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二百九十五章無比凄慘的死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五章無比凄慘的死亡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姐姐?為什麼你要選擇當神婆呢?」

在香港某個海風四起的海灘上,此時正有兩個小小的身影站在岸邊眺望著大海,從身高體型上看,高的那個年齡應該在十四五歲左右,至於矮的那個應該只有**歲左右,很快,其中那矮一些的身影用明顯屬於孩童的聲音問出了上面的那句話,很明顯,從稱謂上來看,身旁的另一名個子高一些的女孩是這名矮個子女孩的姐姐。

聽到妹妹那略帶稚嫩的聲音,之前一直眺望大海的姐姐將目光從大海上收回,隨後轉頭看向了身旁那穿著一身布滿破舊補丁衣服的小女孩,這是她的妹妹,她最疼愛的妹妹。

同樣穿著破舊衣服的姐姐在聽到妹妹的問題后則對其露出了一絲微笑,隨後她撓著腦袋回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上周路過咱家那位瞎眼阿嬸說你姐姐我擁有通靈的體質,打算收我當傳人,要不是人家瞎眼阿嬸給咱們的幾塊大洋,估計咱們根本就活不過那幾天,所以我願意當瞎眼阿嬸的徒弟,更何況我當了神婆后就可以賺錢了呢!到時候就能吃飽飯啦1

她的話說完后卻又面帶遺憾的小聲嘀咕了一句「只不過一旦成為神婆就要終生不能結婚了」

妹妹自然不明白結婚的意思,所以她只聽清了姐姐前面的那段話,聽到姐姐這麼說,妹妹那因營養不良而瘦弱的身體先是顫抖了一下,緊接著她用稚嫩的聲音焦急對姐姐說道「可是姐姐你一旦跟著瞎眼阿嬸走了,那麼欣欣就會餓死的啊,嗚嗚嗚嗚」

看到妹妹的反應,姐姐則是哈哈大笑的伸出手撫摸著妹妹那扎著兩個羊角辮的腦袋寵愛的說道「傻妹妹,姐姐怎麼會丟下你一個人呢?就算是跟瞎眼阿嬸離開那也是咱倆一起離開啊,到時候姐姐當神婆賺了錢就能夠養活欣欣了,那時咱倆就能吃飽飯啦!欣欣,自從咱父母被軍閥的亂軍殺死後你就是我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了,所以欣欣你放心,我一定會讓將你照顧好的!咱們一輩子不分開1

聽到姐姐這麼一保證,妹妹也是破涕為笑,接下來她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對姐姐說道「既然這樣,那欣欣也給姐姐做個保證好了,將來如果有誰敢欺負姐姐,我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人的1

「好好好,欣欣最厲害了,我信你1

隨後妹妹對姐姐伸出手說道「來,拉鉤1

「嗯嗯1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1

「呼!呼!呼1

在一條一望無際的公路旁,一個男人正背靠在路旁的一棵樹下坐在那裡,如果這時候鏡頭拉近,那麼便會發現這個男人全身的衣服布滿了污漬,不僅如此,他的頭髮凌亂臉上也儘是布滿疲憊,下巴附近也儘是一些鬍渣子,而這個男人目前正氣喘吁吁的背靠在樹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不錯,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三天前剛進入靈異任務時在半夜裡私自脫離大部隊逃命的張旭!

沒想到他如今還活著!?更加沒想到他依舊還在這條陰陽路里沒有出去!

自從三天前他為了躲避鬼群而私自逃離大部隊后他就始終處於死亡的邊緣上,其實這三天來張旭可謂是徹底體會到了什麼叫恐懼,什麼叫心驚膽戰以及什麼叫絕望,在當初的那個夜裡他朝陰陽路右側的荒野方向逃走後,追擊他的那些鬼由於速度並不快所以沒過多久便被他甩掉了,剛開始他還挺慶幸,慶幸自己做出了一個明智的選擇,畢竟公路前方的那個斷崖已經完全的阻斷了輪迴者們前進的道路,而且身後還有數百隻鬼在接近,傻子才不往公路的兩側跑呢,當時他認為除了自己外其餘人應該都死了。

可沒過多久,跑到公路兩側野外的張旭卻是蒙了,雖說他幾乎在野外朝著公路相反的方向走了差不多一夜,他本以為這樣繼續走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會進入市區,可是可是當天亮后他卻驚恐地發現,在不遠處的前方竟然又是一條公路!

一開始張旭以為這是另外一條公路,所以他便順著公路朝前走去,然當看到公路前方那一道寬達數米的斷崖橫欄在路中央的時候,這一刻的張旭頓時就忍不住全身發起抖來!這不就是之前那條陰陽路上的那道斷崖嗎!?那豈不是說他這整整跑了一夜結果最後又回到原地了?另外那其餘的那些輪迴者們呢?

完全想不明白的張旭額頭上冷汗直流,所以他再一次瘋狂的朝著陰陽路的一側荒地跑去,而幾個小時后一條公路又一次出現在了他的眼前到這裡,張旭終於害怕了

為什麼?為什麼他明明是朝著陰陽路相反的方向前進,可是最終卻又依舊回到了這裡?

在前後試驗了數次后,當再一次走到陰陽路的路面上后,汗流浹背的張旭終於因疲憊而一屁股癱坐到了地上,同時困惑、絕望以及不解等等負面情緒開始從他的心裡蜂擁而出,並且其腹中的飢餓與饑渴感也在同一時刻一起出現。

索性在下車之前那名姓何的隊長建議隊員在執行靈異任務前最好攜帶一些食物和水,當時他也與其餘幾名新人用背包各自攜帶了一些,想到這裡的張旭趕忙將自己背後的那個並不大的背包取了出來,打開后發現裡面有三瓶礦泉水以及六塊麵包,看到這裡,這一刻的他不禁有些後悔,早知道會這樣當初就該用一個大背包多攜帶一些的,當然,事到如今的想這麼多也沒用,又餓又渴的他先是一口氣吃了兩塊麵包接著又喝光了一瓶礦泉水,最後感覺差不多了的他才將剩餘的麵包與水放回了背包里,不過接下來他卻並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因為通過之前數次的實踐,他知道自己出不去了,因為無論怎麼走最後都會重新回到這條陰陽路之上。

一開始張旭還是抱有希望的,畢竟之前在下車前就已經通過屏幕上的信息得知了這場靈異任務是有時間限制的,既然之前在斷崖處並沒有看到其餘輪迴者的屍體,也沒有在公路上看到他們那麼則代表著那些人應該離開了公路去解決靈異事件了,也就是說就算他被困在這裡也沒關係,其餘的輪迴者如果不想被詛咒抹殺就會必然會想盡一切辦法的解決靈異事件,至於他張旭,只需要在這裡堅持幾天,當其餘人完成任務后那麼他自然也會跟著一起被傳送回列車裡!

想通這一點的張旭不由心下一陣安慰,所以接下來的他也就打定主意呆在這荒蕪人煙的公路上度過後面的幾天,而隨後的時間裡他也則開始在這處公路與荒野上尋找起了水以及食物以便讓能他堅持到任務完成的時刻。

然而當來到第二天的晚上后,張旭卻是完全推翻了之前白天自己的決定,因為當第二天的夜晚來臨后沒多久,張旭就注意到在視線的遠方有一群黑影正在朝他的位置緩緩的逼近。

看到這裡的張旭剎那間就知道那群黑影都是些什麼東西了,是鬼!是數以百計的鬼群!因為在昨天的夜裡他就見到過!沒想到一旦到了晚上,鬼群竟再一次出現在了公路之上!

想明白這一點的張旭二話不說起身就跑,根據昨晚的經驗來看他知道別看這群鬼的數量多但是速度卻不快,所以他有信心再一次擺脫鬼的追擊,不過當他跑了一會後,他則心驚的發現之前僅需要半個小時的較為快速的奔跑就可以擺脫的鬼群,沒想到這一次他卻是用了幾乎近乎兩個小時的不間斷快速奔跑才擺脫了那些東西!一開始他還有些難以理解,然幾小時后他才終於想明白了這件事

那就是鬼群的移動速度比昨晚更快了!!!

至於從第三天開始他的精神就開始極為疲憊,體力也開始嚴重削弱,由於夜裡的逃亡他損耗了大量的體力,所以那最後的幾塊麵包早在昨晚就被他吃了個乾淨,僅剩下最後的半瓶水!而且更讓他絕望的是從第三天開始白天的時候也會偶爾在公路或是公路兩旁的荒野上頻頻出現那些漂浮著的鬼了!!!

話歸正題,目前一臉疲憊並癱坐在一棵樹下的張旭可謂是絕望到了極點,現在已經是第四天的下午了,如今他的嘴唇一片乾澀,又餓又累而且還嚴重的饑渴,所以下一刻的他終於忍不住擰開了手裡拿著的那僅剩三分之一水的瓶子,接著將最後的小半瓶水全部喝了下去。

隨後,他開始警惕的打量起四周,他知道從昨天開始鬼就能夠在白天也出現了,只不過數量不如晚上多而已,但現在可是第四天,而且根據鬼的移動速度一天比一天快來判斷,目前的他已經虛弱無力,一旦再次遭遇那些鬼,那麼毫無疑問他再也逃不掉了!

藏在這棵樹下面的他警惕的觀察著身旁和四周,他知道鬼在移動時是絕對不會發出任何聲音的,所以他也只能用他那因睡眠不足而早已經布滿血絲的眼睛來觀察了。

目前的張旭就這樣一邊躲在樹下一邊在腦海里祈禱其餘資深者們能夠儘快完成任務,這樣他便也能返回列車了

然而,就在張旭始終警惕的用眼睛時不時的掃視著四周的時候,他卻沒有注意到不知什麼時候,在他所藏的這棵樹的頂端樹榦上一個滿臉慘白的人頭卻是緩緩的從樹榦里冒了出來!!!

首先從樹榦里冒出的是一顆臉上布滿了皺紋的人頭,看樣子應該是一個老人的樣子,接下來脖子、身體等部位也緩緩的從上面的樹榦里逐漸的露出,直到那名面色慘白的老人的腰部出現后才停止了上升,也就是說目前在這棵樹的樹榦上不知何時竟是出現了一個僅能看到上半身可腰部以下卻是連著樹榦的老人!!!

這名半身老人就這樣出現在了張旭頭頂樹榦的正上方,與樹下張旭的距離也僅有兩米。

當老人出現后,他先是擺動脖子左右看了看,可接下來低下腦袋的他卻是注意到了正坐樹下也就是自己正下方的張旭!看到這裡,那名始終都沒有一絲動靜的老人動了!接下來一件讓人感到無比詭異與毛骨悚然的畫面發生了

因為那名老人在看到樹下的張旭后便將自己那兩條枯瘦的猶如兩根木棍的手臂朝著樹下的張旭伸了過去,如果這時候以第三視角來觀察的話,距離老人約有兩米距離的張旭則是老人的那一雙手臂是無論如何都夠不著的,可是下一刻當老人的那兩條手臂完全伸直後接下來竟是完全沒有限制般的繼續朝下方伸了過去!

另一方面,正坐在樹下的張旭雖說並沒有發覺頭頂上的異常,可他卻是在下一秒猛地打了個哆嗦!因為因為在他視線的正前方不知何時出現了七八個人影,而這些人影在出現后便迅速的朝著他的所在位置飄來!!!

——是鬼!因為隨著距離的接近他看清了這七八個人的膝蓋以下竟完全是透明的,反而是個個懸空超他飄來!雖說裡面有男有女但個個速度都很快,其速度之快甚至已經極為接近人類奔跑的速度了!

「呀啊啊啊啊!!1

看到這裡的張旭他那張瘦長的臉上先是猛地一陣抽搐,並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驚叫,緊接著他急忙從樹下爬起來打算朝後方逃跑,可是當他剛剛起身的那一剎那間!他猛地感覺到自己的頭皮一陣劇痛,因為他的頭髮不知被什麼東西給抓住了!!!

由於頭髮被抓住,所以他根本就無法抬頭看清上方抓著他頭髮的是什麼東西,他只能拚命的掙扎同時將自己的手朝頭頂伸去打算擺脫上方的禁錮,然而一剎那間,在他的視線前方的正上方卻是眨眼間垂下來一顆倒吊著的腦袋!!!並且這顆腦袋的面孔則剛好與張旭的臉面對面,這正是上方的那個老人將脖子朝下伸長了約兩米后才做到的!而恰好這張慘白且布滿了濃密皺紋的臉就這樣從樹上吊下與張旭剛好來了個面對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1

看到竟是一張如此恐怖的臉瞬間在如此近的距離出現在他的面前,幾乎與他面貼著面,張旭在獃滯了僅僅一秒后就猛地爆發出了一聲驚恐到極致的尖叫,同時他的下體也在這一刻屎尿齊流!一股騷臭的味道頓時從他的褲襠里四散而出。

當然,由於張旭被老人抓著無法逃離,僅僅過了十幾秒,前方的那七八個飄著的鬼們也在短短的時間裡幾乎同時飄到了張旭的身前!!!

當這群鬼將張旭包圍后,張旭的褲襠也早已是濕黃一片,他拚命地哭喊掙扎著可是頭頂那抓著他頭髮的枯手卻依舊是死死地抓著將他的頭髮並他牢牢的固定在原地,同一時間,剛剛已經將張旭包圍了的那七八隻鬼也紛紛將各自的手臂向張旭的身體伸了過去,最為詭異的是那一條條手臂在觸碰到張旭身體后的下一瞬間便紛紛沒入了他的身體里!雖說那些手臂都完全沒入了張旭的身體可是卻一絲傷痕都沒有出現,且當手臂都進入目標的身體后那些鬼就這樣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其手臂也始終沒有拿出,只不過唯一不同的是,當那些鬼將手臂沒入張旭的身體后,張旭之前的哀嚎與掙扎卻是剎那間停止了,他一雙眼睛瞬間睜得老大的同時眼眶裡的兩顆眼珠也開始不停地向上翻著其全身也驟然開始不停地劇烈抖動起來!同時他的面部以及身體的皮膚也開始快速變白,一雙臉也開始快速的凹陷下去,身體的肌肉也伴隨這臉的凹陷開始快速的萎縮

五分鐘后,包圍著張旭的那七八隻鬼紛紛將各自的手臂從目標的身體里抽出,樹上的那名老人也鬆開了之前始終抓著目標頭髮的手臂,只不過收回手臂后的這七八隻鬼與樹上的那名老人卻是產生了些許變化

如果仔細看的話,在襲擊目標前這些鬼的眼睛里統統都是一片的茫然與無神之色,可當它們將手收回后之前它們眼睛里的茫然之色卻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居然全都是充滿殺意與嗜血的瘋狂之色!!!

隨後,這些鬼們就各自朝不同的方向飄去,直到徹底不見蹤影,至於那名老人也重新縮回了樹榦里消失不見

在次將畫面轉移至樹下,只見如今的樹下竟是赫然橫躺著一具枯萎的乾屍!!!

這就是張旭的屍體,他已經變成了一具乾屍,此時這具乾屍已經完全看不出張旭曾經的樣子,不僅如此,乾屍此刻面容極為扭曲,他的嘴巴大張著似乎在死前經歷了無與倫比的痛苦一樣,張旭就這樣死在了這條寂靜的陰陽路之上。

未完待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