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二百六十三章陳逍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三章陳逍遙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呲呲呲1

伴隨著列車的那陣剎車與車輪摩擦鐵軌的聲音,這趟地獄列車終於在一個未知的站台前停了下來

「呲啦」

然後,4號車廂的車門緊接著便自動打開了。X23US.COM

門打開后,張虎就大搖大擺的走向了門口,隨後立即向著外面看去,雖然外面依舊很黑,不過張虎所看的方向則是前方不遠處在車燈的映照下那唯一明亮著的站台。

視線看去,前方的列車站台上有4個人,三男一女,且衣著各異,那唯一的一名女性從樣貌來看年紀應該在二十五六歲左右,穿著一身藍色的工作服,另一名男子穿的也是和那名女性同一款式的工作服,從著裝上看這一男一女似乎是同一家工廠里工友。

剩下的兩名男子里其中那名男子身穿白色大褂的年紀似乎很大,看年紀應該在五十餘歲,至於最後一名男子則很年輕,估計年紀應該在二十多歲左右,可是當看清這個年輕人的衣著裝扮后,張虎卻是剎那間愣住了

張虎怎麼說也是經歷過各種大風大浪的人,而且他干接待新人的活也不是第一次了,什麼樣的新人他沒見過?至於這一次在看到那名青年後他之所以會楞了一下並非是這青年有什麼過人之處,而是這個人的打扮卻是非常不同於常人。

因為這傢伙竟然穿著一身道袍!?

不僅如此,當列車停下以及張虎出來后,四人里那兩名身穿藍色工作服的一男一女便立即用惶恐的眼神看向了剛剛停下的列車以及車門口出現的張虎,然而那名五十餘歲的老者與那名穿著道袍的青年二人卻始終面對面的激烈的爭論著什麼,似乎二者根本就不在意在這種詭異的情況下莫名出現的列車一樣

「好你個老傢伙!我都說有鬼了,沒想到你還是不信!你個老頑固1

「哼,小子,年紀輕輕的你做點什麼不好?為何非要干這種裝神弄梗空饈僑萌瞬懷艿模

「我了個擦,老傢伙你這說的是啥話?我師父就說過,干我們這一行的不僅受萬人敬仰而且還能賺大錢,最重要的是干我們這行的還會有妹子喜歡!對了,你說你不信有鬼,那我問你,剛剛那個白衣女鬼你怎麼給我解釋?」

「哼哼!別以為我不知道,裝的倒是像真的是的,我估計那個白衣女鬼要不就是人假扮的要不就是什麼什麼投影技術,我在科學院里呆了這麼多年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這種迷信思想我根本就不信1

「嘖嘖嘖嘖嘖老頭你就嘴硬吧你,你話說的那麼好聽,那麼當初女鬼追來的時候你怎麼也和我以及這個妹子與這個傢伙一樣拚命的逃跑?」

「我我那是人在碰到未知的突髮狀況下的本能反應1

望著前方那個道袍青年與老者的激烈爭論,張虎的表情不由的有些懵比,是的就像之前所說的那樣,他張虎干接待新人的活也不是第一次了,什麼樣的新人他沒見過?有發瘋的、有質疑的、有不屑一顧的、當然絕大部分新人在這種詭異的場景下看到列車后都是惶恐不安的,然而沒想到這次站台的上的這倆人不僅沒有表露出任何情緒不說還乾脆直接無視了列車與他自己,似乎二人都極為重視這場辯論,似乎誰都想把對方辯論的啞口無言才好。

當然,時間有限,他知道列車只會在站台等待新人15分鐘,所以他也不可能一直圍觀二人就這樣辯論下去,誰知道這倆人會辯論到什麼時候?

所以接下來張虎先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便猛地大聲對著前方站台上的幾人大吼道「喂!你們這幾個人給我聽好了!不想死的就不要繼續在那裡墨跡了,抓緊時間上車1

張虎的這聲大喝一出口聲音不可謂不響,那名工作服女與工作服男也很自然的被他的這聲大吼給嚇了一跳,他們先是打了個哆嗦隨即便用有些畏懼的目光看向了車門前的張虎,當然了,一直在激烈爭論的那名道袍青年與老者也是在張虎的這聲大喝下停止了爭吵,二人也不約而同的將頭轉向了車門前的張虎那裡並且開始仔細打量起了來,只見列車門旁的這男人身高約在一米八左右,身材魁梧不說還留著個光頭,被黑色背心包裹的軀體其裸露的部位露出了紮實的肌肉,而且此人樣貌極為兇狠,還一臉的鬍渣子,第一眼看去竟給人一種窮凶極惡的感覺!

看到四人全被自己的這一聲大吼鎮住了的同時還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這一刻張虎有些得意,為了配合如今的恐怖與詭異的氣氛所以張虎便又習慣性的對著四人露出了一臉的獰笑!

果然!當張虎那兇惡的臉上露出獰笑后,那名工作服男頓時就被嚇得忍不住後退了一步,而那名工作服女更是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二人果然對張虎的表情產生了畏懼,不過

「老頭,這滿臉鬍渣子的傢伙你認識?」

「你說什麼呢!你認為身為堂堂院士的我會認識這種人嗎?」

「那他怎麼對著你露出友好的笑容啊?」

當這一老一少被張虎吸引了目光后,看到張虎的樣子,這倆人不僅沒有露出一絲驚愕的神情卻反而直接對著前方的張虎開始指指點點起來。

當然了,停止爭吵后的二人似乎在這一刻才正式注意起了前方的那輛列車以及張虎。

看到這裡,那名身穿道袍的青年先是瀟洒的轉了個身,隨後竟對著不遠處的張虎拱手行了個標準的古代拱手禮,這也讓張虎不由一滯,青年在行完禮后便開口對張虎說道「請問這位先生,這是什麼地方?還有這列車又是怎麼一回事?」

雖說這名青年道士的所用的語氣似乎很鄭重,可他眉宇間那股玩世不恭的神色卻是從始至終都顯示在他的臉上。

隨後,張虎按照以前的老規矩對四人講述了他們已經被詛咒空間選中了的事實,接著又粗略解釋了為何要進入地獄列車的原因以及車票等最基本的事情

「解釋也解釋的差不多了,如果你們信我的話便立即過來登車,如果不信我也不強求,畢竟命是你們自己的,是生是死你們自己看著辦吧吧1

說完這最後一句話后,張虎就直接靠在門旁抽起了煙來,一句話不在多說,這是自然的,其實張虎接待新人這麼久以來,他向來都是按照規矩給先給新人們解釋一通,而並非直接恐嚇其上車亦或是不管不問,張虎做的也很中規中矩,至於最後到底上不上車,張虎都從來不強求,畢竟生命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對自己命運的選擇也完全都由新人們自己決定。

話歸正題,當張虎的一通解釋說完后,站台上的四人果然立即躁動了起來,他們先是神色各異的互相看了看,隨後幾人的反應也是各不相同

那兩名身穿藍色工作服的一男一女在聽完張虎的話后,這二人的反應與大部分普通人一樣,先是驚恐的互相對視了一眼,隨後就滿頭冷汗的開始瘋狂撕起了手裡的車票,結果也正如張虎所說的那樣,無論他們怎麼撕扯,那張看似薄薄的一張車票卻是沒有破損一絲一毫,甚至那名工作服男還掏出火機燒手裡的票但卻依舊毫無效果

看到這裡,在聯想到之前追趕他們的那個白衣女鬼想到這裡,二人那本就惶恐不安的表情在這一刻更是面如死灰!冷汗也同時如雨一般的從身體各處紛紛冒出,是的他們是真的害怕了,不僅恐懼自己將來的命運,而且還擔心在過一會那即將出現的鬼潮,然而俗話說得好,人就是那種不見棺材不落淚的動物,雖然大量的證據與現實擺在眼前,可二人卻依舊沒有朝列車這裡走來,似乎仍然在猶豫著什麼。

「要不不咱就登車吧,通過剛才那個光頭的敘述以及咱這手裡怎麼弄都弄不壞的車票這事太邪乎了,如果那個光頭說的是真的,那站繼續待在這裡的話可可不安全埃」

那名工作服女在感受到四周的狀況后她已經害怕到了極致,此時的她一邊渾身打著哆嗦一邊對著身旁的那名工作服男用發顫的語氣說出了上面那句話,不過她的這句話似乎並沒有打動那名工作服男,這工作服男雖說神情與那女性差不多都是恐懼無比,其實他也對張虎的話信了七八分,畢竟之前的那個白衣女鬼怎麼看都不像假的,在加上手裡這張無論這麼撕都無法損毀一絲一毫的車票更是讓他心驚不已,可可是一想到進入列車后將來所要面對的事情不知怎麼的,一想道這裡,他那雙不停顫抖的雙腿卻是無論如何都邁不動

至於那名身穿白大褂且自稱是院士的老者,他在聽完張虎的解釋后卻是直接露出了一副不屑一顧的表情,沒錯,他身為一名科學院的院士,怎麼可能會信這鬼神之說!?一開始他在地鐵站門口碰到的那個年輕道士就讓他很是鄙夷,後來被白衣女鬼追到這裡后那道士更是直接向他宣傳封建迷信的思想,可沒過多久突然冒出的一個光頭大漢也說一些有鬼必須上車什麼的話,現在的他甚至已經隱隱開始懷疑身前的這個青年道士和遠處的那個光頭大漢是不是一夥的了,二人合夥搞得這場騙局,其目的或許就是為了騙錢。

正當老者在那用鄙視的眼神掃向前方列車門口的張虎時,身旁的那個青年道士卻是在沉思了片刻后伸出胳膊頂了老者的胳膊一下,老者轉頭看向他,但卻發現這一刻青年道士那自從遇到就始終存在的玩世不恭的神色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竟是一臉的凝重,而青年道士在用胳膊頂了一下老者后也是立即對他說道「這位大伯,我認為咱這幾人還是按照那名光頭的話儘快登上那輛列車吧,否則一會鬼潮應該就該出現了。」

他說的這句話其聲音並不低,不僅是老者,連一旁的那兩名工作服男女也聽到了,然而青年道士的話音剛落,那老者居然直接哈哈大笑起來,並且從他的神情舉止中似乎一絲恐懼的樣子都看到不,老者笑了幾聲后隨即又看著年輕道士說道「哼,少在這裡騙我了,你與那個光頭是一夥的吧?我活了大半輩子你們這種裝神弄鬼的神棍我見得多了,無非就是利用人的恐懼心理進行騙錢的老套路了,你不要再說了,怎麼可能會有鬼?那個光頭不是說在過幾分鐘就會出現數以千計的鬼潮嗎?我倒這鬼潮到底會不會出現1

老者這句話說的聲音頗大,語氣中甚至已經包含著無與倫比的科學信仰!他的這句話猶如一支強心劑一樣不僅讓自己更加堅信科學,甚至連身旁的那本已經因恐懼而動搖不少的一對工作服男女也在聽到他的話后恢復了不少理智,這一男一女互相對視一眼,似乎這老學究說的還挺有道理,對啊,這世上怎麼可能有鬼呢?

當然,老者的這句話也讓不遠處靠在車門旁的張虎聽到了,他只是用不屑的眼神瞥了老者一眼就懶得搭理了,他又看了眼手錶上的時間,還剩1分30秒到時鬼潮便會出現了

這時,老者身前的青年道士在聽到老者的話后,他先是微微嘆了口氣,接下來他便將雙手背在身後,同時繼續用凝重的口吻對老者說道「我們道家有一句話說得好,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一個能與你攀談超過3句話的人即為緣分,今日你我交談的話語豈止是3句,所以在你我二人有緣的份上我決定過一會無論如何都會救你一次。」

聽到青年道士的這句話后,老者卻依舊渾然不動的站在原地,似乎根本就不打算在理睬他一樣,然那名青年道士卻毫不在意,反而是轉過身對著前方不遠處的張虎在次拱手行禮問道「這位光頭大哥,敢問距離鬼潮出現還剩多少時間?」

然而,青年道士的話音剛落以及張虎剛要張口回答的這一刻

「額啊啊啊啊啊啊!!!呼哈嘩嘩!!!1

同一時間!一陣陣極為刺耳的詭異呼嘯與哀嚎聲竟是瞬間充斥了整個地鐵大廳!!!

——鬼潮出現了!!!

當然,伴隨著這一陣陣無比響亮的鬼叫聲,一同出現的還有站台後約幾十米處那數以千計的恐怖鬼物們!它們的數量極多,似乎偌大的地站內到處都是它們的身影!而如今這數量多到幾乎數不清的鬼物們,它們自從在上一秒伴隨著無數的鬼叫聲出現后便立即瘋狂的朝著前方站台上的4人快速奔來!!!

奔來的這些鬼物們個個形態恐怖異常,有全身腐爛的的,有缺胳膊少腿的,有在半空中飄著的,有披頭散髮神情猙獰的,甚至還有隻剩半個甚至卻依舊瘋狂的向前方爬來的

「呀啊啊啊啊啊!!1

「鬼好多鬼啊!!1

當然,在看到這憑空出現並且還用極為快速向他們接近而來的鬼物們后,站台上那兩名身穿工作服的一男一女剎那間就同時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尖叫!隨後竟雙雙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

至於之前那死都不信有鬼的老者也看到了身後的那群數不清的鬼物們,在看到這幅場景后,老者並沒有什麼反應,他依舊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那是因為

——他已經完全呆住了!

而那名身穿道袍的年輕人在看到身後不遠處那副千鬼奔來的浩大場景后,他也是兩眼猛地瞪得老大,雖說之前他就有過心理準備,可是當親眼見到那光頭所說的鬼潮時還是被驚的嘴巴張的老大。

他畢竟不是平凡之輩,在度過了兩秒的吃驚之後他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接著他的兩條手臂忽然互相插入袖口之中,當他的兩隻手在次從袖子里出現時兩隻手裡卻是各自抓著一把黑色的類似於沙土的東西,一些極為細小的顆粒還不停的從他的手掌的縫隙中流出,下一秒他就大步走到了那兩名癱倒在地的男女面前並分別將那兩把灰土左右同時扔到了二人的臉上!

「還發什麼呆!?趕緊往列車那跑1

做完這件事後,那一男一女的臉上就布滿了灰塵,同時年輕道士的那聲大吼也傳進了二人的耳朵里,直到這一刻兩人才從之前的驚恐中反應過來,只見二人在慌忙從地上爬起后便紛紛哭嚎的朝列車的方向拚命奔去!

看到二人嚎叫著絕塵而去,年輕道士則是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神情,接下來他又轉身看向了身旁那早已經因獃滯而一動不動的老者,看到這裡,年輕道士嘿嘿一笑,他迅速將自己的手掌伸向天空,然後

然後狠狠一耳光打在了老者的右臉上!!!

「啪1

一記響亮的耳光抽在了老者的臉上,同時老者的右臉也在這一刻出現了一道醒目的巴掌印!

在這道耳光過後,老者也是赫然從之前的獃滯中回過了神來,自然的,回過神來的老者在看到還差二十幾米就會到達他面前的鬼潮后,他先是猛地發出了一聲恐怖到極限的尖叫,接著便瘋狂的朝著列車的方向逃去!還別說,別看這老者的年紀都50多歲了,可玩命跑起來的速度卻是絲毫不比前面正在狂奔的那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慢多少。

望著前方工作服男女以及老者三人那瘋狂逃跑的背影,目前站台上僅剩他一人的青年道士其臉上卻是露出了一幅極有成就感的得意的之色,當然,他的這一連串舉動也被張虎盡收眼底,車門旁的張虎不由驚訝萬分,此人是何人?為何面對危險他卻依然絲毫不不懼?

這時,在看到三人都跑遠以後,那名年輕道士才轉過身打算看看身後的鬼潮距離站台還剩多遠,然而當他轉過身後卻赫然發現鬼潮距離他所處的位置竟然僅僅只剩下了不足15米!!!

看到這裡,年輕道士的面容上竟依舊沒有絲毫波動,他先是在原地默默地站立了兩秒,接著下一秒

「啊啊啊!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1

猛然之間,那年輕道士忽然發出了一聲極為驚恐的嚎叫,緊接著就帶著一臉驚恐到極致的表情朝著前方的列車瘋狂跑來!!!

噗通!

這是張虎一屁股坐在地上的聲音

別看那名年輕青年道士跑的最晚,可接下來張虎卻注意到那道士的速度竟是快的有些不符合常理!是的,只見那年輕道士在驚恐奔跑的過程中一雙腿雖然大幅擺動,可他的步伐與前進的距離卻是有一絲不符合常理,張虎也看不出其中的玄機,而且特也也沒時間看出玄機了,因為接下來那名青年道士便在身後鬼潮的追趕下居然與之前的那三人幾乎同時奔入了列車之內!

伴隨著那身道袍的隨風飄舞,甚至年輕道士在進車時還搶在了那名老者與工作服女的前面,僅僅只比那名跑的最早也是跑的最拚命工作服男落後了一個身位進入列車。

很快的,當四人全部奔入列車后,伴隨著一陣鐵軌摩擦的聲音列車終於開始重新啟動了,同時列車的車門也這一刻自行關閉起來,這也代表著這趟地獄列車本次的乘客登車完成,列車也要重新恢復正常的行駛了!

目前的4號車廂內,望著那自從跑進列車后就始終臉不紅氣不喘的青年道士,張虎終於忍不住對其問道「你你真的是道士?你叫什麼名字?」

聽到張虎的問題后,那名正在整理自己髮型的年輕道士先是一愣,隨後他挺了挺自己的胸脯傲然回答道「嘿,我乃廬山紫薇道觀現任第3任掌門人——陳逍遙是也1

未完待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