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二百零七章來世之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七章來世之約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自從相思河畔見了你,就象那春風吹進心窩裡

我要輕輕地告訴你,不要把我忘記

自從相思河畔別了你,無限的痛苦埋在心窩裡

我要輕輕的告訴你,不要把我忘記

秋風無情,為什麼吹落了丹楓

青春尚在,為什麼會褪了殘紅

啊人生本是夢,自從相思河畔別了你

無限的痛苦埋在心窩裡,我要輕輕的告訴你

不要把我忘記

秋風無情,什麼吹落了丹楓

青春尚在,為什麼會褪了殘紅

啊人生本是夢,自從相思河畔別了你

無限的痛苦埋在心窩裡,我要輕輕的告訴你

不要把我忘記

與男人不同,每一個女人都喜歡浪漫,這是她們的天性,而在她們的內心中都存有三件最浪漫的事,這三件事無疑都是她們用一生都在追尋的,不過世間絕大部分女人都無法辦到,因為這太難了。

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一個自己真心喜愛的男人並與他結婚。

第二件事則是在婚後那個男人會用一生來愛她,初心不改。

至於第三件事,卻是最難辦到的那就是當她在離開人世的時候能夠死在她所喜換忱錚不過這太難了

當何飛看到伽椰子被楚人美纏住后,下一秒,他就毫不猶豫的向前方鄭璇的位置瘋狂跑去。

來到鄭璇的身邊后,何飛便看到這一刻鄭璇就這樣孤零零的躺在地上,胸口處的貫穿傷不停地往外流出血液,並且也早已經將她身下的地面染的一片鮮紅而這時,鄭璇也注意到了來到她身前的何飛。

看到這種情形,眼淚一瞬間就從眼眶湧出的何飛毫不猶豫的蹲下身將鄭璇抱在了懷裡緊緊地緊緊地抱在懷裡

「嗚嗚嗚嗚」

抽泣聲傳出,淚水也是不停的劃過臉龐滴在了鄭璇的臉上,何飛哭了這也是他自從進入這詛咒空間里以來第一次哭,也是哭得最傷心的一次。

懷中的鄭璇似乎也聽到了何飛的抽泣聲,她費力的緩慢抬起自己的右臂在何飛的注視下將手指放在何飛的眼睛上替何飛抹去了眼淚,但是剛剛摸去下一秒何飛的眼淚卻是依舊流了出來。.

看到這裡,鄭璇那蒼白的臉上勉強露出了笑容,她將自己左手上的戒指摘了下來並交到何飛的手上,隨後用虛弱的聲音看著何飛說道「這是這是詛咒空間規定的輪迴隊伍隊長專屬戒指,也是隊長的證明,功能在列車屏幕里可以查呼呼」.

聽到鄭璇的話后,何飛看了一眼手中的藍寶石戒指,隨後懷中的鄭璇看著他又繼續說道「從現在起你何飛,就是詛咒空間第七輪迴隊的隊長了」

可是鄭璇的話何飛似乎根本就沒聽進去,他只是不停的搖著頭抽泣的說道「不我不當隊長,我也沒那個資格當隊長,鄭璇姐你才是隊長,你才是我們大家的隊長啊1

「咳咳1

看著抱著自己的並且淚流滿面的何飛,鄭璇忽然間猛地咳了兩聲,同時從她的嘴裡流出了一些血液,這些血也沾到了何飛的身上,聽到何飛的話后,鄭璇在一次微笑著對他說道「呼公事我辦完了那麼何飛,我可以和你聊一些私事嗎?」

滿臉都是淚的何飛重重的點了了點頭。

「呵呵這人總是在最後的時刻才會將自己的真心話說出來,有些人說這是虛偽..呼不過,我卻不這麼認為而如今的我也到了最後時刻了吧所以我是在將這句話說出來那就是」

「何飛你你喜歡我嗎?」

聽到鄭璇的話后,何飛頓時一滯,原來鄭璇姐她竟然而且他更是沒想到鄭璇姐竟然會向他主動表白,這也是何飛人生至今第一次有女生主動向他表白,這一刻何飛呆住了

沒錯,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人在生命即將結束的時候所說出的話幾乎都是真實的,鄭璇亦是如此,在現實社會裡的鄭璇是極為優秀的,而且從小到大都是如此,在她成長的過程中也曾經有很多男孩子追求過她,不過她是一個比較高冷清高的女孩子,所以對追求她的男孩子全都不予理睬,認為他們配不上自己,在接管其父鄭鎮隆的公司后追求她的男人更是數不勝數,官二代、富二代、社會精英等等,但那時的她卻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入了公司裡面了,對那些追求她的男人依舊不予理睬

後來她父親鄭振隆自殺,這對鄭璇造成了不小的打擊,更是將找男朋友一事拋之腦後並將所有的時間都放入了工作之中以忽略內心的痛苦,到了她25歲的那年當年她的一些大學同學們絕大部分都早已結婚甚至有的已經有了孩子,而她卻一直孤單一人,最後她進入了詛咒空間

但這種人生是不完美的。

並不是鄭璇不想找自己的另一半,其實在鄭璇的心中她早已經看透了很多,那些追求她的男人無一不是為了她的身份與公司才來追求她的,並且還有一個最大的原因那就是她始終沒有碰到一個她喜歡的男生,她也曾在內心深處勸過自己何必如此執著?世間的男女夫妻不都是湊合著過完一生嗎?但她卻是一個固執的女孩子,她也始終堅信在不久的將來她會找到能讓自己喜歡的人。

後來她進入了詛咒空間,終日為生存而提心弔膽

直到某一天,一個叫何飛的大學生登上了這趟地獄列車

其實一開始,何飛剛加入這個隊伍的時候,鄭璇對他與對其他人的看法是一樣的,認為這個相貌有些清秀的大學生很難在這個殘酷的詛咒空間活下去,不過隨著時間的延長她驚訝了,是的,何飛竟然依靠著自己的毅力與智慧硬是在一場場的靈異任務里活了下來,而且更讓她無比震驚的是何飛的心卻始終是善良的,在這個充滿著死亡壓抑的詛咒空間里很多人都死了,活下來的人也因為長期的壓抑變得無比的殘忍與冷酷。

在這裡,最難做到的是活下來,而更難的是在活下來的同時依舊初心不改的堅持自己的原則,何飛亦是如此,他樂觀,他開朗,他在用自己的有限能力盡量影響列車內的每一個人,是的,何飛奇般的做到了,在何飛登車前,曾經的輪迴隊伍里的每一個人都是壓抑與自私冷酷的,輪迴者之間充滿著不信任與爾虞我詐,直到在一次靈異任務中因為互相之間的不信任而團滅,僅剩鄭璇一人,後來當上隊長的鄭璇也是為了能夠活下去也是不折手段的將隊員當做一個個棋子與替死鬼,其實在做這些事的時候其實她的內心是痛苦的!!!

直到何飛來到了這趟地獄列車他看到了鄭璇內心,他也最終改變了鄭璇,並成功將她從人性的地獄里重新拉回了陽光之中,鄭璇感激他,也是自從何飛進入這個隊伍里后,他也一直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影響後面加入的所有人,何飛成功了,如今的輪迴隊伍里隊員之間不僅團結,而且甚至都成了可以完全將後背將給對方的兄弟姐妹。

這些事鄭璇都默默地看在眼裡,也是不知從何時開始,鄭璇開始對這個比自己小四歲的大學生產生了興趣,她始終在默默地關注著何飛,為何他能夠做到這些事?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最終直到上一場靈異任務結束后她才發現自己似乎真的喜歡上這個叫何飛的男人了。

可惜如今一切都太遲了

「何飛你你喜歡我嗎?」

目前鄭璇的氣絲遊離,臉色愈發的蒼白,她的聲音也是愈發的微弱但是她的一雙眼睛卻是始終看著何飛的那張臉

其實鄭璇的這個問題讓何飛真的很難回答,這時候的何飛猶豫了

不過,當感覺到懷中的鄭璇愈發的虛弱以及聲音的微弱后,何飛慌了,而在看到懷中那雙期待的眼睛后

所以他在也不打算猶豫了,因為他不想讓鄭璇在失落中離開所以下一刻他便深情的看著鄭璇的雙眼回答道

「鄭璇,我喜歡你1

這是何飛第一次沒有對她叫鄭璇姐,而是直接叫她鄭璇!

聽到何飛的回答后,臉色已經蒼白到極致的鄭璇其臉上居然出現了一絲紅暈,隨後她露出幸福的容

從這一刻起,何飛正式成了鄭璇的男朋友,她這短暫的一生也終於沒有了遺憾。

25歲是一個女孩與女人的分界嶺,也是女人一生中最後的黃金年齡段,無數女人都想在從女孩在過渡到女人前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不過,絕大多數所找到的人都不是自己的真心喜歡的人,但是鄭璇卻做到了,她在她短暫的25年的人生即將結束的最後的一刻做到了無數女人一生都很難做到的事!

得到何飛的肯定回答后,鄭璇沉默了一會,不過隨後她卻突然猛烈的咳嗽起來!並且這一次大量的鮮血從她的嘴裡湧出!

「鄭璇!鄭璇1

看到懷中鄭璇的劇烈反應,何飛無比難受的呼喊著,不過隨後停止咳嗽的鄭璇卻是微微一笑的看著何飛說道「額好睏啊,何飛,你能不能給我唱一首歌呢?因為在我很小的時候每當我睡覺時,我的爸爸都會在我的窗前給我唱一首歌哄我入睡的。」

「好不好?」.

何飛沉默了半響不過接下來,一聲悠揚的歌曲從他的嘴裡出現

「自從相思河畔見了你,就象那春風吹進心窩裡

我要輕輕地告訴你,不要把我忘記

自從相思河畔別了你,無限的痛苦埋在心窩裡

我要輕輕的告訴你,不要把我忘記

秋風無情,為什麼吹落了丹楓

青春尚在,為什麼會褪了殘紅

啊人生本是夢,自從相思河畔別了你

無限的痛苦埋在心窩裡,我要輕輕的告訴你

不要把我忘記

秋風無情,什麼吹落了丹楓

青春尚在,為什麼會褪了殘紅

啊人生本是夢,自從相思河畔別了你

無限的痛苦埋在心窩裡,我要輕輕的告訴你

不要把我忘記」

抱著鄭璇的何飛就這樣默默的且不停重複的地在她的耳旁唱著,一陣微風吹過,天空刮來的一片櫻花也是不知何時落在了鄭璇的身上,那大大的月亮之下,更多的櫻花則是在她的視野中飄過

看的有些痴迷的鄭璇不由自主的將手向空中的那片櫻花伸去

然而忽然間!她的手卻是瞬間垂落了下去!同時,鄭璇的雙眼也慢慢的閉上了而在雙眼閉上的那一刻她眼角卻是慢慢的流出了一滴晶瑩的眼淚

不過她的臉上卻是始終保持著了幸福的神色

懷中鄭璇的反應何飛一直看在眼裡,不過他卻並沒有任何反應,而是始終看著鄭璇那早已經緊閉雙眼的臉龐不停地唱著

皎潔的月亮下,鄭璇就這樣一臉幸福的躺在何飛的懷中,這一刻的她,是這個世間最幸福的女人。

一曲終了后,何飛先是低下頭對著鄭璇的額頭輕輕地吻了下去,隨後他就深情的看著懷中的這個女人低聲道

「鄭璇姐,晚安1.

未完待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