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一百七十二章無法存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二章無法存活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幾分鐘后,地獄列車最終在這一次的靈異任務的目的地停了下來

接下來,一群人在鄭璇的帶領下紛紛走下了列車,同時眾人的四周則也全部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中,三名新人雖有些慌亂,好在有鄭璇在旁解釋才平復,約一分鐘過後視野才逐漸恢復清晰。

不過,當10名輪迴者的視野全部恢復清晰后,眼前的場景頓時就把所有人給嚇得冷汗直冒!

因為他們發現他們目前所處的位置竟然就是視頻里的那棟荒宅的客廳里!

看到這裡的何飛與鄭璇先是互相對視了一眼,而二人也幾乎同時看到了各自眼中的恐懼之色,不過事已至此,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因為他們都知道,目前所有人都已經被咒怨給詛咒了。

是的,凡是看過《咒怨》這部恐怖電影的人都知道,無論是誰,一旦你進入了這棟房子里,那麼毫無疑問就等於給自己判了死刑,在《咒怨》系列的電影里,只要進入了這裡的人最終全部都被那名叫伽椰子的女鬼殺死了,無一例外!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記得曾近有人說過,咒怨這個東西似乎不同於一般的鬼,伽椰子就像是一個靈異的傳染病毒,而這棟房子像就是病毒源頭,一旦進入了這裡那麼就等於攜帶了這種病毒亦或是標記,那麼用不了多久伽椰子就會通過標記找到你將你殺死,並且更可怕的是,一旦沾染了這種病毒或是標記,無論你跑多遠,哪怕是你跑到地球的另一邊,你也依舊無法逃脫伽椰子的追殺,最終下場只有死。

至於伽椰子,這也是一個完全惡毒到極限的鬼,至於惡毒到什麼程度,也就是說只要是活人沾到了它,那麼只有死路一條,從沒有人能從伽椰子的追殺下逃脫過,它的惡毒怨念甚至是它生前的親人乃至是至親,它都依舊毫不手軟的殺死!另外它還有一個兒子,叫做佐伯俊雄,也是一隻毫無人性的惡鬼!

話歸正題,當明顯知道到現在他們這些人都處於這棟荒宅,也就是伽椰子的家裡后,眾人的表情幾乎都是清一色的惶恐與絕望,而且絕大部分人的都在提心弔膽的看著客廳角落的那個樓梯不過既然已經到這裡了,那麼也只能如此了,所以在鄭璇與何飛對視完之後,明顯感覺到這裡愈發不對勁的鄭璇則是立即對所有人說道「都不要在發獃了,大家快離開這裡1

所以下一刻,一眾人便紛紛神色慌張的快速離開了這間客廳,隨後所有人又離開了院子,然而就在這時候走在最後面剛想跑出院子的張虎卻是猛然停住了自己的腳步,接著他就一臉猙獰的的回頭看向了身後的這棟房子。

看到張虎的動作,已經站在院門外的眾人不由一愣,所以接下來鄭璇就疑惑的問道「張虎你在幹嘛?還不趕快出來?」

不料這時的張虎卻是直接從兜里掏出了火機獰笑道「嘿嘿,既然咱已經被詛咒了,那麼這女鬼也不可能會放過我們了,所以不如乾脆放把火把這女鬼的老巢給燒了如何?」

聽到張虎這麼說,鄭璇與何飛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但是下一秒程櫻的表情卻是瞬間一變!隨即他就迅速衝到了張虎的身旁然後一把將張虎手裡的火機奪了下來,接著在張虎與其他人不解的目光中快速把火機扔到了地上並啪的一腳踩得粉碎!!!

「你你這是幹什麼!?」

看到程櫻竟然直接阻止了自己的放火舉動,不解的張虎就立即對著程櫻大吼大叫起來。

不過下一刻,程櫻卻反而冷冰冰的對著張虎說出了一句話

「剛剛你把火機逃出來並且說出打算放火的那句話的時候,我注意到本來無人的二樓的窗戶上瞬間就出現了半張女人的臉,正在死死地盯著你的後背。」

聽到程櫻這麼說,一瞬間就把張虎給嚇突然地打了個哆嗦,隨即他就猛地抬起頭看向了二樓的窗戶,不過視線中的二樓窗戶里除了黑漆漆的之外,卻什麼都沒有。

「別看了,當我把你的火機踩碎后,那東西便消失了。」

其實一直在旁觀察的何飛也知道關於縱火的問題,而且原電影里還真的有人打算放火燒這棟房子,可是無一例外的都失敗了,最終還給自己引來了殺身之禍。

隨後鄭璇卻眉頭緊鎖的說道「大家快走,不要在這裡繼續呆下去了,這裡實在是太不安全了1

這一次,沒有人在猶豫,所有人都紛紛逃離了這棟荒宅

「怎麼樣?慌張感減輕一些了嗎?」

張虎接過了程櫻遞過來的可樂,他勉強笑了笑道「呵呵,真沒想到你的觀察力還挺敏銳的,不過剛才真是謝謝你了,要不是你阻止我放火,可能剛剛我就會立刻受到襲擊了。」

「你真的以為如果觀察力很差的的話我會有資格當職業殺手嗎?」

眾人此刻正圍坐在一個小公園的樹蔭之下,看起來似乎在商量著什麼

聽著張虎與程櫻二人的交談,一旁的何飛卻一直安靜的保持著沉默,不過他的安靜卻並沒有維持多久,從一進入這個世界就神色慌張的姚付江卻對他開口說道「何飛,不知怎麼的,自從遠離了那棟荒宅后,我心裡的那股寒意感覺也減弱了很多。」

望著正在用手抹汗的姚付江,何飛則是苦笑了一下,其實他很明白姚付江的這種感覺完全就是心理作用,因為只要是進入過伽椰子房子內的人,無論跑到哪裡都會和在房子里一樣被殺,或許唯一的區別就是一直待在房子里死的快一點,那畢竟是伽椰子的老巢,而逃離房子的人則是死的晚一點而已,總的來說兩者並沒有什麼本質的區別。

看著眾人的樣子,何飛最終還是沒有將心裡話說出來,這個時候隊伍需要的不是恐慌,而是凝聚力。

雖說資深者們的狀態目前還算好,可是資深者們坐在一起的那三個新人卻和之前在荒宅里一樣仍舊是個個面色蒼白,第一次經歷靈異任務的他們雖說在之前聽了何飛關於靈異任務的一些粗略的解釋,不過新人畢竟是新人,由不得他們不害怕,而且更悲催的是他們三個的第一場靈異任務就是連資深者都是首次接觸的困難級,這除了用不走運來解釋外還能說什麼呢?

「何飛,對於這場靈異任務,你怎麼看?」

聽到有人向他問問題,何飛自然從聲音上就能聽得出這是坐在他身後鄭璇的聲音,所以接下來何飛就轉過身對鄭璇開門見山的低聲說道「說句打擊士氣的話,不是我悲觀,這場任務或許會死很多人。」

他的話說完后,鄭璇並沒有表露出一絲吃驚的神色,反而是略微點了點頭的說道「根據之前的任務介紹來看,貌似我們有兩種完成任務的方法。」

早就注意過這件事的何飛在點了點頭后也是回答道「不錯,兩種,第一種想盡辦法在這個任務世界里存活7天,只要不死,那麼就會在第七天來臨時被詛咒傳送回列車,至於第二種」

然而,何飛的話未說完,旁邊始終都在保持沉默的趙平卻是冷笑道「那麼你認為我們這些人有能力在這裡活夠7天嗎?」

聽到趙平這麼說,無論是何飛亦或是鄭璇在這一刻都有些沉默,隨後鄭璇又繼續說道「其實在剛才的那一路上我一直都在思考著一件事。」

「什麼事?」

鄭璇先是喝了一口手裡的檸檬汁,然後說道「那就是為什麼任務這一次要給我們兩個選擇?因為以前的靈異任務根本就從沒有發生過擁有兩個完成任務的選擇,而這一次任務竟然是直接給了輪迴者兩條路並讓輪迴者自己選,你們不感到奇怪么?」

聽到鄭璇這麼說,何飛其實也一直在思考著這個問題,答案也猜測出了一點,之前一直沒說的主要原因則是怕影響士氣,既然剛剛鄭璇已經把話說道那個份上了,那麼何飛也不打算藏著掖著了。

所以下一刻何飛就神情糾結的的對著面前的眾人說道「其實任務之所以給我們安排了兩條路,那是因為或許就連任務都根本不認為我們這些輪迴者有那個本事在這個世界里存活7天!所以才給了我們第二條路。」

何飛的這句話並沒有像之前那樣刻意壓低聲音,所以當他此言一出,附近的輪迴者們自然都聽到了,當他把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絕大部分人的心裡都猛地一顫!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就連整個隊伍里智慧數一數二的何飛都竟然會說出這種話,就連他都不認為輪迴者們能夠在這場任務里存活七天!

所以這時的眾人也不約而同的在心裡產生了一個想法伽椰子到底已經恐怖到了什麼程度?

何飛的這句話雖說很打擊眾人,但也並不是信口開河,他也是完全根據電影里伽椰子的能力進行的推測,所以當何飛的話說出口后,不光是那三個新人,就連已經勉強算半個資深者的姚付江與駱元二人的臉色也在剎那間變得有些發白。

鄭璇則是沉默了一會,然後將手裡的空可樂瓶子遞給了程櫻,看著程櫻隨手就將可樂瓶子準確的扔進了5米外的垃圾桶里,這時鄭璇又從新轉過頭對何飛道「那麼你的意思是我們或許真的要選擇第二條路走了?」

何飛點了點頭,然而正當他打算張口回答的那一刻猛然間,一個聲音竟然瞬間在何飛的身側出現

——喵嗚!!!

未完待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