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三百二十一章狂風暴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一章狂風暴雨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轟隆轟隆隆

嘩啦啦

都說夏日的天氣說變就變,可這秋季的天氣也並不一定穩定,尤其是在山裡,之前還陽光明媚的天氣,慢慢的天空逐漸開始變暗,接著竟然打起了轟隆隆的響雷幾分鐘后,瓢潑大雨便嘩啦啦的從天空中落了下來

看著洞外的瓢潑大雨以及聽著那雨點打在山石泥土與植被上所發出的不同聲音,目前正呆在山中某個天然山洞裡的陳逍遙一邊看著外面的雨一邊用有些懵比的表情說道「日,這真是活見鬼了,明明昨晚看天氣預報說今天是晴天的,沒想到這會居然下起雨來了。」

「你認為在這山上我們見到的鬼還少嗎?」

可當陳逍遙之前的那句話剛剛說完,隨即在他的背後卻是傳來了另一個平淡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陳逍遙則轉過頭看向了身後正坐在一塊石頭上的趙平,接著他聳了聳肩對其問道「趙前輩你說這場雨會下多久?嘿!要是下的太長的話早知道早上出門我們就該帶幾把雨傘了。」

聽著對面陳逍遙那毫無意義的話,坐在石頭上的趙平根本就沒有搭理他,只是眉頭緊鎖的盯著地面貌似在思考著什麼

不錯,之前二人在山中瘋狂奔跑了一段時間后終於徹底擺脫了那群孤魂的追擊,然話雖如此,可隨後二人任誰都沒有想到剛擺脫那群孤魂的追擊后迎面竟然又遇到了一群比之前那一群更多數量的孤魂!由於孤魂屬於靈體根本不會發出任何聲音,所以在一個高坡與那些鬼東西猛然遭遇后二人根本就沒有機會逃跑,所以無奈之下二人便只好各自掏出身上攜帶的道符保命,最後在陳逍遙消耗了7張趙平消耗了8張后兩人才堪堪逃離了那一撥鬼群的追擊,接著天空變暗二人也恰好發現了一個山洞,為了防止道符被雨水打濕所以便一起進去躲雨。

話歸正題,目前坐在山洞裡的趙平可沒有陳逍遙那個閑心觀賞大雨,他此刻則是在眉頭緊鎖的思考著一些問題

想完上面的那一切后,趙平微微抬起頭用眼睛看了一眼山洞口陳逍遙的背影,這一刻趙平已經暗暗打定主意,現今他的身上還剩下22張道符,如果在道符消耗光前還沒有找到判官廟,那麼無論如何他都會立即放棄任務目標並靠著自身的個人道具離開陰山!

接下來,盯著陳逍遙背影的趙平張口說道「等等吧,在等一會,如果這是雷陣雨那麼天空一會就會放晴,如果這不是雷陣雨,那麼休息一會我們就立即動身。」

嘩啦啦!

呼!呼!呼!

伴隨著身邊的瓢潑大雨以及頭頂那有些發暗的天空,此刻正奔跑在山中的姚付江也早已被大雨給淋成了落湯雞,雖然之前他在來的時候和另外二人一樣身上穿的是防風的運動裝還附帶一定的防雨效果,可這畢竟不是小雨,所以如今的他全身上下也早已經被淋了個通透。

但這些都不是他目前最大的威脅,不僅如此對與姚付江來說下雨什麼的他也並不在意,現今狂奔中的他最大威脅便是十分鐘前就始終死死地追在他身後的白臉女鬼!!!

不錯,現今的形勢可以說是極度危急,雖然目前白臉女鬼依舊沒有追上他可他也並沒有擺脫女鬼,一人一鬼就這樣一追一逃的在山中進行了一場持久的追逐,然姚付江心中明白,再這樣下去自己必將會被追上因為他是人,是人就會有體能的限制,經過這十幾分鐘的不間斷奔跑他的體力已經流失了幾乎三分之二,估計用不了多久他便會被身後的那隻白臉女鬼追上!

噠噠噠噠噠噠

呼!呼!呼!

想到這裡,奔跑中的姚付江便硬著頭皮轉過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方向,只見在他身後約40米的距離外,那個漂浮在半空中的女鬼始終和之前一樣用與姚付江持平的速度緊緊地跟在他的身後!

這時如果將鏡頭轉移至女鬼那,那麼便會張發現這女鬼的臉果真像紙一樣的白,披頭散髮不說而更恐怖的則是那女鬼兩隻眼睛位置竟然僅僅只有兩個黑洞洞的眼窩!根本就看不到眼睛!飄動中它那一雙同面容一讓慘白的手臂也是始終朝前伸著,手指也不停地對著前方的那個奔跑的活人擺動著,其嘴巴也不停地一張一合著像是在在說著什麼,只不過發出的聲音卻是能讓任何讓人聽到都會汗毛直豎的呼喚聲

「過來過來啊過來過來啊!!1

白臉女鬼就這樣漂浮在半空中一邊不斷重複上面的詞句一邊緊緊地追擊著姚付江,而天空灑落的那些豆大的雨滴則紛紛穿過那女鬼的軀體直接落在了地上,因為靈體是根本就不會被任何東西觸碰到的。一

呼呼!呼呼!呼呼!

在轉過頭看到身後的白臉女鬼依舊在死死地追著他,姚付江心中剛剛燃起的希望瞬間就被打了個粉碎,他一開始以為跑了這麼久體能也消耗了這麼多,這一路下來也沒見那女鬼追上自己,本以為他會將其甩掉,可轉頭一無情的現實卻是立即將他心中的希望直接撲滅!

又過了10分鐘

呼呼呼!

噠噠噠

伴隨著一陣劇烈但卻有氣無力的喘息聲,此時姚付江的奔跑速度已經明顯比10分鐘前慢了很多,其雙腿的邁動的頻率也已經降低了很多,如果以第三視角來看,現在的他與其說是在跑還不如說是在勉強保持著跑動的動作在走

是的,他已經徹底沒有體力了,可能會有人問才跑20分鐘就會跑不動嗎?但不要忘了姚付江目前所處的地方可是在山中,在具有一定坡度的山林之間奔跑本就是一件既困難又消耗體力的事情,所以這一路上姚付江雖然沒有在次摔倒但其消耗的體力則也是在平地奔跑的數倍之多,或者說他能堅持跑到現在已經算是一個不小的奇。

姚付江感覺自己的雙腿像是灌了鉛一樣的沉重,他也第一次感覺原來跑步竟是一件如此困難的事情,他就這樣艱難邁動著雙腿繼續朝前跑著直到下一秒他被一塊路邊伸出的藤蔓絆倒

——噗通!

下一刻失去身體平衡的他就一下子撲倒在了泥水遍布的地面上,並濺起了一片大大的水花

嘩啦啦

雨點不停地從空中灑落著,天空也是愈發的陰暗,現在的時間頂多只有中午,但四周的光線卻如同傍晚那樣陰暗無比,雖然依舊可以看清四周的一切,不過再遠一點的地方卻是一片漆黑,陰暗的光線使人的視野收到限制,當然,對於天氣的變化卻不是目前趴在地上的姚付江最關心的,幾秒前當他被絆倒在地的那一刻他的心裡就一片冰涼,他知道自己這一次的確凶多吉少了,或許他真的會死在這座陰山之中。

可他畢竟還沒有完全徹底的絕望,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哪怕是有一絲的希望想來都會作最後的一次掙扎,姚付江不是聖人,他還沒有到達那種看透生死的高深境界,他只是一個凡人,一個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大學生,所以在撲倒在地的那一刻他最終還是在求生的意志下雙手強撐著身體重新爬了起來,只不過由於體能的消耗這一次他起身的速度卻是遠比上一次要緩慢得多。

然剛剛起身後的下一秒,他的腦海里卻是猛然想起了一件事!

不錯,由於之前突如其來的遇鬼,當時驚恐萬狀的他滿腦子裡都是逃跑的念頭,所以完全將自己懷裡的那些道符一股腦忘記了,直到這時他才想起自己身上還有道符的事情,所以下一刻他便毫不猶豫的將手伸進了自己的懷中然而接下來當他將懷中道符掏出的時候卻只拿出了一小摞早已經被水浸透了的殘破碎紙!

看著手裡的這一團濕的幾乎已經看不出形狀的道符,這一刻的姚付江不僅是全身冰涼,心裡同樣也是一股徹頭徹尾的冰涼!很明顯,道符雖說具有驅鬼能力,然紙做的道符卻並不具備防水功能姚付江感覺自己到要完了

接下來一臉絕望的姚付江便轉過身看向了後方,是的,他自己會是一個怎樣的結局,很明顯,他可不認為當剛才自己摔倒后以根本就沒有體力限制的女鬼會追不上他,如今他跑不動了,那麼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想在死前做最後的掙扎。

然而當轉過身的他緊接著將目光看向自己的身後時下一刻,姚付江卻是瞬間的愣住了,緊接著其臉上便就露出了一臉的不解與困惑之色。

那是因為在他的視線中後面哪還有什麼追擊的白臉女鬼?除了視線中的瓢潑大雨以及四周山石植被外,根本就沒有一絲白臉女鬼的身影。

「咦?」

看到這裡的他不由自主的咦了一聲,因為他之前明明被那白臉女鬼追了那麼久,可現在當他徹底體力耗盡而無法奔跑的時候女鬼卻怎麼不見了?

當然,這個問題姚付江並不打算細想,因為目前他只知道一個事實,那就是他活下來了!!!

看到追擊自己的女鬼消失,下一刻,一股強烈的欣喜感便頓時充斥了在他的腦海里,同時他也一屁股癱坐到了全是泥水的地上並且露出了一臉的笑容在自言自語般的說著什麼

「哈哈我沒死我沒死氨

目前的他就猶如一個被判了死刑並在即將押付法場時卻突然收到赦免通知的死刑犯那樣狂喜!

不過他這種激動的情緒也僅僅只維持了片刻就重新恢復了冷靜,畢竟他也是一名輪迴者,也知道他目前遠遠沒有脫離危險,並且在冷靜下來后通過之前被女鬼追逐時的回憶他也突然發覺了一絲不對勁

那就是之前他被女鬼追時,無論他的速度是快還是慢,其身後的女鬼都始終和他保持40米左右的距離!?

不錯,由於之前被鬼追,當時他滿腦子都是一片混亂根本就沒有時間想那麼多,所以當脫離危險並靜下心來后,他才猛然察覺起了這個無比詭異的細節,因為之前他在逃跑時曾數次回頭看身後追擊的那隻女鬼,尤其是當他的速度在後期由於體能流失而變得無比緩慢時最詭異的便是在他速度慢下來的同時女鬼追擊的速度也同樣跟著他一起慢了下來這件事。

很明顯,通過之前陳逍遙對陰山鬼物的那番解釋,姚付江已經可以肯定之前追他的那個女鬼應該不會是孤魂,因為孤魂不會有那麼快的速度也不會發出聲音,另外以孤魂那模糊不清的神智也絕不可能做出像白臉女鬼那樣詭異難解的事情,那麼也就是說之前追了他一路並最終將他體力耗盡的那個白臉女鬼

——絕對是一隻鬼魅!

「啊嚏1

思考之間,不知不覺中姚付江注意到天空的雨比之前要小了一些,但也僅僅只是小了一些,或許再過一會雨就會停止然畢竟不是現在,可緊接著他卻在猛地打了一個哆嗦后又打了個噴嚏,現今可是秋季,在大雨中淋了這麼久終於平靜下來的他才感覺到全身都是一片冰涼!所以目前他急需找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地方烤火取暖,如果繼續在雨中淋下去,那麼他必定會堅持不住的!

雖然他現在很想找到陳逍遙與趙平二人並同他們匯合,可雙方既然都失去聯繫那麼久了,所以他便有自知之明般的打消了繼續冒雨找人的念頭,他打算先找一個能遮風擋雨的山洞生火取暖,因為在他的背包里還裝有一定的食物與野外所需的一些應急物品。

接下來重新從地面上起身的姚付江便抬起頭向四處張望,打算看看能否運氣夠好的在附近找到一處山洞,可就在這時,當他的目光無意中掃過北面的一片小樹林的方向時他驚鄂的注意到在百米外的那片小樹林的上空一道長長的炊煙竟是在徐徐上升!?

看到這裡的姚付江先略微是一驚,可隨後卻又是瞬間露出了一臉的狂喜之色!

不錯,很明顯,既然有煙霧騰起那麼在北面的那片小樹林里則肯定有人!因為只有人才會生火,他可不會認為隱藏在這山裡的那些鬼物們會生火,接下來他便基本認定在北面的樹林中應該會有山洞,煙霧則也是從山洞裡冒出的,如果他上面的一系列猜測都沒有錯的話,那麼在洞里生火的人毫無疑問會是陳逍遙與趙平二人!

想到這裡,心中萬分欣喜的姚付江不再猶豫,隨即就重新背起背包向北面炊煙升起的那片小樹林走去。

百米的距離並不遠,行走在雨中的姚付江很快就走到了北面小樹林的邊緣,接著他就毫不猶豫的鑽進了樹林當中

在植被密布的樹林行走中姚付江也已經在心中打定了主意,既然能在下雨的天氣中生火那麼肯定是在可以擋雨的山洞中生的,也就是說陳逍遙與趙平二人應該不會像他這樣全身被雨淋濕,舉一反三,既然身體沒濕那麼二人身上的道符自然也不會濕,現今他身上的道符已經全部被雨水浸濕而不能用了,那待會見到了陳逍遙一定要求他把道符分給他一些,畢竟身上如沒有一些可以驅鬼的東西的話,那他的心裡可著實沒有一絲的安全感。

姚付江就這樣一邊走一邊想著,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又過了一分鐘后眼前所出現的這個場景卻頓時就將他之前腦海里的猜測給打了個稀爛!

目前姚付江正站在一棵樹下並用發獃的表情看著前面因為在他十幾米的前方便正是炊煙傳出的地方,只不過卻並非像之前他所想象的那樣是一處山洞,反而卻是一座並不算大的小木屋!?

炊煙則也正是從前方那座小木屋的煙囪里緩緩冒出來的。

看到這裡,姚付江不由一愣,他伸出雙手揉了揉眼睛,在確定眼前的這個木屋的確是真實的以後,他的腦海里卻不由產生了一個疑問

不錯,如果按照平常的常理來看,這山中有房子或是廟宇什麼的並沒有什麼可奇怪的,就比如陳逍遙和他的師父之前就住在廬山的一座小道觀里,話雖如此,然而別忘了這裡可是陰山!是大量鬼魂的聚集地!估計除了什麼都不知道的外地人之外豐厝聳薔對不會有人來陰山的,那麼問題來了這眼前的這座小木屋又是怎麼一回事?難道說是膽大的外地遊客在山裡建的?這不可能,如果是遊客那麼誰又會費那個功夫在這裡建房子呢?況且據說凡是進入陰山的人也鮮有能活著出去的,既然這座木屋既不是本地人建的也不是遊客建的,那麼這座木屋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畢竟姚付江也是一名有一定靈異任務經驗的輪迴者,在完全不明的情況下進入一間小木屋對他來說是一件很恐懼的事,況且他確實也沒那個膽子貿然進入,雖說有炊煙升起證明裡面差不多會有人,可話又說回來,雖然在進去前他也可以在外面大聲呼喊陳逍遙與趙平二人的名字作為試探,可萬一裡面有鬼怎麼辦?萬一這一喊之下把鬼驚動了怎麼辦?以他目前這幅還沒有恢復體力的虛脫身體,一旦再次被鬼追那他可是真的百分百必死無疑了。

想到這裡,本就被雨給淋得通體冰涼的的他不由得打了個哆嗦,最終在他的再三考慮下還是決定不要冒險的好,這座木屋通體透著一股子詭異,雖然再不找個遮風擋雨的地方取暖他很有可能會生病發燒但同這一步走錯就會將性命丟掉的風險來說,孰輕孰重他還是分的清的。

所以接下來姚付江便緩緩的向後慢慢退去,他打算離開這裡並重新找一個實打實的山洞,然而

可正當他後退了數米並打算轉身離開的那一刻,忽然!一個讓他無比熟悉的聲音卻頓時在他的身後響起:

「呦!這不是姚付江嗎!你怎麼站在那啊?還不趕緊進來?」

聽到這個聲音的姚付江先是一愣,緊接著他便猛地回了頭看向了聲音傳出的方向

那個聲音正是從木屋的方向傳來的!放眼看去,此時在小木屋的門口卻是站著一個人,而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因為鬼群的襲擊才與他走散了的陳逍遙!

未完待續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