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一百八十六章趙平的決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六章趙平的決定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靈異任務第三天早晨,某公園

早晨公園裡偶爾有一些晨跑的人在此路過,不過每當他們在某一段路過時,都會發現正有一群人聚集在一起。

此刻所有輪迴者全部都集中在公園的一個涼亭里。

沒錯,自從昨晚瘋狂逃離了大和魂酒店后,一眾人便一刻不敢停的連著跑了好幾里路,直到所有人都徹底跑不動了才選擇進入路邊的這座公園裡休息,而且整個夜晚眾人都是在這個公園裡的涼亭內度過的,當然,睡覺也是按照首守夜序來睡的,雖說是戶外過夜,不過幸虧目前這個世界的時間屬於夏季,所以眾人才能夠在外面熬過一夜。

雖說昨晚眾人經歷了極為恐怖的事,但所幸並沒有人員傷亡,但是昨晚伽椰子的襲擊卻給他們造成的震撼與打擊則不可謂是不小,直到現在一部分人都還有些提心弔膽。

早晨的太陽升起后,何飛望著身旁那一個個面露倦意的人們,他的內心則有一些不安,是的,這才剛剛來到第三天,伽椰子襲擊他們的頻率就已經快到如此程度,而且攻擊強度也在昨晚達到了一個讓人感到絕望的程度,那麼可以預料後面幾天的情況更是會恐怖到一種什麼地步。

忽然一陣腳步聲傳入他的耳旁,何飛知道,那是5分鐘前去買早點的姚付江與駱元回來了。

兩人拎著裝有食物的塑料袋重新回到涼亭后便把早點分了下去,在分食物的過程中姚付江有些驚訝的對眾人說道「沒想到日本竟然也有賣包子的,而且還不少1

聽到姚付江這麼說,頭上纏著紗布正大口吃包子的張虎撇了撇嘴說道「有倒是有,可惜味道不怎麼樣,這他嗎的日本人吃飯似乎都不怎麼放鹽啊,這包子葦。」

聽到張虎的話后,一旁正在細嚼慢咽吃著包子的程櫻說道「行了光頭,如今還有命吃飯已經不錯了,你還想怎麼樣?」

眾人都在吃著,然而當錢學玲在拿到包子后卻是皺著眉頭並沒有吃,看到這裡,鄭璇有些關心的問道「怎麼了?為什麼不吃?」

錢學玲的面色有些發白,她搖了搖頭沒有說話,但是接下來鄭璇卻將目光望向了錢學玲的腳

原來不知什麼時候,錢學玲腳踝處的傷口竟然再一次滲出了血,之前曾經給她包紮用藥了一次,這一次卻是標準的傷口崩裂,纏在腳踝處的紗布也重新滲出了鮮血,難怪如今的錢學玲會如此難受,至於為何錢學玲的傷口會崩裂,她心面自然心知肚明,那就是昨晚的一系列逃命才造成了錢學玲的傷口重新崩裂。

當然,注意到錢學玲情況的自然不僅僅是鄭璇一人,在一雙鏡片之下的另一雙眼睛則也注意到了。

早飯過後,鄭璇將錢學玲的情況向著一眾人說了,而且已經說明錢學玲的傷急需藥物,這也讓其餘人有些神色不太自然,這是當然的,目前他們這些輪迴者的包里雖說也有一些簡單藥物以及繃帶,不過卻沒有專門治療扭傷的藥物,這種情況下則需要去藥店購買,雖然錢不是問題不過誰敢去呢?

是的,目前這個問題困擾了眾人,之前去買早點的姚付江與駱元二人之所以敢去買,那是因為公園的門口就有很多賣早點的,距離並不遠,不過是藥店的話,可就不知道在哪了。

恰好這時一名晨跑的年輕男子路過,所以鄭璇則趕忙從亭子里走出並將其攔了下來。

望著對方面色有些疑惑的路人,鄭璇先是按照日本的習俗給對方微微鞠了一個躬,接著客氣的問道「打擾到您了非常不好意思。」

對方見是個大美女所以也是微微鞠躬還禮道「額,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隨後鄭璇問道「請問公園的附近有藥店亦或是診所嗎?我的一個朋友的腳扭傷了,不過由於劇烈運動傷口崩裂,所以」

鄭璇隨後指了指亭子里的錢學玲。

後面的話鄭璇沒說,不過這個年輕人自然知道她的意思,所以他先是撓了撓頭想了一會,然後對鄭璇回答道「哦,原來是這樣啊,可惜你們所處的位置不太好,橫濱街這裡是沒有診所和醫院的,不過卻是有藥店,但也不算太近,在大古街區往西走距離這裡約有25里路左右。」

「謝謝您。」

「您不用客氣。」

待那名晨跑的路人走後,鄭璇重新回到涼亭內將所獲得消息告知了一眾人,不過當問誰願意去幫錢學玲買葯時,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當中。

這是可以理解的,就目前這種情況下連鄭璇都認為脫離大部隊去二十幾裡外的藥店為錢學玲買葯不算是一個明智之舉,這需要承擔的風險太大了,現在已經是靈異任務的第三天了,伽椰子的襲擊已經越來越頻繁越來越快,就好比昨晚就算所有人聚在一起都也已經不再安全了,伽椰子與俊雄依舊襲擊了他們,如果不是最後姚付江在關鍵時刻使用了他唯一的道具驅魔炸彈的話,那麼不出意外,除了擁有瞬移道具的鄭璇自己外,其餘人基本上都死定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單獨一個人脫離大部隊面臨的風險可謂是非常高的。

想通這一點的眾人都沒有說話,鄭璇也知道是什麼原因,所以她只能用無奈的眼神看了一眼如今因傷口而有些面色蒼白的錢學玲,毫無疑問,接下來如果她的傷口得不到藥物的治療,那麼後面她哪怕依舊是能夠堅持行走,可是想跑起來卻是很難做到了。

看著表情有些痛楚的錢學玲,鄭璇微微的嘆了口氣,不過望著目前的情形,一直在沉默的何飛最終咬了咬牙打算站起來,是的,他打算去為錢學玲買葯!

原因只有一條,那就是不能寒了新人的心,他何飛是一個非常懂得換位思考的人,如果你是一個新人在加入隊伍后受了傷,資深者們對你不管不問任你自生自滅,那麼新人會怎麼想?如果你是那個新人又會怎麼想?時間久了這個隊伍的人心就會逐漸變得冷漠,人心就會散,人心一散,隊伍也就失去了凝聚力。

何飛的決定這絕非聖母行為,而是對人心的思考也是對隊伍未來的前途所考慮,所以這一刻何飛便在其餘人有些不解的注視中站起來說道「我去,我去為錢學玲買葯1

何飛此言一出,包括鄭璇在內的其餘人都向何飛投來了驚訝的目光,其實資深者們其實都有自己的一個小團體的,而且關係都非常融洽,對於資深者來說,他們可以為了對方冒險,不過卻沒想到這一次何飛竟然會為了一個新人而去冒風險,同時也讓其餘人有些不大理解,當然,在何飛說出他要去的時候,沉默了片刻的鄭璇卻是隱約猜出了何飛這麼做的目的,表面上或許給人一種聖母感,但實際上卻是為了整個隊伍的人心而冒風險。

在何飛起身並說出他願意去的那句話后,這時候錢學玲則也向何飛頭去了感激的目光。

不料正當何飛剛剛說出他打算去買葯的那一刻,一旁的趙平卻是也站了起來,他先是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隨後面色平淡的對何飛說到這裡「不用了,還是我去吧。」

趙平此言一出,所有人全部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沒錯,是震驚而不是吃驚,那是因為這個隊伍里幾乎所有人都知道趙平的為人,尤其是資深者們,更是都知道趙平是一個為了能活下去而不擇手段的人,在他的宗旨里,自己的性命才是排在首位的,而如今讓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是

他趙平竟然肯為了一個新人單獨脫離大部隊去買葯!?

聽到趙平的話后,坐在地上的張虎隨即抬起頭對其面露驚訝的說道「喂喂喂,趙平啊,我說你是不是發燒燒糊塗了?你會幹這事?」

當然張虎的疑問並沒人搭理,而何飛在聽到面前趙平的話后他則是眉頭緊鎖的盯著趙平的眼睛,同樣的,趙平也是面無表情的盯著何飛的眼睛,其餘人則都坐在四周用疑惑的眼神看著他倆。

沉默了片刻后,何飛對趙平問道「你是認真的?」

趙平點了點頭。

不過接下來趙平卻又意味深長的說出了一句話「有時候冒險或許就是為了安全,不來冒險,何談安全?」

接著他又轉過頭先是看了一眼對他目露感激之色的錢學玲,隨後他看向則對鄭璇說道「咱倆能否單獨談談?」

很快鄭璇便與趙平二人一起走出了涼亭並來到了距離涼亭不遠處的一座假山的後面,來到這裡后,趙平直接說道「如果你信得過我,那麼我想向你借一樣東西。」

聽到趙平的話后,鄭璇先是沉默了片刻,隨後若有所思的說道「你是指」

趙平神色平淡的回答道「為了大家的安全,我需要做一件事,因為這種事並不適合其他人做,而在大家看或許來只有我這種人才最適合做這種事情了吧。」

「鄭璇,其實嚴格的來說你和我算是一類人,只不過你的心性在何飛來到后被他改變了而已,其實這種改變真的很好,不過在某些該殘酷的當機立斷的時候卻容易像何飛那樣猶豫不決,你曾經也經歷過陰暗的時期,你應該明白我指的是什麼這件事不要對其餘人說。」

過了一會,趙平與鄭璇二人重新回到了涼亭內,待二人返回涼亭后,鄭璇則是面無畢呂矗至於趙平先是用眼睛掃視了一圈眾人,然後回過頭對著坐在角落的錢學玲說道「你不用擔心,我會將治療你傷勢的要帶回來的。」

聽到趙平的話后,錢學玲則是感激的說道「謝謝你趙平,你真是一個好人。」

幾分鐘后,趙平一個人離開公園並向遠處走去,望著趙平的背影,鄭璇沉默不語

未完待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