到女兒比往常回來的要晚所以便關切的問道。

「哈父親你多慮了,放學的時候我與其餘幾名同學被佐藤老師留下來幫他整理第三課期的複習資料。」

聽到女兒的解釋,熊木不由得撅起了嘴角嘟囔道「這個佐藤老師也真是的,好幾次了都,不能因為你們幾個學生學習好就拿你們當免費勞動力使用吧。」

聽到父親這麼說,剛剛撒了謊的娜美其表情有些尷尬,心裡同時也對佐藤老師暗道一聲抱歉,不過正在娜美尷尬間不知如何是好之時,一陣腳步聲從走廊外傳來,接著一個名中年婦女走了進來,這人正是娜美的母親攸予,見到娜美回來后中年婦女也趕忙問道「娜美你今天回來的可是有點晚啊,不會是佐藤老師又留你們當義務工了吧?」

娜美尷尬的點了點頭,不過母親卻不向父親那樣喜歡深究,所以接下來攸予又說道「正好我也剛剛把飯做好,我這就去端過來。」

晚飯依舊與往常一樣,主食米飯、一盤天婦羅、三條燉魚、一鍋醬湯以及一瓶啤酒,當然,啤酒是父親的,這也是他幾十年的最愛。

平靜的吃過飯後,娜美看了眼牆上的時鐘,時間已經到了19.50分,望著正坐在電視前抽煙的父親以及正在餐桌前收拾碗筷的母親,平常來說這個時候應該返回自己室的她卻沒有回去,而是坐在地板上思考了一會,隨後她便張口對著父母說道「那個我想要出去一趟。」

聽到女兒這麼說,父母都不由得看向了她,隨後父親熊木面露不解問道「這麼晚了你要去哪?」

娜美回答道「額,沒有啦,我是要去惠子家,明天有一場小考,惠子擔心成績會差,所以想讓我晚上去她家幫她輔導一下功課。」

惠子是娜美的同學與好朋友的事娜美父母是知道的,而且惠子也曾來過他們家做過客,所以在聽到失去惠子家後父親熊木點了點頭不在多說,至於母親則是囑咐幾句儘早回來。

娜美點了點頭,隨後她就拿起了家裡的手電筒走去了家門。

終於出了家門,娜美先是如釋重負般的大大的呼了一口氣,隨後自言自語似的說道「呼真不容易。」

不過就在這時,她兜里的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下一刻娜美就慌忙將電話掏了出來並接聽了電話。

「喂,我是娜美,惠子啊,恩恩我已經出來了,恩,好的,我這就過去。」

掛掉電話后,娜美便急忙朝著民宿區左側的方向趕去。

當娜美終於趕到位於民宿區邊緣的高橋雜貨鋪門口時,只見惠子與另一名女生已經提前早早的站在那裡了,在看到遠處的娜美后,美惠就趕忙向她招起了手。

來到二人面前,娜美先是呼了口氣隨後對二人用帶有歉意的口吻說道「不好意思哈,我有點來晚了。」

惠子無所謂的搖了搖頭表示不用道歉,至於另一名面容普通且臉上畫著一些淡妝的少女則也大度的說道「沒關係啦,反正這個提議是我出的,就這一小會也沒什麼的。」

沒錯,這名畫著淡妝的少女也是娜美的同班同學,叫內田早紀,與好友惠子不同,她與早紀雖然也是同班同學,不過平常卻少有接觸。

這一次三人決定去千葉民宿區的一棟荒宅去探險,她們不僅各自拿了手電筒,早紀還特意攜帶了一個張相機,其目的就是在荒宅內照幾張照片,然後好拿回學校向同學與川穀炫耀,所以三人集合后也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緊接著就朝著千葉民宿區的方向走去。

步行期間,借著道路兩旁的路燈,三個人也聊了一些關於那棟荒宅的事,娜美雖然也聽說過那棟荒宅死過人並且鬧鬼傳聞,不過這一次卻從早紀的口中又得知了一個新的不知道是真假的消息。

那就是那棟宅子里死的人或許不止一個。

走了約半個小時,期間經過了幾條街區與一片荒地,最終在20.42分的時候她們三個來到了千葉區,並在早紀的帶路下,成功的來到了位於千葉民宿區邊緣的一棟腦好磐餉媲啊

未完待續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