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三百章前往死亡之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章前往死亡之路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砰咚!砰咚!

伴隨著一陣劇烈的踹門聲,姚付江正和趙平一起在用力地踹著這道無法推開的木門,然而詭異的是無論姚付江與趙平兩個人怎麼用力的踹,這一次的木門都是紋絲不動!看到這裡,正背著程櫻的何飛立即就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很明顯,這道門被鬼用特殊力量給封閉了!其目的更是極為明顯,那就是將他們這些輪迴者困在這裡並阻止他們對張虎的救援。

好惡毒的鬼!好狡猾的鬼!

當然,如果說何飛與其他輪迴者目前都是一陣焦急,那麼一直獃獃的看著這個木門的陳逍遙則是心中暗驚不已,因為上午他在進入這棟木樓前為了防止意外他就特意在門上貼了一張具有驅鬼能力的道符,不料卻根本就沒什麼用!

雖然別人不知道,然陳逍遙在現實世界中他師父就曾經告訴過他關於一些鬼的事情,根據他師父生前所說,陽間的鬼其實非常非常的多,只不過絕大多數鬼都無法對人構成威脅或是造成傷害而已,這種鬼一般被稱之為靈魂,雖然也可歸為鬼的範疇但卻幾乎沒有攻擊人類的能力,至於比一般靈魂更強一點的就是那些無故橫死的孤魂,也就是從這裡開始孤魂就已經能夠對人產生威脅了,不過幸虧孤魂的意識茫然且能力也較弱,一般情況下真正有些道行的道士或和尚都可以對付並驅逐單個或是數量較少的孤魂,而在孤魂之上的便是意識清醒的鬼魅了,所謂鬼魅這種鬼物便是孤魂覺醒后的產物,實力與孤魂相差無幾,然而鬼魅卻比孤魂聰明也更狡猾更通人性,尋常道門之人根本難以對付,至於在往上那便是受到極大冤屈且怨氣深重的厲鬼了,這種鬼因怨氣濃重導致其能力極為逆天,也是從厲鬼這個等級開始鬼的能力就開始千奇百怪了,厲鬼天生就是為了殺戮而殺戮,尋常人無論數量多少一旦碰到厲鬼並且被厲鬼作為殺戮目標的話那麼生還的希望則近乎為零!

很明顯,能辦到將他的道符輕易破除並將門封住的絕對不是孤魂也不會是鬼魅,百分之百是那個已經化作厲鬼的鬼阿婆戚龍欣!

話歸正題,正當姚付江踹的右腿發麻打算換左腿繼續踹時,何飛卻是伸出手攔住了趙平與姚付江二人打算繼續踹門的動作,看到何飛阻攔,趙平並沒有說什麼,不過姚付江卻是一臉焦急同時用不解的語對看著何飛大叫道「為什麼要停下?張哥現在很危險啊1

「我自然知道目前張哥很危險,可是既然鬼已經將門封閉了,那麼我認為我們就算繼續踹下去也不會有什麼作用。」

說到這裡何飛頓了一頓,隨後掃視了一圈門前的其他人在次開口說道「這種靈異力量是絕對無法用蠻力破除的。」

聽完何飛的話,姚付江則依舊是面色焦急的對何飛反問道「難道就任憑鬼將我們困在這裡而坐視張哥被殺嗎?」

由於事態緊急,姚付江說話的口吻及語氣都比往常重了一些,可何飛並沒有介意姚付江的態度,因為他理解姚付江的為人,其實他何飛目前的焦急程度甚至還在姚付江和其餘人之上,可他也知道,盲目的焦急根本就於事無補,所以他只能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但可惜的是就算如此他的潛意識裡也一直在擔心張虎的安危使得他無法靜下心來思考,並且在隨後的一分鐘里無論他怎麼想都是完全沒有想出任何打開這道門的方法。

至於其他人,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也與何飛一樣內心愈發的急躁。

既然無法快速想出解決辦法那就沒辦法了,所以下一刻何飛便不再猶豫,將手伸入了上衣口袋將達摩珠取了出來!很明顯!他打算通過道具強行破除門的封禁!

接下來何飛便握著這串佛珠將其貼向了面前的這道木門。

「等一下1

看到何飛竟是想用道具強行破門,一直都在若有所思的趙平在佛珠即將貼在木門上面的那一刻立即大聲出言制止了何飛,這也讓何飛與身旁的其他人不由一愣,看著何飛投來的不解目光,趙平自然是心知他的意思:這都什麼時候了,在不用道具破門的話那張虎可就真的完了!

所以趙平也沒墨跡,而是轉過頭一邊抬頭看著通往二樓的樓梯一邊對眾人大叫道「窗戶!從二樓的窗戶可以下去!相信我1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過後,眾人重新返回了二樓,接下來除了背著程櫻的何飛以及錢學玲與劉雪萍兩個女生外,其餘幾人全都開始拚命的破壞起那被幾塊木板封住的窗戶,由於這些只是一些薄薄的木板,所以在陳逍遙、姚付江以及趙平三人的合力下僅僅片刻間就被完全清除並露出了完整的窗戶口。

看到窗口前的木板被清除,眾人心中不由一喜,不過由於這裡畢竟是二樓,所以就高度來說

「我來!我先跳下去,我下去後會在下面接住你們。」

目前情況緊急,身負功夫的陳逍遙在對旁人說完這句話后便當仁不讓的第一個爬上了窗口,接著在眾人的注視下往窗外縱身一躍的跳了下去!其餘人也趕忙跑到窗戶旁朝下看去。

正在下落的陳逍遙則是很有技巧的在半空調整了自己的身姿,隨後在距離地面還剩兩米時彎腰躬身雙腿微彎,最終在掉落地面后迅速的朝前方打了幾個滾抵消了下墜時的衝擊力,整個過程行雲流水,當他從地面上起身後便仰起頭對著二樓窗戶上的眾人大喊道「好了,現在往下跳1

看到陳逍遙完美落地,趙平也不拖泥帶水的第二個跳了下去,在即將掉落地面的時候被下方的陳逍遙一把接住,隨即二人一起在地面上打了幾個滾完全抵消了趙平下落時的衝擊力。

接下來是姚付江,他也如之前的趙平那樣被陳逍遙如法炮製般的接住,在下一個是錢學玲,由於下方已經有三個人,所以當她跳下去時更是直接被樓下的三個人合力給接住了,看到這裡,窗戶旁的何飛又示意劉雪萍跳窗,劉雪萍不敢怠慢,可當她爬到窗口往下眺望時她竟是全身打起了哆嗦遲遲不肯下跳。

看到劉雪萍反應,身後背著程櫻的何飛不由眉頭一緊的催促道「快啊!快跳啊1

注意到上方窗戶口的劉雪萍遲遲不肯跳下來,樓下的錢學玲也連忙對其大喊道「雪萍!快跳,我們就在下面,會接住你的1

下面的錢學玲就這樣神色焦急的對上方的劉雪萍大喊著,同樣她旁的陳逍遙與姚付江二人也是齊齊出言催促,不過三人身後的趙平卻是面無表情的仰著頭看著窗戶上的劉雪萍一言不發

目前全身打著哆嗦的劉雪萍先是著望著下方,接著又回過頭對著身後的何飛說道「可是我」

劉雪萍的這個表現不由讓其身後的何飛大為惱怒,這都什麼時候了!?張虎如今危在旦夕,他可沒有時間讓這個女人繼續磨蹭下去!看到劉雪萍這個樣子,下一秒何飛便二話不說猛的抬起腿一腳將其踹了下去!

「啊啊啊啊1

伴隨著劉雪萍一聲驚恐的尖叫,她的身體便迅速的從二樓掉了下去,當然,下方的陳逍遙幾人自是連忙合力接住了他。

劉雪萍也下去后,何飛不在猶豫,他先是將程櫻拋了下去,下方的眾人自然牢牢接住,最後何飛爬上窗口也縱身一躍的隨之跳了下去。

至此,所有輪迴者都成功來到了木樓的外面!

看到眾人全都逃出了木樓,重新背起程櫻的何飛一言不發的看了眼身旁的趙平,心裡則是在暗自佩服此人的冷靜程度,碰到如此十萬火急的情況一般人很難冷靜的下來,可他趙平卻是依舊在保持著冷靜的同時還思考出了逃離的辦法,辦法也很簡單,趙平正是根據以往的靈異任務經驗賭厲鬼沒有能力同時封閉兩個出口,其實之前趙平在提出窗戶時何飛就想明白了這一點,只不過之前的他因心中焦急而忽略了這一點,另外他也隱隱的猜測出了剛剛趙平阻止他使用達摩珠的目的,其實就是出於大局觀考慮,畢竟在營救張虎亦或是接下來的事情中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危險,那麼這個只能使用一次的達摩珠自然不能輕易浪費,能不用盡量不用,趙平的這個意圖並非為何飛個人考慮,而是為了整個團隊考慮。

當然了,其實何飛也並不是無法徹底冷靜下來,亦或是想不出辦法,只是由於遭遇到危險的人是張虎,所以才會讓何飛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冷靜之心,哪怕是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可內心深處則依舊是焦躁不安無法集中注意力思考,就好像之前程櫻被困幻象時那樣何飛也是驚慌不已的失去了往日的冷靜,其實說白了就是兩個字

——感情!

人是有感情的動物,就目前來說,張虎與程櫻二人可謂都是一起與何飛經歷過無數次生死的患難兄弟姐妹,他與這二人之間的感情可謂是相當深厚,他是絕對不希望看到這兩人任何一個人出事的,舉個例子,如果把目前陷入險境的張虎換成另外一個關係一般的人,雖說他何飛並不敢保證一定能想出辦法,但也絕對會保持足夠的冷靜並靜下心來分析清眼前的一切。

至於趙平在何飛看來,趙平與張虎、程櫻以及他何飛幾人的關係雖然表面上很一般,然畢竟幾人都是很早都在一個隊伍里的老人了,他不相信當他們幾個遭遇危險時趙平會毫不在意他們幾人的安危,然事到臨頭他趙平卻依舊能夠保持著足夠冷靜,這不得不讓他何飛驚訝,這一刻的他除了對趙平有些佩服外,然心中更多的竟是一絲不寒而慄的恐懼!

話歸正題,別看上寫了那麼多,其實也只是何飛在腦海里一眨眼想法而已,隨後在何飛的的帶領下,眾人便紛紛朝著的西北方向快速跑去,因為那個方向正是連接著陰陽路的方向!

漆黑的夜色下,以何飛為首的7個人目前正快速朝陰陽路的方向奔跑著,可是不知什麼時候一個黑色的人影卻是憑空出現在了隊伍的最後面,由於眾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路面的前方,所以在夜色的掩護下當黑影尾隨在隊伍後方時則並無一人注意到這個詭異的黑影

然而接下來,恐怖且詭異的一幕發生了!當黑影在尾隨了眾人片刻后,猛然間!之前那速度並不快的黑影竟是驟然加速,接著向跑在隊伍最後面的一人衝去而在即將撞上那人後背的那一刻黑影竟是眨眼間變得半透明!接著與那人的身體重疊后消失不見了!

月光照耀下,在一條前方始終都是綿延不絕的道路當中,目前張虎就這樣揮汗如雨的奔跑著,在他的身後便是數以百計且密密麻麻的鬼群,這些孤魂野鬼緊追在他的身後,它們不僅數量多,其漂浮的移動速度也是快的嚇人,它們就這樣在死死緊追著張虎的同時還一絲聲音都沒有發出,在這漆黑的夜色下給人造成的心理恐懼感真可謂是完全超乎想像!

如今他的體力早已經完全消耗光了,至於為什麼如今依舊還可以跑得動?其實便是在死亡的恐懼下正透支自己生命在奔跑,這種情況下極有可能在奔跑中產生猝死!可是又能怎麼樣呢?在張虎看來他寧願這樣活活跑死也不想死在身後的那群鬼的手裡!

如今張虎咬著牙拚命的跑著,金光符的保護時間也早已經過去,此時他感到自己心臟跳動快的已經接近了極限,可他依舊不敢放慢速度,因為他知道一旦稍微放慢一絲速度,那麼他便會立即被鬼群抓住從而落得和張旭一樣的下場!

幾秒后,一臉慘白的張虎從兜里掏出了一把之前從那位劉警官身上奪來的轉輪手槍,將槍掏出后的他神情凝重,因為他剛才已經暗暗下定決心,接下來如果他因脫力而倒地,那麼下一刻他便會毫不猶豫的開槍自殺!

然不知怎麼的,就在他做出這個決定后,其心裡卻反而轉換成了一片的平靜

啪嗒!啪嗒!啪嗒!

由於木樓距離陰陽路的距離並不遠也就幾百米的距離,在加上眾人都是全速奔跑,所以很快他們這些人就衝到了陰陽路的路面上!

當在一次來到這條讓他們這些輪迴者們深感恐懼的公路上后,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心,畢竟所有人都知道這條路上可是存在著大量的孤魂野鬼的,而且通過信息中張虎的描述也得知這些鬼的速度比以往更快了,或許剛剛得知時並沒有多大感觸,可一旦身臨其境之下這便讓隊伍里一些人紛紛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在停下腳步並觀察了片刻后,一直緊跟在何飛身後的趙平先是用力一甩胳膊掙脫了錢學玲自進入公路后就緊抓著他胳膊的手,接著他面色凝重的對何飛說道「張虎之前說過骨灰盒在公路兩旁的一塊標誌牌下面,通過第一天我們剛進入公路時的觀察,印象中這一路上似乎並沒有發現什麼標誌牌,那麼我們現在是朝前還是向後?」

不錯,看到如今的情況,趙平絲毫不拖泥帶水的說出了目前的關鍵,往前走是通往市區的方向,往後走則是深入陰陽路的最深處的方向,當然,就算他不提這件事何飛也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想通這一點后,何飛便轉過身對身後的眾人吩咐道「大家跟我朝公路的後面跑!標誌牌肯定就在後方的公路上,而且我們這樣一直朝後跑那麼也一定會迎頭碰到張哥1

在對眾人做出吩咐后,何飛依舊是第一個帶頭向公路後方跑去,其餘人自然也緊緊的跟了上去,可當後方的姚付江剛要跑時卻無意中看到位於隊伍最末尾的劉雪萍卻是一臉獃滯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看到這裡他趕忙走到其身前伸出手拍了拍劉雪萍的胳膊焦急的問道「喂喂,你怎麼了?別發獃啊,大家都朝後跑了,你也跟上啊!?」

「額啊!好的1

被姚付江這麼一拍,一直有些面容獃滯的劉雪萍也回過神來似的對著姚付江露出了尷尬的表情,緊接著回答出了上面的那句話,看到劉雪萍這個樣子,心中焦急的姚付江並沒有多想什麼,他只是不解的看了她一眼,隨後他便朝著前方大部隊的位置快速追去,當然,姚付江前腳剛動,他身後的劉雪萍也是急忙邁動雙腿跟了上去。

目前一群人就這樣奔跑在寂靜且黑暗的陰陽路上,期間除了輪迴者們因奔跑而發出的腳步聲外就在也沒有任何的聲音,一切都是如此的寂靜

只不過與往常不同的是

在奔跑中的人群里,跑在眾人最後面的劉雪萍其臉上竟是完全沒有了往日那副畏畏縮縮的恐懼之色,取而代之的卻是一臉的平靜以及嘴角處那一絲不易被人察覺的詭笑。

未完待續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