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二百九十三章計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三章計謀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當那輛載著張虎的計程車以及另一輛計程車全都離開后,其餘輪迴者們也沒有繼續在原地停留,而是在何飛的帶頭下紛紛徑直的朝位於前方200米外的一處高坡走去,至於在那個高坡上則有一棟二層的木樓。

很快他們來到了木樓的大門外,由於並不知道裡面有沒有人所以何飛先是伸出手推了推門,發現門被鎖上了紋絲不動,接下來他才敲起了門。

咚咚!

「請問有人在嗎?」

可在接下來的時間裡,無論何飛怎麼敲以及怎麼喊,門內都是毫無動靜,看到這種情況何飛則是轉過頭與身後眾人對視了幾眼,架著陳逍遙的姚付江這時詫異的說道「難道說沒人?」

當他的話說出口后,一直被他架著的陳逍遙感覺體力恢復了不少,他先是示意姚付江放開他,隨後被姚付江放開了的他則走到大門旁將耳朵貼在門上仔細傾聽了一會,幾秒後轉過身搖了搖頭道「沒有動靜。」

「難道說真的沒人?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背著程櫻的趙平在說完上面這句話後接著就將目光看向了面前的何飛,何飛在沉思了幾秒后說道「還是在敲一會吧,要是實在沒人開門那我們就想辦法進去好了。」

5分鐘后

「看來這棟木樓真的是沒人了埃」

當眾人連續敲門與呼喊數分鐘都沒有人回應后,何飛基本確定了這棟木樓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一棟空樓,其實之前看到這棟外形較為破舊的木樓時他就隱隱感覺這棟樓里有人的希望不大,畢竟這裡是遠離市中心的郊區,四周也算是荒郊野外,但他卻依舊決定敲門的主要原因就是提防萬一木樓里有人的情況發生,因為他並不希望木樓的主人將他們這一群人當成非法入侵民宅的歹徒而報警,就目前的的情況來看,一旦他們被抓進了警局裡,沒有幾天是別想出來了,到時候先不提靈異任務期限到后被詛咒抹殺了,期間一旦遭遇鬼阿婆襲擊,那麼失去自由無法逃跑的他們則必死無疑。

就算木樓里有人也好辦,何飛不相信用大量的錢還租不來這棟木樓幾天。

話歸正題,當基本確定這棟木樓里應該沒有人後,何飛便下定論似的對其餘人說道「應該是沒人了,只不過門卻被鎖住了,我們目前無法進入」

不錯,通過之前對這棟木樓觀察發現其一樓並沒有窗戶,二樓倒是有窗戶,可二樓的窗戶卻是被木板封死了,雖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是如今眾人想要進入木樓內卻是毫無辦法。

可當何飛話音剛落,一旁的趙平則是將昏迷的程櫻交給了姚付江來背,然後在姚付江以及身後錢學玲與劉雪萍三人不解的目光中先是深深的呼了一口氣,隨後他便猛地抬起腳狠狠地踹向了那看起來似乎並不堅固的木質大門!

砰咚!

伴隨著趙平的這一記重踹,受到強力衝擊的的木質大門發出了一聲清脆的撞擊聲,同時眾人也發現大門竟是出現了一絲鬆動。

看到這裡,幾秒之後何飛也是在無奈的嘆了口氣后加入了踹門的行列,要是程櫻醒著就好了,以她的技術搞開這道門的鎖輕而易舉,只不過就目前來看也只能採用這種暴力手段來強行破門而入了。

砰咚!砰咚!砰咚!

啪咚!!!

伴隨著趙平與何飛二人的一陣猛烈踹擊,最終這道並不怎麼結實的木質大門被強行踹開了,雖說樓內由於完全沒窗戶而很黑暗,可由於是白天,所以門被踹開后眾人便很清楚的透過門口射進的陽光看清了木樓一樓裡面的環境,也正如之前他們猜測的那樣,裡面果真是空無一人。

很快眾人紛紛走了進去,陳逍遙則是最後一個進去的,然值得一提的是當他路過門口的時候卻是忽然一停,下一刻他從懷中掏出了一張黃色的符咒貼在了門上,當符貼上后他才進去。

眾人在進入木樓后發現樓內的空間並不算大,而且進入后還隱隱聞到一股木材的霉味,果然,這裡不僅沒人,僅憑這味道就可以猜測的出這裡應該很久沒人住了,否則絕不會有這種味道,更別提眾人進去後房間內那幾乎布滿地面的灰塵了,在次仔細打量木樓內部,只見除了地面上覆蓋著一層浮灰外,整棟木樓的一層也並沒有什麼家用電器,很多桌椅板凳的傢具也都是木質的,而且傢具上也都覆蓋著些許浮灰,總體上給人一種比較荒涼的感覺。

在將一樓徹底檢查完后,一眾人便又踩著房間左側那通往樓上的樓梯走向了二樓,可當腳踩在木質的樓梯上卻是發出了一陣陣嘎吱嘎吱的聲音這不由讓眾人心下坎坷的擔憂這樓梯到底結不結實。

來到二樓后,他們發現二樓的環境布置與一樓也差不多,只不過除房間門口的位置外,其餘三面的牆壁旁都各自放置著一張床,床上也有被褥等物,唯一讓眾人不解的便是二樓那唯一的的窗戶卻是被橫七豎八的木板給封住了。

看到這裡也算是將整棟廢棄的木樓全都檢查了一遍,雖說環境條件上很差與酒店的客房也更是不能比,但也總比露宿在外面要強的多,所以何飛在沉吟了片刻后對眾人說道「不管怎麼說目前我們是在靈異任務里,能將就的就將就一下吧,我們暫時先以這裡為落腳點,然後等張哥回來。」

其餘人自然不是矯情之人,尤其是在這無時無刻都充滿著危險的靈異任務里,能夠活下去就已經是最大的勝利了,至於居住的環境則根本沒人在意,幸虧眾人的背包里都帶有一定數量的食品與礦泉水,在這裡堅持幾天還是辦得到的,否則在這個遠離市區的郊外連吃飯都是個問題,聽完何飛的話后其餘人皆是紛紛點了點頭,而這時候體力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的陳逍遙卻是重新活躍了起來,待何飛話音一落,只見陳逍遙先是不嫌臟一屁股坐在了其中一張床的床沿上,接著他打著哈欠對說道「環境什麼的都無所謂啦,當年我與師父二人住在山上的那座小道觀里其條件也不比這強多少,還有昨夜我們都睡眠不足,何不趁現在好好休息一下呢?」

他這句話在說完後下一秒就立即仰躺在了床上不動了

陳逍遙的這個行為看的其餘人一陣無語,這傢伙的心可真大啊,而且誰也不知道鬼阿婆會不會來襲擊,就目前來看,輪迴者可以說完全是在與鬼阿婆進行一場生死競技,結局無外乎兩個:要麼輪迴者搶在鬼阿婆殺光他們之前解決這場靈異事件,要麼就是鬼阿婆在輪迴者解決靈異事件之前殺光他們。

可話又說回來,陳逍遙的話也並無道理,畢竟昨晚眾人折騰了大半夜,最後也都只睡了小半夜的時間,也確實都需要休息。

很快,錢學玲與劉雪萍二女將其中的一張床大體收拾了一下,姚付江也把依舊處於昏迷中的程櫻安放到那張床上躺下,接下來其餘人都紛紛聚集在二樓或坐或躺的休息起來,當然,也僅僅是休息而並非睡覺,除了陷入昏迷中的程櫻外,其餘人並沒有一個打算睡覺的,畢竟這是在靈異任務里,所以保持一定的警惕心也是必然。

現場一片安靜,目前坐在房間其中一張凳子上休息的何飛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旺角區,在一處比較幽靜的大街上,此時張虎正坐在警局大門對面的一張公路人休息的連椅上,雖說在頭頂太陽的照射下他那光禿禿的腦袋上時不時的流出些許汗水,然他的目光卻始終盯著街對面的那座警局。

望著對面大門裡那時不時有人進出的警查局,坐在連椅上的張虎先是仔細觀察了一會,視線中這座警局共有三層,並且這時不時進進出出的人中自然是穿*的警查最多。

觀察了一會後,張虎伸出手摸了摸自己下巴鬍渣子,其臉上也露出了一幅焦急的神情,是的他在等,畢竟他可不打算直接走進警察局找那名胖警官當面問骨灰盒的下落,除非他張虎瘋了,否則絕對會被當成犯罪嫌疑人給抓起來,思前想後之下便決定守株待兔!

暗自下定決心后,張虎將目光又重新投向了警局的大門,而且還時不時的低頭看看手錶上的時間,目前的時間為上午11.30,估計在過半小時就會到午休下班的時間,到時候警查們都會出來,而他無論如何他都要儘快找到那名胖警官。

半小時的時間其實並不算長,不過對於目前正在焦急等待的張虎來說則是極為難熬,最終!當時間來到12.00后,張虎便欣喜的發現警局的門口開始陸陸續續的走出很多警查!終於下班了!

看到這裡,張虎心中一喜的同時也更加睜大眼珠的不停掃視著警局門口那一個個走出的警查。

另一方面,此時在警局二樓的某間檔案室內,一名穿著警查制服且身材肥胖的人將最後一個卷宗放進櫥櫃后便徑直離開了房間,隨後朝樓下走去,因為午餐的時間到了,而在他下樓的過程中很多與他相遇的警查也都客氣的與他打起了招呼。

不錯,此人正是旺角警局刑事組的組長劉德凱。

「劉組長去不去最近新開的那家日式餐館啊?據說那裡的日本菜不錯,來不來?我請客。」

「謝了阿冬,可今天我挺忙的,下午還要在提審一個污點證人,中午草草在外面吃點就行了,下次在去吧。」

在警局門口處,劉組長在微笑拒絕了同事的邀請后便徑直朝街道外面走去,不錯,由於他家距離工作單位較遠所以平時在中午的時候他都不回家,而是去外面的餐館去吃。

而在同一時間,當劉組長那肥胖的身影出現在警局的外面后,始終在觀察著警局門口的張虎便第一時間看到了他!這人正是之前在酒店裡詢問過眾人的那名胖警官!畢竟這胖警官的體型太過明顯,一般人想忽略都難。

看到目標出現,張虎頓時大喜,所以下一刻他急忙的從連椅上站起身接著大步朝胖警官的身後跟了過去,然而正當他即將靠近胖警官的時候,他卻是赫然一愣

因為雖說目標找到了,可他似乎根本就沒有想好在與胖警官搭話后該怎麼說,難道直接問其骨灰盒的下落?這絕對不行!如果真這麼問了,對方不僅不會說反而還會懷疑自己從而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看著那即將拐過街角的肥胖身影,焦急中的張虎先是狠狠地一咬牙,同時他那雙眼睛里卻是剎那間露出了一絲凶光!不錯,既然軟的不行那就只好來硬的了!他已經打定主意,今天無論如何他都要從胖警官的嘴裡得到骨灰盒的下落!

由於已經決定來硬的了,接下來他大腦的思緒卻反而靈活了起來,很快張虎眼珠在咕嚕一轉后,隨即在腦海里想出了一個好主意!

他迅速的朝胖警官的身後追去

此時劉組長在拐過一個街角后便將目光投向了街對面的一家快餐店,正當他打算抬腳朝前走的時候忽然他口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劉組長只好停下並掏出手機接起了電話,同一時刻,已經極為接近劉組長的張虎則也是裝模作樣的來到了他身後的幾米之處,這時恰巧一名耳朵上戴著一對耳機且搖頭晃腦的青年正從劉組長的左側走來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件讓劉組長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在他的視線中,也就是那名搖頭晃腦的青年剛剛經過自己面前的時候忽然間!從他身後也就是視線看不到的角落處卻是猛地竄出來一名穿著黑色背心的光頭大漢!接下來,在那名走路的青年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那名光頭大漢就狠狠地一拳打在了青年的臉上!

「我去你罵了隔壁的!!1

「啊啊啊啊!!1

伴隨著一聲青年凄厲的慘叫,無故被襲擊的耳機青年竟是瞬間就被那光頭大漢給一拳打飛了出去!

青年的這聲慘叫頓時就吸引了街道上其餘行人的注意,當然,整個過程就發生在自己面前的劉組長更是呆住了!

說時遲那時快,當那突然出現的光頭大漢將青年一拳打飛后,那光頭大漢隨即又回過頭對著身旁的劉組長露出了一個挑釁的微笑,下一秒,那光頭大漢則是轉身就跑!

「槽!你給我站住!!1

忽然間,回過神來的劉組長頓時大怒!這人膽子太大了,居然當著警察的面無故襲擊市民,更何況還是當著一名刑事組組長的面!他要是不把這個光頭抓住的話一旦事情傳開那麼他將徹底在警局裡丟臉丟!所以憤怒之下的劉組長也沒想那麼多,而是毫不猶豫的朝著那光頭大漢的身後猛追而去。

啪噠啪噠啪噠!

「站住!你給我站住1

伴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以及身後胖警官的一連串叫喊,目前張虎正快速的朝前跑著,而在他身後的五米左右劉組長也是一臉憤怒的緊追不捨,同時這也讓張虎有些心驚,別看身後追他的那胖警官身材肥胖,可跑起來還真是不慢,不過這樣更好,因為張虎的目的就是將他引到一個偏僻無人的地方。

憤怒之下的劉警官並沒有注意到在他追趕前方那光頭大漢的時候其四周的路人越來越少,至於前面的張虎則是心中大定,不錯,如今他正故意往遠離街區的一處僻靜的公廁方向跑去

十幾秒后,似乎是被追的走投無路,只見前方的那名光頭大漢竟是一頭衝進了前方的廁所里,看到這裡,已經開始氣喘並猶豫要不要繼續追的劉組長立即大喜過望!這真是天助我也!同時也立即加快了追趕的腳步,別看那個光頭大漢長得五大三粗的,然劉組長卻絲毫不在意,因為在他的腰間的槍套里還有一把9mm警用轉輪手槍!

很快,當那名光頭大漢在跑進廁所的第5秒后,劉組長也趕到廁所的外面,只不過來到廁所外面的他並沒有立即盲目的衝進去,而是先將腰間槍套里的手槍拿在了手裡,隨後他隔著廁所的門對裡面大聲喊道「出來!你現在出來我還能給你算個自首,如果在不出來那我可就進去了,到時被我親手抓住的話事情可就沒那麼簡單了1

然而他的話卻並沒有換來廁所內的任何的回應,仔細傾聽下似乎廁所里一點動靜都沒有

.

想到這裡,決定不在猶豫的劉組長先是猛地一腳踹開了廁所的門,接下來他便舉著槍小心翼翼的走進了廁所之內

未完待續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