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三百零九章缺失的靈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缺失的靈魂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恍惚之間,他慢慢的恢復了一絲意識但卻忽然發現他居然沒有絲毫的力氣,甚至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他的整個身體也好像癱瘓了一樣完全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而且更加讓他感到驚恐的是他竟是絲毫都感覺不到自己所處的地方在哪裡,因為他的周圍一絲一毫的聲音都沒有,由於他無法睜開眼身體也無法動彈分毫,所以他也只能僅憑著這一絲意識證明自己目前還活著,但也僅此而已。

這裡是哪裡?我又在什麼地方?為什麼我什麼都感覺不到?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當所有人都從車廂的地面上起身後,如今就只剩下一個面容清秀的青年以及另一個帶著眼鏡的男人還躺在地上。

很快,已經起身的那些人紛紛來到這兩個橫躺在地上的人旁邊,這些人一個個都用緊張的目光看著地上依舊躺著的兩人,沒過多久,接下來一陣對話出現在車廂之內。

「趙平的傷勢非常嚴重,回歸之前已經完全處於瀕臨死亡的邊緣,如果要是在晚回歸一兩秒我會都認為他必死無疑。」

「是的,我也是這麼認為,別看腹部的傷口已經消失,但他的失血量實在是太多,難怪這麼久都沒有醒來,之前大家都知道受的傷越重,越接近死亡那麼在車廂里的治療時間就會越久,看來要等趙平完全醒來還要在等一會。」

「咦?要是這麼說的話怎麼何飛也沒醒來,回歸后我就注意到他的左手斷掉了,可是剛才自愈功能已經將他的左手恢復了啊?為為什麼還沒有醒過來?莫非他也受了什麼巨大的傷害?」

「不會吧?剛剛我檢查過了,何飛全身的傷都只在左臂,其他地方完全沒有任何傷口的痕埃」

「那怎麼明明全身的傷勢早已完全復原可他卻依舊沒有醒來?」.

「等等在等等吧」

不錯,目前程櫻、張虎、陳逍遙、姚付江以及錢學玲5個人就這樣聚集5號車廂內紛紛談論何飛與趙平的傷勢,由於陳逍遙只是脫力以及面部受傷,所以回歸列車后的他很快就被車廂的治癒能力恢復了體力以及治好了傷勢,最終重新生龍活虎起來,張虎同樣也是因脫力而昏迷,返回列車並經過車廂的治療后也幾乎與陳逍遙幾乎同時醒來,當然,程櫻、姚付江以及錢學玲三個人更是在他二人之前就清醒了過來。

所以當幾人起身後看到依舊有兩個人一動不動的躺在那后,這些人就開始紛紛議論起來,畢竟他們知道只要返回列車就代表著絕對不會死,對於二人的生命情況這一點他們倒不是擔心,真正讓他們疑惑的是何飛!

因為過了半個小時后就連受傷最重的趙平都醒了過來!但但是何飛卻是依舊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直到這時,這些人才紛紛感覺到有些不對勁轉瞬之間一股不祥的感覺便襲上了所有人的心頭,這一刻所有人也都慌了!

程櫻第一個神情凝重的走到何飛的身旁蹲下身,他先是伸出手在何飛的身上翻來覆去的尋找可能被隱藏住的傷口,然可惜的是除了之前已經被完全恢復的左手外,在何飛的身上根本就在也找不出其他一絲一毫的受傷痕。

當然,不僅是程櫻,緊接著其餘人也紛紛走向前來檢查起何飛的身體,正如剛才程櫻所得的結果那樣,何飛的身上如今已經連一絲細微的傷口都完全不存在了。

看到這裡,重新直起身的張虎似乎想到了什麼,隨後他便用不確定的語氣對周圍的人說道「難道說是內傷!?」

聽到張虎的這句話后,蹲在他對面的程櫻則直接用鄙視的目光一邊看著他一邊回答道「你瞎猜什麼呢?怎麼可能是內傷!?」

不錯,程櫻的反駁極有道理,要說內傷,之前身體的血液幾乎快流光的趙平更是比內傷嚴重了無數倍,而如今就連失血極為嚴重的趙平都可以被5號車廂的治癒能力恢復,那麼就算何飛受了內傷也不可能到現在也沒清醒。

聽到程櫻的反駁,張虎尷尬的撓了撓腦袋,至於旁邊才清醒沒多久的趙平其臉上也終於露出了些許往常很難見到的緊張之色,是的,之所以趙平會面露緊張之色並不是他有多關心何飛的安危,而是他很清楚目前何飛對於這個團隊的重要性,拋開何飛隊長的身份不提,蝶那過人的智慧與分析能力在靈異任務里對整個團隊都是具有極大的作用,如果如果何飛就此一直如植物人一樣昏迷不醒,那麼在接下來的靈異任務里他們這個團隊的整體實力必定會大幅下滑,前景令人堪憂。

看到就連程櫻、張虎以及趙平三名老資深者竟全都是面露不解與緊張之色,一旁的姚付江與錢學玲更是直接慌了手腳,是的,他們二人進入這個團隊里的時間也不短了,自然也都知道何飛對於這個團隊的重要性,甚至可以說他們兩個之所以能活到現在也基本上都是何飛的功勞,說的在直白點一旦何飛就此不醒,那麼在將來靈異任務里

一剎那間,姚付江甚至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這一刻,望著身前依舊昏迷不醒的何飛,所有人都陷入了極為寂靜的沉默當中

並不是他們不想說話,而是根本就不知道何飛為什麼沒有醒,這都一個小時過去了以5號車廂那強大治療能力,就算是失去半個身子的重度瀕死傷勢也早已被恢復如初后清醒了,但何飛卻這件事太詭異了,經歷了那麼多次靈異任務,眾人都明白詛咒空間里的一個規則:那就是只要你還沒死,哪怕是僅僅只剩下最後的一口氣,一旦被瞬間傳送回列車后那麼無論是多重的傷勢都會被5號車廂的治癒功能完全恢復,這一點絕對毫無問題,可可是雖說何飛的確沒有死,然而這都一個小時過去,就連受傷最嚴重的趙平也僅僅只用了不到20分鐘就完全治癒后清醒了過來然而何飛為什麼

這是所有人頭一次碰到如此詭異的情況,看著前方地面上雖然呼吸平穩但依舊一動不動的何飛,程櫻的心裡愈發的難受與不安,不知怎麼的,在經歷過失去鄭璇的事情后,她已經越來越不希望在失去任何人了,尤其是在她心裡極為重要的何飛!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這不可能」

陷入恐慌與不解中的程櫻就這樣抓著身旁何飛的手開始了自言自語,很明顯,面對著連5號車廂的神奇能力都無法讓其醒來的何飛,如今的她已經徹底亂了方寸,甚至已經失去了往日身為殺手的冷靜!

當然,張虎目前的狀態也並不比程櫻強到哪去,何飛對他來說可並不是單純隊友這麼簡單,對張虎而言何飛不僅是隊長還是一個可以讓他完全信賴的兄弟,二者的互相信賴可以追溯到最初的那場黃山村靈異任務,所以他絕對不願意何飛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看到已經開始有些失態程櫻與張虎,一旁的姚付江雖說也是心下墜墜,但他也知道目前應該想辦法不要讓大家的情緒如此低落,經過了一翻的思前想後,他便急忙站出來張口向眾人寬慰道「哈哈哈,看大家一個個愁眉苦臉的,其實何飛也並不一定是不醒吧?或許是他很累了所以才睡著了呢?畢竟大家都知道5號車廂對於精神上的疲憊是無法恢復的,弄不好他僅僅只是太累睡著了而已,說不定一夜過去后第二天就會重新醒來並生龍活虎的出現在大家面前呢!?」

不得不說,姚付江的這句話還是起到了些許作用,至少在他的這番話說完后,圍在何飛身旁的程櫻與張虎二人那本來難看的臉上也是略微緩和不少,也許正如姚付江所說的那樣,何飛只是因為太累而睡著了而已或許睡一覺后就會醒來了呢?畢竟5號車廂對於精神上的疲憊是無法恢復的。

可是正當姚付江的話音剛落,早就坐在車廂連椅上且不知在沉思些什麼的趙平卻是忽然發出了一聲冷笑,接著他將目光看向了前方姚付江,被眼鏡覆蓋下的雙眼儘是嘲諷的神色,他看著姚付江冷笑道「哼哼,說的倒是挺不錯的,可是你別忘了5號車廂的功能雖說無法恢復精神上的疲憊,但將一個昏迷的人弄醒也是眨眼之間的事,說到疲憊,活活被累暈的張虎其疲憊程度可是遠在何飛之上,然而張虎在回歸列車后卻是很快便清醒了,但何飛卻依舊沒有醒1

說到這裡的他先是一頓,注意到其餘人所投來的目光,趙平又是冷笑一聲對姚付江繼續說道「退一步說,就算何飛的確因為太疲憊而陷入睡眠,那麼至少在睡覺前會告訴大家一聲以讓眾人寬心,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無論怎麼推喊都毫無反應,你認為一個睡覺的人會叫不醒嗎?你認為何飛會是這樣一個故意裝昏迷而與大家開這種玩笑的人嗎?」

趙平的這段話說完后,所有人都是聽得心下愈發的不安,剛剛被姚付江寬慰過的眾人也都再一次陷入了恐慌之中,正是因為趙平的分析極有道理所以在心裡琢磨之下的他們才會這樣,的確,何飛絕不是那種會開這種惡劣玩笑的人,如果陷入睡眠也絕對不會叫不醒,那麼答案只有一個何飛確確實實的處於昏迷之中!

「你你1

當然,直接被趙平所針對並嘲諷的姚付江在趙平的話說出口后更是被氣的怒火中燒,很明顯,剛才趙平的那段話雖然沒明說,但裡面卻深深蘊含著把他當成白痴的嘲諷,他姚付江又不是弱智如何聽不出話裡面的意思?其實他之前僅僅只是出言寬慰眾人而已,不料這個眼鏡男不僅直接反駁了他更是還在言語中對他進行了一串的連嘲帶諷,這如何不讓他憤怒異常,這一刻的他一邊伸手指著對面的趙平,其臉上的表情更是愈發的難看。

看到姚付江指著趙平並且一臉像是要吃人的樣子,擔心下一秒趙平就會挨打的錢學玲趕忙走到姚付江面前對他好言寬慰道「好了付江,趙平也只是說出了他的分析而已,並沒有別的意思,你就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哼1

姚付江在冷哼一聲后便轉過身不在看趙平。

至於剛剛說完上面那些話的趙平在注意到車廂內在次陷入沉默后,他先是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接著用目光掃視了一圈車廂內的眾人後繼續說道「雖然不知道何飛是因為什麼原因陷入了連5號車廂都無法恢復的昏迷中,但在我個人看來他醒來的可能性不大」

然而趙平的話還沒有說完,下一刻!一道速度極快的人影卻是轉瞬間閃到了他的面前,緊接著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便頂在了他的脖子上!同時一個散發著殺意的聲音也傳進了趙平的耳朵里。

「閉嘴1

不錯,匕首的主人正是程櫻!

看到程櫻的動作,一旁的錢學玲不由嚇得失聲驚叫了一聲,就連姚付江也都被嚇了一跳,至於趙平,看著眼前程櫻那滿是陰寒的臉龐以及感受到自己脖子上那冰涼的匕首,趙平臉上的表情卻是絲毫沒有變化,不過卻並沒有在繼續說下去。

看到趙平徹底不在說話,滿臉寒霜的程櫻才將匕首移開

「好了好了!剛才看到大家的情緒都很激動,恐怕挨打的我就一直瑟瑟發抖的躲在陰暗角落裡看戲,現在既然都安靜下來了,那麼就讓貧道說幾句話如何?」

忽然間,正當車廂內徹底變得鴉雀無聲的那一刻,一個帶有濃烈調侃語氣的聲音卻是剎那間打破了車廂內的寂靜,隨著這個聲音的響起,眾人也全都不由自主的將目光看向了聲音傳出的方向,此時在車廂右側的一排連椅上,自從蘇醒后就一直沒有說話的陳逍遙正坐在那裡用淫鐺的微笑看著眾人。

注意到說話的人是陳逍遙,其他的輪迴者都是紛紛一愣,不過接下來陳逍遙則是在摸了摸自己的頭髮后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隨後他便朝著車廂正中的何飛走去。

「讓我來檢查檢查。」

說是檢查,可來到何飛身旁的陳逍遙在蹲下后卻並沒有檢查何飛的身體,僅僅只是一臉凝重的盯著何飛的臉看了又看,翻來覆去的看,這也讓一旁的其他人有些不解。

看著面前一動不動的何飛,陳逍遙臉上的表情也不由自主的產生了些許變化,這一刻的他眉頭緊鎖,在猶豫了片刻后他伸出手撥開了何飛的右眼皮,然而當眼皮被向上撥開后,觀察著看著何飛的眼珠,猛然間!陳逍遙的表情竟是瞬間轉換成了一臉的驚訝之色!同時他還不由自主的吸了口涼氣!

看到陳逍遙的反應,附近的其他人也都趕忙圍了過來,張虎在看到陳逍遙的反應后便用不解的目光看著他問道「你小子吸啥冷氣啊?咋了?莫不是看出什麼來了?」

一旁的同樣不解的姚付江也是在張虎說完后緊接著問道「是啊,陳逍遙你別裝神弄鬼,發現了什麼就直說。」

面對著身旁張虎與姚付江二人的追問,陳逍遙並沒有說話,只是在一次將何飛的左眼皮也撥開看起了眼珠。

之前曾被困幻象並看到陳逍遙使用道術的程櫻是知道這傢伙是有一定本領的,所以一開始她並沒有說什麼,僅僅只是沉默的盯著陳逍遙用詭異的手法檢查著何飛,直到陳逍遙將何飛的兩個眼睛全部檢查完后,她才找準時機的對其張口問道「怎麼樣?」

似乎沒有聽到程櫻那包含著急切的追問,陳逍遙也依舊沒有回答他,接下來他在身旁其餘人不解的目光中從自己的懷裡掏出了之前被他使用過的那面小八卦鏡,然後將其對著何飛的身體仔細的照了一個遍,最後將鏡子收回后的他卻是深深的呼了一口氣。

直到這時,陳逍遙才一臉凝重的重新站起了身體。

沉默了約半分鐘后,陳逍遙才終於從他的嘴裡向眾人吐出了兩個字:

「離魂」

離魂???

聽到陳逍遙的這句話后,車廂內的所有人紛紛露出了完全不理解的表情,看到他們的表情,陳逍遙也沒賣關子,而是重新轉過身對面前的眾人解釋道「道家有雲,萬物皆有靈,人之所以會完整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除了必不可少的**以外,還要有構成人靈魂的三魂七魄,也就是說一個人的靈魂是由三魂七魄組成的,一旦靈魂離體,那麼這個人就會徹底死亡。」

說到這裡,看著身旁其餘人都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陳逍遙則一臉嘆息的繼續說道「剛剛通過我的檢查,我發現何飛的靈魂基本上已經不存在自己的身體里了,三魂七魄已經失去了兩魂七魄,僅僅只剩下了最後一魄依附在頭顱中才沒有完全死亡,5號車廂雖然可以治癒所有傷勢,但卻無法將人的靈魂也恢復,所以就何飛目前的狀態他雖然沒有徹底死亡,但僅僅依靠一魄別說醒來了就算活著也活不了多久,估計用不了一個星期,這最後的一魄也會隨著無萍可依而徹底煙消雲散!到那個時候何飛就會..死」

後面的話陳逍遙並沒有說,不過聽著剛剛陳逍遙的一番解釋,這一刻車廂內的所有人竟全都是猶如遭遇晴天霹靂那樣徹底的呆住了!

萬萬沒想到何飛的大部分靈魂竟然不見了!!!

未完待續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