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地獄輪迴站>第二百三十二章恐怖來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二章恐怖來臨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都市言情

他先是一臉凝重的伸出手拍了拍孫儷的後背安慰了一下,接著又看了一眼其餘幾個課桌上出現數字的學生們那一個個恐懼的面容,他咬了咬牙,隨後便望向了講台上這一會始終都保持著沉默的陳飛。

接下來,滿臉鐵青的李斌便看著陳飛對其問道「那麼你知不知道之前那15個失蹤的同學都去哪裡了?他們是否還活著?」

當李斌將他的這個問題對著陳飛問出口后,其餘班內的同學不論是課桌上出現數字的還是沒有出現數字的都是紛紛將雙眼看向了陳飛。

看到台下那一張張熟悉但卻又在恐懼中包含一絲期待的臉龐,講台上一直沒有說話的陳飛卻是很難將心中自己的回答說出口

不知道怎麼的,陳飛雖然也不知曉消失的那些同學去了哪裡,但他卻在潛意識裡認為那些消失的同學極有可能已經死了,而且他還認為這隻鬼絕對會殺光他們這個班的所有人。

所以陳飛沒有立即張口回答李斌的問題,只是微微的搖了搖頭

看的陳飛的動作,這一刻台下的眾人無一不是如掉入冰窖班的寒冷,不過接下來,沉默了半天的陳飛在思考了一會後則也終於是對著講台下的這群人說道「情況雖然很糟糕也沒有什麼辦法,可大家別忘了,目前我們還是比之前多了很多值得慶幸的事的,至少現在的我們已經得知了危險,總比之前茫然不知毫無防範的等鬼把我們一個個弄消失要強得多1

陳飛的意思很明顯,相比於前幾天班內學生們茫然不知最終在不知不覺間被鬼一個個殺死,如今至少班內的學生們全都知曉了這個危險的事情,所以也並非一無是處,但可惜的是

可惜的是,包括陳飛在內,所有人都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尤其是人群內那8個剛剛課桌上出現阿拉伯數字的學生,更是神情恐懼般的不知如何是好。

不過最終,陳飛還是在思考了半天後看著那8個人建議道「我認為今晚你們回家后切記不要睡覺,保持高度警惕,最好身邊有旁人陪伴或許或許能逃過一劫吧希望明天早上還能在教室里看到你們。」

陳飛回到家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時間也已經到達了19.30分,同時在陳飛走進家門的時候卻看到他爸正在門口穿著外套,當看到兒子回來后陳飛爸便一臉埋怨的對著陳飛說道「你小子怎麼今天回來的那麼晚啊!?你可把我和你媽兩人擔心壞了,你要是在晚來一會我就要去學校找你了。」

坐在客廳沙發上的陳飛媽也看到了兒子,所以在看到陳飛回來后她也是匆忙從沙發上站起身來說道「是啊,飛飛你今天怎麼回來的那麼晚啊,我剛打算讓你爸去學校找你呢。」

「對了飛飛,你今天回來的這麼晚啊,平常你可沒這麼晚回來過。」

看到面前父母關心的樣子以及提出的問題,陳飛心中一暖,他先是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隨後便將早已經想好的理由對父母解釋道「啊,爸媽你們不知道,今天我們班裡有一個同學在教學樓里下樓時失足摔了下來腿也受了傷,最後班主任選了幾個學生將其送往了醫院,不巧其中就有我,且我又沒有手機所以也不能給家裡打個電話說一聲所以呵呵」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哎,現在的這些學生都一個個都不讓父母省心,看樣子過段時間我和你媽也是該給你買一部手機了。」

「好了飛飛爸,兒子回來就好,手機的事我也同意,對了飛飛,飯菜給你留好了我這就去給你熱一熱。」

一個多小時后,吃完飯又洗漱完畢的陳飛返回了自己的室,在將門關閉后,他便走到電腦桌旁打開了電腦並登錄了qq。

是的,在之前那8個課桌出現數字的同學中,其中胡亞偉與孟飛二人和他曾互相添加過qq好友,由於他沒有手機,所以他想通過qq聯繫一下這個二人,問問情況怎麼樣了。

登錄完qq后,陳飛先是找到了標記為同學好友四個字的那一欄,點擊一下,裡面有3個好友的頭像便顯示在了好友欄的下方,其中他們昵稱也都被陳飛給改成現實中的真實名字,他那同學好友欄里總共就3個人,分別是田大虎、胡亞偉與孟飛3人。

其中目前田大虎與胡亞偉的頭像是亮著的顯示在線,孟飛的頭像則是黑白的顯示不在線。

陳飛知道田大虎今晚並沒有危險,因為他的課桌上並沒有出現數字,所以他並沒有聯繫田大虎,在猶豫了一會後他點擊了胡亞偉的qq頭像並進入了聊天界面。

接下來,陳飛打了幾個字給對方發送了過去。

陳飛:胡亞偉在么?

信息發出去后,等了約1分鐘,對方終於回復了一串信息

胡亞偉:你是陳飛吧?

隨後二人便開始通過qq聊天街開始了打字對話

陳飛:恩,我是陳飛,上個學期咱倆在網吧碰到時互相添加過好友,你忘了嗎?

胡亞偉:記得。

陳飛:你那邊情況怎麼樣了?

胡亞偉:我現在一個人在室里,我爸媽都在客廳里看電視呢,可是我現在非常害怕,陳飛我該怎麼辦?

看到胡亞偉回復的這一行字,電腦前的陳飛能明顯感覺到對方的恐懼,是的因為就如之前教室內的分析那樣,胡亞偉極為害怕自己會在夜裡失蹤亦或是消失。

所以陳飛並沒有立即對胡亞偉進行回復,而是坐在電腦前陷入了沉思

直到胡亞偉連續給他發了三次窗口抖動他才回過神來,看著聊天界面胡亞偉的那幾行呼叫他的信息,陳飛低下頭在鍵盤上打出了一行字,接著發送了過去。

陳飛:我剛剛思考了半天,你切記今晚不要睡覺,還有我認為你應該把班級內的事與你即將面臨的恐怖遭遇告訴你的父母,然後讓他們陪你度過這一夜。

當陳飛的這串信息發出去后,過了一會,不料對方卻是回復道:我就是按你說的這麼做的啊,已經喝了好幾杯咖啡了,而且你說的告訴父母我也在回到家的第一時間就對他們說了,可是可是我父母根本就不信我的話啊,他們說我不要胡鬧了這世上哪有什麼鬼,還說明天他們倆都要上早班怎麼可能會陪我一夜不睡,讓我別鬧了。

胡亞偉的這串信息發完后,還不等陳飛回復,又有幾個字出現在了聊天界面里:

我現在好害怕!

陳飛眉頭緊皺,其實之前他也隱約預料到會是這種結果,無憑無據的說有鬼誰會信?更何況胡亞偉的父母明天還要上早班,根本就不可能因為胡亞偉的幾句在他們看來的胡言亂語而陪他一夜不睡,並且胡亞偉還是一個高中生又不是小孩也不可能去父母的室睡,所以這種結果也是在他的預料之內。

不知不覺中時間已經來到了夜晚22.00整,但接下來,當陳飛將一串安慰的信息發過去后卻忽然在聊天界面收到了一個qq通知:

對方現已不在線,如有消息會自動保存在聊天界面里。

沒想到胡亞偉竟然毫無徵兆的下線了!?剛才還聊得好好的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雖說陳飛並不知道具體原因,然而一個不詳的預感卻是在他的內心深處油然而生

畫面轉移至鎮平市宜蘭小區4號樓的某間室內

時間現已來到了深夜22.15分,今晚沒有月亮,望著窗外那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夜色,此刻坐在自己室里的胡亞偉可謂是心慌到了極致。

是的,在15分鐘前,也就是22.00的時候他所住的這棟樓竟突然停電了,同樣的,正通過qq與陳飛聊天交談的胡亞偉其室內不論是電腦還是點燈都一瞬間熄滅了,同時胡亞偉也眨眼間處於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之中。

胡亞偉當時就被嚇得大叫一聲,他趕忙站起身哆哆嗦嗦的朝著室的門外摸去,因為他的父母還在客廳里,他一個人害怕,他要和他的父母呆在一起。

胡亞偉在客廳里找到了父母,並在隨後的一分鐘左右與一家人的雜亂聲中,胡亞偉的爸爸通過打火機的照明找到了蠟燭,很快蠟燭的燭光照亮了客廳,不過看到時間也不算早了,所以接下來胡亞偉的父母便打算回他們的室里睡覺休息,然而一旁的胡亞偉卻是趕忙對著父母哀求希望他們不要去睡覺而是在客廳里陪他。

自然而然的,明天還要上早班的父母怎麼可能會因為胡亞偉的幾句胡言亂語就一夜不睡呢?他父親訓斥了胡亞偉幾句,母親則是好言安慰起了胡亞偉,說這個世上根本沒有鬼讓他不要害怕還要早點睡等等。

幾分鐘后,胡亞偉不說話了,他只是面帶失望的拿著兩根蠟燭走回了自己的室,其父母二人看到兒子聽話也是寬慰了不少,隨後他倆便也雙雙返回他們的室睡覺去了。

此刻,在胡亞偉的室內,胡亞偉正坐在室的電腦椅上,他面色蒼白的盯著電腦桌前立著的那根蠟燭,燭光的光線很陰暗,僅僅只能讓他勉強看清四周。

不過如果有人細看的話便會發現在燭光的映射下,胡亞偉的那張臉此刻早已經一片的慘白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