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二百九十四章恐怖追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四章恐怖追殺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其實劉組長身為警察,其所具備的警惕心還是擁有的,所以他在走進廁所的時候始終都將手槍舉在了最前方,一旦前方有什麼風吹草動,那麼這把手槍將會是劉組長最大的依仗。

話雖如此,可當他小心翼翼的邁著警惕的步伐走進了廁所后,卻發現外間的洗刷間里並沒有一個人影,他不信邪般的又走進了裡間將裡面一個個的小隔間的門統統打開,以查看那名光頭大漢是否躲在裡面,不過,直到他將所有的小門都打開后也沒有找到那名光頭,不僅如此連一隻蒼蠅都沒有看到。

當然,劉組長也不是笨蛋,整個廁所一共就裡外兩間,經過剛才的檢查如果都沒有的話那麼很明顯所以這一刻的劉組長將視線看向了廁所裡間的那面窗戶。

來到窗戶旁后,雖說表面上那道窗戶上的玻璃窗是關閉著的,然劉組長卻一眼看出在窗戶的邊緣處有推動過得痕,雖說玻璃窗戶被關的很嚴實給人一種從未移動過得假象,但卻瞞不過他的雙眼。

「媽的1

看到這裡,劉組長基本上可以確定那名光頭大漢跳窗戶跑了,現在再去追也來不及了,所以他也只能無奈的咒罵了一聲,接著重新將手裡拿著的手槍插回了腰間的槍套里並一臉不爽的走出了廁所,畢竟他還沒有吃飯,眼看午休時間就要過去他要抓緊時間了。

然而接下來意想不到的事情卻是突然發生了!當劉組長擺動著他那肥胖的身軀罵罵咧咧的走出廁所大門的那一刻,忽然間!他猛地感覺到自己的後腦一陣劇烈的疼痛,由於事發突然,劉組長腦海里甚至連一個念頭都沒有出現便在下一刻感到頭腦一震眩暈,接下來就兩眼一黑的失去了意識。

呼啦!

一小盆冰涼的水潑在了劉組長的臉上,劉組長猛地打了個激靈,隨後張開了眼睛,當視線清晰后他發現眼前的四周全是一片片的樹木,應該是一片小樹林,只不過唯一不同的是在他視線的正前方卻是站著一個人,一個穿著黑色背心並且留著個光頭的男人!

看清這個人正是之前襲擊路人並被他追了一路的光頭大漢后,劉組長心中頓時大怒!他連忙想要掏槍,可是卻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則是完全動不得,低頭看去只見自己的身體竟是被繩子牢牢的捆在了一顆樹上!至於腰間的手槍也不見了。

「你是在找這個吧?嘿嘿1

光頭男人說話了,而在說話的同時他的手也從兜里掏出了一把左倫手槍得意洋洋的在他面前的拋了幾下。

當徹底認清了如今自己的處境后,從警多年且擁有豐富辦案經驗的劉組長並沒有激動,反而是冷靜的看著面前的光頭男人,只不過在仔細打量之下卻是忽然發現這個人他有些面熟,似乎在哪裡見過猛然間他想起來了!其腦海里頓時就浮現出了前兩天他在尖沙咀酒店的一間客房裡詢問那伙大陸人的畫面,而眼前的這名光頭正是那伙大陸人中的一員!

想明白這一切后,劉組長的臉立即陰沉了下來張口對這光頭男人說道「你就是住在尖沙咀酒店的那伙大陸人中的一員吧。」

聽到劉組長的話后,張虎並沒有驚訝,只是很隨意的回答道「警官好記星,你之前的確是見過我,敢問警官貴姓?」

不過劉組長卻是依舊陰沉著臉說道「我姓劉,這些先不談,現在我就問你你將我弄到這裡是為什麼?你知不知道襲警的罪名可是很重的!搞不好是要坐牢的,之前很多路人都看到過我追你的畫面,如果我失蹤了你以為你跑得掉?現在放了我的話我可以不與你計較,如果你在不講我放開,那麼你一定跑不掉1

「哈哈哈,劉警官不愧是多年從警的老警察,真是在熟知法律的同時還深知罪犯的心理埃」

張虎的話說到這裡,然下一刻他那得意的臉上卻是轉換成了一臉的凝重之色,隨後他看眼前的對劉警官惡狠狠的說道「我可不在乎什麼坐牢不坐牢,現在我問你一件事,如果你的回答能讓我滿意我就放了你,如果回答的不滿意亦或是拒絕回答那麼下場可不是你所能稱受得了的1

張虎的話搭配著他那本就樣貌兇惡的臉竟是聽得劉組長一陣內心發寒,然劉組長則依舊是強作鎮定的說道「你想問什麼?」

張虎道「我已經打聽清楚了,一年前那個叫戚龍蘭的老婆婆死在尖沙咀酒店的時候,那件案子也是你帶人清查的現場吧?」

「不錯,的確是我,你問這個做什麼?」

「現在你沒資格問我問題,如今你落在我的手裡,你只要好好回答我的問題就可以了1

張虎一聲恐嚇后,看到劉組長不再說話,所以他繼續問道「那麼我問你,老婆婆房間里的那個骨灰盒被你帶走後,那麼現今骨灰盒到底在什麼地方?」

聽完張虎的問題,劉組長不由一愣,這個光頭男人問這個做什麼?莫非他就是當年殺死戚龍蘭的兇手?畢竟當初據調查兇手也是一名大陸人,只不過殺完人後就立即逃回大陸了,然先不提兇手的事情,當初他的確在死者的房間里發現了一個骨灰盒,也被他帶回了警局,那麼如今這個光頭男人問他這個問題又是為了什麼?以他多年的刑事經驗來看,這根本就完全無法理解。

當然,上面的這些話他也僅僅只是在心裡想想罷了,看著面前這個樣貌兇狠的光頭男,劉組長雖說並不知道這人的目的是什麼,可根據他的刑偵經驗來看,骨灰盒目前的具體為止決不能告訴他,誰知道這人有什麼目的?

想通這一點的劉組長並沒有說話,反而是保持了沉默,至於張虎在看到這胖警官竟是不說話后,他那兇惡的臉上更是瞬間變成了一臉的猙獰之色!

「不說嗎?很好1

——咚!

「啊啊啊啊啊!!1

伴隨著一個沉悶的聲音以及隨之而來的慘叫聲,張虎猛的一拳打在了被牢牢捆在樹上的劉組長腹部之上,而驟然受此重擊的劉組長更是頓時發出了一聲慘叫!

「你他嗎說不說!?」

劉組長慘嚎一聲后竟是咬著牙依舊不說話。

看到這裡,已經下定決心的張虎便再也不猶豫的舉起拳頭對著劉組長那肥胖的身軀以及臉部瘋狂毆打起來!

咚!砰!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1

在劉組長那一陣陣的慘叫聲中,他的身上、四肢以及面部皆是遭受到了張虎的瘋狂擊打,兩分鐘后,經過一番毆打,劉組長的臉早已腫的像個饅頭,且嘴角還流出了不少的血絲,同時他的身上更是被拳頭毆打的傷痕纍纍。

至於剛剛狠揍劉組長一頓的張虎則是將臉湊到劉組長的面前然後一把拉起他的頭髮對其獰笑道「嘿嘿,怎麼樣啊劉組長?舒不舒服?現在你可以說了吧,如果再不說,那我可又要繼續了啊1

說罷他還特意舉了舉自己的拳頭。

「咳咳呼呼呼」

不料經過張虎的一番毆打以及剛剛的恐嚇后,劉組長竟是依舊不為所動,他只是一邊大口的呼著氣一邊瞪著張虎的那張臉回答道「呼呼你你就算打死我,我我也不會說的!我劉德凱當了這麼多年警察,我是不會向罪犯低頭的1

劉組長的回答讓張虎不由一愣,他本以為經過他的一番痛打以及恐嚇,這個看起來並不像硬漢的胖子會老老實實的回答他的問題,可萬萬沒想到這胖警查竟是個少見硬骨頭,被打成這樣了都還不說,這不由讓張虎暗自欽佩了一把,雖說他依舊可以繼續用刑毆打什麼的,然他卻並不想真的傷害這名警查,畢竟他不是一個濫殺無辜的人。

可這樣一來他也就無法得知骨灰盒的下落了,所以這一刻的張虎陷入了糾結當中。

然正當張虎陷入糾結的時候,忽然!張虎像是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靈機一動,接著在劉組長那不解的目光中,張虎伸出手將劉組長懷裡的錢包掏了出來,打開一看,果然不出他的預料在錢包里他看到了劉組長的身份證以及一張照片!

照片里一共有三個人,三個人都在開心的笑著,最中間的是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女,而在女孩的左右兩側則是劉警官本人以及另一名四十餘歲的女性,很明顯,這是劉警官的一家三口的照片,隨後張虎又通過身份證得知了劉組長的住址,當然著張虎的這一系列動作,被捆著的劉組長其心裡也隱隱產生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果然!當張虎的視線從照片中移開後下一秒后他那張本就兇惡無比的臉上竟是掛滿了淫笑!

「嘿嘿嘿!劉組長的夫人和女兒都挺漂亮的嘛,看得我竟是衝動異常,既然如此,那麼我這就過去品嘗品嘗你女兒和你老婆的滋味也不錯1

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就注意到之前始終陰著個臉的劉組長終於露出了慌張的神色,心有所悟張虎便立即毫不猶豫的轉身朝遠處走去,一邊走一邊還對劉組長擺了擺手道「劉組長,你在此等等,我這就過去,等完事後我再來和你聊天1

看著張虎那兇狠卻又帶著淫笑的那張臉,劉組長毫不懷疑像這種喪心病狂的罪犯絕對做得出來,所以這一刻的他終於徹底崩潰,又看著張虎那漸行漸遠的身影,被牢牢綁在樹上的劉組長最終忍不住隊長張虎的背影嚎叫道「別!不要碰我老婆和女兒1

聽到身後劉組長所傳出的哀嚎,張虎停止了前進的腳步,接下來他轉身又走重新到了劉組長的面前,然後一臉猙獰的對他惡狠狠地說道「不碰你老婆女兒可以,那你他媽的就趕緊將骨灰盒在哪裡告訴我!!1

劉組長那肥胖的臉不停抽搐了一會,似乎在心裡進行著複雜的思想鬥爭,然最終他嘆了口氣道「我說,我說」

看到這死硬的胖警察終於要交代,張虎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剛剛連他自己都佩服自己,沒想到他張虎表演起喪心病狂的罪犯竟是如此之像,居然騙過了一名警查!其實嚴格的來說張虎的表演並不怎麼完美,然而他的那張臉卻實在是讓人看不出一絲他像個好人的樣子,再加上期間他那猙獰的表情,總的來說他的這張臉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

話歸正題,看到面前這兇狠的光頭男似乎放棄了對自己老婆女兒下手的打算,接下劉組長垂頭喪氣的說道「你所說的那個骨灰盒經檢測裡面的骨灰是死者妹妹戚龍欣的骨灰,而我們警方也並不知道那老婆婆帶著骨灰盒要做什麼,當骨灰盒帶回局裡做完檢測后就再也沒有了什麼實際意義,況且這骨灰盒的唯一親人也死了,所以沒過多久我就派人將骨灰盒帶到外面找個地方埋了。」

張虎連忙追問道「埋到哪裡了?」

「是我的下屬阿冬處理的,具體細節我也不知道。」

張虎立即將劉組長的手機掏出,在查找聯繫人後找到了阿東的聯繫號碼,撥通后將手機放在劉組長的耳旁,他同時也冷冷的對其警告道「問問他骨灰盒的下落,如果你敢耍花樣,你的老婆與女兒我絕對不會放過!通通先奸后殺!!1

3分鐘后,張虎滿意的掛斷了電話,一臉失落的劉組長則是抬起頭對張虎問道「現在可以放了我了吧?」

聽到對方的話后,得到消息的張虎也一臉和藹的拍了拍垂頭喪氣的劉組長的肩膀寬慰道「放心,我說過,只要你實話實說我就會放了你,但不是現在,目前你就老實的在這裡呆著吧,等我辦完事情我會打電話給警局讓人來救你的,反正餓個一兩天也餓不死你。」

「你你居然騙我!?你認為我會相信有罪犯會主動給警局打電話嗎?」

「我沒騙你,我也不會擔心當我打完警局的電話後會有人通緝我,因為事情辦完后你在這個世界上就永遠找不到我了。」

張虎的這個回答讓劉組長不由一滯,是的,他完全無法理解這光頭大漢話里的意思,在世界上完全找不到?莫非是

想到這裡,劉組長抬頭看了眼張虎說道「其實,你就算犯了法也不用走那一步,畢竟活著才是最美好的事情,如果你辦完事後想通了可以來找我,我會陪你去自首。」

他的這番話說的張虎一陣莫名其妙,不過隨即他反應了過來,只見張虎哈哈一笑的說道「哈哈哈,你他嗎的瞎想什麼呢!老子這麼做一切都是為了活下去才這麼做的,好了,不和你廢話了,再見1

說完這句話后,張虎便轉過身大搖大擺的越走越遠,最終消失在了劉組長的視線之中

約過了5分鐘后,張虎走出了這片樹林,其實這片樹林也是之前他在跳出廁所的窗戶后無意中發現的,樹林與廁所的背面還間隔著一片面積不大荒地,這片荒地與樹林附近不僅冷清而且人跡罕至遠離市中區繁華喧鬧的地段,正是適合逼問與執行私刑的絕佳地點,走出樹林后的張虎心情大好,因為他已經從胖警官的口中得知了骨灰盒的具體位置,因為之前何飛曾對他與眾人說過,這個骨灰盒便是解決這場靈異事件的關鍵,只要能夠找到那骨灰盒,那麼這場靈異任務也將會很快完成。

接下來只要儘快趕到郊區將這個消息告訴何飛,然後在將骨灰盒找到就可以了。

張虎一邊走一邊暗暗想著,可是

可是在又走了接近10分鐘的時候,他卻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

因為他發現怎麼走了這麼久都沒有走出這片廁所與樹林之間的荒地?按照之前他來時的經歷來看,雖說這片荒地處於身後樹林與前方公廁的中間位置,但面積也並不怎麼大,至少站在樹林的邊緣是能夠一眼看到前方公廁的,可是

可是走了這麼久他卻依舊處於這片雜草叢生的荒地之間!而再一次抬頭看去,前方始終是漫無邊際的荒地不說,另外前方的公廁以及身後的樹林也統統消失不見了!?

看到這裡,張虎不由一滯,這時一股陰冷的涼風也呼嘯著的從他身旁刮過他在猛地打了個哆嗦后咽了口唾沫,幾秒之後,一臉恐懼的他便機械般的慢慢的回過了頭,最終,當他完全轉過身後在他的視線之中則看到了一個老太婆,一個穿著白色馬甲的老太婆,而這個不知何時憑空出現在他身後的老太婆此刻正低著頭一動不動的站立在他的身後五米之外。

或許是感受到了張虎投來的目光,所以下一刻那始終低著頭的老太婆竟是猛然抬起了頭!同時那一雙已經完全泛紅的眼珠也死死地盯向了前方的張虎!

是的,這個老太婆正是鬼阿婆——戚龍欣!

——「呀啊啊啊啊啊!!1

看到這裡的張虎瞬間就發出了一道夾雜著些許顫音的驚恐嚎叫,下一秒后的他就頭也不回的轉身朝前方瘋狂逃去!!!

然而,正當張虎不顧一切的奔跑逃命時,之前一直站在地上的那名鬼阿婆卻是原地憑空向上飄起了約一人高的距離,接著又毫無徵兆的地朝著張虎逃跑的方向快速飄去!

此時如果以第三者視角來看的話,那麼就會發現在一處雜草叢生碎石遍地的荒地上,一名男子正瘋狂的向前奔跑著,而在男人身後的幾米外則有一個飄在半空中一動不動但卻始終緊追在男人身後的老太婆!!!

未完待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