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二百七十九章適者生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九章適者生存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如果現在問最害怕睡覺的人是誰,那麼毫無疑問是朱遠東。X23US.COM

是的,當一個人徹底改變自己的人生觀后,甚至有可能因為改變的太過反而陷入另一種更深的偏執之中,老院士在進入地獄列前是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那時的他無論誰和他說有關鬼神的話題都會被他唾之以鼻,可是,自從他登入地獄列車以後所經歷的種種事情如今的他不僅對鬼這東西深信不疑,並且還比任何人都害怕這東西。

目前的時間已經來到23.30分,聽趙平這麼一說陳逍遙立即打了個哈欠,接著從沙發上站起來說道「也是,嘿嘿,聽趙前輩這麼一說我的確還真有些困了呢。」.

他一邊說著一邊自顧自的走進了室,在脫下外套后便往床上一躺就在也沒了動靜

看著床上的陳逍遙,趙平先是沉默了片刻,隨後他又將眼睛看向了沙發上始終心事重重不知在想些什麼的朱遠東。

通過之前與現在觀察,目前的朱遠東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外界的一切事情,一心沉浸在自我的內心之中,就連剛剛趙平與陳逍遙的對話也沒有聽到,如今朱遠東就這樣低著頭坐在沙發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趙平知道朱遠東內心在想些什麼,也猜得出現在朱遠東最害怕與最擔心什麼,看到這裡,趙平將手放在了朱遠東的肩膀上,他的這個動作自然也讓失神中的朱遠東重新回過神來並且將目光看向了他。.

朱遠東抬起頭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了趙平,而視線里這個叫趙平的眼鏡男僅僅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幾秒后,趙平對朱遠東張口說道「你想不想離開這家酒店?」

趙平此言一出,朱遠東先是一愣,不錯,如果說朱遠東目前最大的希望是什麼?那毫無疑問便是儘快離開這家酒店,要知道這家酒店裡可是存在一個專門殺害大陸人的鬼的!天知道今晚這一夜過去他還有沒有命醒來?這同時也是他不敢睡覺的原因,所以聽到趙平的話后,朱遠東便毫不猶豫的說道「想,想啊1

朱遠東的回答讓趙平很滿意,所以接下來趙平又繼續說道「我倒是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離開這家酒店。」

趙平此言一出朱遠東頓時內心一喜,沒想到這個眼鏡男居然說他有辦法,不料下一刻,朱遠東似乎想起來什麼似的他那一臉的喜色卻是瞬間轉換成了懷疑之色,隨即還用疑惑的眼神看著趙平說道「你有辦法離開這裡?你不會在耍我吧?這家酒店的大門已經完全被鬼給封閉了,咱們這些人出不去了,你說你有辦法?怎麼可能?」

聽朱遠東這麼一說,趙平卻反而露出了一絲微笑道「我什麼時候說過讓你從大門口出去了?」

朱遠東先是一愣,接著問道「那麼你是指」

「窗戶1

很快,朱遠東與趙平二人來到了走廊內,看著朱遠東那有些茫然的表情,趙平淡淡的說道「這家酒店一樓至二樓的窗戶全都安裝了防盜網,想出去就只能從三樓的窗戶出去。」

朱遠東卻有些心虛的回答道「可可這是3樓啊!如果跳窗的話就算真的出去了摔不死也會被摔成骨折啊!還有就算是跳窗,為什麼不在客房的窗戶跳卻非要去廁所的窗戶呢?」.

趙平伸手扶了扶眼鏡解釋道「那是因為廁所的窗外就是直通樓下的排水管道,我早就替你想好了,你完全可以順著粗大的排水管道慢慢爬下去,甚至連跳都不用跳便可安全到達樓下且最終離開這家酒店。」

聽到趙平這麼一解釋,朱遠東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喜色!沒想到竟有排水管道可以爬,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說不定他真的可以用這個方法離開這家酒店!

很快,借著有些陰暗的走廊燈光二人來到了3樓盡頭的廁所門口,望著空無一人的廁所,朱遠東二話不說便朝裡面走去,然他卻注意到趙平並沒有一起進去,所以他回過頭對趙平問道「咦?你怎麼不進來?」

趙平搖了搖頭,接著對面前的朱遠東解釋道「我又沒說要和你一起離開這裡,我只是看你怕成那個樣子所以才特意幫你離開的,你要走就快點,萬一耽擱久了誰也不知道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聽趙平這麼一說,朱遠東先是嘆了口,隨後用帶有歉意的口吻對趙平說道「哎,你和其他人別怪我這麼膽小,其實說實話我是真的很害怕鬼,自從白天得知酒店有鬼以及發現大門出不去后我一直心驚膽戰的,趙先生你肯這麼幫我我真的感激不盡1

趙平微微一笑道「沒什麼,畢竟你只是個新人,害怕乃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那那我去了,趙先生保重,替我向何隊長與其他人說聲抱歉。」

「好的,我會的。」

朱遠東在說完那句話后便轉過身走進了廁所里,而同一時刻,看到朱遠東進入廁所后的趙平卻是迅速將手伸進了自己的懷中,不僅如此,之前他那淡定的表情也在這一刻瞬間不見,取而代之的竟是一臉的凝重之色!他就這樣站在廁所的門口用眼睛死死的盯著朱遠東的背影!

另一方面,朱遠東在進入廁所后就迅速朝洗刷間的窗口走去,來到窗戶旁他先是小心翼翼的將頭探出窗戶往下看了看,然後便雙手撐住窗檯打算爬窗

可正當朱遠東就要爬上窗檯的時候下一秒,異變突起!一個老太婆卻在這一刻從裡間的衛生間里低著頭走了出來!!!

老太婆上身穿著一件比較老式的白色馬甲,下身則是一條黑色的褲子以及一雙黑色的布鞋,她的頭髮花白,臉上也布滿了皺紋,並且從這名老太婆出來期間根本就沒有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

緊接著那低著頭始終看不清樣貌的老太婆便徑直朝正在爬窗的朱遠東快步走去!而下一刻,更加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那就是當老太婆走到朱遠東的背後時一剎那間老太婆的整個身體就瞬間變成了半透明,而半透明的老太婆在與朱遠東的身體重疊后竟消失不見了!

當老太婆與朱遠東的身體重疊后,下一秒,之前始終在費力爬窗的朱遠東卻是頓時停止了爬窗的動作,然後他慢慢的轉過了身體,當他完全轉過身體后,此時朱遠東的那張臉居然變成了一臉的獃滯表情,他就這樣兩眼無神表情獃滯的站在原地半天沒有任何動作,隨後他便朝左側的洗臉池慢慢走去。

緩緩的走到洗臉池后,一臉獃滯的朱遠東先是拿起水塞塞住了洗臉池的出水口,隨後打開了水龍頭

嘩啦啦

伴隨著著一陣急促的流水聲,短短十幾秒過後水龍頭裡傾瀉而下的水就灌滿了洗臉池,而下一刻

朱遠東竟猛地彎下腰並將自己的整個頭顱扎進了洗臉池裡!!!

看到這幅場景,始終待在廁所外的趙平在這一刻瞳孔瞬間一縮!

接下來的時間裡,可以很明顯的看到朱遠東在頭扎進洗臉池后他的身體就開始不停地在抽搐,一雙手也在瘋狂擺動,然無比詭異的是就算朱遠東如此掙扎,可他那深深扎進水裡的頭顱卻是始終都沒有離開過水池!

隨著時間一分秒的過去,朱遠東全身抽搐的越來越厲害,同時他雙手的擺動反而越來越微弱

過了約5分鐘后朱遠東的身體漸漸停止了抽搐,同時一雙手也垂落了下去,目前他整個人就這樣伴隨著水龍頭的流水聲一動不動的趴在洗臉池內徹底不動了。

看到這裡,廁所外的趙平其後背則早已經被冷汗浸濕,不過他卻並沒有發出一絲聲音,接下來他便抬起腳緩緩的朝後方慢慢退去

後退的過程中趙平已經將呼吸壓倒了最低,腳步也已經盡最大可能的做到不發出一絲聲音,目前的他可謂是神經高度集中到了極致,而且一邊後退其懷中手裡抓著的東西亦是越緊,一有任何風吹草動他便會毫不猶豫的將其拿出來!

當感覺到自己的位置距離廁所夠遠后,趙平才緩緩的轉過身小心的朝前走去,直到他走到自己房間的門口時才略微心安。

啪嗒!

當趙平推門重新進入房間后,他先是重重的呼了一口氣,隨後他便朝室里走去,不過當他進入室后卻發現之前躺在床上的陳逍遙居然完全不見了蹤影!?

此刻,陳逍遙正站在2樓的廁所內,他先是抬頭看了看上面,接下來他便迅速的爬出了窗戶並通過排水管與窗戶翻入了3樓的廁所之內,整個過程陳逍遙身手極為敏捷,僅僅用了不到一分鐘便全部完成,當然,來到3樓廁所內的他同樣也看到了朱遠東那死相詭異的屍體!

看到這幅畫面和聽著仍舊嘩啦嘩啦的流水聲,陳逍遙臉上露出了一臉凝重的神色,沉默了片刻后,他又將目光轉向了裡間衛生間的方向

而同一時間,他雙手也迅速做了幾個讓外人無法理解的道門手勢,然後迅速從自己的袖子里抽出了一張寫有『勒令日月轉輪』幾個字的符咒啪的一聲貼在了衛生間門口的牆壁上!

不過

忽啦!

當符咒貼在牆壁上的第三秒,那張符咒就眨眼間詭異的自燃起來,一瞬間就燒成了一團灰燼!

看到這裡,陳逍遙那原本平靜的臉上剎那間就轉變成了一臉的死灰之色,當然,他的一雙腿也開始不停的顫抖起來,他先是咽了口唾沫,隨後便猛然一臉驚恐的快速逃出了廁所!

啪嗒!

房間的門被猛地推開然後又快速的關上了,下一秒驚魂未定的陳逍遙就氣喘吁吁地背靠著房門喘起了粗氣,當然,他也看到了目前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的趙平。

目前趙平就這樣一臉平靜的坐在沙發上,看到這裡,緩過神來的陳逍遙其表情則是一凝,但卻並沒有露出一絲一毫的其他表情亦或是情緒,僅僅只是對趙平開口問道「趙前輩,你為什麼要殺朱遠東?」

聽到陳逍遙的質問后,趙平先是伸出手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隨後看著陳逍遙淡淡的說道「看來你已經知道了,其實這件事我也並沒打算瞞你,因為很難瞞過去,至於你說是我殺的他呵呵,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殺他?」

陳逍遙則面無表情的繼續說道「趙前輩你早就知道廁所里有鬼的事情了吧,是,你的確沒有親自動手,可趙前輩你卻借鬼的手將他殺死還不是一樣嗎?」

趙平聽后則是一愣,不過下一刻他卻仰起頭笑了笑說道「呵呵,其實一開始通過觀察我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

說到這裡,趙平先是一頓,隨後又恢復了往日平淡的表情說道「你,應該是一個名副其實的道士吧?如果可以的話,能否向我講一講你的事情?」

陳逍遙聽后先是仔細打量了幾眼面前這個身穿白襯衫的斯文男子,在猶豫了約半分鐘后便開口說道「嗯,我的確是個道士,但卻不屬於社會上那種騙吃騙喝遊方術士,我和他們不一樣,其實我一開始也是一名普通的青年而已,三年前我因為某種原因失憶流落到廬山腳下,最後被我師父收留,此後我便一直與我師父兩個人生活廬山腳下的一座道館里,雖然我失去了記憶也忘記了過去的家人與朋友,可我並不是白痴,我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師父很照顧我,而且他還說過要把我培養成一個真正的道士。」

趙平不解的插話道「真正的道士?」

陳逍遙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是的,據我師父自己說他已經活了100多歲了,他認為別看明面上中華道門發展的很壯大也很旺盛,可惜那些全都是假象,一個真正的道士最基本便要會驅鬼辟邪,如果連這些都不會那就不算是道士,可惜的是自從紋革過後中華大地懂得驅鬼辟邪的道士已經完全絕跡,只剩下那些空頂著道士名頭的假道士以及一些騙吃騙喝的遊方術士,至於我師父便是我中華最後的真正道士。」

「我師父很厲害的,方圓百里的村莊內,無論有什麼詭異的事情只要來找他無一不是輕鬆解決,不僅如此,他老人家還很善良,每次幫人驅鬼辟邪也只收半價的錢,同時他也很擔心我中華驅鬼道法在他死後會至此絕跡,雖然他很想找一位傳人來繼承道門的傳承,然而可惜的是如今根本就沒有一個年輕人願意學這種在他們眼裡根本就沒用玩意,而我的到來便被我師父認為是上天的安排,所以在我師父收留我的第二年便開始教導我。」

「我師父說過,欲學道術先學功夫,沒有一個好的身手是不配當一個真正的道士的,從第二年起便開始教我一些拳法,直到第三年才正式教我道術,可遺憾的是在我師父收留我的第三年就無疾而終,有很多的道門術法都沒有來得及教我,至於我,僅僅兩年間也只學會了一些拳腳和一些驅鬼辟邪的皮毛術法而已,沒辦法,師父死後我埋葬他,然後下山了打算開始新的生活,只不過下山後沒有一技之長的我根本就很難找到什麼好工作,體力活我又不想干所以只好當起了遊方道士混吃混喝了哎」

聽著上面陳逍遙的一番敘述,趙平能明顯猜測出陳逍遙的師父是一個因找不到徒弟而急不可耐的老神棍,但他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緩緩點了點頭,不過接下來他卻又若有所思的看著陳逍遙問道「照你這麼一說你的驅鬼辟邪的本事」

陳逍遙直接毫不介意的攤了攤手道「二把刀水準,所以你可別把我想的多麼厲害,實際上我只跟我師父學了不到一年的道術,怎麼說呢恩普通的驅鬼我還是可以辦得到的,只不過鬼如果太強的話那我也沒有辦法,好了,這就是我的過去,是不是很慘啊?」

聽完陳逍遙最後的那句話,趙平不禁有些無語,這世上竟然還有自己說自己命運悲慘的,而且從之前陳逍遙的敘述中他還能明確的感覺到這是一個老神棍由於找不到徒弟而煩惱,可最終卻成功的誘騙一個2b青年當了他徒弟的故事。.

所以聽完陳逍遙的敘述后,趙平先是從沙發上起身,接著便沉默不語的朝室走去

看到趙平動作的陳逍遙則連忙在其背後叫到「喂喂喂!你去室幹嘛?」

趙平一邊走一邊頭也不回的回答道「去睡覺。」

陳逍遙先是一愣,隨即在次追問道「可你還沒有告訴我為什麼要借鬼的手除掉朱遠東啊?」

聽到這裡,即將走進室的趙平終於停住了腳步,在沉默了半響了后,依舊沒有回頭的趙平只是淡淡說道:

「詛咒空間是一個適者生存的地方,而朱遠東那種人卻並不適合活在詛咒空間里,繼續留在這個隊伍里也只會百害而無一利,為了不拖累這個團隊所以他只能死,而且在他被鬼殺死前我還成功的利用他獲得了一個極有價值的線索,這何樂而不為呢?」

整段話趙平都說的極為平靜,所用語氣也非常平緩,可不知怎麼的當趙平的話說完后,陳逍遙竟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哆嗦!

未完待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