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三百一十八章到達陰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八章到達陰山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現實世界第二天,上午8.30分

蹬蹬蹬蹬蹬蹬

伴隨著一陣下樓的的腳步聲,此刻在某物業小區的一棟居民樓內的樓道中有三個全都背著背包並穿著運動裝的男人正快速的朝樓下走去,不錯,這三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剛剛吃完早飯的趙平、陳逍遙以及姚付江三人。K?A看N?S?H?U看·C?C?

他們三人來到現實世界里可不是來玩的,而是都有一個統一的目標,那就是找到世間僅此一件的招魂幡,因為只有將這個東西弄到手那麼才可以挽救何飛的性命!.

當他們全都走出居民樓后又徑直朝前方的一處社區廣場走去,因為那裡便停著昨晚趙平所開過的寶馬汽車。

今日陽光明媚,天空萬里無雲,經過了昨天一整天的準備,三人已經決定在今天就前往陰山尋找判官廟內的招魂幡,恰好今日天氣還不錯,除了氣溫有點低以外,其他都一切正常,很明顯,就算是去也要挑白天去,不會有人白痴到晚上去的。

很快,來到汽車面前的趙平掏出鑰匙打開了車門接著他就直接坐到了駕駛位的上面,陳逍遙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至於此時一臉凝重的姚付江則坐到了後排的座位上。

其實並不是非要趙平來開車,而是因為他們三人里姚付江和陳逍遙都不會開,畢竟姚付江只是一名還沒有畢業的大學生,陳逍遙之前也常年和師父待在山上更不可能會有時間學車,所以只好讓這個在現實世界里就是高級白領的眼鏡男來負責駕駛了,畢竟像他這種在現實社會裡就屬於商業精英的人一看就會開車,說他不會開也沒人相信。

「嘖嘖幸虧趙前輩也與我們一起來現實世界了,否則就只好租車了,但這樣一來我們的事情就會多出很多麻煩,哎這下次說什麼我也要學會開車啊1

聽著身旁陳逍遙的一陣絮叨,駕駛座上的趙平一言不發的正在發動著汽車,可聽到他話的姚付江卻是不由用鄙視的口吻嘲諷道「看來你是沒機會了,列車裡的車廂就那麼大根本就裝不下汽車。」

「哦也對哦,要不下次找機會專門在來現實世界一趟學車如何?」

「除非你生存值多的沒地方花,不然我還是勸你別做那種無意義的事。」

「嘿嘿,開玩笑的,付江老弟別當真哈。」

正當陳逍遙與姚付江正在閑扯的時候,駕駛位上的趙平也在這一刻發動了汽車,同時打開了導航儀,接下來伴隨著一陣機車發動的轟鳴聲寶馬汽車便在幾秒后朝社區的大門口開去。

穿過了數條喧鬧的地段以及公路,約過了二十分鐘后,按照導航的標註,趙平將車行駛進了一條岔路當中,放眼望去,這條路不僅相當寬闊而且車輛稀少,或許正是因為這條路能夠通往陰山所以才人跡罕至吧,當然,也是從這裡開始,他們一行人的汽車也正式離開的市區進入了城市邊緣的郊區地帶。

行駛了一會後,看著車窗外幾乎很難看到行人與車輛的公路,車內的姚付江不由的有些緊張,他通過前方的後視鏡看了眼坐在前排的趙平與陳逍遙二人,發現這二人幾乎都是面無表情的盯著前面看不出二人的表情,這也不由讓他心下坎坷,因為之前陳逍遙已經向他與趙平聲明過陰山裡會有鬼,所以看著前方地平線上已經若隱若現的山巒后,姚付江之前好不容強壓下去的恐懼感竟是不由自主的再一次從心裡冒出。

「是前面的那座山嗎?」

注意到在公路最前方的遠處已經已經出現了一座若隱若現的山後,之前時不時盯著導航儀的趙平隨口詢問了一句,這句話自然是向陳逍遙問的,所以當聽到趙平的問題后,坐在副駕駛上的陳逍遙也沒有了之前的輕浮之色,反而是一臉慎重的仔細盯了一會前方那逐漸接近的山脈,接著他對趙平點了點頭回答道「是的,最前方的那個就是陰山,預計以我們這種車速,在過不到20分鐘就會行駛到陰山的腳下。?·」

開車的趙平依舊頭也不回的繼續問道「恩,東西都備好了吧?」

「準備好了。」

說罷,陳逍遙將之前放在自己腿上的那個背包的拉鏈拉開,然後將昨晚姚付江看到過的那個裝有大量道符的盒子拿了出來,接著他拍了拍這個盒子對身旁的趙平說道「沒問題。」

可這個時候一直坐在後排沒有說話的姚付江則是有些不解的插話道「我說陳逍遙,我的確知道這些道符可以辟邪驅鬼,可是該怎麼用呢?莫不是看到鬼就將道符貼到鬼的額頭上嗎?」

不錯,姚付江的確並不知道該如何使用,想到在過不久就會到達靠近豐都市的陰山了,那麼一旦在山裡遇鬼這些道符又該怎麼用?所以趁現在他便將自己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然而聽到姚付江的話后,副駕駛上的陳逍遙卻是直接轉過頭並用看白痴的眼神盯著後排的姚付江同時用誇張的表情大聲說道「我了個草!你殭屍片看多了吧?哥們咱這面對的可是鬼!不是殭屍,你以為你能把符咒貼在鬼的額頭上嗎?開玩笑把你!?」

聽著陳逍遙這段誇張的嘲諷,後排的姚付江則是眉毛一抬不甘示弱的反擊道「草,殭屍片看多又怎麼樣!我又不是道士,只是一名在普通不過的大學生,你不告訴我我哪知道該怎麼用?」

「呵呵,也對,算了算了,其實也不怪你,昨天你來得太晚,有一些情況我只給趙前輩說了而忘了對你說」

接下來陳逍遙打開了盒子蓋,然後一邊手指著盒內的那一摞其數量約近百的道符一邊對姚付江解釋道「這些玩意由於沾了黑狗血,硃砂道符要強一些,至少這玩意對實力遠在厲鬼之下的孤魂或是鬼魅還是有一定的驅趕能力的,使用方式為如果遇到鬼物,那就從身上掏出一張攥在自己手裡,只要鬼距離你的身體過近,那麼你手裡拿著的道符就會自動燃燒,同時也會將靠近你的鬼驅逐,我這裡現有90張道符,全是昨晚連夜製作的,等到達目的地后我會將其分給大家,一人30張,但不要以為這樣就完全沒事了,因為陰山裡的孤魂很多,甚至還會參雜著極少的鬼魅,千萬不要以為30張道符很多,總的來說我們的目的要記清楚,那就是在道符消耗光之前趕到山中的判官廟拿到招魂幡,然後迅速離開1

說到這裡,陳逍遙又用手點了下盒子里的這一摞道符繼續說道「其實這些道符就是為我們拖延時間用的,僅僅只能驅離鬼,對鬼卻完全無法構成一絲一毫的傷害,所以要注意了!另外記得節省使用,因為誰也不知道後面會不會有突發情況。」

其實陳逍遙為了能夠讓眾人安全的找到招魂幡也的確是盡自己的最大努力,也儘可能的為三人的安全提供了在自己能力範圍內最大限度的保障,他的計劃也很明確,那就是利用這一張張的道符拖延時間延緩鬼的攻擊,最終在道符消耗光前拿到招魂幡然後離開,當然,這也僅僅只是他個人預計的最好打算,有句話說的好,叫世事難料,誰也不會在知道在尋找判官廟的過程中會發生什麼,所以他才會特意提及道符要節省使用。

話歸正題,除了昨天就已經得知陳逍遙計劃並且目前正在開車的趙平外,在聽完陳逍遙的那一番話的姚付江也完全理解了他話里的意思,姚付江先是肯定的點了點頭,然而下一刻他卻又在次露出了一臉的狐疑並盯著陳逍遙問道「其實我還有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是昨晚睡覺時才想到的,當然,這個問題與我們接下來的行動並沒有什麼關係,如果你知道的話可以回答也可以不回答,不知道的話就更不用回答了。」

「哦?」

聽完姚付江的這句話,前面的陳逍遙也來了興趣,他摸著自己的頭髮說沉吟「那你問吧。」

「之前我就聽說過豐都附近有很多名山,甚至有些山都成了遊客的旅遊景點,但唯獨陰山卻無人敢踏入一步,網上有人說陰山裡鬧鬼,一開始我還以為這僅僅只是傳言罷了,世上怎麼可能有鬼?可經過你昨晚給我做的實驗我便徹底相信了陰山裡有鬼的事並非傳言,可是既然你之前一直強調陰山裡真的有鬼,那麼現在我心裡最大的疑問則是這陰山裡為什麼會有那麼多鬼?還有這些鬼又是怎麼產生的?你能回答我嗎?」

不錯!其實這個問題不僅是姚付江目前心裡最大的疑惑同時也是趙平的疑惑,只不過這件事與尋找招魂幡並沒有什麼關係,所以本不就是個喜歡八卦之人的趙平自然也不會特意的向陳逍遙打探這件事,然現在既然姚付江忍不住將這個疑問提出來了,所以接下來除了一臉疑惑的姚付江外,前排駕駛座上正在開車的趙平也是默默地豎起了耳朵。

聽完姚付江的問題以及看著他那張不解的臉,陳逍遙卻是眉頭一皺,接下來他並沒有立即張口回答姚付江的問題,既沒有說他知道也沒有說不知道,他的這個樣子自然讓一直看著他的姚付江更是心癢難耐,所以姚付江便伸手拍了陳逍遙一下說道「槽,你這是啥意思,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你這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是哪個意思?」

聽著姚付江的話,陳逍遙猶豫了一會才最終開口說道「關於陰山鬼的由來,我是知道的,只不過是我師父告訴我的,他在生前就警告過我,說將來等我道術大成可以雲遊天下的時候有一個地方盡量不要去,那就是陰山1

「為什麼?」

「是啊,為什麼?我當時也是這麼問我師傅的。」

「你妹的,我的意思是你趕緊回答我的問題1

看著對面姚付江那副急不可耐的神色,這時陳逍遙卻是忽然壓低聲音說道「原因我當然知道,我師父也已經告訴過我了,可我一旦說出來那百分百就會被扣上一個破壞民族團結的大帽子!和諧!和諧社會啊!咱們這些當今社會的四等漢人怎麼可以談論這個呢?」

雖然陳逍遙並不想說,可在姚付江的一在堅持下最終陳逍遙才無奈的嘆了口氣將陰山為何有那麼多鬼的原因說了出來:

「其實這陰山之所以會有那麼多鬼,真正的原因則要追溯到幾百年前的明末清初之時,當崇禎皇帝自縊后,關外的建虜就在短短的十幾年裡席捲了中華大地,但由於這些建虜並非漢人而是處於奴隸社會的野蠻人,所以入關后對統治區的漢人進行了恐怖且殘忍的壓迫,不堪壓迫的漢人自然會反抗,可換來的卻是無情的屠殺,不過當時的漢人可是比咱現今的漢人有骨氣的多,你越是屠殺我就越是反抗,最終在短短的十幾年間建虜就在中華大地上製造了數千起的屠城事件,共計約有1.2億的漢人被建虜屠殺,要知道明朝崇禎年間全國漢人滿打滿算也就只有2億人而已啊,這些屠殺差點將漢人滅族,後來建虜軍隊打到了重慶豐都,提前收到消息的城中數萬百姓全部逃往豐都後面的陰山裡躲避,只留下數千明軍決心死守豐都城,在後來豐都被建虜攻破,入城后的建虜發現除了明軍士兵的屍體外城內竟無一名百姓,最後卻是在叛徒的口中得知了百姓的去向所以」

後面的話陳逍遙並沒有說,然而一直都在沉默傾聽的姚付江卻是面色發青的的接話道「也就是說城內的數萬百姓全都被建虜殺死在了陰山當中!?」

「不錯,由於全都是含怨而死,所以這數萬人死後其靈魂都變成了孤魂野鬼,這些孤魂不入輪迴不下陰司,始終徘徊在這陰山之上數百年不曾散去,這山上的判官廟便是為引導亡魂下陰司而修建的,至於那招魂幡,也是當初建虜為了鎮壓冤魂而特意放置在判官廟裡面的。」

當陳逍遙的這番話全部說完后,先不提姚付江,一直在開車的趙平卻是眉頭忽然一皺!其額頭上竟是也隱隱冒出了一絲冷汗!

趙平根本就不關心歷史問題,也不在乎這些鬼是什麼人或是來歷,至於他為何會流汗那是因為通過剛剛陳逍遙的描述,趙平便得知了一個驚人並且讓人毛骨悚然的消息!那就是如果陳逍遙剛剛說的全都是真的話那豈不是代表這山裡竟會有數萬隻鬼!?雖然都是些等級較低的孤魂,但別忘了這些可都是存在了數百年的孤魂啊!之前僅僅只是聽說陰山裡鬼很多並不知具體數量,可一旦得知了大體的數量后竟是如此讓人心驚膽戰!

這一刻,他不僅額頭上已經流出了些許汗水,甚至那雙握著方向盤的手心裡也早已布滿了汗水。

同時他也不由開始在心裡問自己:為了那所謂不知道有沒有的好處值得如此冒險嗎?

當然,如今後悔也沒什麼用了,現今情況也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態勢,望著前方已經越來越近的陰山,在看這龐大的幾乎佔據了整個視線的山體,此時無論是趙平亦或是姚付江二人都是從自己的心中感到了巨大的壓力與恐怖感。

隨著時間的推移,20分鐘很快過去,行駛中的汽車也逐漸距離陰山越來越近,另外三人還發現距離陰山越近其四周就越是荒蕪,窗外的景色也越是給人一種荒涼的感覺,從窗外也更是看不到一輛其他的汽車以及任何一個人影,同時三人也發現當距離陰山還剩下幾千米的距離時,前方的瀝青路面也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條坑坑窪窪的土路。

當汽車離陰山還剩一千米的距離時就連土路也已經完全不見了,前方也只剩下一片雜草叢生碎石遍布的荒地,看到已經徹底沒有了道路可供汽車行駛,所以最終三人便紛紛背著自己的背包下車開始了步行往前走,很快,又向前步行走了幾百米后,三人也終於來到了陰山的山腳下!

整座陰山雖然非常龐大與高聳,但山體坡度卻並不怎麼陡峭,類似於丘陵那種緩和的坡度,所以不需要攀爬僅靠步行便可以上去,目前三人就這樣靜靜地站在山腳下默默的望著眼前的這座植被茂密的大山。.

「咕嘟」

想到很快就要進入到這座山裡,這一刻站在趙平與陳逍遙二人右側的姚付江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同時兩條腿也不由的有些發軟,當然,另外兩人也都沒有心思在意姚付江的變化,反而是快速的商量起來。

山腳下,陳逍遙先是將盒子打開,接著便將盒內的90張道符分成三份分別遞給了對面的趙平與姚付江二人並且囑咐一定要節省使用,接過那一疊道符的趙平先是將其放入了自己的褲兜,接著抬頭望了眼龐大的山體后對身旁的陳逍遙問道「你應該知道判官廟的的具體位置吧?」

陳逍遙點頭回答道「知道,雖然我沒來過但我師父年輕時倒是來過一次,據我師傅說判官廟就位於山半腰的西北方向,所以一會我們三個人進山後就一直朝西北的方位走就可以了,現在時間為白天9.30,如果一切順利,那麼在中午11.00左右我們就會到達判官廟,並在下午的13.30之前返回到山下。」

聽完陳逍遙的一翻估算,趙平默默地點了點頭,並且在伸出手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后又隨便瞥了一眼旁邊的姚付江,看著姚付江那一臉蒼白的神色,轉瞬間趙平的眼睛則是微微一眯,而一直心事重重的姚付江卻完全沒有注意到的是剛剛趙平看向他的那個眼神里竟是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寒光

下一刻,望著眼前的那勉強還可以辨認出的山路,趙平面色平靜的對身旁的二人說道「好了,時間緊迫,進山吧。」

未完待續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